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少莊主不好這口!如果你需要,本少莊主可以讓你去春色無邊賣去。不過想來王爺應該捨不得放你走,不然怎麼填補他夜夜的寂寞和空虛呢!」賀蘭煊可不想繼續跟林風眠逞口舌之快,他的目的是帶孟慕思離開,馬上!

「本少莊主不好這口!如果你需要,本少莊主可以讓你去春色無邊賣去。不過想來王爺應該捨不得放你走,不然怎麼填補他夜夜的寂寞和空虛呢!」賀蘭煊可不想繼續跟林風眠逞口舌之快,他的目的是帶孟慕思離開,馬上!

於是,他睨了一眼遠處的木清,大喝:「木清,你立馬給我滾過來!」

另一便突圍的木清朝著賀蘭煊移動,同時快速揮舞著手中的大刀,一轉眼就殺出包圍圈,衝到了賀蘭煊身邊。

「主子。」木清將大刀耍的密不透風,護著自己的主子。

「你掩護,我撤退!」丟下簡潔的命令,賀蘭煊抱起孟慕思,就打算飛身上房。

「賀少莊主,我說過你想送死自己死去,別搭上我們王妃。」林風眠大手一撈,就從身後反抱住了孟慕思。

孟慕思就成了奶油芯,被賀蘭煊和林風眠兩個大男人跟夾心餅乾似的夾在了中間。

「你……」賀蘭煊氣的咬牙切齒。

「你什麼你,結巴呀!」林風眠拽拽地沖賀蘭煊挑著眉毛,「沒看到對方已經召集齊了弓箭手,你跳到半空做活靶子想當刺蝟,我絕不攔著。但是,你不能連累我們王妃也去做刺蝟!」

這一句話,噎的賀蘭煊一個字擠不出來。

忽而,木清急切的聲音傳來:「主子,小心!」

他話音剛落,就聽到對方陣營中綁匪甲的一聲大喝――

「放箭!」

弓箭的破空聲接二連三響起,箭像是漫天煙雨一樣,密集地射向林風眠,賀蘭煊,還有木清。

訓練有素的弓箭手箭法精準無比,這麼多支弓箭竟沒有一支是射向孟慕思的,全部集中在三人身上。

「慕思,跟我走!」賀蘭煊急切地揮動摺扇,擋著弓箭。

他再等不及,只要孟慕思答應跟他走,他就要木清攻擊林風眠,而他則可以抽身帶著孟慕思立即離開。

追兵他不擔心,自己的人就在附近。只要他帶著孟慕思一離開,就發信號讓他們圍攻,勢必將這些黑衣人一網打盡。

「王妃,王爺馬上就到。」林風眠也不說其他廢話,直接使出殺手鐧。

從剛剛這兩個人爭奪她的開始,她就像是個道具玩偶一樣,被他們扯來扯去。誰都沒有問過她的意思,也都沒有注意到她此刻的狀態非常不對!

她的臉色非常慘白,像是重病在身,又像是大病初癒。

活在21世紀的她,生活還算安逸,最重要的是世界和平。普通百姓極少能看到殘酷的戰爭場面,而殺人這種事雖然偶有發生,但是也是極少的。

更何況她還是宅女一枚,哪裡見過什麼殺人和被殺!

可是這血淋淋的一幕,此刻正在她的眼前發生。

地上已經不知道倒下去了多少黑衣人,即便是黑夜,可借著月光她依舊能夠看到地上已經被鮮血染紅。她身前不遠的地方,有數個死掉或重傷的黑衣人疊在一起,他們的身下血流成河,汩汩的鮮血洗刷著大地,一路流到她的腳下。

她的身上,也沾染了斑斑血跡。雖然都是敵人的,但是……那也都是一個個鮮活的生命。

眼看著一個有一個人在她眼前倒下,死去,孟慕思快要承受不住這種衝擊力!

