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啊……」賀岩枋繼續說道,「我在不久之前看過艾略特的長詩《荒原》,他在開頭引用了古羅馬時代的文學家佩特羅尼烏斯在《薩蒂利孔》里的原話作為題記,題記寫道,『是的,我自己親眼看見古米的西比爾吊在一個籠子里。孩子們在問她:西比爾,你要什麼,她回答說,我要死』。我當時感到……可以說是驚心吧。」

「是啊……」賀岩枋繼續說道,「我在不久之前看過艾略特的長詩《荒原》,他在開頭引用了古羅馬時代的文學家佩特羅尼烏斯在《薩蒂利孔》里的原話作為題記,題記寫道,『是的,我自己親眼看見古米的西比爾吊在一個籠子里。孩子們在問她:西比爾,你要什麼,她回答說,我要死』。我當時感到……可以說是驚心吧。」

對於成為半妖魔的墮落天懲者、甚至普通天懲者來說,這句子應該是真的十分驚心的吧。艾莉想回應什麼,但又感到沉甸甸的說不出口。

「我也會有那麼……」不覺輕輕出聲,她又醒覺一般收住聲音。

她的覺悟不該到這裡就動搖的對吧……看著她苦悶的神情,賀岩枋苦笑了一下:「與墮落、衰老和厄運鬥爭至死,成為天懲者,大概都有自己不得不這麼做的理由。失去一切才會來這裡,不然誰能安然承受這種命運呢?」

他頓了一下,又輕輕地說:「你們還有機會……」

還有機會退出,對吧?艾莉感到一陣壓抑和不甘,卻難以反駁。溫馨的辦公室被令人不安的沉默籠罩了片刻后,一陣遙遠的隆隆震動猛然打破了沉寂——

艾莉下意識地抓住椅子扶手,賀岩枋這時已經站起來護在她的身旁,目光憂慮地投向窗外。片刻之後警報與通訊聲急促響起:「這裡日巡組,坎地發生不明原因的爆炸,我們正在趕往現場!」

爆炸?艾莉並沒有感覺到特彆強烈的魔法波動,難道這只是普通的炸彈爆炸?賀岩枋伸手按下通訊按鈕,沉聲開口:「情報班?」

「這裡是情報班,正在利用『光之地圖』進行全市投影排查!」女通訊員的聲音急促回應,「暫時沒有大型魔法襲擊跡象!」

遇到狀況首先要確認是否屬於天懲者管轄範圍,這是守則的一點。艾莉鎮定下來,沉下目光等待進一步的情況通報。

「我是迪米崔歐斯,」迪米的聲音又從通訊器里傳出來,「正在情報班了解情況——」

震動在此時再次傳來,迪米又報告道:「這次是離地發生爆炸,坎地爆炸點周圍出現微弱的環狀魔力共振帶,疑似魔法行為!」

這就不太妙了……賀岩枋馬上直起身來:「艾莉,走吧我們也去情報班那裡——日巡組,日巡組,你們那邊是什麼情況?」

「這裡日巡組,已經抵達現場協助疏散和搜尋死傷者!目前確認三人死亡,四周未有明顯魔法痕迹!」

「了解,繼續搜查。」賀岩枋帶著艾莉迅速來到情報班的辦公室,所有相關成員正圍著一張發光的巨大地圖觀察——

由神明製作的遠古戰器之一,輔助類的「光之地圖」,跟神女幕一樣擁有著相對龐大的數量,用魔力驅動后能投影出立體影像並呈現所有魔法痕迹。只是這種魔力痕迹的全方位呈現也會帶來巨大的工作量,畢竟自然存在的魔力已經有極為龐大複雜的痕迹,只要敵手有一定的魔法控制力,想要找尋敵蹤就很困難。

