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來他很重視和你的比賽。」瑞安沉聲道,他此時似乎回憶起什麼令他痛苦的記憶,接著說道:「我永遠不會忘記,當年他就是用八荒火龍珠打敗了我,這小子一定是他的弟子。」

「看來他很重視和你的比賽。」瑞安沉聲道,他此時似乎回憶起什麼令他痛苦的記憶,接著說道:「我永遠不會忘記,當年他就是用八荒火龍珠打敗了我,這小子一定是他的弟子。」

「哦?原來是這樣啊。」木白道。

「小子,這場比試讓我來打,既然你的對手是他的弟子,我今天一定要打敗他,討回當年的恥辱!」瑞安話鋒一轉,極為認真的說道。

「什……什麼?你和他打?」 旅途密碼

强歡逃妻:總裁,玩够沒 ,我會遺憾一輩子。」瑞安道。

「這……這怎麼可以?」木白不可思議道。

「讓我的靈魂暫時控制你的身體,雖然我已經失去了當年的大半法力,但是我的念力依然和當年一樣強大,這或許是我最後一次領教八荒火龍珠的威力了,求求你了!」瑞安幾乎用祈求的語氣說道,可見他的內心是多麼渴望今天這一戰。

「這……讓我考慮一下吧。」木白猶豫道。

「不用再考慮什麼,難道你不相信我嗎?」瑞安道。

「不……不是我不相信你,而是……我想用自己的力量打敗斯特雷,他是我的比賽對手,怎麼能讓瑞安導師你來對戰呢?」木白道。 瑞安聽木白如此說,沉默了一會兒,無奈極的嘆息一聲,道:「我尊重你的決定,但是……如果你覺得自己支撐不住了,就讓我來出手吧。」

「好!」木白同意道。


「喂,小子別發獃了,你到底還打不打?」斯特雷頗為怪異的望著木白,裁判都已經宣布比試開始了,這小子站著跟獃子一樣,不會是被自己的氣勢給嚇傻了吧?

「來吧。」

木白當時驚回神,身子爆退十幾步,和斯特雷拉開了將近三十米的距離。

「要開始了!」

「我賭十萬金幣!這次木白一定能拿下勝利!」

「啊!那個火系魔法師手裡拿著的不是八荒火龍珠嗎?我曾經在課本上見過這個寶物的描繪圖。這傢伙真不簡單,我押一萬,他因該能奪取勝利!」

「這次新生中的黑馬很多,我原本還以為卡倫能夠拿第一的,可他在入圍賽中就被斯特雷打敗了。」

……

海面上,四周的氣溫驟然猛升。

只見斯特雷周圍的海水開始劇烈沸騰,冒出了陣陣白煙。

「他在幹什麼?」木白只見斯特雷的身影轉眼被煙霧所籠蓋,看不清裡面的動靜。

「木白哥哥,你要小心,我感覺到他的身體周圍,有一股強大的火元素在快速凝聚。

「原來他這是想要霧氣來遮掩我的視線。」木白明白了以後,微微閉上雙眼,讓他驚訝的是,自己竟然無法感應到斯特雷的氣息。這隻能說明一點,那就是斯特雷的斗魂之力遠超自己。

「元素分身!」

一會兒后,只聽斯特雷的聲音冷冷從氣霧中傳來。

「嗷!~~嗷~~」

十幾隻體型高大八米的火元素從氣霧中快步走出,仰頭齊聲長嘯。

木白見了以後,驚得嘴裡倒吸一口涼氣。

只見這些火元素的體型和人類很相似,只是比人類魁梧得多了,沒有人類的五官,渾身就像是一團凝固的岩漿,被火紅烈焰包裹在內。這些元素的手臂和拳頭極為巨大,看上去好像蘊含了極強的力量。 「看來是因為八荒火龍珠的關係!」

「嗷嗷~~」

那十幾隻火元素目光兇狠地盯著木白,成半月形將木白包圍起來,朝木白髮起了猛烈的攻勢。


「來了!」

木白眸中冷光微閃,一個呼吸的時間裡,只見一隻火元素率先衝到他身前,右臂彎如長弓,揮起那巨大的拳頭就朝木白重重砸下。

木白身形靈敏的閃過這道攻擊,身子移動到火元素身後。

「轟!」

火元素一拳轟擊在平靜的海面上,頓時激起一道衝天水柱。

「去死吧!」


斬龍刀上紅光一閃,木白猛地砍出手中大刀。

「噗!」

一刀朝火元素的後背攔腰斬去,那鋒利的刀芒輕易地那隻火元素的身子砍為兩截。

解決掉一隻火元素后,木白還沒來得及收回斬龍刀,在他身後,有三隻元素朝他撲擊了過來。

「小心。」迪拉高聲對木白提醒一句。

「嘩!嘩!嘩!

