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燃,你別說了!」

「燃燃,你別說了!」

賀美心突然激動了起來,她害怕的四下張望,確認附近沒人,才鬆了一口氣。

啪!

喬燃一耳光,狠狠甩在她臉上。

是憤怒的,也是怨恨的。

「燃燃,你……」賀美心捂著臉,不敢置信的盯著她的手看。

她竟敢打她?

「我打的就是你!」喬燃氣不打一處來,揚手還要繼續打,被薄文澤拉住了,「好了小燃,冷靜。正事要緊。」

喬燃收斂了幾分怒火,「虎毒不食子,喬安從出生到現在,你沒養過她一天,沒讓她喝過一口母乳。這也就算了,你們母女一場,如今她病了,你連做個骨髓配對都不願意?」

「是!」賀美心也豁出去了,「我是不願意。這個孩子,就不該存在這個世界上。我的女兒,只有清歡一個。以後,請你不要再來打擾我的生活了,慢走,不送!」

賀美心轉身要走,喬燃抓著她,又一耳光狠狠甩了上去。

「賀美心,你忘了當初為什麼會懷上這個孩子么?」

「閉嘴!你給我閉嘴!」

賀美心激動的低吼,「不要再給我提當年的事。」

「是啊,如今你嫁了富豪,是貴婦了,自然不願意提起當年那個窮小子。」

「保鏢!」賀美心養生高喊,瘋了似的指著喬燃,「把他們倆給我趕出去!立刻!馬上!」

慕靖西和夏霖,剛到厲家門口,就看到喬燃和薄文澤狼狽的被保鏢轟了出來。

喬燃腳下一陣踉蹌,差點摔倒,幸好薄文澤眼疾手快,將她扶住了,攬進懷裡。

薄文澤儒雅了一輩子,從來不會跟人吵架,今天,也是第一次如此憤怒。

俊臉漲得通紅,卻無暇顧及怒火該怎樣發泄,只低下頭,關心懷裡的妻子了。

「小燃,你沒事吧?」

喬燃搖搖頭,神色有些疲憊,「沒事。」

下一秒,一道熟悉的男聲響起。

「叔叔阿姨,你們還好么?」

慕靖西疾步走來,小心翼翼的扶著喬燃,英挺的眉宇緊蹙著,「發生什麼事了?」

好端端的,他們來厲家幹什麼?

又是為什麼,被趕了出來?

在這看到慕靖西,喬燃和薄文澤都很訝異。

「你怎麼會在這?」喬燃不動聲色的拿開他的手。

慕靖西權當沒看到,溫聲解釋,「是這樣的,您二位出門沒帶保鏢,喬喬擔心你們的安全。所以讓夏霖過來保護你們,我也順道一起過來。」

喬燃尷尬的移開了目光,「我們沒事,不用保護。」

「這是喬喬的一片心意,況且叔叔的身份特殊,還是謹慎為好。」 「既然如此,小子,三個月後的歸元劍派開山收徒之日,便去參加考核,能否通過就看你的能力了!」見得古木答應下來,道然長老冷冷道。

「啥?還要考核!」古木臉色一變,指著尹丫兒,道:「那她怎麼要接走?」

「她是女孩,年紀幼小,所以要特殊照顧!」道然說的理所當然,然後沉聲道:「你有意見?」

沒意見!

古木一點意見都沒有!

能和這蘿莉魔女分開,他慶幸還來不及呢!

其實古木並不知道,因為他那一句『有什麼好處』惹得道然長老很不開心,因此,原本和尹丫兒一樣優先收錄的待遇,就這麼被老太婆給打消了!

道然看了看天色,於是不再耽擱時間,正欲拂袖離開,卻突然收住腳,盯著古木冷道:「小子,老身警告你,我那徒弟你最好不要和她接觸,否則縱然你是個天才,老身也不會放過你!」

古木神色一稟,他感覺到這老嫗的話有些威脅意味,而且還特別的認真,就好像真的會被把自己給咔嚓了,於是急忙點頭,道:「我和她不熟!」

「這樣最好!」聽得古木如此,道然冷『哼』了一聲,不過臨走時,卻對尹丫兒露出慈祥笑容,道:「小丫頭趕快回家準備準備,後天一早,老身便會派人來接你!」

「我知道了,老奶奶!」

道然好像並不在乎『老奶奶』這種稱呼,而是微微一笑,就見那空間一陣模糊,她輕輕抬起腳,融入模糊空間中,整個人瞬間消失在原地!

