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來,其修行的,是風屬性功法,速度上,與同階武者相比,具有強大的優勢。」林寒瞬間分析完畢。

「看來,其修行的,是風屬性功法,速度上,與同階武者相比,具有強大的優勢。」林寒瞬間分析完畢。

而這落宏俊的算計,林寒也是知道。

比速度么?

林寒淡淡一笑,嘴角劃過一絲自信。

「飄鴻無蹤!」

落宏俊身軀一動,如同變成了幻影,瞬間朝著林寒的方向衝去,漂浮不定,讓人抓不住其蹤跡。

「這落宏俊的身法越來越高明了。」城主府落家,落天養看著落宏俊,眼神一亮。

而底下,不少人則是神色震動。

「飄鴻無蹤!沒想到,這落宏俊一上來就使用了這套半極品武學,看來,這林寒要眼花繚亂了。」

「我甚至都看不清落宏俊的身影到底在哪!」

不少人目光露出震撼,紛紛驚呼。

而反觀林寒,則是一直靜靜站在那裡,神色帶著平靜,仿若胸有成竹。

「裝神弄鬼。」底下,林古天在心中冷冷一笑。

而不遠處,第一天驕蘇河則是靜靜看著這一幕,他對林寒,似乎有種別樣的信心。

演武台上。

「林寒,給我滾下台!」

一道冷喝聲陡然響起。

那落宏俊無數身軀幻影飄忽不定,本來衝到了林寒的身前,但下一刻,卻是突然出現在了林寒的背後,他神色帶著一份得意,立馬一拳狠狠轟出。

「這林寒,要敗了嗎!」演武台下,一片驚呼聲響起。

呼!

落宏俊顯現出身影,目光陰冷,一拳轟到了「林寒」的後背,但下一刻他突然發現,自己轟到的,竟然是一個殘影。

「殘影?!」

底下,無數人神色猛地一震。

一直站在那裡的「林寒」,竟然是一個殘影。

那,他真身在何處?

一時間,落宏俊的算計落空,他頓時面容變得難看無比。

「我在這裡!」一道聲音突然在半空中響起。

空中?

所有人目光猛地一變,紛紛望向半空。

下一刻,他們神色狠狠一震。

空中,一個青衫少年,一臉笑意,正踏步滑翔在空中,如同一尊王者君臨,望著底下的落宏俊。 「那你知道厲千陽一直把你視為敵人嗎?」

陸寒徹嘴角勾了一絲冷笑,「他的那些小伎倆不堪入眼。」

林北望忍不住抓住了陸寒徹的手,眼睛亮亮的看著他,「還是要小心他的!」

陸寒徹瞥向林北望抓著他的手,嘴角輕勾了一抹笑意,「北望的話,我會放在心上的。」

「對了,剛才從外頭走進來的時候,看到北望的身影一直停留在窗戶旁,是在看什麼看的如此入神?可有比我還要好看?」

林北望聽此,忍不住痞痞一笑,這個C城大醋王。

林北望拉過陸寒徹來到窗旁的書桌前,指著桌上的照片,「猜,這是誰?」

陸寒徹探身看,眼睛里浮過一絲晦暗的波動,他斂起眼睛里的情緒變化,勾了勾嘴角,「是北望嗎?」

「連你也看錯了啊?這是我母親年輕時候的照片,和我長得像吧!」

陸寒徹聽此,眉目微垂,似喃喃自語,「是極為相似。」

他微垂的眉目里是暗藏的心緒複雜。

林北望以為他是因為猜錯了不開心,忙笑著拉了拉他的衣角,「換做是我,也會猜錯的。」

陸寒徹的餘光瞥見了桌上的紫檀木盒,目光零散,若有所思……

房間里是一片沉寂。

林北望見著忙連連打了幾個哈欠,她痞笑著看向陸寒徹,「要不然你早點回去休息?今天趕了一天的路了,明天還要回C城。」

陸寒徹聽此,勾了勾嘴角,欲言又止,卻還是往屋門走去。

準備拉開門的時候,卻發現門打不開了。

陸寒徹皺眉,手中再次使了使力,發現還是打不開門。

林北望納悶了。

屋外走來一個人影,是吳伯。林北望怕吳伯撞見陸寒徹在林北望的屋內,趕緊把陸寒徹往門旁的帘子處一塞。

陸寒徹不解,正要開口。

林北望一把捂住了陸寒徹的唇,怕陸寒徹亂動彈,卻又沒有辦法騰出自己的手,只好把身子整個壓在了陸寒徹的身上。

陸寒徹的身體接觸到了林北望曼妙的身材曲線,深邃的眼睛驚訝的睜大著看著林北望,身體更是因為太近的距離,緊繃著不敢亂動。

林北望睜著小鹿般呆萌的雙眼仰望著陸寒徹的眼睛。

在兩人四目相觸之間,兩人都不由自主的滾動了一下喉嚨,曖昧的情緒在這個房間里醞釀瀰漫著。

突然林北望聞到了一股火焰燃燒的味道,陸寒徹顯然也聞到了。兩人都彼此心領神會的交換了一下眼神。

林北望放開了陸寒徹,走到門口,她看到了屋外燃燒起的大火,林北望著急了,試圖用力打開門。

「吳伯,你開門啊!你快開門啊!著火了啊!你快點來救火啊!吳伯!」

陸寒徹聽此也走到了門口,試圖踹開門。

「別掙扎了,小小姐,火是我放的,這裡地處幽靜,林家也荒廢了多年,四周的鄰家也早都搬走了,沒有人能救的了你們的。」

「吳伯,你瘋了嗎?你為什麼要放火燒我們?!」 不可能!

