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了,我發誓,我真的一無所有了。」左興宇大聲道。

「沒有了,我發誓,我真的一無所有了。」左興宇大聲道。

「還有你的衣服,一條褲衩都不許剩。」左一鳴哈哈大笑。

「左一鳴,你不要欺人太甚。」左興宇厲聲道。

「我就欺你,你拿我怎麼樣,再給你最後一次機會,否則,你就去陪你的這位紅顏吧。」左一鳴笑著,一腳將那顆還睜著大眼睛的腦袋踢到了左興宇的面前。

剎那間,左興宇服軟了,抖著手開始將身上的衣服一件件脫去。

不多時,左興宇就成了一條大白豬,伸手捂住胯下的小蚯蚓。

「哈哈哈,左興宇,就饒了你這條狗命,以後見到我,你就繞著走吧。」左一鳴笑得臉龐都有些扭曲,隨即帶著三位追隨者離開了。

楚南在暗處撇撇嘴,這皇室,盡出一些變態。不過,這左一鳴實力不錯,應該剛突破到玄王境界不久,在這些皇子王子中,真正突破到玄王境界的只有那麼幾個,最重要的是,他的三個追隨者中竟然也有一個玄王,這實力已經能算很強悍了。

楚南本想偷偷尾隨過去的,但是這剝成了一條白皮豬的左興宇的舉動讓他打消了念頭。

這剛剛還一臉悲戚的左興宇四下看了看,突然拿著一片斷刃在他那滿是肥肉的胸口切了一刀,然後兩根手指在邊緣一按,頓時,一個小小的盒子飛了出來。

左興宇將盒子打開,裡面竟然是一枚戒指,這戒指光華流轉,如天上星辰一般,讓楚南心頭都猛跳了幾下,目光中升騰起兩團幽幽的紫焰。

左興宇將戒指拿出,自言道:「還好這寶貝被我藏得隱蔽,該死的左一鳴,你一定會為之付出代價的。」

左興宇意念一動,又一枚空間戒指出現,應該是從這光華流轉的戒指里取出的,那似乎也是一枚空間戒指。

這時,左興宇拿出一套衣裳穿上,將那很平常的空間戒指戴在手上,然後又將那一枚光華流轉的戒指收在盒子里,再度往他胸口的肉里塞去。

陡然,左興宇的手一麻,那盒子竟然「唰」的一下飛了出去,緊接著,他的腦袋一痛,不醒人事。

楚南鬼魅般掠了出來,直接拖起左興宇閃身消失。

在楚南帶著左興宇消失后不久,就又有一隊獵人隊伍來到了這裡,為首的正是六皇子左天河。

「殿下,是隆裕王府二王子的三名追隨者。」立刻,有一名追隨者確認了地上三具屍體的身份。

「那個草包,來這裡也是送菜的。」左天河淡淡道。

「殿下,那支打劫的隊伍應該就在這附近,不如我們去將他們搶了。」一個追隨者道。

「能追蹤到嗎?」左天河問。

「應該沒問題。」

「那還等什麼。」

……

楚南將左興宇扔在一邊,打開了那盒子,將那華光流轉的戒指拿了出來。

楚南的心在「撲通」直跳,僅憑這華光,就讓他有一股熱血直往腦門沖,憑直覺,這是一件寶貝。

戒指上有簡單的玄陣封印,直接被他破除了。

意念沉入了戒指里,楚南發現裡面是一個約有十平方的空間,空間周圍是如同混沌一般的氣霧封鎖,意念衝過去,就如同陷入了泥潭一般。

