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生殿,主人。」

「殺生殿,主人。」

看著蕭凌天,一個個疑問出現在眾人的心中。

「龍天辰,我來了,你的大婚,將是你的葬禮。」

蕭凌天看著身穿九龍戰甲的龍天辰,聲音冰冷的道。

「凌天!」

身穿九鳳袍的兩道倩影,站了起來,臉上梨花帶雨的看著蕭凌天,當日,她們在皇宮深處親眼看見蕭凌天身中歲月箭,本來已經死去的心,活了過來。如果不是為了親人,她們早已自盡,今日看見蕭凌天,她們再無遺憾。

「我來了。」

看著兩道倩影,蕭凌天簡單的說了三個字。

但是,接下來的一幕,讓蕭凌天瘋狂了。

「凌天,快走!」洛顏詩和雪姬雙雙出手,竟然是對著自己心臟刺去。

與此同時,風無忌、烈火老祖、姜帝一、雲雷雙尊飛出,將蕭凌天團團圍困。

「不!」

蕭凌天雙目充血,蕭凌天沒想到洛顏詩和雪姬,竟然為了斬斷蕭凌天救她們的念頭,雙雙自殺。

「時光靜止!」

蕭凌天一聲怒喝,讓洛顏詩和雪姬的動作停滯了瞬間,龍天辰出手,將兩人的劍擊歪,沒能致命。

兩人抬頭望向龍天辰,彷彿看到了蕭凌天悲慘的結局。

她們不願意接受這個結果,她們為了蕭凌天,不惜自殺,絕蕭凌天救她們之心,好逃出升天。

但是,結果卻是這麼的無情,她們沒能成功。

她們不喜歡什麼龍帝,更不想成為什麼帝妃,她們只喜歡一個人——蕭凌天。

而且,據她們所知,她們不過是龍帝龍天辰的爐鼎而已,每個被選中的女子,都會慘死。

她們對於龍天辰來說,只是修鍊的資源而已,和靈石、靈藥沒有什麼太大的區別。

龍天辰的功法全靠吸收女子的元陰。

那些成為了帝妃的女人,要麼是修為永遠停懈不前,要麼是修為不斷的倒退,甚至還有不少人慘死在宮中。

這些事情都被封鎖,外界的人根本不可能知道。

但是雪姬知道這個隱秘,因為她的體內,有著和帝王之氣相輔相成的帝妃之氣,從小就知道這個隱秘。

她一生自傲,自視極高,想不到自己到頭終究逃不出龍帝的掌心。

從絕代雙驕開始穿越 這突然發生的驚變,讓得現場立刻為之一靜,所有人都是神情一怔。

蕭凌天的速度極快,一把便抓向兩人,但是蕭凌天,被龍天辰阻止了。

此刻,龍天辰的面孔冷了下來,臉色陰沉如水。

「本帝的帝妃,即便死了也改變不了命運,依然是帝妃,你別想染指!」

【殺生殿還記得嗎,鬼厲還記得嗎,求推薦票。】 看著洛顏詩和雪姬,蕭凌天目露瘋狂之色,身體對著龍天辰爆射而出,在龍天辰出手阻擊的瞬間,蕭凌天施展了時間祖龍神術。

「剎那靜止!」

在時間靜止的剎那,蕭凌天越過龍天辰,落到了兩人的身邊。

可是,兩道倩影緩緩的倒了下去。

惡魔總裁,別擋道! 「雪姬、顏詩!」

蕭凌天心中大驚,隨即立刻伸手將兩人都攬在了懷中。

「怎麼樣?」蕭凌天關切的問道,他急忙查看兩人的傷勢。

稍一查看,蕭凌天頓時心中一沉,雖然沒能致命,但兩人所受的傷,依舊大到難以恢復的地步。

蕭凌天毫不猶豫,將自己體內的龍血,注入兩人體內,為他們延續生機,龍血進入體內,蕭凌天清楚的查看到,兩人的傷勢嚴重至極,這麼重的傷勢,即便她們修為高深,也很有可能損命。

