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又怎麼樣?」封時奕狂妄地掃了一圈宴會廳眾人,沒有人敢與之對視。

「看到又怎麼樣?」封時奕狂妄地掃了一圈宴會廳眾人,沒有人敢與之對視。

見狀,慕卿瞬間滿頭黑線,好吧,不得不承認封氏的權勢很大,可還是有人不自覺的想要過來搗亂……

眼看著風嫣然走過來,慕卿知道有好戲看了……

「時奕哥哥,你幹嘛去了?我爸爸在等你。」風嫣然忽然冒出來,很自然地分開兩人,湊到封時奕面前撒嬌。

「我未婚妻不舒服,就不過去了。」封時奕略微蹙眉看著風嫣然,她真的以為,用風志成壓他,他就會給面子嘛?

「慕小姐,你應該不會在意時奕哥哥和我爸爸聊聊的吧?」見封時奕不同意,風嫣然只能將求助的目光遞向慕卿。

聞言,慕卿欣然點頭同意:「當然可以,您父親應該是副總統吧?好多人想說句話都難呢。」

慕卿竟然一點都沒有羨慕之意,還帶著一點諷刺,讓風嫣然有些鬱悶……

封時奕瞬間黑了臉,這個女人到底要把他推出去多少次?

雖然心裡不舒服,但是風嫣然還是道謝:「那我就謝謝慕小姐了,這麼麻煩真的不好意思。」

「這對時奕來說也是一種榮幸,對吧……」慕卿說著卻忽然一個頭暈,靠進了封時奕的懷裡……

「你怎麼了?」封時奕立刻扶住慕卿,兩個人配合極為默契。

風嫣然以為慕卿還會頭也不回地離開,沒想到這次居然失算了!她竟然如此口是心非!

「抱歉,我要陪著我夫人,今天就先不和令尊多聊了。」說著,便扶著慕卿去一邊休息了。

只留下風嫣然,鬱悶的直跺腳……慕卿,我們走著瞧好了!

高傲地轉身離開,風嫣然不再去看令人氣氛的一幕。

扶著慕卿坐下,封時奕直言道:「好了,她走了。」

慕卿吐吐舌頭坐了起來:「她還真是厚臉皮啊,讓著她一次,還來第二次。」

封時奕微笑道:「吃醋了?」

慕卿吞了吞口水看著他:「你想得美,我才沒有吃醋……」

「不管怎麼說,剛剛演得不錯,晚上回去給你加雞腿。」封時奕眼中閃過一絲滿意,這次慕卿沒有像最初那樣推開他,令封時奕有些愉悅。

慕卿默默地翻了個白眼:「雞腿就算了,只要不讓我再吃酸梅就可以了。」

光是想想都會覺得嘴裡全是酸楚,足以見得酸梅的威力有多大了。

看著慕卿有些后怕的模樣,封時奕頓時忍俊不禁,伸手捏了捏慕卿的臉蛋:「回去就可以不用吃了,再忍忍吧。」

「說的這麼輕鬆,要不你也吃點?」慕卿瞪了封時奕一眼,沒試過的人才會這麼輕描淡寫。

封時奕劍眉微挑,戲謔地湊近慕卿:「如果是你餵給我吃的話,我倒是可以考慮。」

說罷,封時奕故意輕輕咬了下慕卿小巧的耳垂,慕卿頓時打了個寒顫。

嬌嗔的瞪了眼封時奕:「別鬧了!」

喬治躲在角落裡看著慕卿,嘴角噙著一抹苦笑,原本以為對慕卿只是朋友間的關係,不曾想在不經意間動了心。

面前地空酒杯散落一地,喬治拿著手裡的酒杯一仰而盡,如果時間可以重來,他絕對不會讓慕卿參加那次宴會。

「麥斯集團的總裁居然是個酒鬼,這倒是件稀罕事。」耳邊忽然傳來一道陌生的聲音。

喬治抬頭看向來者,待看清來者面容時,不由得有些驚訝:「居然是你?你來找我做什麼?」

「當然是和你談一筆合作。」來者雙手環胸,風嫣然怡然自得地看著喬治,似乎斷定喬治不會拒絕他。

「哦?」喬治微微挑了挑眉:「你要和我談合作?這倒是令我很驚訝,說說看,你想要和我談什麼生意?」

來者認真地盯著喬治,輕啟薄唇,吐出可以牽動喬治心弦的三個字:「慕卿。」

酒勁瞬間消散很多,喬治抬頭看了眼台上的慕卿,又看了眼風嫣然,略微思索片刻,朝來者做了個請的動作。

「這裡說話不是很方便,我們出去談怎麼樣?」

「當然好。」

兩人趁著沒人注意時,迅速離開了宴會廳……

另一邊,慕卿看著已經沒理會她的柳兮兮,頓時鬆了口氣。

人在放鬆之後,就會很容易餓,慕卿看著桌上精緻的糕點,正打算拿起一塊墊墊肚子的時候,注意到不遠處的柳兮兮正在看著她。

封時奕此時忽然走來,拿起一塊壽司,親昵的喂著慕卿。

「聽話,不吃沒營養,張嘴。」『強迫』地將壽司塞到慕卿嘴裡。

此時的柳兮兮,縱然不願意,但還是打消了疑慮,眼底閃過一抹灰暗道:「看樣子應該是真的懷孕了,改天安排去醫院檢查,如果是男孩就留著,如果不是……該怎麼做,不需要我告訴你吧?」

