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

「是」

從外表上看,山洞依舊如常,兩名崗哨身穿越軍服裝,正懶散地站在哨位上。

李明珠、婁寡婦和那三名越南人躲在隱蔽處正向這裏觀望。

婁寡婦對李明珠說,「看樣子,那些中國人沒來這。」

李明珠沒有說話,繼續觀察著洞口。

老三討好李明珠,「要不,我過去看看。」

「好吧!」李明珠看看老三的一身百姓裝束,放心地說。

老三從暗處走出,直奔山洞走來。

此時,在山洞口站崗的是會講越語的董昆和小申。小申見有人過來,提醒董昆,「有人過來了。」

老三身後背個簍子,不緊不慢地向這裏走來。

小申和董昆一齊舉槍對準了老三。

小申小聲說,讓他站住,別讓他過來。

董昆明白小申的意思,是怕這人靠近后把自己暴露,於是大聲喊,「站住。」

老三聽到對方說的是越南話,自然聽懂了,把腳步停住,也不再懷疑,大聲回應道,「長官,我們是來報信的。」

董懂瞅了眼小申,小申沒聽懂這越南人說啥,小聲問董昆,「他說來報信的。」

小申輕聲,「問他報什麼信。」

「你報什麼信?」董昆按著小申的意思提問道。

「我們在山下發現了北寇。」那個老三大聲吵吵。

他這一吵嚷,可急壞了李明珠。李明珠暗罵,「你這個笨蛋,如果那些人真是北寇怎麼辦?」

她急歸急,離著老三很遠,小聲囑咐老三根本就聽不見。如果大聲喊,自己豈不暴露了。他那知道,這個老三說這些還不算完,接下來還有讓她更着急的呢!

董昆說,「我們這是軍需庫,不管這些,回去找村長報告。」

老三不依不饒,不知是他故意所謂,還是真的什麼都不懂,繼續堅持道,「你們的人說了,他們就是朝你們這來的。」

按說,李明珠也是這山洞裏的人,對門口站崗的人應該有所知曉,不會連人都認不出吧!沒錯,她還真認不出。一來呢!她是個軍官,又是個女的,怎麼會認得這些大兵。而且,這些大兵到了一定時間就輪換,對於她這個很少出門的女人來說,當然不認識。

老三一邊說着,一邊向前靠近,沒想到,董昆的槍栓嘩地啦了一下,有些常識的人都知道,對方是把自彈上膛了。

「站住,再向前一步我就開槍了。」董昆大聲吼道。

聽董昆這麼一喊,老三真的不敢前進了。

這老三索性也不邁步了,迴轉身,朝李明珠隱匿地點喊,「李少尉,你出來,都是你們的人,你怕什麼?」

得,他這一叫,明擺着李明珠就在跟前,隱藏是不可能了。於是,她站了起來。她這一站起來,婁寡婦和另外兩個百姓也從隱匿的草叢中站了起來。

這麼多人一起來,立時便把小申嚇了一跳。他怎麼也不成想,這裏還隱匿著這麼多越南人。

現在,小申還不知道這些人的身份,不知道他們是越軍還是百姓,不管是什麼,他都不能讓這些人進去。

「快,快,擋住他們。「小申急切地對董昆說。因為他不懂越語,所以不敢張嘴。

「站住,再向前一步我就開槍了。」為了不暴露,不被李明珠這些人認出自己是假的越南哨兵,他只能是這樣需張聲勢。

李明珠站住,他知道一般情況下哨兵的這樣喊叫不是瞎喊著玩的,這是對可疑人員的警告,如果你不聽,真的向前邁出幾步的話,他可能會真開槍。想到這,李明珠把步子停住,同時也把婁寡婦等人阻止住,「別動。」

與李明珠一齊向前的這些人停在洞口外的十幾米處。

從洞**出的光線迷濛般地打在董昆和小申的後背上,這樣一來,對向李明珠的只能是兩張摸糊不清的面孔。李明珠想要辯別出兩人身份,不是非常熟的情況下是基本做不到。所以他在沒有任何把握情況下,不得不再次向哨兵發出提問。

「你們倆不認識我嗎?」李明珠說。

董昆大聲,「不認識。」

「我是電台室的李少尉,我叫李明珠,你們沒聽說過嗎?」李明珠說出身份,想要以此來引起這兩哨兵注意。

通常,在這個屬於男人的兵營里,有兩個女兵出現,不可能不影響男兵們的視覺。除非這樣的兵是聾子、是瞎子或者是性無能之輩。否則,沒有理由不知道她李明珠。對這一點,李明珠非常是有信心。可是,當他說出這一番之後,沒想到卻是對方的另一番說詞。