這戒指空間里都是左興宇留的後手,都是些好東西,但楚南卻是不太看得上眼,他知道真正的寶貝應該就是這枚戒指,他從末見過什麼寶物散發的光輝如此有靈性。

楚南在這戒指的空間仔細察看著,他將裡面所有的東西都挪到了自己的空間戒指里。

「咦,這是什麼?」楚南在下面突然發現了一條條的線條。

線條匯聚處,是一個腦袋般大小的符文,看著有些熟悉。

左思右想,楚南一拍腦袋,驚聲道:「這不是紫月神晶上的那種符文嗎?」

楚南意識沉入意識海,紫月神晶的兩塊碎片正在緩緩轉動著。

仔細分辨了之後,楚南發現,這種符文線條應該同出一源,但卻並非一模一樣。

楚南心中一動,直接引動紫月神晶的能量沖向了這戒指空間里的符文。

剎那間,這戒指的華光越來越耀眼,若非楚南身處隱匿玄陣中,這華光定能直衝天際。

戒指內的線條都亮了起來,如同獲得了能量一般輸向了四面八方,那混沌的霧氣涌動起來,竟是朝著四周擴散。

待得空間由十平方擴張到百平方后,楚南感覺有些眩暈,便停止了輸入。

緩了緩,楚南的意念進入了戒指里,當他看到擴張的空間里顯現出來的三具金甲雕像后,不由得一愣。

「這是什麼東西?」楚南意念想將其中一具金甲雕像弄出來,但是這金甲雕像動了動,突然睜開了眼睛,隨即,兩隻眼睛變成了兩個孔洞。

楚南心中一動,拿出兩塊極品玄晶塞入金甲雕像的眼珠子里,但是這金甲雕像卻是一點反應也無。

「不是玄晶能驅動的……」楚南喃喃道。

這時,楚南感覺到這金甲雕像上那一股淡淡的熾熱氣息,他的腦海里靈光一閃,不能用玄晶驅動,難不成可以用九陽神晶?

楚南拿出了那兩顆他珍藏的九陽神晶,塞進了金甲雕像的瞳孔里。

剎那間,這金甲雕像的眼睛閉合,再度睜開時,它的瞳孔里散發出如太陽一般耀眼的光芒,而且,它的全身都有一層光芒閃過,「咔嚓」的動了起來。

「出來。」楚南意念一動。

這時,這金甲雕像赫然從空間里消失,出現在楚南的面前。

楚南驚駭莫名的看著這足有他三個一般高大的金甲雕像,它身上散發出來的那種恐怖的氣息竟然讓他心生顫抖。

楚南控制著金甲雕像抬了抬手,結果隱匿玄陣差點崩潰。

「咕咚」

楚南狂咽口水,媽呀,這金甲雕像應該是一種傀儡,一種用九陽神晶驅動的傀儡,他感覺自己在它的面前,估計一招都接不下來。

這金甲傀儡,估計都有堪比玄帝的實力。

玄帝……

楚南這次是真的眩暈了,他回過神后急忙將這金甲傀儡收入了那戒指空間。

平復了一下心情,楚南試著將這金甲傀儡移到其它的空間戒指里,但它除了能夠存放在這枚戒指里,其餘的都不行。

「九陽神晶我只有兩塊,這東西就是消耗品,金甲傀儡威力這麼大,不知道兩塊九陽神晶能撐多久,但無論如何,我有了它,就等於多出一條命,或者是幾條命,九陽神晶再珍貴,也沒有命珍貴啊,沒想到跟來這獵人比賽,還能得到這種好東西。」楚南舔了舔嘴角,興奮的不可自抑。

