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奧~」要不是韓義快上來了,羅春真想跟她干一架,「嗎得,老子真是倒了八輩子血霉。」

「次奧~」要不是韓義快上來了,羅春真想跟她干一架,「嗎得,老子真是倒了八輩子血霉。」

「咚咚咚——」

聽到敲門聲,羅春再次警告沙發上的女人,「等下要是敢胡說八道,我大嘴巴抽你。」

開門,

門口一男一女站了兩個人,韓義墨鏡,T恤衫,藍色牛仔褲配運動版鞋,顯得非常休閑;

女的也是墨鏡,扎著個馬尾辮,穿著一套阿迪運動服,羅春定睛一瞧認了出來,是韓義秘書,叫阮什麼的?

「進來進來……」羅春側身熱情到,「不用拖鞋……家裡地方小,隨便坐哈。」

「蓁蓁,快倒茶啊!」

穿著件皺巴巴灰色汗衫加牛仔短褲的女人,躋拉著拖鞋去了廚房。

韓義看了眼女人的背影,笑眯眯問:「你現任女朋友?」

「呃……對!」羅春尷尬到。

韓義好奇道:「我看那個局長家的女兒對你蠻好的嘛,為什麼分了啊?」

鬼夫請你正經點 羅春一臉尷尬,「那個……性格不合。」

韓義笑而不語,轉頭在客廳里看了看。

羅春問:「你怎麼突然過來了?」

「你這兩天沒上網?」正好女人端著兩杯茶過來了,韓義接過道:「謝謝。」

羅春等他喝了口茶才應道:「怎麼啦?」

韓義就把過來的事情跟他講了講,不過沒提無人駕駛的事情。

接下來兩人又聊了會,韓義感覺羅春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就沒再問了。

看了眼時間,已經快11點了,「走吧,出去吃飯。」

羅春站起來抻抻T恤下擺,「走。」

三個人快走到門口時,那個一直沒說話的女人,突然說:「我沒錢買米了。」

「……」韓義愕然的看著羅春。

羅春尷尬的差點沒找條地縫鑽進去,趕緊掏錢包,把裡面錢全拿出來遞給女人,「你怎麼不早說啊。」

也不管韓義讓帶上女人的提議,拉著他的胳膊出了門。

…………

浦江東區新國際博覽中心。

耿凱琳跟幾個朋友一直等在這裡。

她已經從英國大學畢業了,綜合分57,拿了個普通一本學院的二階二等榮譽;這個成績相當於剛剛及格,夠資格讀研究生。

然後經過慎重考慮以及和家裡商議后,她決定不讀研究生了,而是回國先工作一段時間,等有了一定實踐積累后再脫產讀研。

而讓她做出這個決定的最重要因素是,她在英國那邊聽了一堂有關於空氣投影技術的講座,教授詳細講解了有關於空氣成像的技術原理。

而這個技術,正是國內那個便宜表姐夫發明出來的。

然後耿凱琳突然就覺得自己簡直傻瓜透頂。

有這麼牛C的便宜表姐夫不知道去抱大腿,還要萬里迢迢跑到英國,聽老外講那位便宜表姐夫發明的技術,真是蠢到無藥可救。

丟臉怕什麼?

前倨後恭又怎麼啦?

很多人其實並不怕變成自己厭惡的人,他們怕自己過得還不如那些討厭的人。

所以耿凱琳回來了。

目的很明確,抱大粗腿!

……

……

到了中午,耿凱琳跟幾位閨蜜出去吃了個飯,然後又去找那位姚經理。

「姚經理,我表姐夫他什麼時候能來啊?」

耿凱琳「表姐夫」三個字已經喊的朗朗上口。

姚鑫笑了笑說:「韓總剛打電話過來,說正在跟朋友吃飯,讓你先等一下,他兩點鐘左右過來。」

耿凱琳心口好像被重鎚猛的敲擊了下似得,「砰砰」直跳。

之前那種平常心,此時消失的無影無蹤,腦海里只剩下一個念頭,

那位被英國教授盛讚為「21世紀最偉大的科學家之一」,要「接見」自己了…… 保山路上一家很普通的川菜館里。

韓義不是個喜歡八卦的人,但羅春臉上寫滿了「我有心事」,讓他的八卦之心熊熊燃燒。

羅春也是愁的不知該怎麼辦,兩杯酒下肚,把這段時間的遭遇給說了出來。

韓義久久無語,最後說了兩個字,活該!

