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的,我相信這決不是真的,但是這《太陽報》是有名的花邊小報,你不要相信就是了,我只是好奇,看來你還是很有名的,不然這太陽報不會這樣故意給你下套。」

「是的,我相信這決不是真的,但是這《太陽報》是有名的花邊小報,你不要相信就是了,我只是好奇,看來你還是很有名的,不然這太陽報不會這樣故意給你下套。」

「好吧,我必須得承認,我是個帥哥,但是帥哥並沒有罪,你說是吧?」

「哦,不不不,帥哥並不能勾到美女,要猛男才可以。」這時,身後的費迪南德在後面說道,因為他認為他是猛男。

葉飛看了看這大冷的冬天,他居然光著膀子,趕緊豎起大拇指道:「哦,是的,你很猛,我想你才是她喜歡的類型,不是嗎?」

這時,魯尼跑過來道:「哦,是的,她我認識,上次在郊區,她想讓我帶她回家,不過科琳在車上,最後我只能讓她自己打車了。」

聽著幾人在這裡瞎聊,葉飛見時間也不早了,趕緊道:「哦,好吧,我下午還有事,就先走了,你們繼續。」

說完趕緊向外走去,幾人見他走了,費迪南德道:「覺得他怎麼樣?」

埃夫拉道:「什麼怎麼樣?」

「球技,人品。」

這時,他身後的吉格斯道:「他是那種天才型的,今天我與他比了一次自由球,他的技能很不錯,基本與羅納爾多有的一拼,不過不知道他的身體能不能對抗英超的強度。」

12月30日,曼聯將在主場對陣雷丁。

雷丁是本賽季的升班馬,他們在05-06賽季的英冠聯賽中,科佩爾率領雷丁取得了31勝13平2負的驚人戰績,106分的總分也打破了富勒姆保持的101分晉級分紀錄。雷丁俱樂部在經過135年的坎坷后,終於第一次登上了英格蘭頂級聯賽的大舞台。

不過他們現在戰績非常不佳,上輪他們雖然在客場艱難逼平了衛冕冠軍藍軍切爾西隊,不過他們已經四輪不勝了,賽程過半,依然排在倒數第三。

不場比賽雷丁排出了一個442的陣容。

門將依然是弗德里奇,四個後衛從左到右分別是卡明斯,古納爾森,戈克什,甘特。

中場方面,古斯里和卡拉坎打雙后腰,麥克安努夫居左,科貝居右,雙前鋒波格列布尼亞克搭檔羅伯茨。

曼聯方面今天排出了一個433的陣型。

首發門將依然是范德薩。

四個後衛分別是左邊後衛埃夫拉,左中衛維迪奇,右中衛費迪南德,右邊後衛加里內維爾。

三個中場,單后腰斯科爾斯,左中場朴智星,右中場弗來徹。

左邊鋒吉格斯,右邊鋒C羅,魯尼頂在中間。

看陣形就知道曼聯將在主場猛攻。

而本場比賽,冬季剛轉會而來的新援,年僅19歲的中國天才葉飛也被安排在了替補席,下半場有可能替補登場。

而他的另一外同胞董小卓並沒有進入本場比賽的大名單。

現在雙方球員已經進入了球員通道,比賽馬上就將開始。

曼聯上一輪剛剛3:1輕鬆拿下了維岡競技隊,本賽季,曼聯在不被看好的情況下,現在居然高居積分榜首位,而上賽季的衛冕冠軍,上輪2:2被本場比賽的雷丁逼平,只能居次席。

