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了一部分,一下是帝皇市的勢力,是帝皇市墨氏集團墨昊靳的人,還有一部分我們查不到,最後的是我們沒有辦法接觸到的人,那些人已經是我們那邊的人。」

「看到了一部分,一下是帝皇市的勢力,是帝皇市墨氏集團墨昊靳的人,還有一部分我們查不到,最後的是我們沒有辦法接觸到的人,那些人已經是我們那邊的人。」

「墨昊靳,這個的資料給我看一下」顧無言來事找洛夢櫻的,他不擔心和這裡的勢力發生衝突。

墨昊靳的人也發現了,他們這些人有意要進來。

只是為了不打草驚蛇,他們還是看著的,他很清楚這裡不需要自己,但是他不知道的人,他已經被人看成了阻礙了。

他們之間不管怎麼樣,也是有一戰的。

優莎娜已經扛不住了,他們幾個人也幫不上忙呀。

「席夫人,你先回去吧,你在這裡會影響他們休息的,我讓人送你回去,辰耀這些天就回來了,你這邊還是準備一下吧」墨昊靳說。

谷青知道這是他要趕自己走,她看了一下辰曜。

辰耀對她真的不認識,但是他對沒有威脅的人,也是好脾氣的。

「她現在沒有事情了你們還是離開吧,這樣等著也不是辦法呀」辰耀安穩他們,但是他才是那個離不開的人。

「好,那我回去了,辰少先回去了,你還是讓我盡一次地主之誼吧,我不想再次找不到你,就像世界沒有你存在一樣。」谷青說。

「我暫時還是這裡努回去吧。辰曜還有一些事情要問她,如果這個人真的認識自己,也許也知道自己以前的一下事情。

「阿遙,我回去了」谷青都忘記了自己是陪凌遙過來的。

「回去吧,有空來我家玩吧」凌遙靜靜地等著自己兒子和他說話,但是他什麼也沒有說。

「媽媽,你也回去吧,這裡的事情不用你擔心」墨昊靳看著凌遙沒有離開的意思說。

凌遙也知道住在裡面的人是自己的兒媳婦,她都在這裡了,難道不看你一下她再走嗎?

「我還是等她好了再走吧」凌遙對洛夢櫻是不喜歡也不討厭的,這要自己兒子喜歡就好了。

「不用了,回去吧,你在這裡幫不上忙」墨昊靳不知道怎麼和自己的母親介紹他們,他們也不認識自己的妻子,還是找一個機會告訴他們好了。

「你都好久沒有休息了,你回去休息吧,媽媽給你看著好不好」凌遙看到自己兒子這麼辛苦,這麼可能不心疼呢。

「回去吧」墨昊靳再次說了。

凌遙看到兒子這樣,如果自己不離開,等一下有人要親自找她走了。


「好,我回去了,你要照顧好自己哦,如果有什麼事情一定要告訴我們,我們是一家人呀」凌遙說完就離開了。

辰耀也讓他們那幾個人回去了。

玉笙寒不用他說什麼,他也不能一直在這裡了,風影要休息了。

冰空霆看著他們都差不多離開了,他們兩個人現在還好呀。

「叔叔阿姨你們也回去吧,他們幾個孩子也快放學回家了,你們兩個不回去陪他們嗎?」岸說。

「他們比你乖多了,你真的不要亂跑了哦」火沉璧看著岸這樣,其實岸現在給他們的感覺是成熟穩重了,不知道為什麼她就不喜歡現在岸給她的感覺。

「我下次不會了,你們回去吧,他們應該也想你了」岸繼續說。

「你們真的可以嗎」他們一家人可是很少離開哪裡的,更何況在這裡,他們也沒有什麼人在這裡。

「放心吧,岸現在在外面身邊你們不用擔心的」夏韻也不好意思再麻煩他們了。

「空霆你們回去吧,不用擔心,我們會照顧好自己的,回去吧」辰耀也看出來冰空霆的擔心。

「你們放心吧,這裡是帝皇市,我的人我會保護好的,你們就放心回去吧」墨昊靳也想了解一下他們,他們那些人在這裡,他也沒有什麼機會了。

「成陽安排人送他們回去吧,如果他們出了什麼事情,幽幽會傷心的。」

「是,總裁,我這就去安排。」

「岸,你也帶你爸爸媽媽回家去休息吧,你知道家裡還有幾個空房子,你們就住哪裡吧,你們每天在這裡也不是辦法的,還是慢慢等吧?」墨昊靳已經說了,他們要住自己哪裡。

墨昊靳看著洛夢櫻還沒有醒來,如果她醒著,應該是想他們在自己身邊的。

寧少星可不同意了,自己的哥哥怎麼可以住別人哪裡呢說:「大哥,嫂子,還有岸你們和姑姑回去好不好,我也安排好你們單位住所的,哪裡我在安排人去守著,保護你們的安全。」

「不用了,既然岸對墨總家裡很熟悉,那我們救打擾了,還請墨總不要介意了」辰耀也想知道洛夢櫻生活的地方是怎麼樣的,也想了解一下洛夢櫻這個人,真的和自己有關係嗎?

