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天!」洛天輕聲開口,小小的身軀,朝著三十幾人走了過去,很快便是走到了一名九源至尊的嘍啰身前,一拳轟出。

「洛天!」洛天輕聲開口,小小的身軀,朝著三十幾人走了過去,很快便是走到了一名九源至尊的嘍啰身前,一拳轟出。

「嘭……」血霧瀰漫,鮮血撒落在洛天身上,使得洛天整個人變成了血色。

「殺了他!」黑蛇雙眼一變,此時他才知道,洛天似乎有些不太好惹,手臂粗的黑色長鞭掄動起來,化成了一條黑色的長蛇,朝著洛天捲動過去。

「咔嚓……咔嚓……」看到首領動了手,三十幾名手下拎起手中的武器,朝著洛天狠狠的砸了過去。

一拳轟出,看似弱小的拳頭,同一個個如同小山一般的武器,碰撞在了一起。

「找死!」看到洛天如此託大,三十幾名流匪臉上露出一絲嘲諷之色,被這麼多人圍攻,在整個南嶺,誰能夠抗的住。

「咔嚓……」洛天的雙腿狠狠的插進了地面之中,但是那瘦小的身軀,卻是一點事都沒有,讓楚辰瞪大了雙眼。

洛天不但一點事都沒有,除了那個名叫黑蛇的首領之外,其他人的石質武器,全部都是從那些人的手中飛出,朝著四周崩落而去。

不只是楚辰驚訝了,就連那些流匪包括首領黑蛇臉上也是露出震驚之色,如同看怪物一般看向洛天。

洛天心中也是長長的嘆息了一聲,看了一下自己完好無損的拳頭,沒想到自己竟然這麼強大。

「既然如此,那麼接下來就該我了!」洛天將雙腿從地面之上拔了出來,目光看向那些目瞪口呆的狂沙流匪。

「嘭……」血花四濺,洛天出現在了一名流匪的身旁,一拳轟出,大片的鮮血再次灑落下來。

一拳擊殺了一名流匪之後,洛天沒理會身上那濃郁到極致的血氣,再次邁步朝著另外一名流匪走了過去,普通的一拳再次掄動起來。

「一拳……兩拳……」洛天不斷的行走,不斷的轟出拳頭,一名名身形龐大的巨人也是不斷的死在洛天的手中,都是一拳斃命,讓人心驚無比。

鮮血撒滿了洛天的全身,洛天整個人都是被鮮血所染紅,只露出了一雙明亮的雙眼,彷彿從地獄之中走出的惡鬼一般,不斷的收割著狂沙巨人的生命。

「一個……十個……二十個……」一名名巨人化成了一團血霧,場面壯觀到了極致,鮮血染紅了大地。

「嘭……」洛天一拳轟爆最後一名嘍啰,足足三十幾名狂沙流匪,只剩下了那名渾身黑衣的三首領。

「你……你不要過來!」三首領徹底被洛天下破了膽,大眼之中帶著強烈的恐懼之意,看向渾身浴血的洛天顫聲開口。

「嗡……」洛天身形一頓,看著自己滿手的鮮血,腦海之中閃過陣陣熟悉的畫面,畫面之中,同樣也是到處都是鮮血,成千上萬的人類,出現在自己的面前,自己同樣渾身是血,黑色的氣息在自己周身回蕩,黑色的魔刀握在自己的手中,朝著那千鈞萬馬劈了過去,魔刀貫穿星空,一刀之威,千軍萬馬湮滅在了自己一刀之下。

「我的雙手沾滿了血腥么?」洛天低聲自語,看著自己渾身是血的雙手,眼中閃出陣陣的迷茫,想要繼續回憶,但是卻怎麼也想不起來。

「小心!」大吼之聲,將洛天喚回了現實,讓洛天心神一頓,隨後便是看見一條黑色的長蛇,瞬間朝著自己席捲而來,眨眼之間便是將自己纏繞起來,紋絲不露,冰冷的氣息侵蝕進了洛天的身體之中。