雙方隊員入場后,相互握手致意,本場比賽的裁判是阿特金森。

隨著裁判的一聲哨響,比賽正式開始。

曼聯隊身披紅色戰袍白色短裙從左向右攻,而雷丁隊身披藍色條紋戰袍以相反的方向進攻。

比賽開始后,雷丁隊率先開球。

波格列布尼亞克把球傳給了科貝,科貝快速的拿球向前趟,而對埃夫拉的防守,他沒有任何機會,只能無奈的選擇把球傳給了身後的甘特。

甘特而對弗來徹的逼搶顯得很是狼狽,一個回傳把球傳給了門將弗德里奇。

弗德里奇一個大腳向前場傳去,曼聯中衛弗迪南德很輕鬆的把球頂了出去,落在斯科爾斯的腳下。

斯科爾斯拿球后,面對衝上來的古斯里的逼搶,一個轉身就過掉了他,然後看了一下前場的位置,一個長傳打到了右側。

C羅用胸部把球穩穩的停了下來,面對卡明斯的防守,把球卸下來后,用腳踩著球后拉了一步,卡明斯不敢大意,趕緊跟了上去。

C羅拿球後作勢繼續往底線走,卡明斯只能繼續跟上去,這時,C羅用餘光見弗來徹已經來到了他的身後,他馬上用腳後跟一磕,皮球就磕給了弗來徹。

弗來徹拿球后,看了看中間的魯尼的位置,一腳傳中。

魯尼與戈克什的對抗完全不吃虧,用強壯的身體擠開了他的防守,然後迎球就射。

可惜皮球打在了邊網之上,魯尼見球沒進,向弗萊徹豎了豎大拇指,表示這球傳得漂亮。 蒼青星,玄武國。

西海城。

一個面色微有蒼白的年輕男子在床上緩緩地睜開了眼睛,他微有頭疼地揉了揉眉心,如果不是親眼所見,他是不會相信「奪舍」這種稀奇古怪的東西的。

靈魂出竅,再怎麼說也至少需要達到涅槃境以上才行。那樣的強者可不會出現在西海城這種小地方。

當然現在他相信了,因為剛剛想奪舍他的那個人已經死了,準確的說是靈魂已經消散了。

對方估計是看出來他這具身體很虛弱,畢竟自己才剛從第五境的星獸口中逃下命來,但陳歌最強的可不是身體,而是精神力,若說靈魂強大估計也沒問題。

所以陳歌完全想不通,對方明明是一個完全沒有經過任何「鍛煉」的靈魂,是哪來的勇氣想奪舍自己,這樣的結果也無異於用雞蛋砸石頭罷了。

」在他們那個世界里,奪舍這種事情卻是稀鬆平常。雖然都是發生在小說中的……」陳歌目光平靜,也並沒有因為這件蹊蹺異常的事而有何擔憂或者恐慌,他開始整理那個穿越者的記憶。

來自一個藍色的星球,科技水平比較落後,甚至還達不到蒼青星西方聯盟的最低標準。

文化產業倒是挺發達的,不過讓陳歌比較詫異的是,這個穿越者記憶里記得最清晰的竟然是各種網文小說,甚至精確到了一字一句。

「莫非是想穿越過來當文抄公的?畢竟我所在這個星球的文化產業的確比較落後。」陳歌心下思索,繼續整理穿越者的記憶。

「穿越的起因是一場大浩劫,不知名的龐大隕星從天而降,直接毀滅了他們所在的藍色星球。」

……

記憶到此基本上也就戛然而止。

剩下的陳歌也不感興趣,這些記憶對他貌似就什麼沒用,難不成還想讓他去當個文抄公?