「你是李少慰?我怎麼沒見過?」董昆在弄不清對方是真是假的情況下,只能換成如此說法。

小申覺得這樣下去可能要出問題,萬一這幾個人不進洞,而是下山或到其他什麼地方,豈不會惹來更大麻煩。於是,他趴到董昆耳朵邊,悄聲對他說,「算了,放他們進來,先收拾了再說。

「什麼,你沒聽過我?」李明珠簡直不相信自己耳朵,故做嬌嗔地說,「好你個大兵,等我見了你們連長,看我不收拾你。」

李明珠說話間,正是小申對董昆小聲嘀咕時。董昆明白了小申意思之後,變緩了口吻說道,

「哈哈,李少尉,哪個不知,我是在跟您開玩笑。」董昆說,「即然是自己人,那就請進吧!不過,你進去可以,他們幾個可不行。」董昆臨時又變了個主意。

小申着急地捅了董昆一下,「一個都不能放走。」

「為什麼?」李明珠追問一句。

「這裏是軍事重地,他們是老百姓,不能進。」董昆解釋道。

「他們是老百姓,但是跟我來的,我們有重要情況要向上級彙報。」

「那好,」董昆問,「你們身上有武器嗎?」

「你好啰嗦,」李明珠發火道,「我就沒見過你這樣的兵,」撒氣道,「沒有。」

董昆呵呵一笑,「即然沒有,那就請進。」

董昆一發話,李明珠轉身對身後的婁寡婦等人說,「快走。」

不知李明珠是生這個哨兵的氣,還是顧作高傲之狀,在朝向洞口走去時,竟然連一眼都不看董昆。

「媽的,真是臭美,」董昆對李明珠的態度大生反感。

李明珠沒看,但不等於其他人不看。婁寡婦在路過小申身邊時,故意朝他看了一眼。這是一個水性揚花的女人應有的故做姿態。本來射過去的眼神是想讓對方關注自己,卻沒想到,他看到小申的臉時,心裏卻是微微一震。

「咦,這人好像在哪見過。」想到這,她快步向前緊走幾步,到了李明珠跟前,小聲對他說,「李長官,哨上那人好像在哪見過。」

李明珠一心想着儘快返回山洞,好把自己的遭遇向上級彙報,在沒有對小申和董昆懷疑情況下,她哪有心思搭理這個婁寡婦。聽了之後,不咸不淡地說。

「這裏的男人,好像你都見過。」

婁寡婦受噎,快走的腳步放慢。

後面的老三催促她道,「快點啊!一會被李長官落下,又得被人盤問。

婁寡婦這才快步向前,老三和其他兩個人緊跟着接近了山洞口。

小申向董昆一使眼色,兩個人快步從後面抄了上來。

此時,他們倆在山洞外站崗,知道進去的這五人是越南人,而洞裏面的吳江龍等人還不知曉。萬一這幾人進洞,發現裏面的越軍早被清楚掉,洞子已被中國軍人佔領,他們肯定會弄出什麼事來,一旦惹出什麼麻煩,還得是亂子

所以,在他們進洞后,必須把他們五人儘快抓俘。

在李明珠路過小申一側時,小申認出了李明珠和婁寡婦,突然看到他們倆之後,內心一驚。這才意識到自己犯了個極大錯誤。

還好,他們是朝山洞來的,不是去別處。否則,不知會有多少越軍在此時已包圍了山洞。

即然他們自投羅網,這一次無論如何不能放他們走了。

小申有了這個想法后,所以和董昆趕了上來。

。隨著A隊將雷包給拆掉。

場上的比分也來到了6:2.

