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還沒聽說天寶宗在鎮子上收取月供的事情,你們是哪座山峰的弟子。」

「我還沒聽說天寶宗在鎮子上收取月供的事情,你們是哪座山峰的弟子。」

簡杏兒秀眉微蹙,天寶宗有自己的產業,從不允許門下弟子在普通人身上搜刮錢財。

這兩人可能是私自下山,跑到這種鳥不拉屎的地方,搜刮這些普通人。

「說出來怕嚇死你們,最近你們應該也聽說了,天寶宗出現一個妖孽弟子,名叫柳無邪,玩弄青紅門於股掌之間,此人就是我。」

手持長劍的男子,突然抬起頭,一臉的驕傲之色,聲稱自己是最近大火的柳無邪。

大鬧寧海城,玩弄青紅門,等等事迹已經傳遍整個南域。

柳無邪跟兩女相視一眼,從彼此眼神中看到一絲玩味,有人竟然自稱他的名號,到處招搖撞騙,欺負弱小。

「原來是柳公子,失敬失敬!」

柳無邪朝青年抱了抱拳,嘴角浮現一抹邪笑。

敢打着他的名號做壞事,一抹寒氣從他眼眸一閃而逝。

「既然知道我們的名號,還不快滾!」

冒牌柳無邪冷哼一聲,讓柳無邪趕緊滾。

最近拿這個名頭,可是嚇唬了不少人,屢見奇效。

「早就仰慕柳公子大名,我聽說柳公子在寧海城,舌戰群雄,輕鬆滅掉兩大家族,耍的青紅門團團轉,真是我輩楷模,柳公子前些日子還在寧海城,怎麼這麼快跑到這裏來了。」

柳無邪一臉玩味,笑眯眯的看着他們兩個。

「我們要去哪裏,需要你管嗎,再不滾開,休怪老子不客氣了。」

說完,冒牌的柳無邪,舉起手中長劍,就要對柳無邪出手。

強橫的氣浪,卷向柳無邪,凌厲的劍氣,逼得圍觀眾人紛紛後退,承受不住劍氣的衝擊。

「敢問柳公子,他們欠你多少月供,我替他們還上,你看如何?」

柳無邪不想當眾拆穿他們,等找到無人之地,再拆穿他們的假面孔,到底是何人,冒充自己。

「一共五十萬靈石!」

冒牌柳無邪伸出五根手指,開口就要五十萬靈石,還真是一筆不菲的數字。

這對普通母女,一年也未必能賺得到五十萬靈石,一個月收取人家五十萬,還真是獅子大開口。「我就欠你們一百塊靈石,這位恩人不要相信他。」

那對母女勉強站起來,擦去嘴角的鮮血。

「找死!」

冒牌柳無邪很生氣,一劍朝那名婦人砍去,打算將她一劍殺了,免得他多事。

好不容易有人送上門來,豈能這樣錯過。

另外一名青年,目光不懷好意的打量陳若煙,因為她裝扮女兒,年紀沒有改變,只是在臉上塗了一些黑斑。

模樣還算俊俏,加上玲瓏的身材,讓兩名青年產生了邪念,猥褻的目光,不斷的掃向陳若煙,讓她很是生氣。

「鏘!」

長劍還未斬下,再一次被柳無邪攔擊。

「我很好奇,他們這些普通人,怎麼會欠天寶宗的月供,還請柳公子說明原因,如果確實欠了天寶宗的月供,多少我都願意拿,要是你們強搶豪奪,又該如何?」

柳無邪目光越來越冷。

天寶宗乃名門正派,怎麼出現這樣的敗類。

最可氣他們還拿着自己的名頭,更是罪加一等。

「天寶宗怎麼做事,輪得到你們來管嗎,既然你們不知好歹,那就給我死吧!」

青年有些不耐煩了,先殺了柳無邪,再掠奪他們身上的資源。

一出手就是雷霆之勢。

冒牌柳無邪實力並不低,高級天象境,實力非常了得。

長劍以閃電般的速度,出現在柳無邪面前。

周圍那些普通人,紛紛閉上了眼睛,不忍看下去。

只有兩女站在一旁,一副無動於衷。

小小的天象境,也敢在柳大哥面前蹦躂。

一巴掌能拍死一大片。

長劍距離柳無邪還有幾寸之遙,突然定住了,被柳無邪兩指夾住了劍身,無法往前一步。