她覺得胸腔里就像是剛剛爆炸過一個小型的原子彈,火辣感撕心裂肺一樣不斷膨脹,劇烈地衝擊著她的心臟。

惶恐,不安,所有負面的恐懼的情緒,一股腦洗劫了她的大腦。

天,誰來救救她!她不想呆在這裡,一刻都不想再看到有人繼續倒在她眼前,不想再看到鮮血遍地……

「慕思?」賀蘭煊終於察覺到孟慕思的異樣。

林風眠也在這個時候發現了孟慕思不對勁兒。他依舊和賀蘭煊一樣一人伸著一隻胳膊,環著她的腰。如果敏銳一點早就能察覺到,她的身體在輕輕顫抖。

意識到孟慕思在恐懼,林風眠眼中飛快閃過一抹驚訝。

端王妃可不僅僅是淫|盪,惡霸那麼簡單,她幾乎和孟千真一樣殘暴惡毒。不,據說她的歹毒遠在孟千真之上,雙手染滿的血腥疊加在一起,都能形成一條河流。

這麼一個狠毒的角色,竟然會因為看到殺人而感到害怕?

林風眠可不覺得孟慕思是裝出來的,喜歡啊什麼的感情可以偽裝,但是恐懼,裝不來的!

兩個人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孟慕思身上的時候,冷不防一直冷箭朝著賀蘭煊直射而來。