夏韻也沒有說什麼,她知道就算她不同意,她的反對只會讓自己的丈夫和兒子難做。

「寧少星這裡暫時沒有你什麼事情了,回去吧,還有我不想看到你做對不起她的事情,如果被我發現了,沒有人可以保住你,他們也不可以」優莎娜也可能一直把她留下來的,留下來的時間久了,只會讓人懷疑。 為了女神?!這話是個什麼意思?!又是什麼勞什子女神,怎麼從沒聽說過?!

「老東西,就你這把老骨頭了,還說什麼女神!」聽到風老怪這話,余少卿手下的一名隨從,臉上頓時露出抹yin靡笑容,哂笑道:「我看是你想老牛吃嫩草,要那姓竇的小妞兒吧!你們要是有這打算的話就直說,我們少門主最大方,你好好說說,指不定他就讓給你們了。。更新好快。」

余少卿聞言臉上也是露出抹玩味笑容,似笑非笑的望著風老怪。以他看來,風老怪和土老怪這倆老怪物這麼一大把的年紀,那哪門子女神之類的話,不過都是託詞罷了。而且說不好真是這倆老怪物見色起意,心裡對那竇靜雲動了些小心思,所以才會故意這麼裝神弄鬼。

聽到這話,就連竇靜雲心裡邊都是不禁驟然一緊。如果這倆老怪物真的是對她動了什麼不該有的心思的話,與其在他們兩人手裡苟延殘喘,還不如死了一了百了。

「你以為老夫是什麼人,是那種落井下石之輩么?!」聽得這隨從的話語,風老怪面色陡然一寒,手上動作微微變動,只聽得場內陡然傳來呼嘯之聲,而後一股烈風恍若風刃般,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向著那隨從便斬落下去!

感觸到風刃傳來的威壓,余少卿眉梢微動,便想要出手攔阻,但那風刃的速度實在是太快,還沒等到他動手,風刃已然衝到了那隨從身畔!而且這風刃在衝到之後,更是驟然膨脹,宛如化作了一股颶風般,頃刻間便將那名隨從完全籠罩在其中。

死了,完蛋了,死定了!寒風如冰,在那隨從身周肆意遊動不止,那種森寒的感覺,讓那隨從只覺得就像是自己的肌膚外面緊貼著無數刀刃一樣,打心眼裡發憷。

刷刷刷!就在這隨從驚疑不定的時候,風刃卻是陡然四散,散入虛空之中,不見蹤影。劫後餘生的快感還沒來得及籠罩上他的心頭,他便看到順著自己頭頂,此時正有一把把黑色的髮絲順著餘風的吹拂,潸然落下,就像是下了一場黑色的髮絲雨。

只是一眨眼的功夫,這隨從腦袋上的三千煩惱絲竟然就被剃了個乾乾淨淨,那腦袋簡直要比刨子刨過還乾淨,而且在他腦袋上,更是沒有一道傷口。單憑這一手,便足見這風老怪對風元之力掌握的精妙入微程度,若是換做尋常的天人,絕對無法做到。

摸著光禿禿的腦袋,那天人瞠目結舌,敬畏莫名的望著風老怪,再不敢多言隻字半句。試想一下,連如此之多的頭髮都能剃得這麼利落,割個把腦袋又會是什麼難事!

「若是再敢胡言亂語,掉的就不是你的頭髮,而是你的腦袋!」冷眼朝那心有餘悸的隨從掃了一眼,風老怪眼神冷冽,望著余少卿淡淡道:「余少門主,能否賣我們兄弟這個面子?」

「還不謝過風老前輩的不殺之恩!」即便是余少卿,在看到風老怪這一手后,也是暗暗咋舌不已,望向風老怪的目光更是全然大變,向著那名呆愣在原地的隨從踹了腳后,似笑非笑的望著風老怪道:「如果我不同意的話,那兩位前輩是不是就要撕破臉跟我大動干戈?」

「雖不願,實無奈也!」雖然風老怪沒有明說,而是拽了一句文縐縐的話,但話裡面的意思卻也是明白無比:余少卿,你小子到底是交人不交人,不交人的話就別廢話,不要以為老子會怕你,咱們扯起來干一場,誰拳頭硬,誰就是老大!