「凌天,快走!」

洛顏詩和雪姬,兩人面無人色,但是依然異口同聲的道,口中鮮血不停的流淌,斷斷續續的道:「快走,不然你就沒機會了,我們死不瞑目!」

言罷,兩人緩緩的閉上了眼眸,昏迷過去。

「你們不會死的,我不讓你們死,醒醒!」蕭凌天急忙呼喊,他害怕兩人這一睡,再也不可能醒過來了。

蕭凌天手印打出,在兩人的體內注入時間印記,讓她們體內的時間停滯,稍稍穩定傷勢,不至於立刻死亡。

蕭凌天怎麼也沒想到,她們兩人居然如此的剛烈,對自己如此的殘忍,就這樣自殺了。

蕭凌天猛然轉頭,看向龍天辰,目中殺機大盛,龍天辰是這一切的因,如果沒有龍天辰,這一切都不會發生,蕭凌天此時的殺機,濃郁到了極點。

龍天辰望著蕭凌天,聲音冰冷的喝道:「蕭凌天,你竟然膽敢褻瀆本帝的愛妃,罪無可赦,九族當誅!」

嗖!

龍天辰話音一落,立刻有無數金龍衛飛掠而來,但是有人比他們更快,在金龍衛飛出的瞬間,一道道暗影飛出,金龍衛化為一具具無頭屍體。

眾人見此,均是心中暗暗搖頭,就算蕭凌天再強,也是活不成了,今天來了太多的高手了。

沒有人能改變這個事實。

「小子,你自己束手就擒,還是要我們出手?」

烈火老祖冷冷的問道,他的孫子,烈千羽就是栽在蕭凌天的手中,他對蕭凌天可是恨到了極點,而且蕭凌天讓烈火宗,可謂是損失巨大。

蕭凌天手中抱著昏死過去的雪姬和洛顏詩,沒有理會烈火老怪,目光直直的望著龍天辰。

「你該死!」蕭凌天淡淡的說道。

蕭凌天話音一落,現場再次一靜,而後倒吸冷氣的聲音此起彼伏。

所有人都是心中大駭,瞪圓了雙眼,面帶震驚之色的望著蕭凌天。

蕭凌天居然敢說龍帝該死?龍帝龍天辰可是修為通天,渡過了七次無生雷劫的高手,手段通天徹地,蕭凌天的話,直接讓他們感覺到自己的大腦不夠用了。

瘋了!

真是瘋了!

眾人心中狂震,暗道蕭凌天已瘋。

在眾人看來,蕭凌天若是不瘋,絕對不會說出這樣的話。

此時此刻,蕭凌天說出如此大逆不道之言,就不是一死這麼簡單了,而是會被誅滅九族。

「呵呵!」

本來就臉色陰沉的龍天辰,聞聽蕭凌天之言,不怒反笑,道:「有意思,一個垃圾也敢大逆不道!」

言罷,龍天辰神色一寒,道:「你們蕭家,全部等著暴屍城頭吧。」

然而,讓眾人想不到的是,聽聞了龍天辰的話,蕭凌天卻是面色平靜,沒有絲毫懼怕。

顧少,情深不晚 「垃圾,一個不毛之地的小武者,竟然膽敢自稱龍帝,在中州聖土,屁也不是!」蕭凌天眸中露出譏諷之色,滿臉不屑的說道。

他對於龍天辰,沒有任何好感,只剩下仇恨。

以龍天辰的修為,在中州聖土,不過是個小人物而已,而現在,逼得洛顏詩和雪姬自殺,讓得蕭凌天心中殺機大起。

蕭凌天此言一出,幾乎驚掉了無數人的下巴,讓得很多人眼珠子都要瞪出了眼眶。

中州聖土,強者雲集,但是在此地,沒有誰敢直面罵龍天辰,屁都不是。

眾人心中狂震,腦中掀起驚濤駭浪。

但是,讓眾人不解的是,若說蕭凌天已經瘋了,但其臉色卻是平靜如水,並沒有任何瘋狂之態。

蕭凌天的話語,無異於九天驚雷,將眾人炸的有些發懵!

所有人都感覺心中發寒,大氣都不敢喘一口,龍帝一怒可是要血流成河啊!

果然,眾人注意到,在蕭凌天此言說出之後,龍帝的臉色瞬間黑了下來,凌厲的殺機從他眼眸中爆射而出。

龍天辰怒了!

真的徹底被激怒了!

啪!

一聲爆響,龍天辰長身而起,身下的帝車直接被他拍成渣。

「簡直是不知死活!」

龍天辰滿臉殺機,心中怒火滔天,他是神武古國的主宰,是神武古國無敵的存在,受億萬子民敬仰,從未有人敢頂撞他了,更遑論是辱罵他!

