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靠,這傢伙肯定是偷看女僕洗澡!」江帆暗自道,他的風之眼穿透窗戶,看到屋裡果然有一位女僕在洗澡,身材還真的不錯,是納甲土屍喜歡那種五大三粗的身材。

「我靠,這傢伙肯定是偷看女僕洗澡!」江帆暗自道,他的風之眼穿透窗戶,看到屋裡果然有一位女僕在洗澡,身材還真的不錯,是納甲土屍喜歡那種五大三粗的身材。

江帆迅速出了屋子,他悄悄地到了納甲土屍背後,「我靠,你小子膽子不小,如果被人發現你偷看就麻煩了!」江帆拍了一下納甲土屍的肩膀笑道。

納甲土屍嚇一跳,發現是主人來了,急忙擦掉嘴旁的口水,「嘿嘿,主人,小的隨便看看,這女僕的身材真好!」納甲土屍色色地道。

「你小子趕緊回去,不要被人發現了!」江帆滿臉不悅地道。

給讀者的話:

第一更 納甲土屍急忙點頭道:「是的,主人,小的馬上回去。」納甲土屍戀戀不捨望了一眼,心裡嘀咕道:「呃,這女僕身材真好啊!真大啊!我一定要泡到她!」

納甲土屍隨著江帆回到屋裡,江帆對著納甲土屍道:「傻蛋,你就守在這裡,不要亂跑了,我去找易盈楓談生產香水、香皂的事情。」

江帆考慮到晚上找易盈楓商量比較方便,另外他也想和易盈楓親熱一番加強兩人之間的感情,這樣易盈楓就會死心塌地向著自己。

納甲土屍點頭道:「是的,主人,您去吧,小的就守在這裡,如果有什麼事情,小的立刻給您彙報。」

江帆迅速離開了屋裡,他知道易盈楓住在傲月宮第二層的東面,傲月宮一共三層,第一層是護衛和家僕居住的,第二層是小姐、管家、高級護衛居住的,第三層是易盈楓堵塞父母居住的。

傲月宮的第二層和第三層都是懸浮在空中的,第二層距離地面大約二十多米,通往第二層的通道就是空間通道。

江帆到了第二層的空間通道入口,這裡有四名護衛守衛在入口,江帆躲在牆角背後望著那四名護衛,「呃,看守還真嚴密呢,我想辦法讓他們走開才行。」江帆暗自道。

江帆從懷裡摸出幾塊玉花石朝著入口的旁邊扔了過去,啪的一聲,那些護衛聽到了響聲,他們警惕地望著地面。

在微弱的燈光下玉花石釋放出紅色的光,其中一名護衛眼睛看到了是玉花石,驚呼道:「哦,是玉花石啊!」


那護衛說完朝著玉花石奔跑過去,其他三名護衛也看到地上的玉花石了,爭先恐後地朝著玉花石奔跑過去。

「這玉花石是我先看到的!歸我!」一名護衛喊道。

「這玉花石我也看到了,我也有份!」另外一名護衛撲了上去,他立刻搶奪那名護衛手裡的玉花石。

其他兩名護衛就更不客氣了,什麼話也不說,參與搶奪,四人扭打成一團,入口沒有人看守了。

「我靠,才幾塊玉花石就搶奪成這樣啊!」江帆搖頭笑道,他趁著混亂進入了傲月宮第二次的通道,迅速到達了第二層。

江帆是第一次來到傲月宮第二層,他不知道易盈楓具體住在什麼地方,只知道在第二次的東面。江帆打開風之眼,他很快找到了易盈楓的住處,「嘿嘿,這也太巧了吧,易盈楓正在洗澡呢!」江帆暗自喜悅地道。

傲月宮第二層十分安靜,只有幾名護衛在巡邏,江帆迅速到達易盈楓的住處窗下,趴在窗台上,悄悄地望著屋裡。

只見易盈楓坐在一個橢圓形的大木桶裡面,她拿著毛巾在身上慢慢地擦拭著,背對著窗口,眼望著牆壁上。易盈楓眼神有點獃滯,她在想著婚期越來越近,如果被司空神宮發現自己的相思紅印不見,那該怎麼辦?

雖然江帆承若幫助易盈楓,把她藏起來,但是易盈楓不太相信江帆的話,在符神界有誰可以躲避司空神主的耳目呢!

