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形成的武技!你快要進入半步仙皇了!」孔雀翅膀一扇,一道道無形的利刃同樣出現,以空間之力,對抗永生仙王的時間之刃。

「時間形成的武技!你快要進入半步仙皇了!」孔雀翅膀一扇,一道道無形的利刃同樣出現,以空間之力,對抗永生仙王的時間之刃。

洛天那裡也不怎麼好過,長槍不斷被洛天舞動,時而同幾人近戰,時而遠距離對抗武技。

只不過,洛天真的如同老者所說的那樣,再也沒有殺過一個人,而是不斷的被七人轟擊,到處亂竄。

「龍淵!」洛天大吼,龍淵劍出現在了洛天的手中,長劍斬出,同一道武技碰撞,同時裂天槍也是同一把長刀碰撞。

洛天身軀倒飛,身軀再次撞到了永生殿的牆壁之上,洛天感覺渾身骨頭都要散架了。

「老子出來了!」就在洛天碰撞在大殿之上的時候,一聲叫喊之聲在洛天和龍雀的腦海之中響起。

「補天石!」洛天和龍雀的身軀全都一震,眼中露出狂喜。

「補天石?沒想到還有意外收穫,又是一個上古年間的寶物!」永生仙王雙目如電,目光掃向永生殿的方向。

「完犢子了,被發現了,果然載四個人,更被容易發現!」補天石大罵一聲,赤紅色的流光朝著洛天飛了過去。

洛天伸手一點,一道虛幻的神魂,從洛天的手中飄出,瞬間被補天石收起,正是張道天的神魂。

「補天石,你竟然背叛我們!」陳天奇氣的哇哇亂叫,抬手就是一刀,朝著洛天斬了過去。

「小子,你自己保重吧,我是幫不了你了!」補天石沖著洛天開口,消失在了洛天的身上。

「足矣!」洛天臉上終於露出了笑容,他能感覺到張道天的神魂,已經融合到了一起,恢復了意識。

「得到了張道天的神魂又如何,逃不掉的!」永生仙王臉上露出笑容,看著再次同永生殿長老血拚的洛天。

「天道山!」聽到永生仙王的話,永生山的人們嘩然起來,目光中帶著不可思議,看向洛天。

「難怪永生仙王大人要滅殺他,就算不是鬼谷傳人,也得殺啊,現在都這樣了,將來成長起來,那還了得!」永生山的弟子們轟亂起來。

「補天石,哪裡跑!」一名仙王後期,朝著補天石的方向追了過去。

「你大爺的!我瞎幾把跑,你又能怎麼的!」補天石哇哇亂叫,被老者追殺,不斷的躲避著老者的攻擊。

「洛天小子,你想怎麼樣,總這麼跑下去,我能頂住,你那師傅還有朋友,也頂住不啊!」補天石大聲開口。

「嗡……」補天石的話音剛剛落下,陣陣的波動卻是從永生殿之中傳遞而出,讓幾個永生殿的長老,臉色微微一變。

「永生花出問題了!」一名仙王後期的老者開口,目光看向永生殿。

「你們幾個去看看,我們兩個留下,你們在不在也不影響!」那名仙王後期的強者沖著陳天奇幾個仙王中期的開口。

「好!」陳天奇幾人飛身衝進了永生殿之中,永生之花關乎著大事,不容有失。

雖然仙王中期不在了,洛天的壓力小了一些,但是依然還是被兩人壓制。

「再這麼下去,我們誰都跑不了!」洛天心中思索著,隨後眼中露出狠戾。「龍雀前輩,你帶著補天石先走,我為你們斷後!」洛天聲音之中帶著瘋狂,聲音讓所有人都是詫異起來。 進入秋天的京城,白天還是很熱的,大部分人,都還是穿著短袖襯衣長褲。

駱林手中方向盤一打,就拐上了向前路,他就發現了一個人,尤志勇!

