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你,你又易容了!」聽到雲天羽承認自己擊殺的海明峰,天家五長老天凌霄立即站了起來,一臉激動地看著雲天羽。

「是你,你又易容了!」聽到雲天羽承認自己擊殺的海明峰,天家五長老天凌霄立即站了起來,一臉激動地看著雲天羽。

「原來你就是救五長老的那個人!看來我天家虧欠你太多太多。好吧,既然你需要靈魂光球,那我就將僅剩的四顆靈魂光球都贈予你吧。」說著,天刀行在乾坤戒指中取出了四顆靈魂光球贈予了雲天羽。

「多謝!」如願得到了天體靈枝和九顆靈魂光球,雲天羽沒有再提什麼要求,與滿臉感激的天凌霄對視了一眼,緩緩地坐到了座位上。

「諸位,我想大家應該很清楚把大家召集過來的目的。我天海大陸出現了一座神秘的上古傳送陣,而傳說那上古傳送陣是一真仙寶藏的入口。如果大家想要進入真仙寶藏,必須要掌控那上古傳送陣。」

「而要想掌控上古傳送陣,必須要擊退海家和海妖一族的聯手,不知道大家有沒有信心擊潰他們。」坐在正位上,不怒自威的天刀行大聲問道。

「我們三家聯手,區區海家和海妖一族不足為懼。」天家大長老第一個表態,豪氣的說道。

「不錯!上古傳送陣一定會掌握在我們三家手中的。」血海森林二號人物,身穿血紅色長袍,眉毛金黃色的金眉血猿聲音如擂鼓一般,自信的說道。

「既然大家都有信心,那我們休息一日,明日一早前往上古傳送陣處,破開上古傳送陣外的禁制,奪取古陣。」天刀行與金蛟龍王對視了一眼,大聲說道。

「好!」大殿之中的眾人齊聲說道。

商議結束,就在眾人陸陸續續離開大殿,準備前往天家精心為他們準備的別院休息時,天刀行、大長老懷中的傳訊珠同時亮了起來。

當他們二人得知傳訊珠中傳達的信息時,二人的臉色同時變了。

「怎麼了天刀行,出什麼事了嗎?」身穿血紅色長袍,怒目圓睜的血猿王察覺到天刀行瞬間變化的臉色,大聲問道。

「海家和海妖一族提前行動了,如今他們正在攻擊上古傳送陣外的禁制,想要破禁掌控古陣。」天刀行面色難看的說道。

「他們兩家提前行動了。那我們事不宜遲,速速趕往上古傳送陣處吧,一定不能讓他們兩家掌控古陣,提前進入到真仙寶藏之中。」金蛟龍王大聲提議道。

「好,大家跟我來!」說完,天刀行飛到了半空中,帶著三大勢力頂級高手,以極快的速度向上古傳送陣位置飛去。

大約半天左右時間,天刀行一行人飛到了上古傳送陣邊緣,遠遠看到海家、海妖一族高手早已經擊破禁制,正在嘗試著啟動古陣。

「他們三家果然聯手了,納迦族長,納蘭姑娘,一切拜託你們了。」身穿蔚藍色長袍,脖子上圍著一圈貂皮,身材挺拔,目光深邃的海家家主海明空遠遠看著天刀行一行人飛來,輕聲對身邊一名身穿黑色長袍,勾勒出妙曼身姿,眼眸中透出死亡氣息的妖艷女子以及一名容貌更美,靈動性感的絕色女子說道。

「金蛟龍王就交給我了,納蘭妹妹你來對付血猿王可否?」海妖一族族長納迦輕輕撥動了一下烏黑柔順的長發,輕聲對絕色女子道。

「可以!」絕色女子輕輕點了點頭,聲音冰冷的說道。

「好了,我們走,只要能纏住那三人,我海家布下的彌天幻影陣足以拖延一天時間,到時我們的人一定可以掌握大陣。」祭出了一座鑲嵌著九顆獸首寶塔的海明空虛空飛起,一馬當先迎著天刀行一行人飛了過去。