「我覺得爆炸點附近的人群活動很奇怪啊,這群人並沒有試圖快速逃離爆炸區,」情報班的女組員皺著眉觀察影像,「這……是不是像殭屍?」

她的發言讓室內的空氣驟然緊張,東洲的大範圍殭屍災難才平息了幾個月,這麼快就要——

「日巡組!發現人群異常嗎?」賀岩枋緊皺著眉再次詢問,目光在整張地圖上來回觀察著。

「這裡日巡組!發現疑似殭屍人群,正在嘗試攔截制服!」

「怕是死靈魔法,賀先生,需要我去啟動凈化法陣嗎?」迪米看著形勢不對,當即問道。

「麻煩你了小迪,另外日巡組提防毒霧與傷口感染可能,隨時報告最新情況!」面容謹肅起來的賀岩枋沉聚下目光,看來形勢並不樂觀,「艾莉,通知後備組,隨時準備增援。」

「明白!」艾莉馬上進行聯絡,同時也擔心起雪鶴的安全來。她結束通訊後繼續加入觀察討論,地圖上已經顯示出魔法交戰的交錯痕迹。

「看起來並不是很強。」看著疑似異常的人群被迅速控制,艾莉開口道。

「死靈魔法的效果強弱很難簡單判斷,但無論如何都需要搞清機制阻止擴散進化。」賀岩枋的目光依然在整座城市上俯瞰觀察,大概是長久以來的經驗不容他懈怠。

這道理艾莉也明白,死靈魔法是相對而言「性價比」很高的魔法類型,很多法術有著增殖感染乃至中途進化變異的不確定性,一旦開了頭連施術者都很難預料控制後果,這也是死靈魔法被正統視為禁忌的原因之一。

「這裡日巡組,異常者全部確認死亡,預計死亡時間……」領隊的組長頓了一下,然後就迅速報告,「都超過一天!」

「操縱屍體的法術通常會使用能量石和感測絲,高級些的會有使魔和傀儡獸,」情報班的女組員繼續詢問,「發現類似控制媒介了嗎?」

「正在搜尋採樣,暫時沒有發現!」現場的作業正在緊張有序地進行,但報告令人沮喪。這時覆蓋全市的金色法陣已經被迪米展開,初步來說可以認為事態已被控制在相對安全階段,普通的死靈魔法一定會被凈化。

這下應該只剩下找尋所有受死靈魔法操縱的受害者了吧,艾莉信任未來城支部的實力,她覺得整個辦公室的氣氛似乎也緩和了些,雖然馬上就被一個外線電話的刺耳聲音重新揪得一緊——

畢竟情報班同時也負責接受求助委託信息的啊。女組員望了一眼賀岩枋,然後去接了電話:「你好,這裡是天懲未來城支部——」

她突然一僵,皺起眉頭來將聲音公放:「女士,你能再認真地重複一遍嗎?」

似乎知道她的意圖,對面銀鈴一般清脆地笑了起來,偏偏有幾分造作,令人心生不快。

「女士?」女組員再次開口。

那嬌柔的聲音笑夠了,才緩緩開口:「上午好,賀岩枋叔叔。」

這聲音——艾莉望向眉頭緊皺的賀岩枋,果然嗎……

「你應該還會溫柔地回應我的吧?雖然是敵人,但我很喜歡跟你說話哦,因為你最體貼了,跟你說話會覺得很舒服……」小女孩語氣親昵地說了一陣,又再輕笑了一聲,「不說話?看來是忘了我啊……真傷心,我是巫安雅啦,原蒼穹女帝座下后鬼之一,稱號『邪魅』。」

在白世提到死靈魔法乃至黑魔法都必然會提到的殘虐對手,「邪魅」巫安雅。亡者異事件中被多次想起卻未曾現身的惡女終於還是現身,倒是不令人感到意外。

「啊,現在是以星將候補的身份跟著前輩一起來的,」艾莉能想象到巫安雅那微微眯眼得意微笑的模樣,今天童顏魔女又一次帶來大消息,「未來城裡已經被布下多處陷阱,還有很多死屍等著跟你們一起跳舞哦!吶,繼續陪我玩嘛……」



預告:「找到他們,然後殲滅。」

「猜猜我在哪裡吧~」

「她想現場製作血解殺陣吧,所以才需要新鮮血液!」

「前輩他呀,並不是一個人來的,真神奇呢……請你們快點報道一下,這次襲擊未來城的是一個半人——不不,不對,是一又四分之一人,多有話題性啊!」

「屬於同一個術者的狂氣,意外地有點熟悉……操縱屍體的敵人就在城中,如果我沒猜錯的話,它就附身在屍體上面!」

「這次用來進行實驗的素材,可是你們天懲者產出的優秀半妖魔哦?」

「閉嘴,渣滓!」

「這是不是跟鬼山蔦蘿的表現有點類似?」

「來吧,來找我們、來狂歡吧——」

惡女的奸謀、邪祟的凶術,全城騷然只為撒下毀滅的花種?舞蹈般進退搖擺的姿態想隱藏誰的禍心,螺旋循環的悲劇豈容你們來延續!

「找到你難道不是最容易的事嗎,巫安雅。」

「別開玩笑了,未來城不可能淪陷。」

「遊戲很無聊,永別吧!」

戰鬥的火花在天穹之下因你交錯盛放,再一次地終結你的罪孽——

下篇,斷罪之花(下) 虛空之上,蕭寒傲然而立,他的眼中有著瘋狂之色閃動,而在他的面前,則是有著一朵宛如藝術品般精緻的紫色火蓮。

咻!