駱林心裡咯噔一下,這老小子跑著來做什麼?

他很清楚給尤志勇的任務是什麼,那就是派他去某個指定的地點,送一件東西,這個任務,應該對於他來說,簡直是太簡單了!

其實,尤志勇心裡也清楚,這個所謂的任務,應該是一個對他的試探,如同他稍有異動,那麼他肯定將早也見不到明天的太陽了。

這就是陽謀!看你怎麼辦?

其實駱林還是看中了尤志勇是個人才,起了愛才之心,不然早就把他拉出去滅了!

這是一條古街,兩邊都是些國營單位開的工藝品商店,尤志勇看似很悠閑的走著。

駱林已經發現了一個特種隊員在跟著他了,而這個特種隊員正是修習了古武秘籍的其中一人,駱林記得他的名字,黃一然。

同時黃一然也看到了街邊吉普車裡的駱林了,兩人眼神在隔了一條街的距離,在空中對視了下,黃一然眨了兩下眼睛,轉身融入行人中。

駱林從車上下來,他也對尤志勇產生了興趣,看看他到底想幹什麼?找他的組織?還是找他的朋友呢?

衣著普通,一套舊軍裝的尤志勇,停在了一間賣根雕的店子面前,很自然的左右看了下,然後走了進去。

這時,那個跟蹤他的黃一然,肯定不能進去,進去就假了,尤志勇不傻,而駱林進去則沒事,他只是個少年而已,反過來說,誰會注意一個小孩呢?

所以,駱林大搖大擺的走進了那間,不是很大國營根雕雕商店。

裡面陳設更是簡單,幾個大型根雕放在門邊,還有一排玻璃櫃檯,裡面擺著點商品,幾個年輕婦女營業員,坐在裡面嗑著瓜子,嬉笑著聊著天,漫不經心的看了眼店裡的兩個顧客,尤志勇,還有剛進門的駱林。

理都不理睬,那個年年代是這樣的,你買東西,營業員那就是大爺!你作為顧客還得陪著笑臉,不然人家可沒啥好態度對你!汗!你以為像後世啊,顧客是上帝!那年月營業員才是上帝!