「天刀,人氣合一!」天刀行看到老對手海明空迎著自己飛來,立即祭出了天刀,並與天刀融合在了一起,人器合一的斬向了海明空。

「九獸塔,撞擊!」天刀行人氣合一襲來,海明空立即控制海家鎮家之寶,中品仙器等級的九獸塔撞了上去。

「轟!」的一聲巨響,當天刀行人氣合一的一刀斬在九獸塔上時,硬生生將九獸塔逼退,一股股毀滅力量在九獸塔表面迸發了出來。

「嗖嗖嗖!」天刀行和海明空激戰在了一起,性感嫵媚的納迦迅速祭出了一把漆黑色,透出濃濃死亡之氣的彎弓,快速的拉動,射出十餘道黑色死亡光箭射向了金蛟龍王。

「水龍珠,融合!」與海妖一族族長納迦交戰數百年的金蛟龍王深知納迦手中死亡黑弓的威力,當十餘道黑色死亡光箭靠近時,金蛟龍王立即融合了海族鎮族之寶水龍珠的力量,大幅提升了實力。

當金蛟龍王與水龍珠融合在一起時,金蛟龍王整個身體的防禦直線上升,金燦燦的龍鱗瞬間布滿了全身。

「轟轟轟!」十餘道黑色死亡光箭靠近,實力暴漲的金蛟龍王立即揮動布滿龍鱗的拳頭迎向了死亡光箭,依靠自身的實力將死亡光箭擊碎了。

「血猿破魔棍!」血猿王看到金蛟龍王和天刀行都與彼此的對手激戰在了一起,立即瞪著血紅色眼睛鎖定了飛在最後面的絕色女子,祭出了一根達到中品仙器等級的血紅色的長棍,力劈山河之勢抽向了絕色女子。

血猿王襲來,絕色女子手中出現了一把流溢著五彩光芒的光傘,正面與血猿王手中的血猿破魔棍抽打在了一起。

當血猿破魔棍與光傘碰撞到一起時,血猿王清晰地感覺到光傘的力量壓過了血猿破魔棍,強大的力量瞬間滲透進了他的雙臂之中,將他的手臂震得發麻。

「嘭!」手持光傘正面抵禦住血猿王的攻擊,絕色女子快速撐開了光傘,一道水桶粗的白光在光傘之中湧出,重重的轟擊向了血猿王。

「轟隆隆!」遭到絕色女子控制光傘映射的白光攻擊,虛立在半空中的血猿王身體猛地迴旋了一周,手持血猿破魔棍重重的抽打在了白光上,將光傘映射的白光擊散了。

不過白光雖然被擊散,但血猿王強壯的身體也被白光震飛,一縷縷鮮血在血猿王布滿肌肉的手臂中流淌了出來。

「什麼!」三大勢力高手目睹實力恐怖的血猿王竟然一上來就被絕色女子擊傷,紛紛露出了不可思議的神色,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幕。

「戰鬥形態!」體會到絕色女子的可怕,血猿王不敢再大意,仰天長嘯一聲后,變化成了最強的戰鬥形態。

「狂暴!」變化成了戰鬥形態,血猿王立即施展狂暴技能,一股暴戾的力量在他身體中散發出來,推動血猿王的實力節節攀升。

「嗷!」當狂暴狀態下的血猿王攀升到力量高峰時,它立即發出了一道響徹天際的長嘯,衝散了它頭頂厚厚的雲層,手持血猿破魔棍攻擊向了絕色女子。

「他們三個交給我們了,你們速速將上古傳送陣中的海家、海妖一族高手驅趕走,不要讓他們佔據古陣。」正在與海明空激戰的天刀行大聲命令道。

「好,我們走!」天家大長老點了點頭,帶著眾人以極快的速度飛向了六芒星摸樣的上古傳送陣。 「嗡嗡嗡!」當雲天羽一行人靠近上古傳送陣時,一道道水銀瀉地般的銀光在地面上升騰而起,直接將雲天羽等人困在了裡面。

緊接著,雲天羽等人發現自己眼前出現了大量的幻象,不斷地影響自己的大腦意識,迷惑著自己。

「可惡,這應該是海家掌握的彌天幻影陣,大家守護好大腦意識,千萬不要讓迷惑幻影侵蝕到大腦之中,以免喪失意識,失去自我互相殘殺。」天家大長老的聲音傳進了雲天羽等人耳中,叮囑著。