楚南收好戒指,看了一眼仍在昏迷中的左興宇,嘿嘿笑道:「小子,老子拿了你的寶貝,保你一條小命,你也不虧啊,乖乖睡三天,等著傳送出去吧。」

楚南出了隱匿玄陣,正打算回去。

但是剛一出來,楚南心中便一緊,身形消失在一顆大樹之後。

兩個身影出現,熟練的探查著,一看就是知道是叢林老手。

探查后,兩人朝後打了個手勢,身後出現了十一個人,加上前面兩個,一共是十三人。

「四個皇室子弟聯合起來啊,團結起來倒是能擰成一股繩,就是不知道在利益面前牢不牢固。」楚南掃了一眼,心裡嘀咕道。

一行人謹慎的繼續往前,很快消失在茂密的森林之中。

楚南正待動身,突然遠處傳來一聲慘叫,緊接著狂暴的獸吼聲與玄力爆炸的聲音。

「人無橫材不富,馬無夜草不肥,剛剛發了一筆,這一次看看能否坐收漁翁之利。」楚南心道,朝著混亂打鬥的地方摸去。

往前摸了一段路,楚南脊背突然湧起一股寒氣,他當機立斷,電一般消失在原地。

而在瞬間,隨著一聲天地為之變色的獸吼聲,恐怖的能量風暴肆虐,剛剛楚南呆的地方被夷為了平地。

「這******是誰招惹了七級玄獸……」楚南心中驚懼萬分,根本不敢停下腳步,瘋了一般的逃竄,而他的身邊就有一群各級玄獸,卻根本顧不得攻擊他,因為它們也在逃命。何,我有了它,就等於多出一條命,或者是幾條命,九陽神晶再珍貴,也沒有命珍貴啊,沒想到跟來這獵人比賽,還能得到這種好東西。」楚南舔了舔嘴角,興奮的不可自抑。

楚南收好戒指,看了一眼仍在昏迷中的左興宇,嘿嘿笑道:「小子,老子拿了你的寶貝,保你一條小命,你也不虧啊,乖乖睡三天,等著傳送出去吧。」

楚南出了隱匿玄陣,正打算回去。

但是剛一出來,楚南心中便一緊,身形消失在一顆大樹之後。

兩個身影出現,熟練的探查著,一看就是知道是叢林老手。

探查后,兩人朝後打了個手勢,身後出現了十一個人,加上前面兩個,一共是十三人。

「四個皇室子弟聯合起來啊,團結起來倒是能擰成一股繩,就是不知道在利益面前牢不牢固。」楚南掃了一眼,心裡嘀咕道。

一行人謹慎的繼續往前,很快消失在茂密的森林之中。

楚南正待動身,突然遠處傳來一聲慘叫,緊接著狂暴的獸吼聲與玄力爆炸的聲音。

「人無橫材不富,馬無夜草不肥,剛剛發了一筆,這一次看看能否坐收漁翁之利。」楚南心道,朝著混亂打鬥的地方摸去。

往前摸了一段路,楚南脊背突然湧起一股寒氣,他當機立斷,電一般消失在原地。

而在瞬間,隨著一聲天地為之變色的獸吼聲,恐怖的能量風暴肆虐,剛剛楚南呆的地方被夷為了平地。

「這******是誰招惹了七級玄獸……」楚南心中驚懼萬分,根本不敢停下腳步,瘋了一般的逃竄,而他的身邊就有一群各級玄獸,卻根本顧不得攻擊他,因為它們也在逃命。



… ?七級玄獸,那是堪比帝境的玄獸,真正的帝境。

雖說楚南認為他偶然獲得的金甲傀儡也能堪比玄帝,但是,那僅僅是從它抬手間散發出來的恐怖能量波動來推算的,他不可能真正的去試驗,試驗一次很有可能就少了一次保命的機會,天知道兩塊九陽神晶能讓金甲傀儡攻擊幾次。

但剛剛那一聲獸吼中蘊含的恐怖天地之威,絕對就是七級玄獸才有可能散發出來的。

帝境,對於如今的楚南來說那是可望不可及的存在,他有可能在六級甚至七級玄王中脫身,但絕無可能在帝境強者中逃出生天。

楚南心念電轉,腳下卻是不停。

足足奔出一個山頭,楚南才停了下來,長長吐出一口濁氣。

「七級玄獸,七級玄獸……」楚南在驚懼之後,心中卻突然湧起一股熾熱,七級玄獸能口吐人言,甚至乎傳說還能化人形,不說它身體的價值,它的老窩肯定就是一個大寶藏。

楚南現在有了金甲傀儡,心中的貪念也就隨之水漲船高。

「要不去看看,有便宜撿那就是一個天大的餡餅,萬一出了意外,憑金甲傀儡應該也能逃出來。」楚南想到這裡,心中愈發的火熱。

不過越是頭腦發熱的時候,楚南的心裡就會有一個更大的聲音在提醒他,靜一靜,緩一緩,再去思考。

緩過來之後,楚南壓住了那熊熊燃燒的貪念,七級玄獸,那是相當於帝境的強者,在弄不清楚狀況時冒然前往,只怕金甲傀儡還末啟動,自己就被滅殺了。

「呼……貪為禍之源,一旦貪念上來,人就會變得不理智。」楚南再度呼出一口長氣,真的冷靜了下來。

想了想,楚南轉身前往左北川三人所在的山洞。

不多時,楚南從一個入口鑽了進去。

見到楚南回來,左北川明顯鬆了一口氣。

「外面什麼情況?我們聽到了極其恐怖的獸吼聲,那獸吼是不是七級玄獸發出的?」韓凝兒驚聲問,楚南的隱匿玄陣可以隔絕裡面的動靜以免被外面的人發現,但是外面的動靜卻會完整的傳入裡面。