「敢侮辱龍帝,找死!」

龍天辰還未動手,烈火老祖倒是率先出手了。

恐怖的攻擊洪流,轟向蕭凌天的頭頂。

烈火老祖雖然滿面怒氣,眸中卻是暗暗閃過一絲喜色,現在可是他在龍帝龍天辰面前表現的機會,只要殺死蕭凌天,就會立下大功,必然能進入皇室禁地,修鍊一段時間,皇室的禁地,是一處龍穴,是修鍊的絕佳之地。

攻擊洪流快如疾電,威勢驚天,空間被撕裂,瞬間便臨近了蕭凌天。

面對烈火老祖的必殺一擊,蕭凌天根本就沒有去看對方,蕭凌天的目光,看向了懷中的兩人,暗嘆一聲,隨即意念一動,便將兩人收入萬龍鼎空間。

此時此刻,所有看著蕭凌天慌忙的動作,都不禁面色一呆。

這是要幹嘛?竟然不躲不閉,真以為自己是天神下凡不成。

此時的烈火老祖,心裡大爽,殺死蕭凌天,也算是為烈火宗弟子報仇了。

可是,他突然發現,似乎時間詭異的停頓了一下,然後蕭凌天原地不見,詭異的出現在他的身後。

「烈火老怪,死吧!」蕭凌天一聲爆喝,冰冷的劍鋒斬來。

看著蕭凌天的攻擊,烈火老祖頗為不屑,伸手抓向蕭凌天的劍鋒,想要空手奪白刃。

「時間加速!」

這一刻,蕭凌天施展了時間祖龍神術,長劍詭異的加速,烈火老怪的手抓了個空,雙目欲裂,因為烈火老怪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那冰冷的劍鋒已經將他一劍分屍了,一道血線從額頭連通小腹。

再場的所有人,包括龍天辰在內,都是一臉懵逼的表情。

烈火宗的頂樑柱,烈火老怪死了,一劍分屍,幾月不見的蕭凌天,竟然強悍到如此地步,讓所有的人,都感覺到膽寒,蕭凌天才多大的年紀,如果給他時間,會是怎樣的光景。

蕭凌天斬殺烈火老祖,沒有一點覺得意外的,操控時間,他就是主宰。

求推薦票,求訂閱,求支持正版。 在烈火老怪被殺的瞬間,金龍衛的一個統領手持大刀,不信邪的劈向蕭凌天。

在那金龍衛統領出刀的瞬間,在他的身後虛空,奔騰出了八條真龍虛影,刀鋒帶著恐怕至極的力量,璀璨的刀芒,如果一彎銀月。

對於那可怕的刀鋒,蕭凌天看也沒看,伸出了左手,抓向刀芒。

看著這一幕,一個個面露古怪嘲諷之意,剛才的烈火老祖,就是這樣死的,難道蕭凌天自以為比烈火老祖還厲害,空手奪白刃。

一個聖魂秘境七重巔峰的武者,居然要用手,就去接八重風火劫難的一刀,你真以為,你是凝結完美神丹的少年至尊,擁有無雙神體。

這不是自己找死嗎?

而出手的金龍衛統領,看到蕭凌天的動作,先是面色一怔,隨即臉上立刻露出了獰笑。

蕭凌天如此託大,對於他來說那就再好不過了,直接一刀徹底斬殺蕭凌天,在龍帝的面前親自建功立業。

瞬息之間,金龍衛統領的長刀便噼了下來,狠狠的噼在了蕭凌天的手掌之中。

嘭!

一聲悶響,勁氣炸裂,席捲八方。

然而,眾人預想中的情況並沒有出現,蕭凌天並沒有被一刀噼成兩半。

只見金龍衛統領的刀,被蕭凌天緊緊的抓在手中,紋絲不動。

「什麼?」

「這怎麼可能?」

很多人驚唿出聲,不可置信的看著這一幕。

實在是這一幕太過震撼了,以聖魂秘境七重巔峰的修為,居然只憑一隻手抓住金龍衛統領的刀,這太不可思議了!

「這……!」

而此刻最為震驚之人,莫過於那名出手的金龍衛了,他眼眸一瞪,彷彿像看到了鬼一般。

他心中實在無法想象,為何會發生這種不可思議之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