「迷蝶皇,速速出來幫我破幻陣。」眼睛中迸射出道道規則之光,不斷驅散幻象影響的雲天羽將迷蝶皇召喚了出來。

「好強大的幻陣,主人,我可以找到這幻陣陣心,不過這幻陣威力太恐怖,要想破掉,我需要你的幫助。」迷蝶皇出現在彌天幻影陣中時,立即感覺到彌天幻影陣蘊含十分恐懼的力量,傳音說道。

「好的,我跟你去!」掌握了部分規則力量,眼眸中不斷迸射規則之光,無視幻象影響的雲天羽輕輕點了點頭,跟著絢麗多彩的迷蝶皇快速的向彌天幻影陣中飛去,尋找陣心位置。

就在雲天羽跟著迷蝶皇穿過重重幻象,尋找彌天幻影陣陣心時,彌天幻影陣外六大頂級高手激戰到了白熱化階段,爆發出的強大能量不斷地毀滅萬物。

「無天傘,無天傘影!」遭到狂暴狀態的血猿王攻擊,攻勢受到限制的絕色女子輕輕晃動了一下身體,閃避開漫天棍影出現在了血猿王頭頂,撐開了等級極高的光傘,交織出大量的傘影籠罩向了血猿王。

「唰唰唰!」漫天傘影籠罩下來,血猿王快速的舞動手中的血猿破魔棍,交織出大量的棍影將自己籠罩在了裡面,對斥絕色女子施展的無天傘影。

「嗡!」當血猿王舞動血猿破魔棍,抵禦住絕色女子施展的無天傘影時,絕色女子整個身體與無天傘融合在了一起,化成了一把巨型光傘從天而降,重重的撞擊向了血猿王,直接將快速舞動血猿破魔棍的血猿王從半空中撞擊到了地面上,將地面砸出了一個大坑。

