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嗜血藤!」萬舉驚叫起來,祭出一件上品法寶,向枯藤斬去,就聽當的一聲,枯藤竟然把法寶彈了回去。

「是嗜血藤!」萬舉驚叫起來,祭出一件上品法寶,向枯藤斬去,就聽當的一聲,枯藤竟然把法寶彈了回去。

短短几息時間,萬舉便失去了四成精血,他顧不上許多,單手掐訣,嘭的一聲變成一團血霧,逃出了嗜血藤的糾纏,等出現后,一條左腿早已不見,臉色蒼白,元氣大傷。

風乙墨暗暗吃驚,一舉朱雀旗,朱雀立即向嗜血藤撲去。

嗜血藤再厲害,也是木屬性的寶物,就怕火!

果然,嗜血藤不等朱雀撲來,便噌的鑽入地面,向主人黑冥王逃去。

風乙墨哪能放它輕鬆離去,幾道禁制打出,在地面內穿行的嗜血藤只感覺四周的泥土宛如鋼鐵般堅硬,無法穿行,剛要鑽出地面,上面一片火海噴洒下來,地面都沸騰了。

「小賊爾敢毀本王的寶物!」黑冥王見狀勃然大怒,嗜血藤可是他以自身精血培育了數千年的靈藤,雖然是植物,卻頗為通靈,已經跟他融為一體,變成了真正的本命法寶了,一旦損毀,自身也必定受創!

風乙墨自然不會理會黑冥王的警告,接連的打出法訣,朱雀噴射的火焰更加旺盛,燒的嗜血藤到處亂竄,卻無法脫離火海。 風乙墨報以苦笑,這時候才想起來,是不是已經晚了?不過,他還是說道:「晚輩之前就有所懷疑,奪舍了池寧的怪物能夠順利的控制萬年殭屍,很有可能他就是萬年殭屍的元神魂魄!只不過他的肉身經過萬年時間的沉澱,生出了靈智而已,此時,他應該完全控制了肉身,更難對付了!」

萬舉恍然大悟,看向風乙墨的目光就變了,此人年紀不大,眼光竟然比自己還要犀利,居然看到了他看不到的事情。咦,此人怎麼有些眼熟,好像在什麼地方見過,是那個可以在死亡之海中尋找天絡石的小子!不對啊,他掉入北疆場的天陰玄水中,斷然沒有活命的可能!

風乙墨從萬舉略帶驚訝的目光中看出來,他已經認出自己了,淡淡一笑,也不說話,催動朱雀旗,繼續攻擊中年修士。

忽然,萬舉似乎想起了什麼,驚懼的看著那個中年修士,渾身發抖,聲音顫抖的問道:「你、你是黑冥王!」

「桀桀,沒想到一萬多年,還有人記得本王!」中年修士咧嘴怪笑,雙臂連揮,黑煙所化的黑蛇驟然變大,一口便把通靈符寶所變的金蛇吞入肚中,那半截槍頭頓時宛如折翼的小鳥,從控制跌落下來。

萬舉臉色慘白,頭一次生出逃跑的念頭。

風乙墨見狀暗道不好,如果萬舉逃跑了,現場的人沒有人會是對手,連忙道:「萬前輩,他就算再厲害,也是萬年前的人物,而且被關押了萬餘年,實力大減,我看他只是徒有虛表而已!你那金蛇並沒有完全被黑蛇所吞噬,只不過困住了而已!」

剛才,風乙墨施展天眼瞳,看的清楚,黑蛇只不過把金蛇吞入肚中,並沒有能力直接化掉,僅僅是困住罷了。

黑冥王聽風乙墨如此說,仰頭哈哈大笑:「乳臭未乾的小子,也敢在此大放闕詞!就算本王還沒有恢復到巔峰,也不是你們這些垃圾所能匹敵的,想要活命的就快滾!」

最後一個「滾」字,震得山巔轟鳴不已,章姓修士跟另外一名元嬰後期修士嚇的屁滾尿流,鬆開了陣旗,瘋狂的逃竄,下山去了。如果不是有兩個金屬傀儡人把住了陣旗,青龍旗、玄武旗都會倒了。

萬舉同時心神激蕩,差點失守,逃跑的念頭更盛!他之所以知道黑冥王,是因為此人是黑木崖絕世的奇才,八百年便修鍊到化神期,一千二百年就到了化神中期巔峰!