「哈哈!」那個叫黑蛇的首領,臉上露出狂笑,看著洛天被自己的鞭子所纏繞住,手中微微用力。

「咯吱吱!」黑蛇首領手下微微用力,黑色的鞭子之中便是傳出陣陣的響聲。

「洛天!」楚辰大吼一聲,拎起手中的骨制長槍,朝著黑蛇的首領刺了過去。

「滾!」黑蛇首領大吼一聲,大腳伸出,任憑那骨槍刺在自己的身上,一腳踹在了楚辰的胸膛之上。

楚辰是超凡境,但是黑蛇首領卻是聖人初期,兩人的差距實在是太大了,黑色的大腳,差點直接將楚辰踹碎,幸好楚辰的肉身比起一般的超凡境來要強上不少,否則這一腳即使不死,也是重傷。

鮮血狂噴,楚辰龐大的身軀倒飛了出去,墜落到地面之上,發出沉悶的響聲,捲起大片的塵土,胸口的骨頭也是隨之斷裂。

「小子,別反抗了,被這黑蛇鞭纏住,任憑你再本事也別想活命!」黑蛇臉上帶著陰冷,目光冰寒的看向被黑色的長鞭纏的密不透風的洛天,朗聲開口,與之前的樣子孑然不同,顯然對自己手中的鞭子很是自信。

「我看也沒什麼大不了的!」低沉的聲音響起,讓黑蛇的臉色一變,正常人,即使是同級之人,只要被自己這鞭子纏住根本就說不出話來,但是洛天的聲音卻是鏗鏘有力,根本不像是上不來氣的樣子。

「嘭……」然而回答黑蛇的是一聲崩裂的聲音,隨後便如同爆炸一般,那將洛天纏了好幾圈的黑色鞭子,一道道的開始崩裂起來。

不知道是什麼製成的黑色鞭子,瞬間便是化成一條一條,掉落在了地面之上,洛天的身影也是隨之出現在了楚辰和黑蛇的視線當中。

「怎麼可能!」黑蛇徹底震驚了,這個鞭子是他在一處遺迹之中尋找到的,就連他們狂沙的老大玄蛇,都不能將其扯斷,這個侏儒一般的矮子怎麼有這麼大的力量。

「送你上路!」洛天此時已經殺出了自信,回想著自己剛才想起來的畫面,知道自己之前一定是強大無比,腳踏大地,瞬間出現在了黑蛇的面前。

毫無花哨的一拳,轟擊而出,轟在了黑蛇那旁大的身軀之上,清脆的脆裂之聲響起,黑蛇畢竟是聖人初期的修為,比起他那些手下來,強了不少。

但是也僅僅是強而以,在洛天運足全力的一拳面前,黑蛇的肉身,緩緩的脆裂開來,逐漸的朝著全身蔓延而去。

「一拳不夠么?」洛天心中沉思,想都沒想,補上了於拳,讓黑蛇龐大的身軀,化成了一團血霧。

「太猛了!」楚辰看著洛天知道自己這是撿了個寶回來,他怎麼也沒想到洛天這小小的身軀,竟然蘊含著這麼強的能量,那可是聖人境啊,兩拳就被洛天給轟死了!

鮮血緩緩的凝聚,黑蛇的身影出現在了洛天和楚辰的視線當中,修為也是跌落到了半步聖人,黑蛇的目光布滿了驚恐,看著洛天,此時他也被洛天徹底震住了。

「爺爺饒命,爺爺饒命!」黑蛇看到洛天又朝著自己走了過來,直接跪在了地面之上,對著洛天磕頭求饒起來,龐大的腦袋,不斷的撞擊在地上,發出陣陣的轟鳴之聲。 第一千二百二十三章無論如何