「猿王竟然不敵那個女子!」不斷施展天刀一到三式,猛攻海明空的天刀行看到血猿王被絕色女子擊落到地面的一幕,露出了濃濃的驚訝之色,驚訝絕色女子的實力。

「嗷嗷!」身體多處流血的血猿王躍出地坑后,仰天發出了憤怒的咆哮聲,迅速祭出了一顆血紅色的果實吞到了肚中。

吞食了血紅色果實,血猿王的實力再次攀升,身體中散發出的血氣幾近實質化。

「我要撕裂了你。」實力再次暴漲,雙眼血紅色血猿王用力的踏了一下地面,將地面踩裂開道道裂痕,手持血猿破魔棍攻擊向了絕色女子。

當一道貫穿十米的巨大棍影重疊著砸下時,絕色女子從容淡定的撐開了無天傘,映射出白光攻擊向了血紅色重疊棍影。

「嘭!」的一聲,憤怒的血猿王手持血猿破魔棍砸碎了無天傘映射的白光,砸到撐開的無天傘時,僅僅輕微撼動了無天傘,並沒有傷害到絕色女子。

「陰陽輪掌!」無天傘抵禦住血猿破魔棍的瞬間,絕色女子突然出現在了血猿身側,兩道陰陽光輪在她左右手掌心凝聚,一左一右攻擊向了血猿王,再次將血猿王逼退。

血猿王的攻勢被絕色女子壓制住,金蛟龍王藉助水龍珠的力量,在攻勢上完全壓制住納迦,死亡彎弓射出的死亡之箭根本無法傷害到金蛟龍王的身體。

就在東海六大高手激戰的昏天黑地時,雲天羽跟在迷蝶皇之後,找到了彌天幻影陣陣心。

「主人,那顆光柱應該就是幻陣陣心,只要將那光柱擊碎,這幻陣就會消散。」迷蝶皇心意傳音道。

「交給我了!」眼眸中迸射出道道規則之力,不斷驅散幻象影響的雲天羽輕輕點了點頭,心意一動將中品仙器真仙鼎祭了出來,控制真仙鼎撞擊向了佇立在幻陣陣心的石柱。

「轟隆隆!」當陣心石柱遭到真仙鼎攻擊時,立即發出了巨大的爆破聲,一道道裂痕在陣心石柱表面蔓延。

陣心石柱受損,彌天幻影陣中的幻象力量立即下降,減輕了對天家大長老等人的影響,使得他們可以放心的攻擊彌天幻影陣。

「真仙鼎,繼續撞擊。」控制真仙鼎撞裂了陣心石柱,雲天羽立即向真仙鼎中注入大量的虛仙之力,不斷地激發真仙鼎的威力,控制真仙鼎繼續撞擊陣心石柱。

在雲天羽控制真仙鼎連續撞擊下,陣心石柱的裂痕越來越多,彌天幻影陣的威力不斷地下降。

當彌天幻影陣的威力下降了八成時,天家大長老,金蛟龍,金眉血猿等人合力撕裂了彌天幻影陣,闖了出去。

「彌天幻影陣被破了,難道他們中有不怕幻象影響的陣法高手!」正在與天刀行激戰的海明空看到眾人在極短的時間破陣而出,臉色瞬間變得鐵青。

彌天幻影陣提前被破,完全打亂了海明空的部署,因為海家和海妖一族的高手,根本無法抵擋三大勢力高手的攻擊。

「嗯!」就在雲天羽跟隨三大勢力高手,衝進上古傳送陣,與海家、海妖一族高手激戰到一起時,雲天羽突然感覺到自己一直存放在雷澤戒指中的獸皮出現了絲絲靈力波動。

「難道葯火給我的獸皮與這上古傳送陣有關?」感覺到獸皮異動,雲天羽立即將獸皮取了出來。

「唰!」就在雲天羽取出獸皮時,海妖一族一名三級道仙境界的妖獸,手持一根重達千斤的重鎚砸了過來。

「吟!」雲天羽遭到攻擊,金蛟龍、龍龜同時發出了震耳欲聾的長吟聲,以極快的速度出現在了雲天羽身體左右,一起攻擊向了面色大變的海妖一族妖獸。

「砰砰!」兩聲,龍龜揮舞的重鈞斧重重的劈斬在了重鎚上,將海妖一族妖獸震得身體發麻,而不等海妖一族妖獸做出第二反應,金蛟龍噴出的金色龍炎擊中了他的身體,直接將他身體擊碎了。

「龍吞山河!」海妖一族高手暴露出獸丹,金蛟龍立即張開血盆大口,釋放出強大的吞噬力量,將獸丹吞到了肚子中煉化。

「金蛟龍,龍龜,你們不用管我,速速幫他們殺敵,我自己可以照顧好自己。」雲天羽輕聲對幫自己禦敵的金蛟龍和龍龜道。

「好的!」金蛟龍和龍龜點了點大腦袋,化作兩道金光,沖向了海家、海妖一族高手,與他們激烈廝殺起來。

「嗡嗡!」取出了神秘獸皮,雲天羽感覺獸皮中流溢的靈力越來越多,立即向獸皮中注入虛仙之力。

「獸皮中果然有禁制!」原來一直沒有感覺到獸皮中有禁制的雲天羽,在獸皮流溢出靈力時,察覺到了禁制存在。

「獸皮中的禁制好像是規則力量。」當雲天羽嘗試著破解獸皮中隱藏的禁制時,感覺到獸皮中的禁制好像是一股強大的規則力量,立即通過自己對規則的掌握,嘗試著破解。

就在雲天羽不斷通過掌控規則力量,破解獸皮禁制時,一名海家二級道仙高手發現了不斷閃躲的雲天羽,一個瞬移出現在了他身邊,向他發動了攻擊。

「重力戒指,重力攻擊!」海家二級道仙高手靠近,雲天羽立即控制重力戒指釋放出強大的重力轟擊在了他身體上,直接將他擊飛了出去,身體大面積骨頭直接粉碎了。

「八卦器陣,籠罩!」感覺到獸皮中的禁制並不容易破解,雲天羽立即祭出了八卦器陣,將自己籠罩在了陣中,防止有人打擾自己。

而雲天羽在上古傳送陣中祭出八卦器陣的一幕,一下子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不少海家、海妖一族高手嘗試著靠近八卦器陣時,立即遭到金光天器攻擊,兩大勢力不少高手被八卦器陣所傷。

「仙器等級的陣法!那人竟然掌握著這等底牌!」海明空、納迦目光炙熱的看著雲天羽祭出的八卦器陣,在心中默念道。

「規則化解!」身處八卦器陣中,雲天羽眼眸中迸射的規則力量更加密集,一點點化解獸皮中蘊含的規則力量。

隨著獸皮中規則力量一點點被雲天羽化解,一股強大的力量在獸皮中蘇醒,滲透出八卦器陣,融進了上古傳送陣中。

融合了獸皮中滲透的蘇醒力量,一直沉寂的上古傳送陣陣痕突然映射出一道道灰暗的光芒,沉寂的大陣出現了啟動的跡象,再次驚動了激烈廝殺的雙方,「嘭!」就在所有人目光被突然啟動的上古傳送陣吸引時,暴漲到實力巔峰,變化成戰鬥形態的血猿王再次被絕色女子強勢擊落到地面上,將地面砸出了一個大坑。