「…你們好!能借下電話打嗎?…」

尤志勇也看了眼,正俯身看著玻璃櫃檯裡面的俊俏少年駱林,眼神一瞟而過,估計沒有認為這個少年有什麼不對的地方,雖然駱林打扮和別的小孩完全不一樣,也沒有引起他的警惕。

轉臉笑著對,坐在櫃檯裡面的幾個婦女大嬸笑著說。

「打電話啊!那得給錢!…」

櫃檯裡面一個臉型尖瘦的薄唇婦女,不耐煩的抬眼看了眼,有點微黑的尤志勇,吐了口瓜子殼,尖細的聲音,讓人感到這個女人絕對是個牙尖嘴利的角色。

「行!沒問題!兩毛夠了吧?大姐!…」

尤志勇也不介意對方的態度,陪著笑臉,看著那台放在櫃檯裡面的黑色老式電話,笑著說。

「呸!長得比我還老!還叫我大姐!打吧打吧!不過要先給錢!…」

那個臉型尖瘦的婦女果然嘴巴厲害,翻了個白眼,對著尤志勇就嘟囔上了,邊上的無聊的婦女營業員們笑做一堆,看著的確顯得不年輕的尤志勇,還在那低聲笑鬧著。

「姐姐!…這個拿給我看下行嗎?…」

駱林肯定不能不說話,他現在就是個買東西的顧客,指了下面前櫃檯裡面的一個造型優雅的小根雕,笑*的看著櫃檯裡面,那幾個在那嬉鬧的婦女營業員說。

「嗯!小夥子!…姐姐拿給你!…」

看吧!駱林喊姐姐那人家就樂意,那是,駱林才多大,他要喊阿姨估計人家也不會生氣,一個圓臉的年輕婦女營業員馬上走了過來。

「喂!…嚴姐嗎?…嗯!我是志勇啊!…嗯嗯…現在說話不方便….我在向前路這邊的工藝街這….好…見面聊!….」

距離駱林十多米,刻意壓抑說話聲的尤志勇,可惜他的說的話,一絲不落的進了駱林的耳朵里。

嚴姐?看來這個嚴姐就是跟他接頭的人,這小子看來豁出去了啊!駱林一邊跟那個圓臉年輕婦女左問右問的,拿著手裡的精緻小根雕,翻看著,心中暗想。

尤志勇打完電話,又朝那幾個營業員道了聲謝,出了門口,走到街對面的一家賣小賣部商店。

駱林把那個精緻小根雕買了下來,拿在手裡,走到門外,東張西望下,邁步也走到對面的小賣部商店買了瓶玻璃瓶裝的橘子汁,蹲在店門口,看著來來往往的街上行人。

尤志勇也買了包煙,靠在商店的門旁,抽著煙,深鎖的眉頭,顯示他內心的焦躁和不安,那雙隱隱閃著精光的眼睛,快速的在街上行人中來回掃視,根本沒注意到一邊呆著的駱林這個少年。

黃一然是個聰明人,看到老大都親自出馬了,他選擇了在遠處觀察,並沒有過來,駱林自然看到他了。

心裡對黃一然的機靈感到讚許,這才有點專業人士的味道嘛。

沒過多久時間,一個騎著黑色女式自行車的女人,從街的南邊緩緩過來了,馬上就進入了駱林的視線。

真漂亮啊!年紀不好說,看不太出,三十?四十?

穿了套黑色收腰小翻領長袖衣褲,一雙黑色的皮鞋,身材嬌小,但皮膚及其白皙,短髮,瓜子臉,小巧的瑤鼻,小而微厚櫻唇緊緊抿著,氣質冷漠高傲,讓人感覺此人絕對不是一般普通老百姓。

只從那雙充滿精光的美麗杏眼,怎麼得也不能掩飾住她的精明強幹,就能體現出來,而且她看向尤志勇這邊的明顯眼神一亮,這還不給駱林盯上,那他這後世的超級間諜也就白瞎了。

駱林這時也站了起來,轉身的時候,看到尤志勇那微眯的眼睛明顯一陣欣喜,心中冷笑,進了店內把玻璃瓶退了,還能得五分錢瓶子錢,汗!

騎著自行車的黑衣女人,並沒有在尤志勇面前停留,緩緩的掛進前面的一個小巷子內。

尤志勇深吸了口氣,站在原地動都沒動,等了大約十幾分鐘,才左右看了下,朝那個女人進去的小巷子,走了過去。

駱林又在商店內買了點臨零食啥的,看著尤志勇的身影消失在那條小巷內。

黃一然這時也出現在街上,駱林走出店外,朝他打了個眼神,示意他跟著自己,黃一然微微點了下頭,手裡拿了張報紙若無其事的慢慢走著,四處張望。

這是一間小四合院,陳舊的圍牆和房脊上帶著青苔的灰色瓦片,可以看出年這處建築的年代久遠和破舊。

「…嚴大姐!你好!….總算是見到你了!….」

尤志勇和那名騎著單車的嚴肅秀氣女人,已經在四合院內碰頭了,兩人在房間內坐下,尤志勇迫不及待的表達著自己的感受。

「嗯!你怎麼搞得?這都多久了?你都沒跟組織聯繫?趕緊說下情況!…」

嚴大姐微皺了秀美的柳眉,小巧白皙的玉指,輕敲了下破舊的桌面,坐在椅子上,看了眼一臉激動的尤志勇,帶著不滿的情緒淡淡地說了句。

「唉!一言難盡啊!我給抓起來了!我當時….後來我估計那些造反派都給那些人殺了!只留下了我!呼….我也不知道怎麼會留下我!那些人武器及其精良,而且還有幾個會古武,絕對是高手中的高手,領頭的就是馬青松!沒想到吧?馬青松還不是真正的主事者!他背後還有個人!…而這個人還不知道是哪個部分的,我這次出來,是馬青松派我送一些東西,東西在這…你看看……」