冒牌柳無邪臉色大變,他的劍法,居然被人用兩根手指頭夾住,這怎麼可能。

只有實力超過他太多太多,才能做到這一點。

手掌突然用力,想要將長劍抽出來,發現長劍牢牢的黏在柳無邪兩指之間,竟紋絲不動。

抽了好幾次,每次都無功而返。

無奈之下,左手突然朝柳無邪肩膀拍去,聲勢無匹。

「垃圾!」

柳無邪手掌突然用力,從他雙指反震回去一股大力,冒牌柳無邪還沒反應過來,身體直接被撞飛出去。

「轟!」

身體狠狠的砸進遠處牆壁上面,直接砸出一個人形大坑。

剩下一名青年,竟怔在原地,不知該如何是好。

柳無邪太強了,一招就擊敗師兄,他上去也是白白送死。

「你……你竟然敢傷害天寶宗弟子,你死定了。」

剩餘的那名青年,一步步後退,不敢跟柳無邪正面交鋒。

「哼!」

柳無邪一聲冷哼,恐怖的魂力湧出,青年剛退出一步,突然發出一聲慘叫,趴在地面上哀嚎。

站在四周那些人,像是看待神靈一般,柳無邪在他們心目中,就是神靈。

「大嬸,到底怎麼回事啊,你跟我們說說,我替你們做主。」

陳若煙走到那對母女身邊,安慰她們不用害怕,有事情跟他們說就行。

「唉……」

母女兩濃濃嘆息一聲,周圍那些人,跟着一起嘆息,每個人臉上充滿著無奈。

「此事要從三個月前說起!」

吃下陳若煙送給她們的丹藥,母女兩的傷勢得到治療,臉色好看多了。

柳無邪也不着急,被震傷的兩名天寶宗弟子,失去了反抗能力,耷拉着腦袋坐在原地。

「三個月前,他們兩個出現在鎮子上,說是保護鎮子的安全,讓每家每戶,每個月上繳一百塊靈石,如果做不到,就要攆出鎮子。」

婦人緩緩說道。

「豈有此理,難道你們不反抗嗎!」

陳若煙很是生氣。

天寶宗根本沒有這個規矩,從普通人身上,搜刮靈石,上交月供,顯然是他們兩個自己的主意。

這種鎮子,大多都是普通人,沒有反抗能力,只能任由他們剝削。

「反抗?」

這次說話的是一名中年男人,一臉的無奈之色。

「我們不是沒有反抗過,所有反抗的人,都被他們殺死了,這幾個月我們只能拼了命的前往山脈深處,獵殺妖獸,湊齊月供,短短几個月,鎮子上死了好幾百人了。」

男子身上釋放出無邊的怒氣。

他的兄弟,就是死於這兩人之手。

還有很多朋友,因為湊不齊月供,深入山脈,結果死在妖獸口中。

事情基本搞清楚了,這兩人利用天寶宗的名頭,到處搜刮錢財,卻沒想到,今日碰到了柳無邪。

如果不是柳無邪路過此地,這種事情,還會繼續發展下去。

「除了他們之外,還有其他同夥嗎!」

簡杏兒走過來,朝這名男子問道。

以免還有其他同夥,既然遇到了,那就一網打盡。

「沒有,只有他們兩個!」

男子如實回答。

他們兩人在鎮子,為非作歹,已經有好幾家女子,被他們給糟蹋了。

眾人是敢怒不敢言,加上他們又是天寶宗弟子,更是不敢反抗。

「你們都回去吧,以後不會再有人問你們要月供了!」

柳無邪讓他們都散去,自己則是走向兩名青年。

一手抓住一個,身體一掠,消失在原地。

穿過鎮子,進入山脈之中,四周無人,這才將兩人丟在地面上。

「說吧,你們叫什麼名字,哪座山峰的弟子。」

柳無邪冰冷的朝他們問道。

「我叫柳無邪,天道會的創立者,勸你還是趕緊放了我們,之前的事情,我們可以既往不咎。」

冒牌柳無邪勉強站起來,依舊自稱他是柳無邪,還是天道會的創立者。

「天寶宗怎麼會出現你們這樣的敗類!」

柳無邪臉上寒意漸濃,一掌朝冒牌柳無邪碾壓下去,左邊的手臂,直接化為齏粉。

「啊啊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