看到林寒一身青衫,在半空中踏步飛行,所有人第一念頭就是不可能。

但接下來,他們看到了,林寒腳掌底下,竟然有兩團真元氣勁環繞,支撐著他的飛行。

是武學!

最少都是極品武學!

在場各大勢力的天才眼力自然不凡,一瞬間發現了原因。

但這,也是讓眾人紛紛震撼。

就算是五大天驕,都是動容。

這林寒,竟然修行了如此不可思議的身法武學。

在武道宗師之境下,就可以自傲空中滑翔飛行?

「《凌空飛渡》,是林氏宗府的極品武學,曾經一個林氏宗府族老施展過,但他領悟幾十載,只能在空中滑翔一刻鐘,但你卻是能夠踏空飛行這麼長的時間,林寒,你果然沒有讓我失望!」

蘇河猛地站起身,戰意衝天,道:「這套極品武學,你絕對領悟到了超圓滿層次!」

超圓滿層次!

蘇河一句話落,眾人紛紛神色由震撼轉化為驚駭。

極品武學,傳說中有一個領悟層次,那就是超圓滿。

很多人甚至都懷疑,那超圓滿層次,只是一個傳說罷了。

但今日,看著演武台上臨空飛行的林寒,斷天城無數天才都是感到深深不可思議。

今日,他們親眼見證了「傳說」。

而且,還是一個後起之秀。

一時間,不少人看向林寒,都是神色火熱。

他,可能要改變今年的斷天五天驕格局,成為新一任的第六天驕!

著實是一匹大黑馬!

就連落傾城,絕美容顏上都是露出一絲鄭重。

若是先前與林寒在斷天莽林相遇,落傾城對於林寒只是單純的欣賞。

那現在,落傾城心中就是重視了。

她甚至是生出要將林寒拉入城主府的心思。

這樣的年輕天驕,任哪個勢力,絕對都會趨之若鶩,不惜一切代價拉攏。

「我輸了。」

演武台上,看著半空中臨空飛行的林寒,落宏俊苦笑一聲,深深拱了拱手。

在身法上,他被林寒完敗,輸得心服口服。

一瞬間,無數人再看向林寒,一時之間竟然找不到其缺點和薄弱處。

他如同一個武道全能天才,身上沒有任何弱點。

這,才是最可怕的。

單方面強大的武者並不可怕,但若是遇到全能的,才最讓人頭疼和忌憚。

而林寒,顯然在眾人心中,就成為了這樣的存在。

一時之間,林寒在眾多天才心中的地位,已經可以和老牌五大天驕比肩了。

再一次,林寒將此次武道交流會的氣氛推到一個新的高潮。

而此時最為陰沉的,莫過於林古天了。

他是本次林氏宗府的領隊人,但結果風頭,全部被林寒一個人搶去,讓他心中鬱悶到吐血。

微微咬了咬牙,林古天猛地站起身,眸光射向不遠處的蘇家區域,猛地道:「蘇河,我要和你一戰!」

終於,林古天壓制不住,要出手了。

他不容許林寒這個後起之秀,將自己的風頭全部搶去。

而作為一位老牌天驕級別的人物,林古天一站出來,頓時收到了無數人的關注。

這讓林古天心中微微好受一點。

而這個時候,林寒卻是回到了自己的座位,和林如煙相談甚歡。

林古天微微望過去,發現林如煙的心思一直都在林寒身上,就算是現在自己要挑戰蘇河,她都沒有望過來一眼。

這種落差,讓林古天心中狂吼,妒火簡直要焚燒身軀。

「我來戰你,蘇河族兄不是誰都能挑戰的!」

驀地,一個有著武道六重天巔峰修為的蘇家弟子走出來,一臉冷笑,看向林古天。

「龍象大力腿!」

這蘇家弟子也是強大無比,可以說僅次於斷天五天驕級別,他一出腿,那腿如同鐵鞭一般,將空氣都是踢得獵獵作響。

「你不行!」

林古天冷冷一笑,他大手一揮,一股巨大的氣勁,頓時凝聚空中,形成一尊無形的空氣大手,直接將那蘇家弟子給拍飛。

一招拍飛一位武道六重天巔峰的武者?

這一刻,不少人動容。

果然,斷天城五天驕級別的戰力,太可怕了,不是一般人能夠忤逆的。

林氏弟子區域,林寒看著林古天的隨手一擊具有如此可怕威能,他目光微微露出一絲凝重。

這林古天,確實強大,不是徒有虛名。

剛才那種氣息,是半步武道宗師的氣勢。

林寒暗暗比較,發現林古天或許比當日在武道茶會上壓迫自己的白眉老人還要強大一分。

一念至此,林寒慢慢收回自己的輕視之心,他開始默默領悟剛才印刻在黃金神火中的上百種武學,不浪費一點提升自身實力的時間。

不過,對於這林古天的強大戰力,林寒雖然忌憚,但並不畏懼。

相比於當日在武道茶會上的他,林寒知道,自己如今已經進步太多了。

無論是掌握了幾大極品武學,還是魂師手段「殺伐之眸」愈加強大,都給了林寒強大的自信。

他有信心,能夠與斷天城五大天驕一戰。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