尤志勇在那裡敘述著他的離奇經歷,看著嚴肅清秀女人的表情,把口袋裡面的一個用牛皮紙裝著的大信封,遞給了那個貌似他上級的女人。

「嗯!…辛苦了!看來這個神秘組織很有危害性啊!…你的情報很及時!你可能不知道,上個月出了件大事….那些蒙面黑衣人我估計就是你說的那些人了!….」

面目白皙清秀的嚴肅女人,從椅子上站了起來,背著雙手,在這間不大的房間內,來回低著頭緩緩渡著步,說著關於溫皇帝艷照門的事情。

「啊?…嘶…是了!上個月我是聽說有大行動!好傢夥!這些人真是無法無天了啊!….絕對是個和反革命組織!」

尤志勇也揮動拳頭,一臉義憤填膺的樣子,對著嚴肅清秀女人低聲說。

「嗯!很好!…這次你立功了!….現在我命令你繼續潛伏!…不要聯繫我,以免打草驚蛇!……」

嚴肅清秀女人馬上淡淡一笑,神情很欣慰的看著一臉興奮得通紅的尤志勇笑著說。

「謝謝領導誇獎!…我看看這個要你送的東西,是什麼!」

面帶淡然微笑的嚴肅女人,走到了自己椅子上坐下,把牛皮大信封打開了,朝裡面看了一眼,伸出芊細的玉指,把裡面的東西拿了出來。

嘶…我的天啊!這是…這不是那個誰嗎?嚴姐只覺得腦子嗡的一聲,頭皮一陣劇麻,怎麼回事?這是?這要是讓這些東西流出去的話,那個後果簡直是不敢想象。

這個神秘組織也太可怕了!哦!對了!溫森河的老巢肯定被這些人搶先一步了,難怪我們什麼東西都沒發現了,好厲害啊!

她並不知道,門外有一雙眼睛,正冷冷的盯著屋內的兩人。

「呼!…這個東西,不能送去了!太重要了!我的拿回組織去…情況有變,我看你就回來吧!馬上組織人進行圍剿!….這件事情太嚴重了!不能再一次出現溫森河事件了!….」

嚴姐抬手摸了下額頭上的細密香汗,心裡的震撼那就不用說了,她看到的真是江X跟溫森河,還有一個女人的翻雲覆雨的玉照,好傢夥!這要是給登上了報紙的話,那個後果可真就不堪設想了!

絕對可以是震驚世界的驚天大秘聞!而那位的臉面徹底將被抽爛!

而他們這些負責情報的人員,將會受到可想而知的嚴厲懲處,嚴姐是越想越怕,手裡的這種東西,那可就是定時炸彈般的存在啊! 「他瘋了么?」聽到洛天那瘋狂的話,所有人眼中都是如同看白痴一般,看著洛天。

就連龍雀也是微微一愣,差點被永生仙王打中,沒想到洛天竟然會說出這樣的話來。

「哈哈,就憑你一個靠著秘法進入到仙王後期的小子,也想揚言斷後!真是瞧不起我們兩個啊!」一名仙王後期強者大笑,聲音之中帶著蔑視。

「小子,你要想好!我的確可以離開,但是你很有可能永遠的留在這裡!」龍雀沖著洛天傳音。

「想好了,請前輩務必讓我的師傅還有我的朋友活下去!」洛天回應,聲音異常的堅定。

「好!」龍雀長嘯一聲,既然身形滔天而起,瞬間出現在了被一名仙王後期追趕的補天石身前,大嘴一叼,直接叼起了補天石,翅膀扇動,空間之刃席捲,阻擋住永生仙王的攻擊,朝著永生山外飛去。