那黑色的石頭就是其成名極品法寶黑曜石!此寶可攻可守,重達十萬八千斤,曾經一擊便毀掉了一座四十萬人的城鎮!

風乙墨見萬舉還在猶豫,嘆了一口氣,雙手掐訣,靈力湧入朱雀身體內,朱雀興奮的鳴叫起來,瞬間就漲至五十多丈,一口黑色的火焰從其嘴裡噴出,還沒等噴射到黑曜石上,附近的樹木、花草便已經燃燒起來,溫度提升了一倍不止!

黑冥王一驚,不等他撤回黑曜石,火焰已經捲住了石頭,他跟黑曜石直接的聯繫嘎然而止,連忙打出法訣,想要召回黑曜石,可是延伸出去的神識落在火焰上,竟然被焚燒一空,只能驚懼的撤了回來。

這是什麼火焰?

咔嚓!咔嚓!

極品法寶黑曜石在朱雀火焰中變成數塊,接著變成了黑灰,散落下來。一件極品法寶就這樣被毀了!

杏黃旗的三才陣的雷霆急落而下,頓時把還發愣的黑冥王轟的灰頭土臉,頭髮上都冒起了青煙,甚至在身體上留下一道道焦痕。

萬舉愣住了,弄不明白是火焰厲害,還是黑冥王太面了。他哪裡知道,朱雀精魄在得到五級靈焰修羅黑芯焰的補充下,威力提升了數倍不止,自然非比尋常,火焰已經完全超出了五級靈焰的範疇。

不過,他終於相信了風乙墨的一句話:眼前的黑冥王早已不是萬餘年前叱詫風雲的黑冥王了,應該虛弱了許多,連忙雙手掐訣,對準困住金蛇的黑蛇打去,臉上狠厲之色一閃而逝,嘴裡默念:「爆!」

轟!

金蛇在黑色肚中爆裂開來,通靈符寶的器靈的自爆威力巨大,金光四射,頓時把黑蛇炸的四分五裂,消失在半空之中!

黑冥王臉色十分難看,接二連三的受創,怎麼能讓他受得了?冷哼一聲,雙手一合,一條青色的枯藤從雙手間飛出,宛如活了過來一樣,盤旋橫掃,萬舉祭出的黃色、藍色、白色三面旗子頓時被枯藤掃飛了出去,三才陣立刻被破了。

而且,枯藤毒蛇般刺向萬舉,那枯藤竟然快如閃電,帶起了嗤嗤的破空之音,頓時令萬舉汗毛豎起,彷彿被絕世妖獸鎖定了一般,連忙施展瞬移躲避開來。

我是萬古主宰 在黑冥王心目中,化神期的萬舉才是敵人,像風乙墨這樣的人根本不是對手,只要殺了萬舉,一切都成了定數,不會有任何改變!

萬舉身形剛剛在三十丈之外閃現,枯藤卻突兀的出現在他身後,奔著他後背扎來,嚇的他亡魂大冒,又施展瞬移術,可是當他第二次現出身形,青色枯藤早已算準了他的位置般,出現在他的腳下,噗的一聲,纏住了他的左腿。

萬舉只感覺渾身的精血不受控制的向枯藤涌去!

「是嗜血藤!」萬舉驚叫起來,祭出一件上品法寶,向枯藤斬去,就聽當的一聲,枯藤竟然把法寶彈了回去。

短短几息時間,萬舉便失去了四成精血,他顧不上許多,單手掐訣,嘭的一聲變成一團血霧,逃出了嗜血藤的糾纏,等出現后,一條左腿早已不見,臉色蒼白,元氣大傷。

風乙墨暗暗吃驚,一舉朱雀旗,朱雀立即向嗜血藤撲去。

嗜血藤再厲害,也是木屬性的寶物,就怕火!