先不說那樣的事情陳歌根本就不感興趣,更何況在星獸時時入侵的現在,文化發展那方面根本就沒什麼用。

富武窮文說的就是如此。

不過下一瞬間,陳歌的表情忽然詫異起來,他發現自己意識中一點幽光不斷閃爍,他心神沉浸而入,身體就好像被一股巨力猛然拉進,瞬間天旋地轉。

下一刻,陳歌出現在一個顏色暗沉、四周漂浮著慘淡霧氣、不知多少深廣的空間里。

一道彷彿醍醐灌頂般的訊息接著直接在陳歌耳邊炸開。

「歡迎來到氪金空間。」

一個巨大時鐘懸挂空中,顯示時間為零。

……

陳歌被一道沛然巨力直接推了出去,他睜開眼睛,看了下手腕上的表,露出一縷古怪之色。

然後他從包里掏出一張嶄新的星幣,面額一千。

接著他心中默念一聲,手中的星幣頓時化作光塵消失,陳歌再次進入了那個神秘的空間。

巨大時鐘上的時間顯示一分鐘。

一分鐘后,陳歌被推了出來。

他看了眼自己手中的表,外界時間和剛才進去之前一模一樣,這說明了什麼?

說明外界時間靜止不動了?雖然可以這麼說,但陳歌算是明白了,他可以花錢買到時間。

而進入氪金空間,也意味著外界時間陷入凍結。

「這應該就是穿越者附帶的金手指了,一千星幣一分鐘,倒也不貴。」

陳歌心中有著自己的算盤,這一看就是個輔助類的金手指雖然實戰作用不大,但是一旦涉及到時間,那麼就往往有著意想不到的效果。

……

「隊長,您讓我們盯住的趙四平有動靜了。」這時門外傳來敲門聲音,是陳歌的手下許六。

陳歌聞言眼睛一眯,直接起身出門。

趙四平是他的同僚,是蒼青星玄武國的巡邏隊隊長,掌管第七隊,陳歌掌管第八隊,兩人關係一般,也無仇怨。

許六一邊給陳歌帶路,一邊小心翼翼地說道:「隊長,趙四平這幾天頻繁出入地下黑市,雖然每次都小心翼翼,不過還是被我們的人給發現了端倪。」

「乾的不錯。」陳歌隨口回了句。趙四平身上有著不少秘密,上一次和他接觸的時候陳歌就有所察覺,因為以前的趙四平是不敢和他對視的。

但現在不知道是什麼給了他底氣……

得到陳歌的表揚,許六暗自舒了口氣,也感覺輕鬆了許多,露出一絲喜意,「隊長,那個趙四平估計是在販賣文物,如果被抓到的話……」

「你很聰明。」陳歌忽然打斷了他,拍了拍他的肩膀,「可是有些時候還是不要那麼聰明才好。」

許六嚇了一跳,臉都白了,急忙搖頭解釋,「隊長,我什麼都不知道,我真的什麼都不知道。」

他真想狠狠地給自己幾個大嘴巴子,怎麼這麼多話,跟了陳歌也不久了,他可是很清楚這位的脾性。

知道太多的話,沒準下一刻,他脖子就要和腦袋分離了。

每一位巡邏隊隊長都是有著玄武國授予的生殺大權的。

「你知道也沒事的。」陳歌不以為意道。

若真是販賣文物那麼簡單的話,那他是會失望的……

趙四平那樣的人生性謹慎,如果不是遇到什麼大機緣,他是不可能輕易露出馬腳的。對於別人來說或許還不會發現什麼,可惜他遇到的是陳歌。

不一會功夫,兩人驅車來到了一處地下黑市入口,在周圍暗處躲藏著的陳歌手下也紛紛露面。

「隊長好。」

「隊長好。」

……

陳歌掃了他們一眼,問道:「趙四平就在裡面?就他一個人?」

「就他一個,不過是喬裝打扮過的,帶了個不大的黑箱子。」

陳歌點點頭,假裝地吩咐幾句:「把出入口給我盯緊了,現在正是你們立功的時候,我猜測趙四平涉嫌販賣古國文物一事,我正要對其進巡查逮捕。」

幾人聞言表情一肅,沉聲道:「隊長放心。」

剛開始他們還對陳歌讓他們盯緊趙四平有些不解,現在知道了原因,心中也放心了些。

畢竟名不正言不順的,即使他們是巡邏隊也不好說。

更何況在陳歌手下辦事,總給他們一種在鋼絲弦上跳舞的感覺,時刻提心弔膽的。 地下黑市在玄武國遍布極廣,在裡面幾乎可以買到任何你想買到的東西,比如器官、修鍊所需的材料,或者說是奴隸,當然前提是你得有錢。