江帆見屋裡只有易盈楓一個人,屋外的大廳門口站住兩名女僕,窗口距離易盈楓洗澡的大木桶大約六米多遠,可以翻窗進去。

易盈楓正發獃的時候,江帆悄悄地推開窗戶,迅速爬入了屋裡,他悄悄地把窗戶關閉。易盈楓在發獃,根本不知道江帆翻窗進入屋裡了,手機械地在水裡打濕毛巾,然後在身上擦拭著。

突然從易盈楓背後伸出一雙手搭在了易盈楓大的肩膀上,易盈楓頓時大吃一驚,張嘴就要叫喊,可是那手捂住了易盈楓的嘴巴,耳旁響起了聲音:「盈楓,你是我啊!」

易盈楓聽出了是江帆的聲音,她臉羞紅,推開了江帆的手,扭頭望著江帆,「你,你好大膽子,竟敢跑到我這裡來了!」易盈楓望著江帆吃驚地道。

「嘿嘿,我是來找你商量重要事情的,沒想到碰到你洗澡,我幫你洗洗吧。」江帆的的手立刻不老實地在易盈楓身上揉了起來。

易盈楓十分害羞,想掙扎,可是江帆的手就像帶電似的,她渾身顫抖起來,嘴巴剛想說話,可是嘴巴被江帆的嘴巴堵住了。


江帆的手就像泥鰍似的,在易盈楓身上遊動,熱片刻之中,易盈楓渾身發熱,她的喉嚨里發出咕咕的聲音。

江帆心裡暗自好笑:「我靠,易盈楓真夠騷的,才幾下就這麼大的反應了,好久沒有體會那感覺了,她肯定是很渴望了,我就讓她爽爽吧。」

江帆的嘴也用上了,易盈楓立刻喘息起來,嘴裡不時地發出嬌喘之聲。江帆見差不多了,立刻抱起易盈楓朝著裡屋走去。

很快屋裡響起了易盈楓的嬌叫之聲,大約一個多小時后,那聲音停止了,易盈楓大汗淋漓地偎依在江帆懷裡,滿臉桃紅。

「哇塞,盈楓,你真夠瘋狂的呢,你的叫聲也太大了吧,就不怕被人聽到了!」江帆望著易盈楓笑嘻嘻地道。

易盈楓羞澀地望著江帆,「你,你這人壞死了,你是故意讓我叫的,門外的兩個丫頭恐怕聽到我們的聲音了!」易盈楓埋怨道。

「嘿嘿,怕什麼,都是你的貼身僕人,她們肯定不會出賣你的吧。」江帆望著易盈楓笑得。

易盈楓點了點頭,「是的,她們都是我的親信,知道規矩,不會說出去的。對了,你剛才說找我有重要事情嗎?是什麼事啊?」

江帆從懷裡掏出了一瓶香水,「你看這是什麼?」江帆手拿著香水微笑地道。

易盈楓望著江帆手裡的綠色的瓶子,「這是什麼?是符丹嗎?」易盈楓猜測道。

江帆搖了搖頭,打開瓶塞,一股香味散發出來,易盈楓聞到了一股香味,「哦,好香啊!這是什麼東西?這麼香啊?」易盈楓驚訝地道。

「嘿嘿,這是香水!你喜歡嗎?」江帆望著易盈楓笑呵呵地道。

易盈楓露出驚訝之色,「香水?這香水有什麼用呢?」易盈楓不解地望著江帆。

「呵呵,香水可以驅蚊,撒在身上會散發一種香味,你試試!」江帆在易盈楓的饅頭上撒了幾滴香水。

「哎呀,你做什麼呀?」易盈楓嬌羞道,她的手急忙阻止江帆。

「嘿嘿,撒上香水之後,你這裡就香噴噴的了,就像兩朵鮮花呢!」江帆笑道,鼻子嗅著。

易盈楓聞到了一股香味,感覺很好,「嗯,這香水恨得很不錯,你是哪裡弄來的?」易盈楓望著江帆道。

「這是我自己生產的,我晚上來找你的目的就是我們一起生產香水在符神界銷售,我們就可以賺很多的錢呢!」江帆的手摟住了易盈楓的肩膀。

易盈楓露出驚訝之色,「你,你會製造這種香水嗎?」易盈楓有點不相信江帆的話。

給讀者的話:

第二更 「是啊,我當然可以製造香水,在符元界,我的香水銷售很火爆的,一年可以賣幾千萬符銀呢!符神界的人應該更多吧,香水在符神界應該很好銷的,我們一年賺幾百萬玉花石應該沒問題的。」江帆笑道。