果然,嗜血藤不等朱雀撲來,便噌的鑽入地面,向主人黑冥王逃去。

風乙墨哪能放它輕鬆離去,幾道禁制打出,在地面內穿行的嗜血藤只感覺四周的泥土宛如鋼鐵般堅硬,無法穿行,剛要鑽出地面,上面一片火海噴洒下來,地面都沸騰了。

「小賊爾敢毀本王的寶物!」黑冥王見狀勃然大怒,嗜血藤可是他以自身精血培育了數千年的靈藤,雖然是植物,卻頗為通靈,已經跟他融為一體,變成了真正的本命法寶了,一旦損毀,自身也必定受創!

風乙墨自然不會理會黑冥王的警告,接連的打出法訣,朱雀噴射的火焰更加旺盛,燒的嗜血藤到處亂竄,卻無法脫離火海。

作者滄海木木說:今天三十,祝願所以道友新年快樂,萬事如意,身體健康! 萬舉失去了左腿,對黑冥王自然恨之入骨,心中卻十分恐懼,不過見風乙墨操控著朱雀把嗜血藤燒的無處遁形,高興起來,一摸儲物袋,取出兩張紅色的散發濃濃火屬性靈力的符籙,法力湧入,輕叱了一聲「去!」,符籙便化為兩條火蛇,鑽入地下,撲向了嗜血藤。

這兩張五級中階火蛇符價值連城,如果不是為了報仇,他可捨不得用啊。

黑冥王見嗜血藤被左右夾擊,怒不可遏,身形一晃,竟然鑽入火海之中,兩隻手臂猛然向地面插去,徒手抓住了火蛇符所幻化的火蛇!

這一下,萬舉可是大大的震驚,差點掉頭就跑,忽然發現黑冥王除了一雙手完好之外,渾身都被黑色的火焰灼傷了,頓時明白,他手上定然戴了什麼寶物,不懼怕火焰。

嘭!嘭!

兩條火蛇被黑冥王硬生生捏碎,變成了星星點點的火靈力消散在空中。

爹地盛寵,媽咪無節操 嗜血藤好像受了委屈的孩子一樣,從地下鑽出,纏繞在黑冥王的手臂上,此時的它十分凄慘,乾枯的藤蔓被燒的傷痕纍纍,許多地方皮都掉了。

黑冥王心疼的要命,萬餘年不見,沒等好好的疼惜就遭了毒手,他仰頭長嘯,雙臂揮舞,天空忽然陰雲密布,狂風大作,把朱雀都吹的東倒西歪,無法控制火勢了。

「我要讓你們死!」黑冥王咬牙切齒的吼道,雙手猛的向地面擊去,咔咔,山石地面出現了蛛網般的裂痕,整座雲霧山都在晃動,似乎被他這一擊,要撕裂開來一樣!

萬舉一條腿還勉強站立,可是地面劇烈晃動,他便搖搖晃晃,好在地動山搖只是片刻,等他站穩,頓時驚呆了。

在他面前出現了一個三十丈高的巨大石人,完全是由一塊塊巨石堆砌而成,一個拳頭都好像磨盤一樣,對準他,呼的打了過來。

他連忙躲避,轟!的一聲,地面出現一個深坑,石屑紛飛,有兩塊擦著他的面頰飛過,留下兩道血痕!

同樣,風乙墨面前也出現了一個巨大石人,不顧火焰的向他衝來,宛如一座山撞向自己。

好厲害的傀儡術,竟然瞬間就凝聚出了兩具石頭傀儡!

嗯?不對,這不是簡單的傀儡術,而是更為高級的化形術!傳聞,有一種非常深奧的仙術,可以給死物賦予生命,撒豆成兵!那就是化形術!

不過,眼前的石頭巨人動作比較遲緩,除了非常強大外,並沒有明顯的靈動性,缺少了生機,顯然的殘缺的化形術!

風乙墨神識捲動,朱雀振翅飛來,一蓬火焰就把石人燒成了飛灰,朱雀乃是火系聖獸,自身擅長用火,被修羅黑芯焰輔助后,火焰威力超過了五級,可不是區區一個石人所能抵抗的。

「小兄弟,讓朱雀幫我一下!」萬舉被石人逼迫的相形見拙,高聲求救,風乙墨自然不會袖手旁觀,一點朱雀,朱雀頓時向萬舉那邊噴出一片火焰,石人立即變成了廢墟!

