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這些丹藥服下,儘快恢復真元,隨時準備催動神道兵器離開這裡,柳兄將信物收起來,我們現在就走!」

「把這些丹藥服下,儘快恢復真元,隨時準備催動神道兵器離開這裡,柳兄將信物收起來,我們現在就走!」

噬手掌一拋,幾個白玉瓶子就落到了眾人的眼前,而後告誡著眾人道。

「八級靈丹?這麼古老?還說不是同道,原來你也有這愛好啊!」

無良道士一看,眼睛都亮了起來,趕緊倒出幾粒丹藥填入口中,跟吃糖豆似的,邊吃邊一副咱們是好基友的樣子道。

「一邊去,什麼時候了還開玩笑,這是我在不老神殿中撿的!老子跟你可不一樣!」

噬知道對方是故意調侃自己,所以沒好氣的回應道。

「糟了,信物已經脫離了掌控,其中似乎真的有神祇覺醒了,不受我的召喚,而且它的波動越來越快,隱約間指向一個方位,怎麼辦?」

柳葉額頭見汗,很快就放棄了,因為無論他怎樣催動,就是無法將那輪迴信物收回,著實讓人焦急。

「吼~」


「桀桀。。。」

就在眾人焦急的同時,兩道模糊的黑影瞬息間就到了眾人的眼前,讓所有人在一瞬間都是寒毛倒豎,絲毫都不敢妄動了。

『嗡~』

但是,緊接著,無形的波動產生了,是那綻放金色光芒的葉片所釋放,只是一縷波動而已,波及到兩尊突然駕臨的生靈。

「嗷~」

兩尊生靈乃是古代英傑殘念所成,好像突然間想起了什麼般,一個個臉孔都扭曲了起來,轉身就跑,可謂是來的快,跑的更快。

這是兩尊無敵的英靈,若是出手,就算噬與柳葉聯手也抵擋不了幾下就得身死道消,它們比之前追殺自己等人的生靈更為兇殘與恐怖,但是此刻卻如同受驚的野貓。

不過下一刻,眾人就明白了這兩尊英靈為何如此慌不擇路的逃跑了。

無形波動碾壓而來,眾人只感覺身體一震,便被一種溫和的力量給包裹了起來,之前脊背的森寒也隨之消失。

而後如同清風拂柳般,波動掃過,直追兩大英靈。

若晨風蕭瑟,如暮鼓鐘聲,天地悠悠,如有往生,兩相接觸,好似冥冥中地府的接引神曲鋪成,神道的英靈如遭雷擊,但瞬間就平靜了下來。

「唉!」

兩尊英靈在瞬間大變樣,渾身都在綻放著金色的光芒,氣勢更是眼看著往上攀升,好似沒有盡頭般。

「多謝至尊幫助我等脫離苦海!」

其中一尊英靈在發聲,憶起了前世,了悟了今生,語態恭敬,似解脫,朝著金色葉片躬身,而後滿面笑容的看了噬等幾人一眼,點了點頭,隨後轉身而去。


「神霞湛湛,天地茫茫,古來英傑,盡歸何方?往事已矣,往事已矣啊。。。」

伴著歌聲,兩尊英靈遠去了,渾身都在綻放聖輝,最終消散在了天地盡頭,耳邊只剩下似無奈似解脫似安心的歌聲在徜徉。 兩尊生靈,生前為聖,死後念力不消化為英靈,最終超脫往生,在一片化道的無限絢爛中重歸自我。

起碼,這一刻他們是清醒的,憶起了前世今生,走過曾經的輝煌!

雖然只是一剎,如白駒過隙又似盛夜曇花,但是,此生,已經無憾矣!

「恭送前輩!」

所有人都躬身,他們看到了之前兩位絕頂人物看向自己等人是欣慰的笑容,眾人很容易就被感染了,紛紛行禮,目送二人化成一片光雨。

「古來英傑,盡歸何方?時間真是無情啊,斬滅世間所有,如同一個儈子手,時刻在生靈的頭頂懸著一把長刀,長刀乃是驚醒,卻又隨時都會要人性命!」

柳葉低嘆,被兩位前輩的豪氣吸引,之前所化之英靈帶著兇惡,但是真正的他們卻又如此的祥和。

「神秘的輪迴信物,這是當年輪迴至尊持有之物,一定可以帶領我們找到兵府的入口!」

無良道士此刻滿臉的激動,盯著輪迴信物直流口水道。

「死胖子你少打歪主意,這是柳兄的東西,乃是家族傳承,外人可是無法控制的,你就算搶了去也是無用,再說了,這裡可是有輪迴聖兵的存在,說不定聖兵內的神祇此刻就在窺探,看看究竟是誰敢打輪迴至尊後裔的主意。」