待得她離開后,那空間便很快恢復如常,而古木卻目瞪口呆的怔在當場,許久才回過神來,駭然道:「消失了?」

顯然武皇境界的『虛空渡步』古木沒有聽說過,所以才會這麼吃驚!

最後眨眨眼睛,再次確認一番,難以置信的道:「好快的輕功,竟然連影子都看不到!」



接下來的日子,尹家村熱鬧非凡。因為有傳言,尹有才的孫女被歸元劍派的武者看重,並在隔天就會被帶上山!

這絕對振奮了樸實的農家百姓!

歸元劍派在方圓百里,是他們心中的聖地,每一戶人家都希望自己的兒女能夠被歸元劍派收入門下,成為飛天入地的武者!

但,這方圓百里足有上百個村莊,而歸元劍派每三年才開山收徒一次,招收的人數也只有寥寥幾人,他們雖然都滿懷期待希望自己的兒女能夠出人頭地,但現實卻很殘酷!

「有才叔,這是真的嗎?」打算參加這屆劍派招徒的年輕壯丁,站在尹丫兒的院子內,問道。

尹有才推著石磨,臉上洋溢著笑容,不過隱隱卻有幾分不舍,最後搖搖頭,道:「這丫頭回來自己說的,是不是真的我也不清楚,只能到明個再看吧!」

「哦。」 惹上豪門:帝少的心尖寵兒 壯丁原本還想打聽點內幕,好為參加劍派考核做點準備,卻吃了一個悶棍,頗為遺憾的回去了。

古木坐在石墩上,看著離開的壯丁,搖搖頭,拿著一根樹枝,在地上刻下了一個『九』字。

自從尹丫兒被歸元劍派看重,村子里的青年都會跑過來詢問一番,雖然他們知道或許問不出什麼,但好歹也有一點機會。

而這離開的則是第九人。

「普通人以為修練武道,能光宗耀祖,卻不知這其中的利害。」古木就好像一個身外人,對這些懷揣美夢的少年唏噓不已。其實他並不知道,自己也和他們一樣,深陷其中!

第二天,也就是道然所說的後天!

天剛剛亮。

古木習慣性的早起。

在打開房門的時候,就看到幾個長衣飄飄的武者站在門前,宛如一尊尊門神。

「嘶!」

古木嚇了一大跳。

「這裡可是尹丫兒的家?」那站在最前面的年長武者見得有人走出來,於是拱手問道。

「是啊!」古木拍了拍胸口,平緩下情緒,道。

「你是尹丫兒吧?」

「——」古木一個趔趄差點栽倒。老子是爺們,尹丫兒如此典型的女兒名,難道你這牛鼻子道士聽不出來嗎?

等等!

牛鼻子道士?

古木急忙又審視了一番這幾個人,才發現他們確實挺像道士,那長白大褂,那冠帽,如果再加個拂塵,豈不就是華夏國的道教人士嗎?

於是,古木弱弱的問道:「請問你們是?」

男神撩妻:魔眼小神醫 「歸元劍派劍首峰座下三弟子,易步到,道號,不倒修士!」那年長武者再次拱手,將自己的身份說出來。

「歸元劍派劍首峰座下四弟子,甄世逆,道號,不移修士!」

「歸元劍派劍首峰座下五弟子,東西飛,道號,不休修士!」身後的兩人也如易步到那般,將自己名號報了上來。

「——」古木崩潰,這丫介紹的也忒專業,忒嚴肅了,怎麼看都像是出家的道士啊,難道歸元劍派是個道觀組織不成?

尤其是這三個哥們的名字,也忒有喜感了!

易步到,一步到?

甄世逆,好像華夏國某個地方的方言,真是你?

東西飛就更無語了,你有翅膀嗎?還東西飛,南北飛不行嗎?

最讓他無力吐槽的是,這哥仨的道號,不倒不移不休——難道後面還有不死修士?