黑冥王見自己的石人也廢了,又驚又怒,更加後悔自爆了萬年屍丹,如果屍丹還在,可以憑藉屍丹的陰寒抵抗火焰,可是如今,後悔有什麼用?

他臉上露出狠戾怨毒之色,這一切都源自該死的朱雀,必須先把它幹掉!也不見他如何動作,突兀的消失在原地,等出現時候,已經來到朱雀身邊,一條右臂,猛然插入朱雀龐大的身軀內,然後身形爆退,一條手臂竟然留在了朱雀體內!

「爆!」

黑冥王怒吼一聲,就聽轟!的一聲巨響,他的手臂自爆,頓時把朱雀轟的支離破碎,終於無法支撐,變成了無數光點,消失在半空了。朱雀旗靈力暗淡,失去了作用,至此,四聖獸陣徹底毀滅了!

好狠的人!

風乙墨一揮手,收了修羅黑芯焰,在化神中期老怪手臂的自爆下,修羅黑芯焰也遭到了重創,需要一定時間恢復。

「小子,本王看你用什麼跟本王斗!」黑冥王舔了舔乾裂的嘴唇,獰笑道,手一揮,嗜血藤嗖的飛出,直奔獨腿的萬舉而去,他要親自炮製眼前的年輕人!

見朱雀被毀,萬舉徹底失去了戰鬥的勇氣,身形一閃,退後數十丈,高聲道:「黑冥王前輩,晚輩這就退走,還請放老夫一馬!」

堂堂化神期老怪竟然求饒了,令風乙墨不齒!

事已至此,黑冥王怎麼可能放過他,「給本王吞了他!」

萬舉嚇的轉身就逃,可是嗜血藤快如閃電,一下子鑽入地面之中,另外一端噗的從土裡鑽出,纏在了萬舉剩下的右腿之上,接著其他部分鑽地而出,纏繞在他身上,萬舉只感覺渾身的精血又飛快的流失,而原本被朱雀所焚燒的傷痕纍纍的嗜血藤恢復了些許生機!

萬舉驚怒交加,體內元嬰一閃而出,抱著儲物袋,怨毒的看了一眼黑冥王,遁了出去,「你會自爆,老夫也會!給我爆!爆!爆!」

轟!!

萬舉竟然自爆了肉身,化神期老怪的肉身自爆立即把嗜血藤炸成無數碎片,徹底的毀了!

噗!

黑冥王本命寶物被毀,受到牽連,噴出一口綠色的血液,左臂一抬,一道烏光飛出,剛剛遁走的萬舉元嬰慘叫一聲,膽子都破了,急速的消失在天邊。

目睹了整個過程,風乙墨沒有驚慌,而是做出一個令黑冥王不解的舉動,一閃,來到青石六層宮殿之上。

「小子,難不成你想把這裡當成你的墳墓?」黑冥王落在六層宮殿上,望著把自己困了萬餘年的地方,唏噓不已,左臂抬起,對準風乙墨拍了下去。

「受死吧!」

風乙墨一甩手,十餘桿陣旗飛出,分落在一層至六層內,每層三桿,同時身上黃光一閃,逍遙黃龍甲出現,硬生生擋住了黑冥王一掌!他全力催動法力,陣旗一齊靈光乍現,一到六層生出一道道漣漪,無數陣線激發,頓時令黑冥王如陷泥沼,渾身靈力禁錮,動彈不得,就好像當初被封印了一般!

「啊,你怎麼會啟動封靈陣?不可能!」

宮裡有位小霸后 黑冥王驚恐萬狀,驚懼的看著風乙墨。

風乙墨平復了一下翻湧的血氣,雖然逍遙黃龍甲擋住了黑冥王的一擊,卻也震的他氣血翻湧。

「之前進入宮殿內,我就發現宮殿內布置了封靈大陣,因此每一層破除禁制,都放置了陣旗,以備不時之需,沒想到竟然真的用上了。你活該如此,如果不是貪心,想要除掉我們,尋找清凈散人留下的遺寶,若是一走了之,也就不會再一次落在陣中了!」風乙墨淡淡的說道。 黑冥王報以苦笑,不錯,他的確是想把所有人幹掉,一個人搜尋清凈散人的遺寶,殊不知反而重蹈覆轍,他長嘆一聲,「小兄弟好計謀,咱們兩個做一個商量如何?你放了我,我為你服務百年,有了本王這個化神期打手,整個大陸都可以橫行無忌,如何?」