「嘭……嘭……」轟鳴之聲響起,黑蛇的大腦袋不斷的撞擊著地面,沖著洛天開口求饒。

「走吧,帶路!」洛天開口,讓黑蛇停了下來,站在地面之上,看著那身軀比自己大了幾號的黑蛇。

「帶路?帶什麼路?」黑蛇聽到洛天的話,臉上露出一絲不解之色,一時間有些沒反應過來洛天到底是什麼意思,就連楚辰都是沒明白洛天這話中的意思。

「去你們狂沙的老巢!」洛天目光之中露出一絲笑意,聲音冰冷無比,不過卻是讓黑蛇渾身顫抖了一下,抬頭看向洛天,眼中露出不可思議之色。

南嶺狂沙,誰人不知,誰人不曉,就連清和城都拿他們沒有什麼辦法,這個眼前身材瘦小但是卻強大無比的青年,卻是想要獨自一人進入到他們的老巢,說出去,誰都不相信。

「洛……兄弟!我們還是回去商討一下吧,南嶺狂沙在整個南嶺都是聲名赫赫,他們的老大玄蛇,實力是聖人中期,在整個南嶺都是數一數二的強者!」楚辰聽到洛天的話,連忙站起身來,沖著洛天開口。

「也好!」洛天眉頭微微一皺,他迫切的想要恢復記憶,剛才同那三十幾名狂沙流匪戰鬥,讓他的腦海之中多了一些片段,洛天確定,那就是自己在沒有失去記憶之前,既然戰鬥有用,那麼洛天則是想要不斷的戰鬥,來恢復自己的記憶。

不知道為什麼,洛天心中有一種心慌的感覺,總感覺自己若是不恢復記憶,將會失去一些很重要的東西。

不過楚辰的話,洛天也是不能不聽,畢竟他還不知道,自己的實力到底如何,只知道自己是聖人境,至於是什麼層次,他還不能確認。

「走吧!」洛天沖著黑蛇開口,聲音平淡,帶著黑蛇,朝著石寨的方向走去。

回去的路上,楚辰卻是不敢將洛天放在肩膀上了,看向洛天的目光也是發生了變化。

似乎是看到了楚辰眼中的敬畏之色,洛天搖頭笑了笑,縱身一躍,落到了楚辰的肩膀上。

「放心,我沒變!」洛天輕聲開口,再次恢復到了之前的樣子,彷彿剛剛來到石寨之中一樣,眼中帶著笑意,輕輕的拍了拍楚辰的肩膀。

「嗯!」楚辰臉上露出憨笑,重重的點了點頭,邁著大步朝前走去。

「不管如何,你都是我的救命恩人,是我洛天的兄弟!」洛天輕聲開口,將兄弟說出口時,腦海之中浮現出幾張模糊的臉形。

聽到洛天的話,楚辰心中一陣溫暖,兄弟這個詞,他也只在石寨之中感受過,甚至連同父異母的兄弟都要置他於死地,而洛天這個自己才短短認識了兩三天的人,直接說自己是他的兄弟,他能感覺到,洛天是真心實意的。

「只是不知道,我若是恢復了記憶,若是我的雙手沾滿了血腥,若是我們兩個因為某些原因而對立,你是否會承認我這個兄弟!」洛天看了看自己的雙手看,彷彿看到了無數的鮮血和冤魂一般,輕聲開口。

「不會,縱然你之前是殺伐不斷的魔王,你也是我楚辰的兄弟,無論你變成了什麼樣子,我楚辰都不會與你為敵!」楚辰連上露出鄭重之色,目光看向遠處,高大的身影顯的異常的挺拔。