「沒錯,到底交人還是不交人,給個准信!」話音剛落下,土層下的土老怪也是頗有些不耐煩的開腔道:「磨磨唧唧的,這可不像是你們上清宮的作風。」

「既然兩位前輩都開口了,我要還是推推拖拖的,那就是不給兩位前輩面子!」余少卿聞言面上神情變幻片刻后,向著風老怪拱了拱手,溫聲道:「既然兩位前輩想要帶他們走,那就儘管帶走。不過今次的事情,我卻是要傳回門派一遭,怕是會被不少鍊氣士和天人知曉。」

「你願意跟誰說就去跟誰說,我們老哥倆得罪的人還少了,虱多不癢債多不愁。」風老怪聞言之後,不耐煩的一聲冷笑,道:「誰要是看不慣,儘管讓他們來找我們老哥倆。」

聽得風老怪這絲毫沒有掩飾,咄咄逼人的話語,余少卿神情一寒,嘴唇翕動片刻,終究還是把沒說出的話壓回了肚子裡面,然後指尖微微一動,解除了對萬成珏、烏爾善和竇靜雲三人的束縛后,對風老怪淡淡道:「束縛已除,前輩儘管帶人走吧!」

看到余少卿的動作,風老怪面色絲毫不變,向著余少卿拱了拱手,連聲謝都沒道,手上動作微微變幻,一股狂風驟然席捲而來。而且跟隨著這狂風的,還有無數土石,將周遭弄得狼藉一片,更是把寧少卿,以及跟隨他的那一眾上清宮門人吹得灰頭土臉。

風來得快,走得更快,只是倏忽之間,場內已然沒有了風老怪以及萬成珏幾人的蹤跡。

「少門主,為什麼要賣這兩個老怪物面子,憑您的手段,難道還留不下他們倆么?咱們上清宮的人,什麼時候怕過事!」被風老怪小試牛刀,整成了個禿頭的隨從見風平浪靜,而余少卿臉上又滿是陰鬱神情后,腆著臉湊到余少卿身邊,半是諂媚,半是憤怒道。

「留住他們?」余少卿聞言緩緩轉頭,臉上露出一抹戾笑,然後沒有任何徵兆的反手甩了那名隨從一記耳光后,淡淡道:「憑你去留住他們嗎?」

風土二怪中,土老怪是土元能力掌控者!此人能夠輕而易舉的掌握土元之力,控制土壤,能夠在土壤之中穿行,不被人發覺,甚至能夠固化泥土,進行攻擊!

這種掌握土元之力的天人,就像是天生的潛行者一般,最是叫人防不勝防。而且土元之力最為厚重,掌握此種能力的天人,攻擊力更是極為驚人!

而如果說土老怪是潛行者的話,那身為風元之力掌控者的風老怪,以風元為輔,速度驚人,叫人防不勝防,毫無疑問就是一柄能夠直接戳中人心臟的尖刀,是一個天生的刺殺者!而且從風老怪操縱風刃,剃了這隨從腦袋之舉,更可看出他對風元之力掌握的細微程度。

而且這兩兄弟朝夕相處,早已經養成了極深的默契,哪怕是一個手勢,一個眼神的交流,都能叫他們知曉對方所要表達的意思,彼此心照不宣下,對敵人發起強有力的攻勢。這兩者配合到一起,可說是能將隱匿和刺殺發揮到極致,叫人防不勝防也無處躲藏。

儘管余少卿也是一個極其驕傲的人,但他也不得不承認,在面對這風土二怪的時候,他絕對不可能有半點兒勝算。而且在這節骨眼上,若是招惹了這兩個天殺的傢伙,惹惱了他們,以他們乖戾的性子,難保不會像說的那樣,對上清宮發起無休無止的刺殺。

而等到那個時候,在這兩個老怪物的配合下,上清宮中人必定要惶惶不可終日。而且余少卿更是很明白,自己在川渝做過什麼事情,若是被這兩個老怪物一鬧,整個川渝的奇門怕都要聞風而動,對上清宮發起反擊。那時候上清宮就要陷入麻煩的汪洋大海中,無法自拔。

萬成珏、烏爾善和竇靜雲三人,對於他而言,只不過是些微不足道的人罷了!可是風土二怪卻不一樣,若是因為這三個人的緣故,招惹了他們,那就是沒吃著羊肉,反惹一身騷。

「少門主饒命,屬下知錯了,屬下以後再不敢胡言亂語了。」伸手捂著被余少卿扇得紅腫的面頰,那名隨從沒有任何猶豫,急忙跪倒在地,連連叩頭,哀求不止。

「如果他們三個死了,留著你的命就還有用處,但是他們三個被那兩個老怪物接走了,就得有人站出來替他們死了。」望著這隨從的模樣,余少卿冷哼一聲,不等那隨從哀求,指尖輕輕轉動,赤火劍意陡然自虛空之中凝聚,而後向著這隨從的腦袋直插而下!