「**不離十,不知道是誰招惹到了這祖宗……」楚南聳聳肩道,不過說到這裡,他的話聲卻陡然止住,眉宇間露出一絲恍然。

「怎麼了?」左北川問。

「我隱匿在那附近,接連出現了六七隊人馬,其中有六皇子那一隊,還有四隊人馬聯合在了一起,會有這種巧合嗎?」楚南道。

「他們都是沖著那七級玄獸去的?」韓凝兒立刻接話道。

「問題是他們怎麼知道那裡有七級玄獸的?這秘地雖然早就傳聞有七級玄獸,但從末聽說有誰真的見過。」左北川疑惑道。

楚南懶得再去猜,他道:「這個時候都往那邊湊,末必是好事。」

而後,楚南將一袋玄獸核丟給左北川,道:「這裡有三十來顆玄獸核,大部份是四級的。」

左北川倒是沒想到坐在這裡沒動還有這等收入,他哈哈一笑,道:「多謝楚哥,我就知道跟著楚哥總沒錯的。」

楚南對左北川赤果果的馬屁直接當放屁了,他盤腿坐到了支洞里,似是進入了修鍊狀態。

韓凝兒下意識的站到了支洞口,為楚南守護。

左北川目光微微一動,他不蠢,相反很聰明,韓凝兒的舉動有著特殊的含義,她對楚南若不上心,是不可能會做出這種舉動的。

「這倒不好辦,我還想等帝國榮耀日撮合一下我姐與楚哥呢,雖說連萬分之一的機會都沒有,但萬一成了呢?」左北川心道,他知道他的處境,之前的渾渾噩噩造成了他現在的危機,現在他醒悟了過來,但卻有些晚了,他需要一個強大的幫手,一個絕不可能會背叛他的幫手,而楚南是最好的選擇。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洞穴里一片靜謐,四個人皆盤腿閉眼,養精蓄銳,他們都知道,三天的秘地獵人大賽,在最後一天才是最危險的,當然也是收穫幾率最高的時候,高到上一秒手中空空,下一秒就能扭轉乾坤。

不知道過了多久,外頭傳來的話聲讓四人同時睜開眼睛警戒起來。

「在這裡休整一下。」一個渾厚的男聲道。

左北川的臉色變了變,低聲道:「是我五哥。」

「五皇子,他實力怎麼樣?」楚南問。

「用藥物硬生生堆到九級玄將,但一輩子也邁不進玄王境界,他向來喜歡在大陸各地遊逛,只有在有重要的事情才會回帝都。」左北川道。

「是嗎?」楚南點了點頭,專心聽外面的聲音。

這時,聽到一個年輕的女聲道:「殿下,聽說那隻七級玄獸受了重傷,我們不去分一杯羹嗎?」

「時候末到,七級玄獸可不是這麼好對付的,先進去的估計都死不少了。」五皇子淡淡笑道。

「殿下英明,螳螂捕蟬,黃雀在後,我們只需做那黃雀就行了。」另有一個沙啞的男聲道。

「不到最後,誰也不知道誰才是那一隻黃雀,這次七級玄獸的事情可能沒有那麼簡單。」五皇子道。

就在這時,一群玄獸發現了五皇子一隊四人,正包抄了過來。

「一群不知死活的畜生。」那沙啞男聲說著就沖了出去,緊接著便是一陣玄獸驚恐的叫聲,但很快就戛然而止。

洞穴內,楚南低聲一笑,道:「玄王境界,左北川,你這五哥在扮豬吃虎啊。」

一直以來,帝國繼承人呼聲最高的都是老四,老六和老八。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