黑蛇跟在兩人的身後,聽著兩人的對話,眼中露出一絲羨慕之色,想到了自己之前在狂沙之中,如履薄冰一般的生活。

由於兩人離開的距離並不遠,時間不大,洛天和楚辰便是帶著黑蛇回到了石寨之中。

一走進石寨,石寨中的男女老少便是看到楚辰身後的黑蛇,一個個瞬間便是回到家中操起了武器,將楚辰和黑蛇圍了起來。

「放了楚辰!這才多長時間,你們就要反悔了么?」石寨中的人沖著黑蛇開口,以為是黑蛇挾持了楚辰。

「大家不要著急,我不是被劫持了,是他被我給抓回來了!」楚辰看著石寨中人們,心中一暖,沖著眾人開口。

「什麼?黑蛇被楚辰給抓回來了!」石寨中的人們眼中露出不可思議之色,目光看向楚辰,眼中露出崇拜之意。

「各位有仇報仇,儘管招呼著!不過別打死了,等下我還有用!」楚辰沖著眾人開口。

「打他呀的!」

「打死他!」石寨中的人,聽到楚辰的話,一個個操著手中的石器,朝著黑蛇砸了過來。

黑蛇看了看楚辰肩膀上的洛天,哪裡敢反抗,只能站在那裡,任憑那些粗重的石器砸在了自己的身上。

「楚辰,你回來了?」之前被楚辰喚作二爺爺的老者從人群之中走了出來,沖著楚辰開口。

「嗯!之前來圍攻石寨的三十多人,已經解決了!」楚辰指了指被不斷的毆打的黑蛇,沖著老者開口。

「族長大哥出關了,要見你!」老者沖著楚辰開口,目光看了看楚辰肩膀上的洛天。

「你去吧,我來看著這傢伙,防止他逃走!」洛天輕笑一聲,從楚辰的肩膀之上跳了下來,坐在了旁邊寬大的石椅之上。

「恩,我去去就回!」楚辰點了點頭,也沒放在心上,同老者消失在了洛天的視線當中。

「唉!」洛天輕輕的搖了搖頭,目光看向那不斷毆打著黑蛇,淳樸的石寨中的人們,眼中露出一絲不舍之色。

「看來,是要離開了!」洛天眼中露出一絲苦澀,雖然只是在石寨之中生活了兩三天,但是石寨中的人們還有那平淡的生活方式卻是讓洛天有些留戀。

石寨中的族長,洛天之前聽楚辰說過,他們的族長是個超凡境閉關衝擊著聖人境的強者,而且據說曾經還在蠻荒城中呆過一段時間。

此次這個石寨的族長出關,必然會聽說自己的事,按照紫電鳥的說法,這個族長在蠻荒城中呆過的話,必然會知道自己是人族,為了石寨的安危,會將自己趕走也不一定。

時間緩緩的流逝,石寨中的人們足足毆打了黑蛇一個時辰的時間,這才紛紛停止了下來。

再看黑蛇,哪裡還有一點人的模樣,本來就龐大的身軀,再次胖了不少,渾身上下沒有一處好地方,整個人直接癱軟在地面之上,渾身的骨頭全部都是碎裂,若不是楚辰之前說過留黑蛇一口氣,此時的黑蛇,應該會被石寨的人們活活打死。