劍氣如虹,只是頃刻間,便將那隨從的腦袋斬落在地,而且劍意閃過之處,這隨從的脖頸處更是烤得焦黑一片,連一分一毫的血液都沒有溢出。

「放出風去,就說他是被那三個人殺了!」仿若死了一個人對他完全沒有任何影響般,伸手從口袋摸出雪白手絹,擦拭了一下雙手后,余少卿緩緩轉頭,望著跟在他身後,那些神情愈發忌憚的隨從,淡淡道:「再給我查查那兩個老怪物的事情,我倒是要看看,他們嘴裡的這個女神究竟是個什麼東西,竟然能讓這兩個老怪物死心塌地的賣命。」

話說到此處,余少卿眼眸中更是不自禁的閃過一抹迷惘之色。他實在是想不通,究竟是什麼人竟然會有那樣的本事,竟然能夠調動性情乖戾得出了名的風土二怪。

甚至他都隱隱然有些懷疑,那個所謂的『女神』,會不會是那些天人中隱藏著的某股實力之主,所以這風土二怪,才會對那個『女神』這樣言聽計從!

可如果真是那樣的話,這些天人們這麼做,又究竟是出於什麼樣的原因?越是想,余少卿便越是覺得不解,越覺得一頭霧水,卻全然不知自己實際上已經鑽進了牛角尖裡面。 「你認為我會」寧少星知道自己的選擇讓這個人不信任自己了,可是她也不會傷害她呀。

「娜娜,你真的在這裡,你可不可以告訴我,發生什麼事情了嗎」應該聲音打斷了,他們的談話。

優莎娜沒有回頭也知道是誰在後面,想不到他會找來。

「寧少星,墨總麻煩你帶他們幾個人馬上離開,不要讓他們看著你們的臉,聽到了沒有。」優莎娜讓他們離開。

「好」寧少星看了他一眼這個人是顧家的人。

現在這個情況她的大哥和嫂子他們還是不能出現在他們的面前。

墨昊靳沒有打算離開說:「成陽讓他們幫忙,安全的把他們送到家。」

「是,總裁。」成陽馬上帶他們離開。

辰曜想要回頭看清楚是什麼人,但是寧少星拉著他們向外面走了說:「大哥,嫂子,我不喜歡那個孩子,但是他們的擔心沒有錯,我們現在還是先離開吧?」


「他是什麼人呀,讓你們也害怕嗎?」辰曜不清楚為什麼,但是一定是大事,否則他們是不會這樣的。

剛剛兩個人態度不一,可是就一轉眼功夫,他們已經在統一戰線上了。

「大哥,這個我和你說呢」寧少星也不知道怎麼說,她開始後悔了,如果這些人沒有放棄,她就知道怎麼說了。

「爹地媽咪我們先回去吧,等一下我告訴你們」岸沒有遲疑的離開。

優莎娜瞪著顧無言說:「你怎麼來這裡,你跟蹤我,不知道什麼時候,我們的顧大少爺會跟蹤別人了,不知道是不是顧家要沒落了嗎?」

優莎娜盡量讓自己放鬆下來,不能讓他知道幽幽的事情。

墨昊靳看著他,他也看到了墨昊靳,想不到他和優莎娜在一起。

「我看著這裡有一些勢力存在,真的不知道你在這裡,看到你在這裡,我擔心你出事了」顧無言是真的還會關心一下優莎娜,他們兩個人不管怎麼說都是有一些情義的。

「擔心我嗎?我不知道什麼時候,我還能等到你的關心,我真的要好好謝謝你了,我沒有任何事情,你可以離開了」他現在還真的會關心自己嗎?


「我知道幽幽在這裡,我要見她,就見最後一次,難道你都不可以幫我嗎」顧無言知道,如果還不說自己過來的目的,她一直要讓自己離開了。

「你還想怎麼樣,她現在這個樣子,難道你還想要見她,讓認為你是什麼人呀,我告訴你,我是不會在幫你的了」優莎娜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顧無言為了看洛夢櫻,可是付出很多的了,身邊的人看到優莎娜這樣說他們的主人,也是不開心的。

「娜小姐,難道你就不可以再考慮一下我家少主的狀況嗎?你們兩個人的情況都很相同的,他不能選擇自己喜歡的,但是他是真心對你的。」

「我們沒有關係了,這些話你還是對別人說吧」優莎娜和很不喜歡還有人告訴自己,她和顧無言曾經的關係很好,這是多麼諷刺的話呀。

「我真的只是過來看她的,其他事情我一定不會做得,她是你最重要的人,我是不會傷害她的。」

「她一直都是我最重要的人,難道你不知道嗎?那你為什麼還要傷害她。」

優莎娜在其他人面前可不會說這些的,現在墨昊靳還在這裡,難道她就不知道迴避一下嗎?

墨昊靳雖然不知道他們說什麼事情,但是也知道和自己的妻子有關,這個人應該也是他們哪裡的人,可是為什麼一定要見自己的妻子。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