「一年賺幾百萬玉花石啊!這可不得了啊!可是這香水如何生產呢?需要什麼原材料?」易盈楓瞪大眼睛道,她心裡怦怦直跳了,傲月宮一年才賺十幾萬玉花石呢,如果香水賺以幾百萬玉花石,那傲月宮就發達了。


「香水生產很簡單,原材料只要鮮花就可以了,符神界的鮮花應該很多,原材料不用愁的。」江帆笑道。

「哦,香水是用鮮花製造的啊,青戌城的鮮花很多呢,我們傲月宮有好幾座花園呢。」易盈楓喜悅地道,傲月宮在青戌城有五座花園,種植各種鮮花。


江帆露出喜悅之色,「哦,那太好了,香水的原材料不愁了,那我們明天就可以製造香水了。」江帆喜悅地道。

易盈楓搖頭道:「明天開盤不行呢,你明天要參加訓練,必須達到符神人境界初期,你才算是傲月宮的護衛,我才可以把你調到我身邊來。」

易盈楓並不知道江帆已經達到符神人境界後期呢,因為江帆今天才飛升符神界,也是今天才進入傲月宮,不可能第一天就到達符神人境界的。

「嘿嘿,盈楓,我已經達到符神人境界後期了,你明天就可以把我調到你身邊來,這樣我們就可以製造香水了!我手裡還有另外幾件暢銷的稀奇東西呢!」江帆望著易盈楓笑道。

易盈楓瞪大眼睛望著江帆,「什麼?你已經達到符神人境界後期了!這不可能吧!我沒多久才把符印給你的,才幾個小時,你這麼肯達到符神人境界後期呢?」

「嘿嘿,你看!」江帆的眉心出現了紅色的符光,這是符神人境界發出的光,按照符神界符印的顏色,符神人境界是發出紅色的符光,這就說明他已經達到符神人境界了。

看到江帆眉心的紅光,「呃,你果真的達到符神人境界了,真是不可思議。」易盈楓吃驚地望著江帆,江帆只用了幾個小時就到達符神人境界後期,這在符神界是不可能的事情。

因為一般人修鍊符印達到符神人境界需要一個月的時間,最厲害的人也需要十天左右,沒有人可以三天甚至四天可以達到符神人境界初期的,就更別提符神境界後期了。

易盈楓修鍊速度算是快的,當年她可是用了八天時間才得到符神人境界初期,這在符神界算是悟性很不錯的人了。

「嘿嘿,我身上不可思議事情多著呢!你以後就會知道了!」江帆望著易盈楓神秘地笑道。

易盈楓望著江帆,她心裡有許多疑惑,江帆怎麼可能在幾個小時達到符神人境界後期呢,這真是無法想象的事情。

「既然你已經達到符神人境界了,那我明天就讓易總管把你調動我這身邊來。」易盈楓對著江帆道。

江帆摟住了易盈楓的腰,「嘿嘿,我調到你身邊,那我們可以天天晚上瘋狂了,我可以天天晚上聽到你唱歌了!」江帆壞笑道。

易盈楓臉羞紅,瞪著江帆,「你胡說什麼呀!我才不天天晚上和你瘋狂呢,人家的腰都被你折騰酸了!」易盈楓嬌滴滴地撒嬌道。

「哦,你腰酸了,那我幫你揉揉!」江帆的手馬上不老實起來。

易盈楓急忙阻擋江帆的手,「哎呀,不要了!對了你剛才說還有幾件暢銷的東西是什麼呀?」易盈楓望著江帆道。

江帆從懷裡拿出了香皂、旗袍、文胸等三件物品擺放在易盈楓面前,易盈楓望著三件東西,瞪大眼睛,手指著文胸道:「呃,這兩個罩罩是什麼東西?是帽子嗎?」

將開放忍不住撲哧樂了,「呵呵,這可不是帽子,是你們女人的高級肚兜呢!戴上它你的兩個姐妹就不會變形,而且得到保護呢。」江帆笑道。

易盈楓的眼睛瞪得溜溜圓,「什麼!這是高級肚兜!你胡說什麼呀!你這人壞死了,估計逗我吧!」易盈楓小手捶打江帆的肩膀道。

「真的是高級肚兜啊,我幫你穿上,你就明白了!」江帆拿起文胸幫著易盈楓穿上了。

「盈楓,你對著鏡子照照,看看是不是很好看。」江帆對著易盈楓微笑地道。