這是一處陽光無法普照到的地方,罪惡、陰影和黑暗匯聚,當然也是很多人悶聲發大財的地方。

位於科技為主的西方聯盟和古武為主的東方聯盟之間,玄武國可謂說魚龍混雜,地下黑市就是一個特別的例子。

陳歌一路走進,已經看到了不少曾經在熒屏上靚麗光鮮、嬌媚動人的女星,不過此時她們都淪為了貨物,明標價買,一般者甚至淪落到按斤稱賣的地步。

所以說這個世界的文化產業水平落後也是這個意思。

沒有強大的武力值支撐,她們無非就是漂亮一點的普通人,除非身後背景雄厚,否則就是這個下場。

而普通人和武者之間則是有著一條無法逾越的溝橫著在。

儘管玄武國內閣三位長老已經想了很多辦法解決這個問題,但從根本上來說是解決不完的。

……

而此刻陳歌已經找到了趙四平,兩人見過不少次面,雖然對方喬裝打扮過,但是憑藉身形和每個武者特有的氣息,陳歌還是發現了他。

趙四平穿著一件大黑色兜衣,戴著帽子,身後拖著小黑箱,正在一家秘籍鋪子上和老闆討價還價。

地下黑市內氣息龐雜,若不是刻意去尋的話,趙四平還發現不了他,況且陳歌還隱匿著氣息在。

「這本秘籍能夠提高普通人悟氣的幾率,讓普通人有更大的幾率成為武者,我只要十萬星幣,一點也不算貴。」趙四平皺著眉頭道,聲音有些乾冷,對方簡直是當他白痴,玄武國可從來沒有哪個秘籍能幫助普通人提高悟氣的概率。

自己喊價十萬星幣已經算很便宜了,對方竟然只肯出一萬星幣。

鋪子老闆慢條斯理道:「首先我不知道你這秘籍的真假,畢竟你也知道在玄武國可沒有哪個秘籍能有這樣的效果,其次都說了是幫助普通人提高悟氣概率,普通人的東西還喊價這麼高,你白痴還是我白痴?」

趙四平臉色鐵青,老闆說的並無道理,可就是這樣也不可能才值一萬星幣,片刻后他沉聲道:「秘籍的真假我可以向老闆保證,絕對是真的,至於價格方面,我倆各退一步如何?」

「也行,一萬五千星幣。」老闆點頭,笑容滿面。

「八萬星幣。」

「一萬六千星幣。」

「你……」趙四平額頭青筋直跳,這幾次每次來地下黑市都能把他氣個半死,這裡的老闆每一個都鬼精,根本不可能吃半點虧。

最後兩人以兩萬星幣的價格成交。

「哎,老闆等等,這秘籍能不能給我看看?」這時陳歌的身影忽然從趙四平身後出現,他彷彿沒有注意到趙四平,自顧自地說著話。

聽到這熟悉的聲音,趙四平的冷汗瞬間就下來了,身體也不禁僵住,不過好在他心境也算沉穩,很快就恢復了過來,只是低著頭不敢看過去。

老闆看了這個年輕人一眼,把秘籍遞給他,隨意道:「看吧,不過只對普通人起作用。」

對於普通人和武者,他還是分得很清的。

陳歌隨意翻看起來,越看他的興趣就越濃,這些秘籍很顯然是剛手抄的,字跡新鮮,還透著股紙墨味……不過他更感興趣的是,這字跡不是趙四平所寫的。

因為陳歌看過趙四平寫的報告,他記憶力強大,雖不說過目不忘,但是區區字跡還是分得清的。

這就有意思了,趙四平賣的秘籍並不是他自己抄的,那會是誰抄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