只見木白身後的水面上忽爆起三道高高水柱,無數古老的藤條從海底伸展而出,朝那三隻火元素纏繞而去。

「嗷嗷~~」

三隻火元素的身子被藤條束縛住,不一會兒,那些束縛在身上的藤條忽地冒起一團烈焰,眨眼就被燒成了灰燼。

木白利用這短暫的片刻時間,身子順勢跳躍而起,在半空一個轉身,朝下望去,只見那群元素已經包圍住了他剛才站立的地方。

木白驚出一頭冷汗,還好自己閃得夠快,不然受到這些火元素的圍攻,肯定難以抵擋。

快速給自己施加一道三級漂浮術,木白讓自己的身子短暫地停留在了半空。

望著海面上的那團水霧,木白雖然看不見斯特雷在幹什麼,不過他心裡清楚,斯特雷召喚出火元素,就是為了給他拖延準備大型攻擊魔法的時間。問題是,現在自己感應不到他的氣息,不能用低級魔法打斷他的咒語,要是近身衝進迷霧中的話,又會受到那些火元素的抵擋。看來這傢伙很有戰鬥經驗,事先早就準備好這麼做了。 這時。

那些站在面上的十二隻火元素的雙手掌心上,紛紛凝聚出一團小火球,對準半空的木白,大力拋出小火球,如雨般朝木白射來。

「猛禽德魯伊出來吧。」

木白見狀,立即從懷裡拿出魔法球,將猛禽德魯伊召喚出來,身子站在它的背上。

「吱吱~~~」

猛禽德魯伊仰天長嘯一聲,帶著木白的身子盤旋在半空,不斷閃避下方那些火元素的拋射來的火球攻擊。

「迪拉,幫我準備魔法攻擊。」

「知道了,木白哥哥。」迪拉聽言語,頓時用自己的自然氣息,將四周的魔法元素瘋狂吸引到木白身前。

「火雨術!」

木白從空間戒指中拿出魔法杖,嘴裡快速念動一道法咒。

剎那。

只見天際的白雲被火光映襯地一片火紅。

數十顆直徑一米的火球穿破火雲,朝下方的那片水霧鋪天蓋地射去。

「這樣一定能擊中他!」

木白緊張的盯著那些如流星一樣飛落而下的火球。

「轟轟轟!」

成群大火球墜落入水霧中,傳來一陣密集地爆響,水面波濤怒涌,激起了數十道大水柱和更多瀰漫的升騰霧氣。

過了不久。

海面逐漸平靜,只見那團彌蒙的水霧逐漸消散,露出了斯特雷的身影。

「什麼?」

當木白看見斯特雷的身影后,臉色勃然大變。

兩顆八荒火龍珠飛速旋轉在斯特雷的頭頂上,將下一層像是波紋一樣的火牆將他的身子保護在其中。木白剛才的一招火雨攻擊雖然擊中了他的身體,但是全被他的火牆給擋下了。

木白的念力感覺到,斯特雷的身體周圍,此時已經匯聚了一股恐怖無比的火元素氣息,一旦他完成法咒,估計是一道七級大型魔法攻擊,這可不是自己抵擋得了的啊。

「木白要輸了!」

擂台下,喬安娜臉色大變地說道。

「怎麼會輸?我看現在的情況,木白也沒落下風啊。」一名學員不解道。 「斯特雷的大型魔法快要完成了,木白剛才沒能夠打斷斯特雷的咒語,他已經喪失了最後一次機會!」

「什麼?」周圍的學員聽了以後,原本高漲的熱情頓時冷了下來,個個瞪大了眼睛望著空中的木白。

「斯特雷這個人真不簡單,從比賽一開局,他就靜心準備好了一切,木白完全是在他的掌握之中。」喬安娜沉聲道。

「哼,是該結束的時候了。」

最後一句咒語低聲吟唱完成,斯特雷的嘴角勾起一抹詭異笑容,抬起頭,雙目冷冷盯著木白。

「糟糕,他法咒這麼快就完成了!」木白見到斯特雷的目光,身子不禁打了個哆嗦。

「召喚最強之火!出來吧,八荒火龍!」

斯特雷雙手高高指向天際,整個海面雯時沸騰了。

只見斯特雷頭頂上的那兩顆八荒火龍珠散發出兩團澎湃烈焰,交錯盤旋地朝天空中飛去。

「八荒火龍!傳說中的火系禁咒級攻擊!不可能,他的實力明明只有六星中階,怎麼可能能夠引動禁咒級攻擊魔法呢?」看台上,米伯震驚無比的望著那兩顆沖向天際的八荒火龍珠,簡直不敢相信這一切。

「禁咒級魔法?」喬安娜驚呼一聲。

「什麼!那是禁咒級魔法?」一旁的學員聽了以後,個個驚得面如死灰。

喬安娜轉念一想,沉聲道:「不可能,以斯特雷現在的修為還不可能引動禁咒級的攻擊。我看,那是因為八荒火龍珠的特性,能夠讓他使用出禁咒級魔法攻擊的部分威力!即便如此,以木白的實力也不可能低檔得過。」

空中的木白感受到那恐怖的魔法氣息以後,嘴裡連吸數口冷氣。

那兩顆八荒火龍沖入天際以後,瞬時間,整個學院的上空就如燒起一團巨大火雲,整個皇城都能見到如此奇景。

「哦?天龍學院的新生大賽,看樣子打鬥得很激烈啊。」

皇宮,柳十三寢宮前的花園裡,他正在這裡散步,忽然見到空中的奇景,忍不住驚聲說道。 「木白!」

柳十三的身邊,寒煙立即不由自主的想起了木白,不覺握緊了雙拳,心裡暗自為他擔心。

……

「吼!」一道震徹九霄的龍吟之聲遠從天際傳來。

那火燒雲深處,隱約出現了一條長達一百多米的八荒火龍的身影。

妃常狠辣,狂惹邪王 ,彷彿似要焚盡蒼天。

木白的見了以後,他的心在劇烈驚恐的顫抖著,那恐怖的氣勢,幾乎讓他失去了抵抗的意志。

「八荒火龍!出現了!它真的出現了!」

「我的天啊!斯特雷居然能把八荒火龍召喚出來!」那群學員和導師們震驚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