旁邊悶頭吃飯的阮紅妝沒說話,就只輕飄飄看了他眼,目光里的含義也是不言自明。

這種事真就是不作不死。

就跟那些GAY不穿雨衣高危作業一樣,一次中標,終身受益。

「韓老闆,我該怎麼辦啊?」羅春頹喪到。

韓義吃著菜,笑呵呵道:「什麼怎麼辦?當然是照單全收了。你看我費勁吧啦整了兩個小東西出來,你啥事沒做,拔出蘿蔔帶出泥,多好的事啊?」

清官難斷家務事。

羅春本來也沒指望韓義能幫上忙,可這幸災樂禍的口氣卻讓他更加鬱悶。

坐韓義旁邊的阮紅妝,一張臉也是有些紅,以後不能直視「拔出蘿蔔帶出泥」這句話了。

玩笑開過了,韓義問道:「她家裡人呢?」

撒旦老公十惡不赦 「都去世了。」

羅春喝了口悶酒,「本來也沒什麼,我自己做的事我認。可關鍵是那小孩不是我的啊,要真照單全收了,不是幫別人養了嘛。

我老頭子要是知道了,非氣出心臟病不可。」

「呵呵……」韓義很不厚道的笑出了聲,然後很認真的建議道:「其實我覺得吧,要是那個女人能本本分分過日子,你收下也是未嘗不可。」

羅春嘆息了聲,「我真有考慮過。就怕老頭子那關過不去。」

「回去好好溝通吧。」

說完韓義不知怎麼就想到了林慧兒。

很多事說起別人來頭頭是道,真等落到自己身上了,也不見得好到哪去。

所以啊,

誰也甭笑話誰。

…………

就在幾人吃飯閑聊之時,吉利無人駕駛再次被推上風口浪尖。

美國當地時間,9月4號晚11點,由谷歌、蘋果、福特、通用、Lyft以及其他科技和汽車巨頭組成的「聯邦自動化委員會」,對吉利無人駕駛汽車提出了質疑。

根據委員會發布的通告稱,經過他們的AI工程師反覆論證后,吉利無人駕駛很可能涉嫌技術造假。

此消息一出,頓時引起軒然大波,國外無數重量級媒體,紛紛轉載了該篇通告。

國內記者更是如同聞到血腥味的鯊魚一般,蜂擁向中海感測器展覽會現場。

「姚經理您好……」

「姚經理……」

展覽廳被無數記者圍的水泄不通,閃光燈此起彼伏,外面圍觀的人更是黑壓壓一片。

姚鑫不善言辭,被眾多記者圍在中間,一時間頭暈腦脹。

「我不知道美國自委會從何得出我們造假的結論,但我可以負責任告訴你們,我們產品技術都是經過嚴格論證的,不存在他們所說的造假問題。」

「那請問姚經理……」

記者還是不依不饒。

相比于吉利無人駕駛獲得空前成功,「技術造假」更能吸引大眾的眼球。

所以他們的問題也是一個比一個刁鑽。

就在這時,有記者收到消息,天義董事長到展覽會了。

一時間,無數記者緊跟著朝北大門蜂擁而去。

北大門台階下,一輛黑色賓士650還沒停穩,就被眾多記者給圍滿了。

「韓總您好……」

「韓總……」

剛從車裡下來的韓義,就被數十支話筒、錄音筆已經懟到了嘴邊。

韓義本不打算過來的,但有些事必須在第一時間予以正面回應。要不然三人成虎,眾口鑠金,就算沒造假,人家也會說你心虛。

何況,天義正在同國內各大汽車廠商洽談合作高級輔助系統事宜,這種負面新聞會極大影響談判成功率。

「韓總您好,美國聯邦自動化委員的專家說你們技術涉嫌造假,請問您對此有何看法?」

在趙洪武把記者攔開后,韓義說:「我沒什麼看法。那些人就是一幫自嗨的傻逼!」

「……」

「韓總您好,國內無人駕駛專家也對你們的環境感知技術持懷疑態度。」

「國內的專家?」韓義冷笑道:「來來來,你告訴我是哪個傻逼磚家?我來跟他切磋切磋。」

「……」

人群中有好事的記者喊了一嗓子,「中國無人駕駛行業理事會的劉果生理事。」

「劉果生?」韓義楞了一下,隨後想起來了,「噢,原來是燕京航大赫赫有名的理論磚家啊!」

韓義在「赫赫有名」以及「理論磚家」上加重了語氣。

彪悍寶寶無良媽 「你去告訴他,不要用他的無知來揣度我的深度。就他掌握的那點皮毛,我們天義隨便一個工程師都可以吊打他。」

韓義的話完全就是赤裸裸的引戰,讓現場記者激動不已。

中國科技報的記者問:「韓總您好,據內部消息稱,吉利博銳無人駕駛的3D信息採集量高達300萬,而當今世界的實驗室數據才剛剛突破180萬;

很多人都對你們公布的數據表示懷疑。」

韓義毫不遲疑道:「你說的當今世界是你認知中的世界,但請不要拿來代表天義,我也不認同你口中的當今世界。

另外不怕告訴你們,每秒300萬信息採集量只是實測數據,早在8月初,我們實驗數據就已經超過500萬。」

「轟——」現場記者頓時像打了雞血一樣興奮。

「韓總,你說的是真得嗎……」

「韓總……」

「好了,今天到此為止。回頭詳細數據會在天義的官方網站里貼出來。」說完韓義不再理會現場記者的提問,朝展覽廳里走去。

…………

韓義說的話,很快被人傳到網上去,瞬間引起巨大的轟動。

他的狂妄不僅沒有使人反感,反倒讓無數網民大呼過癮。

有人歡喜有人愁,那位本來只是跟著蹭熱度的燕京航大無人駕駛研究所所長、劉果生教授,瞬間成為了知名人物。

無數人在微博上、知乎上@他,把韓義說過的話截取給他看;

那些看熱鬧不嫌事大的網民,在劉果生微博底下留言:「劉教授,韓老闆隔空喊話,要跟你切磋一下,你應不應戰啊?」

「揭人不揭短,打人不打臉,韓義太過分了。要是我的話,一定會把這個臉打回去。」

「對!一定要把這個臉打回去。」

「哈哈哈……哎呦,笑死我了,樓上的,你們也太壞了吧。跟韓老闆去切磋,那不是左臉打完送右臉嘛。」

此時燕京航大里的那位劉果生教授,把韓義祖宗十八代都罵遍了。

那麼多人蹭熱度,憑什麼就掛他啊?

難道他連質疑都不可以?真是可笑至極。

就在辦公室里,劉果生登陸上欣浪微博,然後撰寫了一篇長博文,洋洋洒洒數千字,把韓義從頭批判到尾。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