「你就是洛天?」就在洛天閑著無事的時候,一道蒼老的聲音在人們的耳中響起,讓人們臉上紛紛露出恭敬之色,老老實實的站在了那裡。

隨後,三道身影便是從石寨深處走出,正是楚辰還有那名被楚辰喚作二爺爺的老者,而為首的那個老者,洛天不用猜,便知道應該是石寨中人所尊敬的族長了。

老者的身軀同樣雄壯,身穿布衣,眼神之中閃出陣陣的華光,打量著坐起身來的洛天。

兩人目光對視在了一起,最終,洛天緩緩的站起身來,對著老者躬身施禮:「晚輩洛天,參見族長大人!」

「人類,你來我這南嶺石寨是何居心?」洛天的話音剛剛落下,老者的雙目便是變的森然起來,聲音之中帶著威嚴,沖著洛天喝問出聲。

「晚輩,無意打擾,不過晚輩失去了之前的記憶,偶然被楚辰相救而已!」洛天臉上依然帶著恭敬之色,沖著族長開口。

「是啊,族長,就將洛天留下來吧,他真的對石寨沒什麼惡意啊!之前那狂沙的三十多人都是被他解決的!」楚辰連忙沖著族長開口。

「楚辰,你知道,私藏人族,在蠻族是什麼罪嗎!他就是再好,也不可以呆在我們石寨啊,若是弄不好,對於我們來說就是滅頂之災啊!」族長臉上露出嚴肅之色,沖著楚辰開口。

「晚輩,絕不會給石寨填麻煩,不過晚輩有一事請教,前輩您曾經在蠻荒城呆過,見多識廣,可知道,什麼辦法可使人恢復記憶?」洛天開口,希望從老者身上尋找到一些恢復記憶的方法,之前殺了三十多個狂沙的人,自己的確是想起了一些畫面,但是殺人終究不是什麼辦法,自己總不能見人就殺吧。

「恢復記憶?」族長聽到洛天的話,眉頭微微皺了起來,蒼老的目光之中露出一絲思索之意。

「你應該是之前受到重創,神魂受到了損傷,因此才會失憶,我石寨之中有個古方,可助人恢復神魂,不過時間要久一點,我也需要準備下,你要答應我,無論成不成功了,都要離開石寨!」族長沖著洛天開口,聲音之中帶著堅定。

「真的有?」洛天目光之中露出一絲激動之色,沒想到石寨就有恢復記憶的方法。

「好!晚輩答應前輩便是!」洛天本意就是要離開石寨,他也不想給小小的石寨帶來什麼麻煩,影響了石寨的安寧。

「兄弟,你!」楚辰來到洛天的身旁,眼中露出一絲不舍。

「放心吧,沒事,即使我走了,以後也許會有機會見面的!」洛天拍了拍楚辰的肩膀,輕聲安慰。 第一千一百二十四章解決後患

「怎麼回事?洛天大哥,你要走了么?」石寨中的孩子們一個個將洛天圍攏起來,開口詢問。

「原來他不是咱們的族類!我說怎麼長的這麼小!」石寨中的人們議論紛紛,看著洛天,從剛才族長的話音中聽說了洛天並不屬於蠻族巨人,而且還要將洛天趕出石寨。

「唉,留下來不挺好的嗎,咱們石寨也不差這一個人,洛天吃的也不多!」孩子們有些不捨得,紛紛開口。

「小孩子家家知道什麼?給老子回去!」一些壯年,將孩子們給抽了回去,眼中露出一絲歉意之色,看向洛天。

「走吧,臨走之前,先幫你們把石寨的問題解決了!」洛天習慣性的坐到了楚辰的肩膀上,目光看向黑蛇。

「帶路吧!去你們狂沙的老巢!」洛天沖著黑蛇開口,讓黑蛇的臉色蒼白起來,緩緩的站起身來,一搖一擺的走出了石寨,黑蛇知道,狂沙完了,眼前這個人族就是一尊瘟神,整個狂沙都不可能是洛天一個人的對手。

「人族?這就是人族啊,我之前也是聽說過人族,但是卻沒見過,沒想到人族竟然這麼強,那麼小的身體,竟然蘊藏著那麼恐怖的力量!」黑蛇心中胡思亂想,帶著洛天走出了石寨,朝著遠處走去。

