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先生,在下雖然在劉家地位不高,但這畢竟是一個家族。」

「林先生,在下雖然在劉家地位不高,但這畢竟是一個家族。」

「我不可能背叛我的家族!」

林漠笑了:「你能說出這番話,那說明我沒找錯人。」

劉天祥不由詫異,他看著林漠:「林先生是什麼意思?」

林漠反問:「如果我能證明,劉天佐不是我殺的,那你是否願意跟我合作?」

劉天祥眉頭微皺,沉思片刻:「劉麟也是劉家的人……」

林漠將一個檔案袋扔在桌子上:「這是劉麟所有的罪狀。」眼睛是心靈的窗戶,為了保護您的心靈,請讓【【秀美閱讀】】公眾號為您提供優質閱讀,為你的窗戶安上玻璃!

「他做過什麼,你應該也清楚。」

「這些東西如果拿出來,劉家的人,還會承認劉麟的身份嗎?」

劉天祥陷入沉默,思索良久,輕聲道:「林先生,我不可能做對不起家族的事情!」

林漠:「沒人讓你做對不起家族的事情。」

「我說的只是合作,對彼此都有利的合作!」

「以後,我們只是盟友。你能幫我,我也能幫你,僅此而已。」

「我不會幹涉劉家的事情,相反,我還能幫助劉家走的更高更遠!」

劉天祥不由抬起頭,目光灼爍地盯著林漠,輕聲道:「林先生,野心不小啊?」

林漠笑了,方悟德也笑了。

這句話,方悟德以前也說過,現在換劉天祥說了!

林漠站起身,看著遠處的天際,輕聲道:「我的志向,不會局限於廣陽市!」

「同樣,我也希望,你們的目光,不要只滯留在廣陽市!」

「一個霍家,可以在廣陽市殺了周澤,又讓周慶武親手殺了他自己的兒子。」

「為什麼?」

「就因為霍家實力比你們強!」

「就因為霍家,可以橫掃你們十大家族!」

「劉天祥,你甘心嗎?」

「方悟德,你甘心嗎?」

劉天祥和方悟德面面相覷,兩人都被林漠這番話感染到了。

說真的,這次霍家和周家的事情,也的確是讓十大家族都感到人人自危。

廣陽市十大家族,表面上看著光鮮亮麗。最新更新全本:【秀美閱讀】公眾號。

事實上,跟廣省十大家族比起來,他們狗屁不是。

如果沒有南霸天,廣陽市十大家族,早就被人吞的連骨頭渣都不剩了。

方悟德不甘心,劉天祥也不甘心!

可是,不甘心又能怎樣?

實力不如人家,就只能被人欺辱。

弱肉強食,才是這個社會的終極生存法則啊!

劉天祥站起身:「林先生,你的野心很大。」

「但你別忘了,廣陽市,還有個南霸天!」

「你幫過天爺,他感激你,不代表你可以為所欲為!」

「你的野心,永遠不可能實現。」

「因為,在你面前,始終有一座你永遠繞不過去的山!」

「那就是南霸天!」

方悟德看向林漠,這也是他一直一來的疑問。

林漠現在所做的一切,等於是要奪走南霸天的地位?他憑什麼這麼做?

林漠笑了:「以天爺的能力,如果他真的在乎這些,那他還會蟄伏在廣陽市嗎?」

「你們別忘了,天爺,可是差一點便成為南六省之王的人!」

劉天祥和方悟德臉上的肌肉同時抽搐了一下,他們不由想起,曾經那個男人,一氣吞山河的氣勢!

一人縱橫南六省,南六省所有大家族,都被他踩得抬不起頭!

曾經,那個人幾乎成為了南六省之王!

但,他最終選擇了放棄。

蟄伏在廣陽市,十幾年未曾踏出過廣陽市一步!

可能,年輕一輩,已經不知道他當初的風采了。

但這些老人們,至今還能憶起,南霸天巔峰輝煌的時刻!

他是廣陽市之王,但是,他也是南六省當之無愧的無冕之王!

劉天祥和方悟德互視一眼,兩人臉上,難掩激動。

林漠這句話,就已經說明了南霸天的態度。

南霸天不會反對,甚至還會支持他!

這一刻,他們彷彿看到了年輕時的南霸天!

只是,這個年輕人,比南霸天更加躊躇滿志,更加意氣風發!

他,勢要做成,南霸天未曾做的事情!

劉天祥深吸一口氣,緩緩彎腰:「林先生,如果您能證明家主不是你殺的,我願為您做事!」

劉天祥,服了! 「你也不必緊張,此次那墨君焰入思源不過也只是為了那一人罷了,國家邊境尚且安定!」這些年北漠日益壯大,其實對他們思源也是個不小的威脅,不過在思源之初,思源便與北漠交好,所以國家大事尚且無需操心,可就是因為此次墨君焰入思源是為了那一人,所以他們宮中的那位才會如此情緒不穩。

如果是為了家國大事,他墨君焰無論以何種方式入思源,想來宮中那位也都是不懼的,他們都是人中龍,都有自己的雷霆手段。

宮明乘沉默不言,對於北漠國君和焦蘭殿的那位之事,他多多少少也是知道的,畢竟當初十座城池相送的情景至今都還有不少人記得呢。

「當真只是為了焦蘭殿那位?!」

「目前看是如此,而且顏鈺知道他入了思源。」

宮明乘挑眉,皇上竟然知道!