將可怕的血猿王擊落到地面,有所感應的絕色女子整個身體與無天傘融合在了一起,化作一道傘影攻擊向了八卦器陣,依靠實力將八卦器陣洞穿了一個大洞。

就在絕色女子依靠強橫的實力,進入到八卦器陣之中,想要搶奪神秘獸皮時,成功解開規則力量的獸皮突然映射出無盡的白光,直接將他們二人連帶八卦器陣吞噬,消失在了緩緩啟動的上古傳送陣中。 「嗯,天羽這是進入到了什麼空間?」當雲天羽和絕色女子被解開禁制的獸皮傳送到一處神秘空間時,一直在時空夢境中沉睡療傷的大魔王立即感應到了。

不過當大魔王想要離開時空夢境探查究竟時,他突然發現一股神秘力量滲透進了雲天羽腦海中,將時空夢境包裹住了,使得自己無法離開時空夢境。

而時空夢境被其他力量克制,讓大魔王無法自行離開,是從來沒有發生過的事情。

「滴,我這是在什麼地方?」也不知道過了過久,一滴清澈的露水滴在了雲天羽腦袋上,將他在沉睡中喚醒,看著周圍的環境,雲天羽使勁揉著腦袋,有些迷茫的坐起身來。

「嗯,是她?」當雲天羽觀察周圍的環境時,發現在自己不遠處,一條歡快流淌的小溪中躺著一名身穿白色長裙,潮濕衣服緊緊貼在身體上,勾勒出妙曼身姿,昏迷不醒的絕色女子。

「我怎麼會出現在這裡,為什麼除了她,我什麼都記不起來了。」雲天羽使勁揉著太陽穴,努力回憶卻一無所獲。

失去了所有的記憶,雲天羽無奈的揉了揉頭,停止了回憶,緩緩地站起身來,走到了昏迷不醒的絕色女子身邊,輕聲將昏迷中的她喚醒了。

「是你!」當絕色女子緩緩睜開緊閉的眼睛,看到近在咫尺的雲天羽時,立即認出了他,眼眸中立即透出了一絲警惕之色,強撐著在溪水中站起身來。

「你,你不要看我,趕快給我回過頭去。」當絕色女子發現自己身穿的白色長裙受到水浸,緊緊地貼在身體上,暴露出絲絲春光時,連忙雙手交錯在高聳的胸前,臉色紅潤的說道。

「你不要慌,我沒有偷窺你。」看到絕色女子流露出的嬌羞狀,雲天羽連忙轉過身體,沒有窺視她春光乍泄的身體。

就在絕色女子嘗試著運轉虛仙之力,蒸發衣服中的水分時,她突然發現自己竟然失去了虛仙之力,變成了一個普普通通的凡人。

「怎麼會這樣,我到底是怎麼了,這裡到底是什麼地方?」與雲天羽一樣,失去了所有記憶的絕色女子發現自己變成了凡人,觸碰到了內心柔弱的一面。

而就在她情緒失控時,一條兩米多長,全身斑斕的水蛇順著蜿蜒的小溪,快速的向她靠近。

「啊,蛇!」餘光發現溪水中突然出現的水蛇,絕色女子立即發出了驚恐的尖叫聲,好似無助的小姑娘,快速的向岸邊跑去。

絕色女子這一逃跑,立即驚動了斑斕水蛇,水蛇嘶叫一聲,露出長長的獠牙咬向了絕色女子白嫩細長的小腿。

眼看絕色女子就要被水蛇的毒牙咬住,這時雲天羽及時出現在了她的身邊,擋在了她的身前。

「啊!」雲天羽的小腿被斑斕毒蛇咬住,大量的毒液瞬間注入到了雲天羽身體中,使得他整根腿麻痹了。

而雲天羽身體中的噬毒之力被神秘空間中的神秘力量克制,竟然沒有發揮作用,吞噬注入到身體中的毒素。

小腿被斑斕毒蛇咬住,雲天羽立即伸手卡住了斑斕毒蛇的腦袋,張開嘴巴,一口咬在了斑斕毒蛇七寸處,直接咬斷了斑斕毒蛇的七寸,將斑斕毒蛇咬死了。

「你,你沒事吧!」臉色煞白的絕色女子看到雲天羽為救自己,被斑斕毒蛇咬到,清秀的臉上出現了紫黑斑,立即上前詢問雲天羽狀況。