「嗖」的破空聲響徹天際。

孟慕思充滿恐懼的眼睛眨了眨,忽然發出好像月亮一樣的皎潔亮光:「小心!」

她話音剛落,還沒等推開賀蘭煊,箭就到了近前。

「主,小心箭!」木清發覺飛身撲救已經來不及,急的大喝提醒。

箭? 楚風的目光終於從一貧的臉上挪開,他看向姜憐。

姜憐看到這有點懵的楚風,她「噗嗤」笑了一聲,姜憐上前直接將一貧和楚風二人直接來著坐下。

「天書學院大會早就在昨天結束了,你來晚了楚風,不過,幾年不見你可真是變老了啊!」

「還有,今天我來這裡,其實是想跟你告別的,我得好徒弟。」

姜憐轉過頭先和楚風敘舊,再又和一貧淡淡的說到。

二人聞言,本來心情都還不錯。

不過,當聽到姜憐要走,一貧便頓時忍不住的直接大喊一聲道。

「什麼。師傅你要走?!去哪裡?」

「什麼,她收了你當徒弟?」

一貧驚訝,楚風更驚訝。

然而當反應過來以後,楚風又瞬間有點酸,還記得三年前自己在姜憐來天書學院的途中,還請求過姜憐刻著收自己為徒。

但是沒想到的的是,人家並沒有答應收下自己,現在她卻收下了一貧,楚風的心裡現在不得不說是難受的,而且更是不服氣。

「你,你這個老傢伙哪裡比我好,竟然還當上了姜憐的徒弟?」

楚風在一邊不滿的說到,而且此時因為整個房間里只有三個人,大家都認識,楚風直接就暢所欲言,肆無忌憚的表達著自己的不滿。

一貧聞言,並且此時看到楚風這麼酸的樣子,一貧心裡的小驕傲頓時體露無疑。

如果是以前,或許一貧並不會在乎這些,或者說是心裡不明白為什麼楚風要跟著姜憐為徒。

但是,自從跟了自家師父之後,一貧獲得的好處卻是只有自己實實在在才明白的,別說什麼丹藥、藥劑,師傅簡直厲害到了可以生死人肉白骨的地步。

只要被施救者沒死,沒有咽下最後一口氣,師父姜憐都可以將那人從死亡線上拉回來。

這不僅是一貧佩服姜憐的地方,而且,就是練武的時候姜憐也可以很好的指導一貧,告訴他招數的破綻厲害之處。

這三年的時間,姜憐用實力證明了她可以當一貧的師傅,而且還可以當的很好。

一貧當即嘚瑟的雙手抱胸朝著楚風道。

「哈啊哈,羨慕吧,嫉妒吧、恨不,可惜你沒有!」

一貧做出了一個非常得意的表情,他直接朝著楚風雙手一攤,一貧的心情簡直爽翻了。

而楚風,他對此簡直氣的咬牙切齒,他當即大吼一聲就要直接上前將一貧給制服。

不過這只是好朋友之間的打鬧。

而一貧,他因為和楚風早就已經相處了很久,明白了楚風的脾性,他此刻直接預料到了楚風的動作。

一貧直接一個閃身躲開楚風,之後,他來到姜憐的身後把姜憐當做擋箭牌。

「啊,師傅救我。」

「好了好了,別亂來了。」

姜憐直接伸手,將楚風再次不依不饒伸過來的胳膊給制服住了。

而楚風當感受到姜憐的力量,他當即驚訝無比的看了姜憐一眼,他道。

「你得武力又提升了,武宗?」

姜憐並沒有回答,也沒有反駁,而楚風看到這一切的時候卻早就已經明白了,他驚訝的下巴差點掉到地上。

趁著楚風正在愣著,一貧在一邊總算喘上氣了,他直接問姜憐道。

「師父,你要離開天書學院嗎?」

「是的這是我給你留下的丹藥,希望你可以早日到達最高等級,說不定那會兒我們就見面了。」

姜憐點點頭,並沒有說自己離開的原因以及要去的目的地。

不過,一貧已經感覺到了姜憐要走的決心,知道姜憐不可能會永遠的待著天書學院,一貧沉思了一會兒之後也就釋懷了。

他道。

「謝謝師父的丹藥,其餘的關於修鍊的東西我知道我的沒師傅的好,給你的話我也用不上,不如把我的傳家寶玉佛給你,這是我家的一個護身符。」

「還是非常好用的。」

一貧說著,直接從袖中拿出了一個玉佛遞給姜憐,姜憐一看,這佛是個好寶貝。

不錯不錯,也不枉費她給了一貧那個丹藥。

姜憐這樣想著,眼睛開心的眯了起來,一邊終於反應過來的楚風看著這師徒二人,真的此時他腦袋懵懵的啊。

他們在說什麼啊,我怎麼什麼都聽不懂呢?

楚風這樣想著,此時他的心情這一刻都要自閉了好嗎,不過,很快楚風就自己振作了起來。

他將目光望向一貧手裡的丹藥。

心裡楚風想著,這玩意兒是個好東西,一定要把他弄到手才行啊,不然的話全叫一貧把便宜給占走了。

楚風這樣想著,他情不自禁的就要伸手從一貧的手裡去搶丹藥,一貧見此趕緊後退,但是此時的楚風就像是一條大型惡犬一般,直接沖著一貧撲了少上去。

一貧就算速度再快,對楚風再出言呵止,一貧都擋不住楚風的進攻。

二人直接扭在一起,看的姜憐的嘴臉忍不住的往上翹。

這真的是一對兒歡喜冤家啊,姜憐並不打算阻止二人。

姜憐等到二人直接打完了,她直接從自己的空間里又拿出兩瓶丹藥來遞給了楚風道。

「好了,這丹藥我為你也準備了,只是昨天你沒來我以為你不要了,那你拿著吧。」

姜憐說到,而楚風一聽,整個人的心情瞬間開心起來,他不在和一貧追趕,而是直接拿走姜憐的丹藥道。

「天哪,我就知道小憐兒你肯定對我好,啊哈哈哈。」

說著,楚風開心的直接對著姜憐來了一個大大的擁抱,就算頑皮如一貧,也對此表示無奈,看著楚風這邊搖了搖頭。

之後,三人和好。

而這邊,姜憐說走就走,下午的時候她就收拾好所有東西直接出發。

而這次出門,姜憐打算帶的人有自己的母親紫雲、小桃以及如煙。

如煙的身份姜憐早就已經知道了,就是上宮幽冥的侍衛,而且是個男的假扮的。

據說,他的原名焦作花童。

姜憐之前早就猜到了這貨是上宮幽冥的人,但是萬萬沒想到他還是個女裝大佬,真是絕了。

姜憐找過花童談話,本來想著讓對方不要再偽裝,但是花童卻拒絕了。 可是他明明記得安安說過大哥有喜歡的女人。

現在連公寓都不去住,大哥是不是跟那個秘密女友分手了?

說實話,他真的太好奇了。

但大哥不願意透露出來,他也不好意思去問。

這種事情怎麼好意思去問呢?

「路上開車小心點。」陸子楚叮囑道。

「我知道,大哥。」

陸子寧點頭,隨後便匆匆地離開。

陸安安望著陸子寧的背影,一臉若有所思。

第二天,幾個哥哥計劃著出去郊遊,準備了不少好吃的食物。

這種季節,正好出去春遊。

春天百花齊放,公園裡面的花競相開放。

陸子深可陸子淺兩人都迫不及待的準備開自己的新車。

看著陸子深和陸子淺的車子,陸子遠露出了羨慕的眼神。

「五哥,你的車子借我開開好不好?」陸子遠圍繞著炫酷的豪車轉了一圈,眼底里滿是羨慕。

陸子淺靠在車門邊上,嘴角微微一勾,雙手環胸,「不是我不願意給你開車,你的駕照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