話音一落,隨即在眾人一臉驚駭的表情下,蕭寒手猛然一揮,面前的紫色火蓮當即猶如一道紫色閃電般朝著雲山等人飛射而去,那恐怖的氣息死死將幾人鎖定。

紫色火蓮在空間中飛速旋轉,所過之處,空間中都劃出一道細微的裂縫,火蓮之上,紫色光華璀璨奪目,極為絢麗。

然而,在這絢麗之下卻隱藏著致命的氣息。

凌天劍神 火蓮速度極快,眨眼睛,便已經掠到雲山幾人的面前。

「敢傷老子的女人,佛怒冰火蓮,給我轟!」

這時,蕭寒目光一凝,手掌伸出,隔空猛然一握,冷喝道。

話音一落,那紫色的火蓮猛然一滯,無比璀璨的紫色光華衝天而起,火蓮體型急劇膨脹,猶如一朵迎風綻放的妖艷蓮花。

嘭!

最後,在眾人那近乎獃滯的目光中,那一朵妖艷無比的紫色火蓮,轟然炸裂,一道響徹天地的轟響驚起,無比狂暴的能量衝擊波,霎時間猶如潮水般席捲天穹。

那一刻,整片天際都被染成了紫色,詭異無比!

虛空之上,雷霆肆虐,寒冰凝結,火焰席捲,狂暴的能量風暴,一波接著一波的湧起,彷彿欲將整片天穹撕裂!

在那恐怖的狂暴能量中央,自然就是雲山四名斗宗,在那恐怖的衝擊席捲而來之時,四人迅速調動鬥氣形成極為堅固的防禦。

在四人頭頂,凝聚著一個數丈的黑色巨盾,盾牌之上,詭異的黑氣流轉著,散發著強悍的能量,那黑色盾牌極為堅固。

然而,這看似堅不可摧的黑色巨盾,此刻,在那火蓮風暴的中央,卻如一葉扁舟。

狂暴的雷霆,刺骨的寒冰,熾熱的火焰,一股股足以毀天滅地的恐怖力量瘋狂地衝擊著那黑色巨盾。

在那黑盾之上,無盡華光流轉,那恐怖力量猶如脫韁的烈馬,猶如下山的猛虎,瘋狂肆虐著。

紫色天幕之下,那狂暴力量衝擊黑色巨盾的場景,猶如末日降臨!

千丈之外的觀戰之人,皆是緊縮著瞳孔,死死盯著那恐怖的風暴中央,那一幕,太具視覺衝擊力了。

咔嚓!

片刻之後,在所有人驚駭的目光之下,一道尖銳之聲響起,只見,那黑色巨盾之上,一道道裂縫猶如蜘蛛網般蔓延,璀璨光華從那裂縫中散發出來。

轟!

下一刻,那黑色巨盾終於承受不住了,轟然炸裂,雷霆,火焰,寒冰,三種狂暴之力,順勢而下,攜卷著恐怖的衝擊波,瞬間狠狠地衝撞在了雲山三人身上。

「啊!」

霎時間,一陣無比凄厲的慘叫響起,只見在那火蓮風暴中央,雲山幾人身上,雷霆在肆虐,寒冰在凍結,火焰在煅燒,三種狂暴之力本就相互排斥,如今脫離控制,一發而不可收,那呼嘯肆虐之姿,像是在縱情釋放著!

這等毀天滅地之力,一種本就極為恐怖了,如今三種力量交織,那等恐怖的威力太過駭人了。

聽得那陣陣凄厲慘叫,再看得那在火蓮風暴中央的雲山幾人的凄慘模樣,觀戰諸人的心頭皆是狠狠顫了顫。

斗宗強者捲入這風暴之內尚且如此,若是他們呢?

回眸一笑楚傾城 諸人不敢想象。

聽說你在銀河等我 這經蕭寒之手加強的火蓮,威力簡直成倍增長了,太可怕了!

「這威力……」蕭炎也是目瞪口呆,沒想到佛怒火蓮竟然會有如此可怕的威力,若是日後等他多收集幾朵異火,恐怕會更加強大,這等攻擊絕對是一記無比強大的底牌了。

許久,那虛空之上的恐怖風暴方才散去,紫色天幕落下,天空再次恢復常色。

與此同時,幾道身影從那恐怖風暴中被吐了出來,最後狠狠地砸落在了下方的廢墟之中,自然是雲山幾人,一個個披頭散髮,衣袍破碎,狼狽不已,氣息虛弱至極。

即便原本那刀槍不入的三位斗宗,此刻也都氣息奄奄,身體之上的詭異黑氣不斷逸散出去。

「斗宗居然都被虐成這樣?!」

觀戰諸人見到雲山等人的慘狀,目瞪口呆,皆是忍不住出聲驚嘆,這若是他們,恐怕這會兒連渣都不剩了吧?

