「我若是直說了,你會讓我登報嗎?」夏清直接開口。

「我若是直說了,你會讓我登報嗎?」夏清直接開口。

夏東海瞬間無語。

這個話題,沒法聊下去了。

揉了揉太陽穴,夏如海忍不住開口:「好吧,這個話題就不聊了,那你告訴我,這些證據資料是誰交給你的?」

「你也不是小孩子,應該心裡很清楚,對方是在利用你,這件事你一定得告訴我。」

對此夏清直接回懟:「對方是我朋友,找我時已經明確告訴我,這個陳彪身後有人,或許陳彪本身就是某些人的黑手套這件事,所以你放心,人家肯定不是在利用我。」

「只是互相幫助,並且這件事,他還欠我一個人情。」

「對方並沒有對我隱瞞,而之前我在家中也聽你說過陳彪這檔子事,所以很清楚他的後面是誰,咱們家是肯定不怕的,甚至老爹你一手指頭就能捏死他。」

「一方面我們家不怕他,一方面這陳彪辦事太過分,你閨蜜我心善,就是看不慣這種人,最後一方面還能幫我朋友……」

「所以別擔心你閨女被騙,也別找人家麻煩,咱們以前說好的,你不會幹涉我交友這方面的事情。」

夏如海:「……」

被夏清一番搶話,他都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不過聽這麼一番解釋,他心情倒是好了很多,畢竟在他看來區區一個陳彪,捏死也就捏死了,小人物而已,無所謂的事。

只要自家寶貝閨女不是被人利用,這就已經足夠了。

反倒是自家閨女那個所謂的『朋友』,反倒引起了夏如海的注意,畢竟身為老父親,哪怕確定不是利用自家閨女,那自己也得稍稍幫閨女把把關不是。

「有時間的話,請你朋友在咱們家做客。」

夏如海簡單說了一句,並讓夏清將剩下沒放出去的證據資料送過來后,就直接掛斷了電話,並再次給總編打了一通電話,讓他這段時間著重報道這件事,證據資料方面隨後交給他。

是的!

之前是生氣,怕自家閨女被騙。

但現在既然了解事情經過,而且自家已經報道了一番,那自然不能放棄這門生意,反而準備靠這件事大肆操作,說不定還能讓自家報業的市場佔據量在爆發一波。

畢竟,他也是生意人嘛。

嗅覺自然敏銳,瞬間就明白靠著這件事,能給自家帶來多少好處。

至於陳彪背後的那個傢伙,對他而言也只是個小人物,惹你也就惹你了,怎麼了?

另一邊。

夏清在放下電話后,整個人也十分開心,並在當天中午就將剩下的證據資料全都交給了夏如海,並在當天下午放學后,就用電話聯繫上了酒廠的高峰,並告訴了他這件事,並約他出來慶祝下。

高峰聽到這句話當然開心,因為考慮到夏清要上課的緣故,因此直接給黎嫦打了個電話,約好地點一起等夏清后,就直接騎著自己的自行車,徑直來到了酣縣。 「爺爺,你打我?」

万俟陽難以置信的看着他,眼睛瞪圓。

自幼到大!

万俟修都從未打過他,可現在竟然為一個外人,直接動手打他。

「啪!」

万俟修沒有猶豫,再度動手。

耳光重重落在孫子的臉上,怒意滔天。

「閉嘴,跪下,道歉!」

簡簡單單的六個字,任誰都能聽出那壓抑不住的怒意。

万俟陽瞪大眼睛。

「啪!」

第三記耳光,落在他的臉上。

「我說讓你跪下,你沒聽到嗎,莫不是要我打斷你的腿,你才會跪下嗎?」

万俟修怒聲說道。

此刻他們面對的乃是震懾域外無數勢力,讓其不敢侵入華夏半步的神龍殿殿主。

掌控著擁有六位,無敵的皇級強者的巔峰戰神,華夏唯一的七星戰將。

這般人物!

捏死整個万俟家族,都宛若捏死螞蟻般簡單。

万俟修豈能不謹慎對待,万俟陽剛剛出言不遜,這簡直就是作死。

「我,我不服氣,憑什麼要我給他跪下道歉。」

万俟陽拳頭死死的攥著,額頭上青筋暴起:「而且,憑什麼要我們万俟家族,加入那所謂的神龍殿,我壓根就沒聽說過這個勢力。」

他也是倔脾氣。

万俟修渾身顫抖。

他這一半是氣的,另外一半則是嚇得。

在神龍殿殿主面前,自己這混賬孫子,竟然還敢這般出言不遜,他真是恨不得將其抽死。

今日!

特意帶着孫子,孫女來見葉天傾。

目地就是想着,讓他們好好表現一番,可誰能想到万俟陽竟然在這個時候犯渾了。

噗通!