「我沒事!」雲天羽輕輕搖了搖頭,迅速拔下了咬住自己小腿的蛇頭,用力的擠出毒血。

不過雲天羽與絕色女子一樣,失去了全身的虛仙之力以及所有神通,根本抵禦不住蛇毒的侵蝕,很快被蛇毒侵蝕到了身體中,大腦意識漸漸模糊起來。

「你,你怎麼了?你快醒醒。」絕色女子看到雲天羽意識越來越模糊,出現昏迷跡象,緊張的呼喚雲天羽。

但隨著毒素的侵蝕,中毒頗深的雲天羽完全失去了意識,漸漸昏迷在了絕色女子柔軟的懷中。

「我,我一定要救你。」想到剛剛雲天羽是為了救自己才被毒蛇咬到,如果不是雲天羽捨命相救,現在昏迷的應該是自己,絕色女子身體中突然產生了強大的力量,攔腰抱起雲天羽,快速的向遠處叢林外跑去,找人施救雲天羽。

當衣服被樹枝劃破,大汗淋漓的絕色女子抱著昏迷不醒的雲天羽跑出叢林時,發現遠處出現了背著葯簍的一男兩女,露出了濃濃的激動之色,忘記了自己曾經的高傲,大聲喊道:「救,救命,求求你們救救他!」

「好漂亮的女子!」當背著葯簍的一男兩女聽到絕色女子求助聲,轉過身去時,立即被絕色女子驚艷的容貌所迷。

在他們記憶住,還從來沒有見過如此漂亮的美人,就連兩名年紀很輕的少女都在心中讚歎起來。

「這位姐姐,他怎麼了!」一名身穿碎花短裙,梳著一根馬尾長辮的年輕女子背著大大的葯簍,快步走上前,輕聲問道。

「他被毒蛇咬到了,求求你們救救他!」絕色女子一臉焦急的懇求道。

「被毒蛇咬到了。你速速將他放下,讓我幫他看看傷口。」身穿麻布長衫,臉上布滿滄桑皺紋的中年男子大聲說道。

「紫斑蛇,他是被紫斑蛇咬到的。」當中年男子為雲天羽檢查傷口時,發現雲天羽傷口毒素呈紫黑色,是被一種毒素很烈的紫斑蛇咬到的。

「他還有救嗎?」剛剛雲天羽捨命相助,讓失去所有記憶,失去所有神通的絕色女子將雲天羽當成了唯一依靠,心靈的寄託,絕色女子有些慌亂的問道。

「我盡量試試吧,希望他福大命大可以渡過這場難關。」中年男子深吸一口氣,迅速在懷中取出了一把鋒利的匕首,割掉了雲天羽被紫斑蛇咬到了爛肉,放出大量毒血后,在葯簍中找到了數味草藥,嚼碎后塗抹到傷口上。

「你們怎麼會出現在這裡?這裡已經很多年沒有陌生人出現了?」塗抹上草藥,中年男子在懷中取出了一顆櫻桃摸樣的果實,喂到了雲天羽紫黑色嘴巴中,輕聲詢問道。

「我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你能告訴我這裡到底是什麼地方嗎?我們來到這裡,失了所有的記憶?」絕色女子輕輕搖了搖頭,一臉迷茫的問道。

「失去所有的記憶?我們是芳華村的人,前面那片叢林名叫隱林,按理說這裡外人根本進不來,真不知道你們是如何出現的。」

「好了,我們耐心等待一會吧,如果他體內毒素被控制住,那他就會無恙,但如果我剛剛的施救還無法控制他體內毒素,那我也無能為力了。」中年男子將躺在地上的雲天羽伸展開身體,輕聲說道。

大約一個多時辰過後,焦急等待的絕色女子發現雲天羽臉上的紫黑斑減輕了不少,長舒了一口氣,立即向中年男子透去了詢問目光。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