易盈楓走到床前的鏡子面前,看到了自己的模樣,鏡子裡面的她顯得十分誘人,她露出羞澀,「哎呀,穿這樣太暴露了,羞死人啊,這樣怎麼走出去啊!」易盈楓嬌羞地道。

江帆忍不住笑了,「呵呵,這個是穿在裡面的,和肚兜是一樣的,怎麼穿這個出去呢!你外面再穿一件旗袍,就可以出去了!」江帆拿起旗袍讓易盈楓穿上。

易盈楓穿上旗袍之後,她發現腿都露出來了,「呃,腿都露出來了,這不雅吧?」易盈楓羞澀地道。

「嘿嘿,這叫誘惑,女人露點出來很迷人的,你對著鏡子看看,你穿這一身是不是很迷人。」江帆笑嘻嘻地道。

易盈楓對著鏡子看到鏡子裡面的自己,果然別有一番風韻,「哦,真的很誘人呢,這衣服和文胸符神界的女人一定很喜歡的!」易盈楓滿意地點頭道。

「嘿嘿,這四件產品在符元界那可是供不應求呢!女人都搶著要呢!」江帆頗為得意地道。

易盈楓拿起了香皂,「這是什麼呢?聞起來挺香的呢!」易盈楓好奇地道。

「這是香皂,是洗澡用的,不但可以去污,還可以讓皮膚散發香味呢。」江帆微笑解釋道。

易盈楓露出不解之色,「用這個洗澡?這怎麼用呢?」易盈楓好奇地望著江帆,她洗澡最多也就用些鮮花瓣而已。

「你讓女僕打熱水來,我教你如何用香皂洗澡。」江帆對著易盈楓微笑道。

易盈楓點了點頭,對著江帆道:「你躲在這裡不要出來,我去讓她們打熱水來。」易盈楓走到了門口。

片刻之後,女僕倒掉了涼水,換成熱水,屋裡冒著熱氣。易盈楓坐在大木桶里,江帆拿著香皂在易盈楓身上塗抹,易盈楓身上泛起了白色的泡沫,散發出香味。

「哇,這香皂真好香啊!怎麼會有這麼多白色的泡沫呢?」易盈楓驚訝地道。

「呵呵,這白色的泡沫是去污的,你洗洗就又香又乾淨。」江帆笑道,他的拿著香皂在易盈楓身上塗抹著。

易盈楓渾身都泡沫,她渾身散發香味,「嗯,這香皂真好啊,那些女人肯定很喜歡的!」易盈楓喜悅地道。

「呵呵,這香皂不僅女人可以用,男人也可以用的,我們一起洗吧!」江帆躍入了大木桶之中,抱住了易盈楓。

給讀者的話:

第三更 「哎呀,你怎麼跑進來了!你出去呀,我可受不了你這樣胡來!」易盈楓嬌羞地道,可是她的手卻抱住了江帆的脖子……

第二天早上天蒙蒙亮的時候,秦隊長在院子里喊道:「起床了!馬上開始訓練,一個月達不到符神人境界初期,就給我滾出傲月宮!」

秦隊長在院子里喊了幾聲,江帆等人的門始終沒有打開,秦隊長冒汗了,滿臉不悅地走到門口,用力地敲射門。

「你們是搞什麼!都給我滾出來參加訓練!」秦隊長大聲吼道,他開始用手敲門,後來改用腳踢門了。


門打開了,江帆、趙輝、黃富、納甲土屍等人走了出來,「呃,秦隊長,有必要這麼早起來訓練嗎?」江帆望著秦隊長搖頭道。

江帆是被秦隊長吵醒的,他昨天晚上在易盈楓那裡玩到半夜才偷偷地返回的,還沒睡多久就被秦隊長吵醒了,他心裡十分不悅。

秦隊長冷冷地望著江帆等人,「你們如果想呆在傲月宮,就必須在一個月內達到符神人境界,否則你們給我滾蛋!」秦隊長望著江帆冷笑道。

江帆笑了,他剛想說話,趙輝突然搶著說話了,「我靠,不就是符神人境界么,我們今天下午就可以達到了,訓練就不用參加了。」趙輝不屑地笑道。

秦隊長鼻子差點氣歪了,「什麼!你們今天下午就可以達到符神人境界!你們的口氣也太大了吧!在符神界沒有人可以在一天之內達到符神人境界的!」秦隊長望著江帆冷笑道,他一點也不相信趙輝的話。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