「嗡……」一張驚天的巨網籠罩而下,朝著龍雀籠罩壓了下來。

「你逃不掉!」永生橫拍一掌,轟鳴滔天,朝著龍雀追趕過去。

「靠,你又用嘴叼著我,我去你大爺!」補天石大罵的聲音在天地間回蕩。

「你以為我願意,我有潔癖,即使過了這麼久,為什麼我還感覺你身上有味道!」龍雀回應,身軀朝著那張巨網撞了過去。

轟隆隆……

轟鳴震天,下一刻,龍雀身軀便是同巨網碰撞,身軀一頓,被彈了回來,幾根火羽掉落,砸在了幾名永生山弟子的身上,瞬間將其湮滅。

與此同時永生仙王也是殺了過來,時光扭曲,化成光雨,朝著龍雀轟殺。

「我說過,我要走,你還攔不住,整個仙界,也沒人能攔的住!」龍雀看著那漫天光雨,張口吐出一口神血。

鮮血散發著灼熱的氣息,瞬間化成紅色的火焰,讓周圍的空間扭曲,強橫的威力,瞬間讓那些光雨消散。

一朵紅色的火蓮,散發著驚天的威能,整個天地為之一頓,彷彿靜止,紅色的火蓮瞬間落在了永生仙王的身前,讓永生仙王的臉色終於變化起來,因為他竟然在火蓮之上感覺到了強大的危機。

永生仙王雙手演化,引起大道共鳴,一條綠色兒符文神鏈,化成一條長鞭,朝著紅色的火蓮狠狠的抽去。

轟轟……

兩聲轟鳴,一聲來自龍雀再次衝擊結界,而另一聲則是來自紅蓮同長鞭碰撞。

虛空震蕩,永生山的弟子們大口吐血,就是仙王初期的強者也是如此,更有不少弟子直接被強大的反震之力,震成了血霧。

「啊……」而更讓人們震撼的是,來自虛空之中,那一聲凄厲的慘叫。

永生仙王那綠色的長鞭,抽碎了紅蓮,但是長鞭卻是被火焰沾染,瞬間傳遞到了永生仙王的身上。

紅色的火焰開始瘋狂的在永生仙王的身上燃燒起來,將永生仙王包裹。

「小子,我的紅蓮鄴火,怎麼樣?就你這樣的,鄴力深重,肯定會好好享受一下了!」

「真以為我那麼好欺負么?當年我也是巔峰強者!」龍雀的聲音響起,不再理會被鄴火包裹的永生仙王,而是再次衝擊起那快要被他崩碎的結界來。

不只如此,那被抽碎的火星灑落,瞬間沾染到了永生山一些弟子的身上,開始瘋狂的蔓延起來。

凄慘的叫聲瞬間在永生山的各個地方升起,永生山的弟子大片的消失,那紅色的火焰瘋狂的蔓延起來。

「遠離那火焰!」一名仙王初期反應過來,頭皮發麻,感覺自己若是被那火焰波及到,肯定也活不過十息時間。

永生山的弟子們瞬間轟亂起來,開始瘋狂的遠離那些蔓延的火海,不想被波及到。

人們速度很快,僅僅幾十息就徹底分離,不過僅僅幾十息,便是有近百萬人化成了灰燼。

「太可怕了!」人們看著那灰燼飄散在空中,心神顫抖,這種情況,他們還是第一次看見過,殺人速度實在是太快了。

轟……

就在人們失神間,又是一聲滔天的轟鳴之聲在天地間回蕩,那被永生山全部長老弟子布置的天羅地網終於在龍雀的碰撞之下破滅。

「走了!」龍雀大喝一聲,目光深深的看了一眼同三名仙王後期血拚的洛天,身上的氣勢也是有些萎靡起來,扇動著翅膀,朝著遠處飛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