風乙墨對他的建議頗為心動,可是轉念一想,此人兇狠毒辣,留在身邊就是一個危險因素,還是省省吧,便搖了搖頭:「你這樣的人,我用不起,說不定什麼時候,小命就用沒了。」

黑冥王急了:「本王一生收集了許多寶物,可以全都給你!」

「寶物雖好,可有命用才行,你留著吧。」

「哼,小子,別不知好歹!你沒有了朱雀,光憑本座這具肉身,以你元嬰初期修為,也奈何不了本王!」黑冥王見風乙墨油鹽不進,改變了語氣。

在他看來,萬年殭屍的肉身雖然失去了屍丹,威力大減,可是也不是尋常法寶能夠損毀的,大不了再封印一段時間就是!此子的陣道水平比清凈散人差的太遠了,用不了數十年,封靈陣便會鬆動。

風乙墨嘿嘿一笑,他自然想到如何對付黑冥王,神識捲動,銹跡斑斑的銹刀浮現在他面前,對準黑冥王刺了過去!

黑冥王看著極為普通的連靈器都算不上的銹刀,愣住了,這小子是不是瘋了,用一把破刀就想殺了自己?

「哈哈哈,你真的不知所謂,本王一根手指就能把它擊的粉碎!還是……」

他的話還沒有說完,噗嗤一聲,銹刀直直的刺入了他的腹部,然後從后腰鑽出,綠色的血液滴滴答答,流淌下來。

黑冥王驚呆了,完全沒有搞懂發生了什麼,低頭看去,沒錯,自己的確是被一把銹刀穿了一個透心涼!

「你這是什麼刀?」黑冥王抬頭望向風乙墨,問道。

風乙墨搖了搖頭,「抱歉,我也不知道,隨手撿來的。」

黑冥王一口血差點沒有噴出,左手抓在刀柄上,正要拔出,銹刀突然爆發出一片灰芒,黑冥王只感覺自己的魂魄被捲入其中,臉上充滿了恐懼,來不及說一個字,便消失的灰芒之中!

微風吹動,銹刀噹啷一聲落地,強大如斯的黑冥王死了,魂飛魄散!隨著掉落的還有一對透明的手套。

之前,黑冥王赤裸著雙手硬生生抓住了五級中階火蛇符所變的火蛇,就是憑藉此寶!風乙墨自然不會客氣,收了起來,然後轉向山巔的另外一處,冷聲道:「劍兄看夠了吧,該出來了。」

「嘿嘿,沒想到風兄才是笑到最後的人,竟然連化神期老怪都幹掉了,佩服!」劍魂星從一棵大樹之後閃出,目光遊離,貪婪的盯著四聖獸旗,還有變成黃、藍、白三色的杏黃旗,這些陣旗都是萬舉倉皇出逃,沒來得及拾取的,不過,他最後把目光投向了剛剛乾掉了黑冥王的銹刀。

能夠輕鬆的幹掉了萬年殭屍級別的化神中期修士,算得上是頂級寶物!

風乙墨微微一笑,神識捲動,收了銹刀,發現刀身上的164處銹斑又少了24處,只剩下140處了。

「劍兄當的好看客,為何不出來相助?以劍兄絕世之劍,應該早就斬殺此寮了,何必讓兄弟我如此辛苦?」風乙墨飄身而下,當著劍魂星的面,大大方方的祭出了《八陣圖》。

陣圖舒展,四聖獸陣陣旗頓時被收了進去,連同三才陣的杏黃旗也全都投入《八陣圖》之中。

「這、這是通靈靈寶!」劍魂星眼睛都直了,此時他才看出《八陣圖》的本質,心中貪婪之意頓起,插入脊背內的劍嗡嗡響了幾聲,被他強行壓制了下來。眼前比自己還要年輕的傢伙實在是不好對付,深不可測,沒有把握,他是不願意跟風乙墨為敵的。

「嗯?還有一截嗜血藤!培養一下就能變成一件可晉級的攻擊寶物!」風乙墨驚喜的叫了一聲,彎腰去撿地上被萬舉肉身炸毀的一截嗜血藤。

這個嗜血藤可是非常厲害的靈物,可以不斷地晉級,比靈寵還要聽話,而且剛才展現出來的強大威力,連萬舉這個化神修士都著了道!