A隊已經拿到了這張地圖上的第三分。

但是他們並不能掉以輕心。

因為NAVI之前拿到了連續幾回合的連勝,幾乎是將經濟給儲存滿了。

所以這第9回合依然是一個長槍局。

來到NAVI這邊。

《CSGO之最強選手》第256章法式浪漫主義干拉 陳凌看着鄧旭道:「你小子能動沒有?能動就給我起來,我們準備轉移陣地,去追蹤那些傢伙。」

鄧旭猛然站起來,忍着痛,一瘸一拐地走了幾步,笑着道:「行軍的問題不大。」

「那行。」

陳凌點點頭,大聲道:「所有人帶上武器,跟我去找大魚。」

「是。」

亡靈等人低吼一聲,拿起足夠的武器與子彈,跟着陳凌,朝着黃蜂等人撤離的方向衝去。

其實,黃峰等人撤退的速度很快,但陳凌有叢林之鬼的掃描技能幫助,無論對方跑到哪個方向,都無所遁形。

而亡靈等人早就領教到陳凌的追蹤手段,不疑有他,跟着急行軍。

只是人群中的卡姆卻有些疑慮,不知道陳凌為何篤定黃峰等人前往這個方向,不過也不開口,只是跟着前進。

陳凌帶着眾人跟蹤黃峰一段時間后,來到一個小鎮附近。

在地圖裏,這個小鎮叫做莫卡小鎮。

在執行任務之前,陳凌早就將附近的地形與地方名稱研究過透徹,一下子明白,這兩股勢力進入這裏,擺明是沖着自己的研究資料來的。

唰。

陳凌心底閃過這些念頭,咧嘴獰笑起來。

可以啊,這本來是自己的研究資料,反而成為全世界的搶手貨。

自己研究方程式的初衷,是為了幫助鍾老等人,推動爆破方面的大改革。

沒想到,這些國家還是那個德性,有利益,面都不要,還出動大隊人馬,不顧一切代價,要將這個方程式搶走。

要是不給這些傢伙一點教訓,真以為自己好拿捏。

陳凌站在小鎮前,猛然停住腳步,掃了裏面一眼,一臉沉重。

他非常清楚,這些****者,一旦進入這個莫卡小鎮,肯定會把裏面的人屠戮乾淨。

有時候,真正的軍人,比傭兵還恐怖和殘忍得多,為了滅口,什麼事情都做得出來。

但自己來晚了一步,就算裏面的人慘遭殺害,自己也無能為力。

陳凌收回心神,帶着亡靈9人以及卡姆教官,開始進入小鎮。

還沒前進幾步,陳凌突然轉頭看向何辰,道:「烈炎,你與火焱在附近尋找狙擊點,等我們進攻就出手,先幹掉雪熊國與牛子國兩個隊伍的人,記住,第一個挑隊長打。」

「明白。」

何辰與王焱齊齊點頭,迅速脫離隊伍,雙腿猛蹬,離開原地,去尋找狙擊陣地。

他們不知道對方來了多少人,必須儘快找到高地,做好隨時動手的準備。

而卡姆看到何辰兩人瞬間不見了蹤影,眼神閃爍。

太強了!這麼多國家的突擊隊都全軍覆滅。

而這個炎國人,帶着9人,卻毫髮無損活下來。

到現在,他們還保持強大的戰鬥力。

還主動發起攻擊,去追蹤牛子國與雪熊國的人。

按照卡姆以往對炎國人的了解,對方實力很弱,每年的特訓,連高盧國與日不落國的特種兵都打不過。

沒想到,這一屆的學員實力強悍如斯,完壓所有國家的特種兵,還連把他們這些教官打得落花流水。

最可怕的,剛才的戰鬥,可謂慘烈,雇傭兵將學校圍攻,猛然發起攻擊,還出動導彈,一個小時不到,在全世界赫赫有名的國際勇士學校就被毀滅,剩下自己一個孤家寡人。

而眼前這個傢伙卻突圍成功,還帶人將雪熊國與牛子國的人逼退,要不是親眼所見,自己都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但事實擺在眼前,由不得自己不信。

卡姆想到這裏,眼底變得有些凝重起來。

陳凌並不知道卡姆的心思,一馬當先,帶着耿戰等人,快速穿插,朝着小鎮前進。

沒多久,陳凌看到小鎮裏面的情況,眉頭緊皺。

果然,這個場面比自己想像的還慘烈。

小鎮已經沒有任何平民,全部被屠殺乾淨。

陳凌抬眼望過去,到處都是屍體,鮮血到處都是,地面都被染紅,周圍血腥味濃郁至極。

突然,他看到一個孕婦倒在血迫中,對方就算死了,僵硬的雙手還緊緊搭在凸起的肚子上,在保護著自己的孩子。

可以想像,對方在死亡之前有多絕望,多想讓孩子活下來,但她都死了,孩子嫣然獨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