等等,所以這段時間,皇上的情緒波動才會如此之大,是因為墨君焰入了思源見了焦蘭殿那位!

「你都想明白了。」宮陵駱看着自家父親這般模樣便知他已想清了前因後果。「那我可以回房了吧!」

今日當真是為了別人的事把自己弄得又累又餓,自己似乎少有這般狼狽的時候,必須要好好睡一覺犒勞犒勞自己,別人的事終究不適合他來操心。

宮明乘揮了揮手也不再多加追問。

「主兒,宮外來的信!」

「快拿來我看看!」林若心的喜悅之情溢於言表,想來是爹爹送來的信件,等了大半個月了,終於有消息了。

林若心展開信件快速瀏覽了起來,看來這些時日爹爹也是用了些心思的。

「拿去燒了!」這些秘密自己知道就行了。

「是!」

爹爹在信中提到了一些關於那位北漠君主同焦蘭殿那位的故事,還真是不錯的消息呢,爹爹還說,這些時日皇上心情不好大致也有這個原因。

想想也是,一個是北漠君主,一個是思源太后,他們之間要是真有些什麼,對思源,對皇上都是一件極其丟面子的事。

在接下來的幾天,城中竟然多了諸多關於南緋顏同那位北漠君主墨君焰之間的流言。

「小郡主,如今這些……」小宇子很是擔憂的看着自家小郡主,怎的就不能讓人安生一些呢,以前是小郡主自己不放過自己,如今好不容易小郡主自己對那些個不上心了,又是哪兒來的么蛾子在撲騰。

「不必在意。」自己當初不就是要坐實了這妖后之名嘛,這可是先帝最願意見到的呢,只是苦了墨君焰同自己背黑鍋了。

北漠國君,思源太后,果然是個不錯的話本,當得起自己妖后之名!

「是!」小宇子打量著小郡主的神情,她似乎當真是一點都不在意,想想也是,畢竟以前自己出手繪製這些個話本都有過。

「玉英,查清楚,這些流言到底從何而起!」趙顏鈺在聽到那些話之時是無比氣憤的,當年墨君焰以十座城池相送的時候流言都未曾這般瘋長。

「是!」玉英自然是清楚皇上心思的。

不過這一次,於公於私他確實也應該好好查一查這些流言蜚語的起勢,這些年太后的名聲似乎一直都不大好的樣子,可是他跟在皇上身邊許久,他也算是見過太后多次,他總覺得太后與主子之間有太多的話沒有說清楚。

林若心入養心殿時便見趙顏鈺對着玉英吩咐着什麼,那臉色着實不大好看呢,也是,這可是關乎著一國臉面呢!

「林常在!」玉英領命外出之時正巧碰上了林若心,他們也不過是點頭的禮儀,這兩日林常在似乎又跑的勤了一些呢。

玉英知道焦蘭殿那位在主子心中的位置,所以有時候看着這後宮嬪妃,他也有些感慨,都是愛錯了人啊!

林若心點了點頭看着玉英離去的身影,嘴角多了一絲意喻未明的笑意,後宮最尊貴的女人又如何,等她不再那個位置的時候也不過是常人一個。

「皇上!」林若心蓮步輕移入養心殿,聲音婉轉清麗直闖耳畔。

「你怎麼來了?!」趙顏鈺回首看着林若心,雖說他心中也有太多思緒,不過在見到這些人的時候,他也儘可能的讓自己平靜下來。

後宮也是一個容易流言四起的地方。

不過在林若心看來卻又是另一番模樣,明明先前皇上都還在大發雷霆,對着自己皇上卻是耐心有加,可見皇上對自己終歸是不一樣的。

「這些時日皇上似有太多煩心之事,臣妾不能為之分憂,只能熬些安神湯,願皇上不再有憂愁。」林若心盯着趙顏鈺,那可謂是一個含情脈脈啊。

「有心了!」趙顏鈺點了點頭對於她的眼神時而不厭,只是示意身邊人接過林若心手中的安神湯。「要是沒什麼事便退下吧!」

「是!」原意林若心還想再說些什麼的,可是在奴才接過安神湯的那一刻,趙顏鈺便開口阻斷了一切可能。

如今林若心可是要當一個進退有度的知心人,自然也不會強求。

「那皇上記得將安神湯喝了,有助於安神醒腦,解除心中憂思。」

趙顏鈺點了點頭不再多言,可一直到最後的最後,那一碗安神湯都擺在案桌之上,他的憂思從來都只有一人可解。

雖說京中流言四起,可無論是墨君焰還是南緋顏似乎都不甚在意,該見面的時候還是在見面。

「你倒是不怕!」墨君焰笑着說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