他跪在葉天傾面前,顫抖如篩糠。

「殿主贖罪,我孫兒他只是年幼無知,並無冒犯之意,還請殿主不要和他一般見識。」

「爺爺,你這是作甚!」

万俟陽怒聲道。

「閉嘴,你給我閉嘴,你非要將整個万俟家族都害死,這才甘心嗎。」

万俟修怒吼和,聲嘶力竭。

万俟陽愣在原地。

「無妨,無妨,年輕人有些火氣倒是正常的事情。」

葉天傾輕輕擺手,他的目光落在万俟陽的身上,淡淡的道:「怎麼,看你的樣子,你似乎很不服氣對嗎?」

「沒錯,我不服氣。」

万俟陽也是火氣旺盛,他目光炯炯的看着葉天傾。

噗!

然而,下一秒他忽然吐出鮮血。

葉天傾並未動手,他只是釋放出千萬分之一,屬於是皇級強者的威壓。

但就是這一點威壓,就讓万俟陽支撐不住,重重的倒在地上。

口裏噴出鮮血。

万俟修緊張的握起拳頭,但他並未求情。

「現在,服氣了嗎?」葉天傾開口問道,威壓繼續加強。

這股威壓,宛若十萬大山壓在万俟陽的身上,讓万俟陽喘息不過,在這股強大的壓力下,他渾身骨骼都快要被碾碎了。

呼吸困難,肌肉繃緊,額頭上不斷的暴起條條青筋。

「我,我……不,不……服氣,不……服!」

他還在苦苦的支撐著,牙呲欲裂的看着葉天傾。

「嘶,嘶,嘶……」

布條被坼裂的聲音響起,但裂開的並不是布條,而是万俟陽身上的肌肉。

此刻!

他身上的肌肉,宛若破布條似的的裂開,顯得極其恐怖,可怕。

鮮血不斷的流淌出來。

咔嚓,咔嚓……

他的骨骼也在寸寸的裂開。

「啊,啊……」

万俟陽承受不住這巨大的痛苦,慘叫起來。

「啊,爺爺,快救救小陽。」

万俟清雨趕緊跑到万俟修面前,滿臉的緊張和焦急。

万俟修一言不發,他表情凝重的看着孫女緩緩搖頭。

啊?

万俟清雨滿臉獃滯的看着爺爺,眼中儘是難以置信。

平日裏!

万俟修最疼愛的就是万俟陽了,可現在万俟陽都已經快要死了,万俟修卻這般無動於衷。

「爺爺!」

她驚呼著。

万俟修不為所動。

「啊,啊……」

万俟陽還在慘叫,他的血肉不斷的崩開,骨骼在不斷的碎裂,腦袋更是彷彿要炸開,頭疼欲裂。

「現在,還不服氣嗎?」

葉天傾的聲音,在他的耳邊響起。

「服,服……服了,我,我……服了……」。 魏家豪一開始就沒想過要打斷那麼多人的腿,雖然他不怕,但現在講究和氣生財,因為康有為和同學之間發生矛盾就大動干戈,就算康俊義知道都不會高興。

現在林天成跳出來,正中魏家豪下懷。

槍打出頭鳥!

此時此刻,只有林天成敢跳出來挑釁他,那麼他打斷林天成的兩條腿,再放過其他人,同樣可以挽回面子,殺雞儆猴,又不會落人口舌。

魏家豪身後的中年男子,雙眸中閃出幾分犀利的冷光,直接就朝林天成走了過去。

看見中年男子要動手,包廂裏面的人紛紛後退。

李小藝因為擔心,突然用手抓住林天成的胳膊。

就在這個時候,平頭男子已經到了林天成面前,他腰部微微一沉,猛然一拳朝林天成胸口轟了過去。

林天成本來想打對方一巴掌,結果胳膊被李小藝拉住,深怕傷害到李小藝,倉促之下後退了一步。

中年男子目光如電,深深看了林天成一眼,似笑非笑,「不錯,還是個練家子,我就喜歡和你這樣的人玩。」

其實他心裏面是有些震驚的。

魏家豪明顯是要廢了對方,剛剛他出手並沒有留餘地,林天成被李小藝抓住胳膊,竟然還可以躲過去。

他沒敢掉以輕心,後退兩步,脫掉了身上的外套。

雖然他看起來並不是非常魁梧,但脫下外套之後,彷如換了一個人,渾身上下都是鼓起的肌肉,胳膊粗壯的和尋常人大腿一般,上面佈滿一條條暗色的肉疤,令人望而生畏。

劉笑笑等人心中更加恐懼,臉上慘白的沒有一絲血色。

就連虎頭虎腦的冉星辰,也下意識地後退了一步。

這也難怪,眼前這人可是魏家豪手下一員悍將,當初跟着魏家豪打江山的時候,不知道葬送過多少好漢的性命。

他活動了一下身體,身上關節劈啪作響,然後身子微弓,猶如一頭獵豹,迅猛無比再次朝林天成沖了過去。

李小藝,夏思思,王梓萌三人緊張萬分。

這時候,王梓萌都有些後悔,之前用哀求的目光去看林天成,把林天成也連累進來。

這次林天成早有準備,直接一巴掌甩了出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