噬看了一眼無良道士,很是不放心的將眼神在他身上掃來掃去道。

「笑話,你這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道爺我是那種人嗎?是嗎?」

無良道士發飆,但是很快就發現自己的一切行為都是多餘的,周圍幾人就差張口對自己大喊『靠不住』三個字了。

「是時候該做決定了,是跟隨著輪迴信物所指引的方向追下去還是後退,大家都應該清楚,那片核心區域中有什麼,很可能存在聖級的英靈,而且肯定不止一尊,到時候就算輪迴信物也不定真的管用!所以,若是要退,我柳某會將大家送出。」

柳葉點了點頭,而後看向周圍眾人,語氣中所要表達的已經很明顯了,無論如何,他都是要進去那片葬地中去的。

「我想知道,在那兵府中除了輪迴聖器之外究竟還有什麼好東西呢?想想就讓人激動。」

上官閉月眼睛都眯成了月牙狀,樣子嬌俏可愛,讓人想。。。打她一頓!

你說這丫頭怎麼那麼財迷啊?這顯然是沖著兵府中的寶物等去的。

「嘿嘿,這個問道爺啊,道爺我知道!」


結果,柳葉還未說話,無良小胖子先開了口了,這一笑,那叫一個猥瑣啊!

「你知道『兵府』的秘密?」

所有人都看向了這個猥瑣胖子,沒想到他會說出這樣一句話。

「那當然了,我們盜墓一脈由來已久,這是世間最偉大的職業。。之一,當然了,打劫這活也不錯。」

無良道士剛起了一個頭,結果看到噬眉毛挑了起來,於是趕緊改口,這讓大家看的有些忍俊不禁了。

「咳咳,這個,在之前道爺我呢也挖過一些古代前賢的那個。。房子,從其中隻言片語內得到了許多有用的東西!」

「其中就有一些是曾經更隨過至尊的人物,對兵府做過描述!」

「兵府,乃是一座府庫,但是它又不是一座普通的府庫,其中藏兵最差都是聖器級別的武器,聖器啊諸位。。咳咳。。。」

這胖子很會弔人胃口,上官閉月更是給了他一個大大的白眼。

「聖器在其中來說是最為普通的兵器,乃是歷代主宰過不老神殿的至尊們藏兵之地,就是為了那傳說中神秘的『大戰』做準備!」

「世上一直都有一個傳說,這藏兵之地的兵府其實也是一座最為巨大的墳冢,然而其中葬下的不是生靈,而是一件兵器!」

「沒人知道那兵器是怎樣來的,有的說是伴隨不老神殿墜落人間之時一同隕落的,還有人說是當年有至尊人物想要打通仙域,結果將一件至強的仙兵給折損了,仙兵隕落,神祇凋亡,在當時可謂是鬼哭神嚎,整個天地都是一片哀嚎。」

「這還只是一件至強仙兵的隕落而已,傳說,仙兵有大半都隕落了,最終裡面蘊育的仙道規則演化為了眼前的這片廣袤土地,但是仙兵卻並沒有完全爆碎,而是剩下了最為關鍵的一部分。」

「許多跟隨過至尊的生靈墓葬之中也有過指點,說:至尊欲修復仙兵,了解當年事,或許能以此為契機,打開傳聞中的仙域,讓許多生靈共得長生。」

「也就是說,真正的仙兵損壞了,但是卻留下了主體部分,有希望孕育出新的神祇,至尊認為那仙兵有修復的一天,而今又從大家這裡得到準確答案,傳聞中的輪迴聖兵就陳列在其中。」

「所以,大家應該已經再清楚不過了,其中除了輪迴至尊的輪迴聖兵,還有一件至強的仙器在其中,輪迴聖兵雖然是至尊器,但是卻也未必及得上仙兵!」

說道這裡,無良小胖子那叫一個嘚瑟,以為自己的話已經鎮住了眾人,只是可惜,最後越來越發覺,好像眾人也並不是多麼的震驚啊。

「靠,還以為你說來說去能說出點什麼新鮮的,這些我們都知道了!」

噬翻了翻白眼不由打擊道。

「就是,陳芝麻爛穀子的事情了,有沒有新鮮的?沒有的話一邊涼快去,本女尊就是沖著那仙兵去的!」

上官閉月也是滿臉鄙夷的看著小胖子,讓小胖子頓時有些急眼了。

「竟然敢瞧不起我?那好,如果我告訴你們除了輪迴聖兵以及破損的仙兵之外,還有一件至尊器隱藏在其中。。。」

無良道士眼睛都紅了,但是他很快就發現,其餘眾人眼睛這個時候也紅了,不禁意識到自己做了一件什麼事,差點抽自己幾個大嘴巴子,沒想到情急之下竟然說漏嘴了。

「好你個死胖子,我說你怎麼對去兵府的事情這麼熱衷,原來是為了這個啊,怎麼著?是想在大家都不知情的情況下吃獨食么?沒那麼容易,說說看,裡面究竟還有哪一件至尊器位列其中?為什麼我們從外界從來沒有聽聞過?」