還別說,真讓他古木猜對了,歸元劍派確實有個不死修士。而且這些人的道號並不是隨便起出的滴,因為那都和他們特殊的能力有關!

比如那不移修士,練功的時候,可以幾天幾夜不移腳步,而那不倒則是和人戰鬥的時候從來就沒倒地過,至於不休就更厲害了,人家十天半個月不休息,是很正常的事!而且你還不能勸,越勸他越不罷休,非要忍著困意睜著眼睡覺!

至於——不死修士嘛,起初不叫不死修士,他為了證明自己不會輕易死去,於是挑戰極限,從千米高的山峰跳下去,結果魂歸九天了!劍首峰的長老也是相當無語,最後只好給他追封為不死修士!

看著古木臉上精彩的表情,易步到又拱拱手,禮貌的再次道:「請問你是尹丫兒嗎?」

「你才是尹丫兒!」古木差點破口大罵起來。什麼人啊這是,難道我很像女人嘛?

「我,我是尹丫兒!」尹丫兒從自己房間舉著手一蹦一跳的出來了。「——」易步到看到是一個小女孩跑出來,臉色微變,而身後的那兩個修士卻憋著通紅的臉,強忍著不笑出來。 慕靖西並未把話點破,但薄文澤心裡應該清楚,他的身份,在S國是非常危險的。

薄文澤輕輕頷首,攬著喬燃的腰,「小燃,我們先回去。」

「好。」

慕靖西主動拉開車門,「阿姨小心。」

喬燃瞥了他一眼,心裡還是有氣。

這個傢伙,就是三年前強女幹了喬喬的混蛋!

看起來倒是人模人樣的……

慕靖西坦然迎接她的打量,貼心的一手扶著車頂,護在她腦袋上,喬燃這個人,吃軟不吃硬。

更何況,慕靖西已經頻頻示好了,她也不好在冷著個臉。

「謝謝。」

「阿姨您客氣了,這是我應該做的。」

在回別墅的路上,慕靖西沒有繼續之前的話題,沒有追問他們為什麼要來厲家。

也沒有問為什麼會被這麼狼狽的趕出來。

喬燃心情複雜,看向車窗外,眉頭緊鎖。

薄文澤臉色也很難看,他擰著眉,一片愁容。

喬安翹首以盼,總算把喬燃和薄文澤盼回來了。

「媽媽,老爸!」

喬燃和薄文澤剛下車,喬安就風風火火的撲了上來,一把抱住喬燃。

喬燃哭笑不得,「多大的人了,還跟小糯米一樣纏著媽媽?」

「多大都是你女兒呀。」喬安回答得理所當然,一抬眸,就看到了從車上下來的慕靖西。

她哆哆嗦嗦的指著慕靖西,「你……你,怎麼來了?」

「夏霖去找叔叔阿姨,我順道一起去了。」

所以,又順道一起來了?

喬安撇了撇嘴,她會信他才怪!

這個傢伙,鬼主意多著呢,一定是他自己厚顏無恥要跟來的。

夏霖忍著笑,對於慕靖西的解釋,不予置評。

喬燃心情不好,不想讓喬安發現異常,她拍了拍喬安,「他過來應該是有話要跟你說,你們倆聊聊吧。我跟你爸累了,先回卧室休息一下。」

「好吧。」

喬安目送喬燃和薄文澤回了室內,這才拉著慕靖西的手,把他往後花園帶。

「喬喬,慢點。當心別摔著了。」

喬安吭哧吭哧拉著他,來到了無人的角落,她伸長小脖子,張望了一下,確認保鏢不在附近,才鬆了一口氣。

捏緊粉拳,捶了他一下,「你怎麼突然來了?」

「想你了。」慕靖西捏著她軟乎乎的臉蛋,薄唇噙著一抹好看的笑意,「也想小糯米了。」

「趁著陸胤沒回來,你趕緊走吧。」

「為什麼?」慕靖西不解,為什麼要躲著陸胤?

他有什麼見不得人的么?

來看自己的女人和女兒,有什麼不對么?

喬安急得跺腳,不得已,才把事情全盤托出,「我已經告訴陸胤我們在談戀愛了,現在……陸胤想殺了你。」

男人聞言,清冷的眼眸,瞬間一亮。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