「蕭寒,你沒事吧?」這時,美杜莎在蕭寒的丹藥下恢復了些,見到蕭寒身子倒下,他連忙過來扶住了蕭寒。

蕭寒面色極為蒼白,很是虛弱,十分鐘已過,他的斗皇力量盡數退去,加之剛才融合異火與神冰,對他的靈魂力量消耗過大,此刻也是有些扛不住,一股疲憊感逐漸席捲他全身。

「沒事,只是消耗太大了,咱們快走,免得又生變故。」蕭寒服下幾顆丹藥,又站了起來,看了眼倒在廢物中的雲山等人後,他連忙說道,心中隱隱有一絲不好的預感。

「嗯,此地不宜久留!」蕭炎也是點頭,此刻他的狀態同樣不好,若是再出什麼變故,恐怕今日他們都得留在這裡。

然而,有時候,就是最怕什麼,偏偏就來什麼。

「鶩護法,你還要躲在背後看熱鬧看到什麼時候?」

就在這時,那廢墟中的雲山爬了起來,他怨毒的目光掃了一眼蕭寒等人後,隨即仰天吼叫道。

「護法?魂殿之人?」聞言,蕭寒瞳孔猛然一縮,此事,果然沒這麼簡單。

「不好,快走!」蕭寒沉聲道。

「桀桀,現在想走,是不是晚了點?」然而這時,一道森寒的冷笑聲響起了。

眾人皆是一驚,雲嵐宗暗中居然還有強者?

冷笑聲一落,只見原本朗日晴空,但是瞬間天幕便暗了下來,只見一團詭異的黑氣在天際浮現,黑氣涌動,那其中,有著一對血紅的雙目,簡單對視一眼便讓人頭皮發麻。

「想不到在鬥氣大陸這等窮鄉僻野,不僅存在異火,而且還有神冰現世,本護法這運氣也的確是好啊!」那一團詭異的黑氣中,怪笑聲接著響起,那一對血紅雙目貪婪地盯著蕭寒和蕭炎。

「你就是蕭炎,蕭戰之子?」鶩護法盯著蕭炎,道。

聞言,蕭炎瞳孔一縮,瞬間明白了什麼,怒道:「是你們抓了我父親?」

「是又如何?」鶩護冷笑了笑。

「你!」蕭炎目光冰冷,眼中殺意涌動。

「蕭炎,別衝動!」蕭寒一把按住蕭炎,沉聲道,此刻他面色也是不太好,這劇情,簡直不按常理出牌啊,搞得他措手不及,這局勢,誰想的到?

「蕭炎,葯塵的靈魂在里體內吧?」鶩護法接著道。

蕭炎面色一沉,這傢伙似乎什麼都知道。

「算了,也不多跟你們廢話了,你們兩個蕭家小子,還是乖乖跟本護法走吧!」話音一落,鶩護法不再多言。

嘩啦啦!

黑氣翻滾,頓時只見那黑氣之中,兩條黑色光滑的鎖鏈伸出,徑直朝著蕭寒二人襲來。

「小心!」美杜莎柳眉一蹙,腳步向前一踏,當即提劍殺出,一旁的海東波與凌影同樣殺了出去,此刻蕭寒和蕭炎都極為虛弱,失去了戰鬥力。

「不自量力!」鶩護法冷笑一聲,又一條黑色鎖鏈猛然甩出,美杜莎本就有傷,加之彼此實力差距過大,她的嬌軀當即被甩飛,海東波與凌影那更不是其一合之將,也被狠狠地甩飛了。

蕭寒面色陰沉,看著那襲來的鎖鏈,他竟束手無策,其實他有神隱斗篷,還有一次逃命機會可以用。

不過此刻,他實在沒臉獨自逃跑,美杜莎為了他,受重傷倒地,雲山絕對會殺之而後快。

但是,他又束手無策。

此時此刻,蕭寒心頭陷入了矛盾掙扎之中。

「他奶奶的,還是太弱了啊!」蕭寒心急如焚,但卻無可奈何。

沒實力,就是如此。

不夠強,你的命運,就掌控在別人手中,弱肉強食,弱者,沒有話語權!

嘩啦啦!

此刻,那冰冷的鎖鏈已經近在咫尺,而蕭寒神色變幻,內心,依舊在極度掙扎著。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