整個南嶺,能夠找到狂沙老巢的人不出五個,而黑蛇便是其中之一,黑蛇帶著洛天兩人兜兜轉轉,很快便是走出了南嶺的範圍,來到了一片荒蕪的大地之上。

大地寸草不生,烈日灼燒著大地,一道道裂痕遍布在整大地之上,讓洛天感嘆了一翻這裡的荒蕪,與南嶺相比完全是兩個世界。

「嘭……」黑蛇和楚辰兩人大腳,不斷的下落,落在地面之上留下深深的腳印,越走空氣之中也越是乾燥。

足足走了一個時辰,以黑蛇和楚辰兩人的速速,終於出現在了一處沙漠之外。

「呼……」狂風掃過,黃沙遍布在天地之間,遮擋住了三人的視線,整個天地都是變成了一片黃色。

「再往前走幾步,就是到了我們狂沙的老巢了!」黑色轉頭沖著洛天和楚辰開口。

「走吧,不要想著耍什麼花樣,否則到時候倒霉的是你自己!」洛天目光看著滿天的黃沙,沖著黑蛇開口,其他他的腦海之中已經隱約間有了人影閃動。

「哪敢,哪敢!」黑蛇看到洛天那篤定的眼神,本來還有些逃走的心思瞬間便是壓了下來,目光中寫滿了恭敬。

「好死不如賴活著,我怎麼就這麼倒霉,洗劫一個二百人的小寨子,都能碰見瘟神!」黑蛇心中不斷的詛咒著,帶領著洛天朝著沙漠的深處走去。

「玄蛇老大,你可別怪我,我這也是為了活命啊,誰讓你當初對我不怎麼地呢!」黑蛇不斷的安慰著自己,距離狂沙的老巢也是越來越近。

沙的世界,整個狂暴的沙漠之中,一座由沙子鑄成的碉堡出現在了洛天三人的視線當中。

「這,這裡就是了!」黑蛇開口,眼中帶著恭敬沖著洛天開口,這地方若是換做其他不知道正確道路的人來,絕對會迷失在那茫茫的沙漠之中。

洛天看著那龐大無比的碉堡,眼中露出一絲感嘆,這裡的風格與石寨完全不一樣,就連出楚辰也是第一次進入到沙漠之中來,因為他之前也聽說過,不少人都是迷失在了這片沙漠之中。

「沒想到,狂沙竟然將老巢修建在了這裡!」楚辰輕聲開口,看著沙碉,目光中帶著決絕,此時的他已經能夠感覺到,碉堡之中有幾股強的大氣息,讓他感覺到強的大壓力。

「小爺爺,我已經給你們帶到了,也算是戴罪立功了吧,是不是放我一條小命!」黑蛇臉上帶著奉承的神色,沖著洛天開口。

「來世做個好人吧!饒你是不可能了!」洛天一拳轟出,結束了黑蛇的生命,不過洛天卻是沒太用力。

殺死了黑蛇,洛天的目光看狂風下的沙堡,臉上露出一絲殺意,這是洛天決定臨行前,為石寨做的事情,石寨對自己有恩,一定要報。

「你在這裡等著我!」洛天沖著楚辰開口,不想讓楚辰犯險,畢竟對方有聖人境的巨人。

「嗯,好的!」楚辰沒有二話,重重的點了點頭,隨後開口:「你要小心啊!」

「你們是誰,怎麼會在這裡!」就在楚辰的話剛剛落下之際,兩道龐大的身影便是出現在了洛天兩人的視線當中,透過狂風,驚雷般的聲音在洛天兩人的耳中響起。

「殺你們的人!」洛天冷哼一聲,腳下用力,出現在了兩個嘍啰的身龐,兩拳轟出,兩團血霧隨之飄蕩。

洛天的身影消失在了楚辰的視線當中,狂風之中瀰漫著血腥的味道,一聲聲哀嚎慘叫之聲在中響起,楚辰猛然間想到了洛天之前說過的話。

「若是我滿手的血腥,你還會認我這個兄弟么!」楚辰此時才認識到,自己真的不了解洛天,哪怕是失憶后的洛天,依然如此,那種氣質彷彿是與生俱來了的一樣,殺人對於洛天來說如同家常便飯。

「會!」楚辰靜靜的等在原地,任憑那血色的風沙吹打在他結實的身軀之上。

洛天行走在沙堡之中,如同地獄走出的死神,不斷的收割著流匪狂沙眾人的生命,沒有人能夠承受住洛天的一拳之威。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