噬指著無良道士的臉破口大罵,讓無良道士一個勁的乾笑不已,往柳葉身後直躲。

「那個,其實告訴你們也是無用,因為那件至尊器與我有緣,註定要被道爺得到,跟你們說了也是沒用,道爺把輪迴聖兵還有仙器都送給你們行不?我只要那件至尊器就可以了,與我前世有關!」

無良道士語不驚人死不休,說出的話讓所有人都是一呆。

「奶奶的,又開始忽悠了,還跟你前世有關?不如今天小爺就送你去輪迴,跟來世有關多好!」

噬白眼一翻,直接擼起袖子來就要上去揍死他。


「救命啊,大人啦。。不對,殺人啦,救命啊!」

無良道士見罷撒丫子就想跑,但是想了想后,抬頭看了看烏篷小船上面懸浮的輪迴信物,將邁出的腳步又收了回來,而後大喊大叫著來回逃竄,看的眾人苦笑不已。

「好你個死胖子,究竟說不說?不說的話小爺現在就送你去輪迴!」

噬威脅著,手中發出驚人的波動,血液奔涌發出隆隆之聲像是長江大河般,所有人心頭都是一跳,無良道士更是臉都白了。

「我說,我說還不行嘛,那裡面還有一件至尊器,如果說輪迴聖兵乃是主宰死亡的最強兵器,那另外一件至尊器就是與長生有關,兩者之間如陰陽兩極,生到極盡便是死,死道了極盡就是生。」

「它的名字就叫:道截天圖!」

無良道士心中苦澀,這還真是報應啊,在自己說謊話的時候大家信的真真的,自己好不容易說回真話般,還沒人信自個了,唉!

「這不可能!」

然而,上官閉月卻是見了鬼般站起身來,往日的活潑開朗模樣盡毀,死死的盯著無良道士看個不停。

「道截天圖?」

柳葉與其餘人也是震驚出聲,雖然沒有上官閉月那般近乎驚駭的模樣,但也是讓所有人都大吃一驚。

在場,恐怕也只有噬一臉的迷糊了。

「道截天圖?是個什麼玩意?沒聽說過啊!」

噬跟光頭似的,摸了摸自己的腦袋瓜,一臉迷糊的看向眾人道。

「這道截天圖。。。實在太過不凡了,是傳聞中神話時代初期一名絕頂人物所鑄就的兵器,那是一張古圖,被其演化成兵器,那名絕頂人物被稱之為『道截天尊』!」

柳葉嘆息一聲,眼神中的震驚神色還未退去,喃喃為噬解釋道。

「道截天尊?即便是這樣一尊人物,你們也用不著如此驚訝吧,難道他有什麼特殊不成?還有,這丫頭瞎激動什麼?」

柳葉的話說完,反而讓噬更加的感覺不可理解了,不明白眾人究竟是怎麼回事。

世上至尊都不止一尊,但是這些人也沒必要這麼驚訝吧!

「上官姑娘之所以如此的驚訝乃是因為,人族蠻荒州四大家族的存在便與那『道截天尊』有關,而我等之所以震驚,那是因為,此人乃是公認的傳說,傳說神話時代之前的那段古史之後,道截天尊乃是唯一能夠確認是已經成仙之人!」

「他,真正實現了長生不死!」 不老不死仙,是古來無數英傑所追尋的道路,其中便包括至尊!

這是一個古來最大的難題,世上究竟有沒有仙?這個答案很模糊,但許多人都相信確實有過,因為在古史中有記載,這樣的人物曾經出現過,當時被天下人所見證。≥

這是各族生靈都曾經流傳下來的傳說,也是歷史,就是因為如此,才激勵後來人,為了成仙一批又一批的無上俊傑義無反顧的踏上這樣一條路。

但是現在,成仙之人的兵器怎麼還在人間?

「各族傳聞,道截天尊成仙了,帶著他的兵器打入了仙域,實現了真正意義上的長生不死,而如果兵府中真的存在道截天圖,這將是一種災難,這是各族信仰的倒塌,實在太難想象其後果了!」

柳葉說道這裡,心中不禁大為震動,一絲苦澀爬上心頭,難道成仙不死真的就這麼難么?未來還有什麼希望?

「那道截天尊跟蠻荒州四大家族又有什麼關係?」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