中尉,立正稍息! 劍魂星看的心怦怦跳,這麼多寶物都被此人收了,太不公平了!

這些寶物都應該屬於自己!

貪婪的想要佔有這些寶物的念頭一生出,便無法抹去,眼中貪婪之意越來越旺盛,雙手握緊,青筋暴起,如果不是忌憚風乙墨的實力,早就衝上去了。

風乙墨就在彎腰時候,突然臉色慘白,哇的噴出一大口鮮血,搖晃了幾下,差點摔倒,費力的撿起半截嗜血藤,咒罵道:「他媽的,化神期老怪的一掌果然不是好接的,還好老子抗打!」

劍魂星一驚,轉而大喜,此人受傷了,還以為他真的是鐵打的呢,原來被黑冥王重創了,而且氣息萎靡,靈力大損,好像傷的不輕!

機會來了!

劍魂星面帶緊張,一步搶到風乙墨身邊,伸手攙扶他的手臂,關切的問道:「風兄,你沒事吧?」

風乙墨面無血色,擺擺手,道:「沒、沒事,無需劍兄擔心,我……」話還沒有說完,哇的又是一口鮮血噴出,染紅了一片。

「是嗎,既然沒事,兄弟我也就放心了。不過,風兄你重傷了,那麼多的寶物你一個人拿著太重了,還是讓兄弟我替你分擔一些吧。」說著,神識捲動,兩個四級高階金屬傀儡人便被他收了起來,然後伸手向風乙墨手中的嗜血藤抓去。

然而,他的手還沒有碰到嗜血藤,風乙墨胳膊一振,掙開了劍魂星的把持,閃出數丈,冷笑道:「狐狸尾巴終於露出來了?原來你一直就覬覦所有的寶物,沒有想到隱世修仙世家劍堡的人也是如此貪婪,沒有底線!」

劍魂星一愣,詫異的問道:「你知道劍堡?」

風乙墨縱覽群書,無論是在飛魚號上,還是坐在骨傀儡背上,只要有時間,就翻看須彌鐲內的無數玉簡、典籍,知道在洪銘大陸,除了一個個修真宗門外,還有一種極為奇特的存在:隱世修真世家,其中劍堡就排名十大隱世修真世家第三的位置!

何為隱世的修真世家,就是那些封閉了山門,不問世事的修真宗門,裡面的成員弟子以本家姓為主,就像劍堡,九成人都是以「劍」姓為主,以劍為道,專修劍道,心無旁騖,被稱為劍修! 劍,兵器之首,它高貴、優雅、是一個人氣質、格調和品位的體現,桀驁不馴,寧折不彎,犀利異常,許多修士的法寶都是各種飛劍。

然而,劍修則把劍融入到生命之中,把劍的犀利發揮到極致。

「鼎鼎大名的劍堡誰人不知?不知劍魂星你是目前幾代弟子?」風乙墨瞥了劍魂星一眼,「如此年輕就修鍊到元嬰初期,施展納劍入體,顯然是劍堡出類拔萃的人物。既然如此,就不該貪婪到沒有底線,強行搶奪我以性命搏來的戰利品!」

劍魂星被他說的臉上一紅,不過下一刻,他臉上露出的猙獰,原本俊朗的面孔扭曲起來,既然已經開始動手,就停不下來了,脊背中的劍鏘的一聲飛出,劍氣四溢,對準風乙墨斬了下去!

「你知道的太多,留你不得,去死吧!」

劍還沒有到,充滿殺機的劍氣就已經充斥著風乙墨四周,遍體生寒,隱隱作痛,令風乙墨有些震驚,早就預想到劍修的不同凡響,卻沒有想到以自己煉體有成的肉身都無法有效的抵抗劍氣,胸口微微一振,一條散發銀色光芒的手臂飛出,轟向了劍魂星的飛劍!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