「是。」管家連忙應了一聲。

剛吃完壽司,面前忽然出現一塊芝士蛋糕,慕卿眼前一亮。

看到柳兮兮應酬其他人,連忙接過芝士蛋糕,慕卿迅速消滅掉巴掌大的蛋糕,意猶未盡地舔了舔唇瓣。

見狀,封時奕劍眉微挑,眼中閃過一絲戲謔:「這麼能吃?你確定你真的沒有懷孕?要不還是去檢查一下吧。」 「檢查什麼?」慕卿賞了封時奕兩個白眼,一邊洗手一邊說道:「如果真的懷孕就沒有這麼好的胃口了才對,再說,就算是查出有又能怎麼樣?」

「有了,自然是生下來。」封時奕從後面抱住慕卿的纖腰,壞心地在慕卿耳邊輕吐著灼熱的氣息。

慕卿頓時感到有些腿軟,臉色染上一抹緋紅:「我為什麼要給你生孩子?再說懷孕的人是不能進醫學研討會的。」

「為了醫學研討會,你有了孩子也會選擇打掉?」封時奕劍眉緊蹙,沒想到這個醫學研討會對慕卿這麼重要,重要到連孩子都可以不要。

聞言,慕卿忽然沉默了,這根本就是子虛烏有的事情,幹嘛假設。

「我不可能會懷孕,你這麼在意這件事做什麼?」就算是真的懷孕,慕卿也不打算告訴封時奕。

「也對。」封時奕莞爾,見他不再糾結懷孕的事情,慕卿心中默默地鬆了口氣。

「等下你還需要參與合作開啟儀式,結束后就可以帶你出去吃東西,再忍忍吧。」封時奕溺寵的安慰道。

慕卿立刻開心的點了點頭:「好。」

說著,封時奕抬起頭,便看見柳兮兮示意他們過去。

封時奕拉著慕卿走向前,看到柳兮兮的身邊的人,正是風志成……

「這位應該就是慕小姐了吧?」看到慕卿走來,風志成嘴角微勾,朝著慕卿揚了揚酒杯。


雖然和風志成沒什麼交集,但是她也對風志成有所耳聞。


冷眼看著風志成,隨手端起一杯紅茶代替紅酒,慕卿禮貌性地舉了下:「風董事長,久仰大名。」

「慕小姐真的太會說話了,我哪裡有慕小姐的名聲大?」風志成面上一副千年不變的和善笑容。

但是了解風志成的人都知道風志成和善的外表下,有顆多麼骯髒的心。


「您太抬舉了,我哪有什麼名聲?只是一些小報道而已。」

「慕小姐太謙虛了,不如我們喝一杯吧。」說著,風志成晃了晃手裡的酒杯,眼中閃過一抹陰冷。

看來風志成是知道慕卿『懷孕』的事情了,故意來這裡為難她,想要看看慕卿會怎麼做。

慕卿早就有所準備:「能跟風董事長喝酒,我當然覺得很榮幸,但是今天真不巧,我身體不是很舒服,所以,這杯是紅茶。」慕卿沒有絲毫緊張,臉上始終掛著優雅的微笑。

聞言,風志成微微挑了挑眉:「這麼巧?偏偏是和我喝酒的時候身體不舒服?既然慕小姐不願意賞臉,那風某也只能自己獨酌了。」

「風董事長誤會了,我不是不願賞臉,只是我身兼為封家傳宗接代的重任,可馬虎不得。」

風志成一心想要和柳兮兮聯姻,她就偏偏以此來刺激風志成!


果然,風志成臉色變了變,沒想到慕卿竟然這麼可惡:「呵呵,那慕小姐可要保護好這個孩子啊……」

聽出他話中的威脅,封時奕狂妄地睨了眼風志成:「風董事長這話是什麼意思?」


「時奕侄子,你多慮了,沒有什麼意思。」風志成眼中閃過一抹危險的光澤,只要他想,慕卿肚子里的孩子,他就一定能除掉!

柳兮兮站在一旁,自然想要聯姻的對象還是風志成,現在還不知道慕卿肚子里懷的,到底是男是女……她自然而然的靜觀其變。

封時奕嘴角揚起一抹嘲諷的弧度:「呵呵,那就好,我夫人一旦出了什麼問題,不管是誰,我都會把這個人全家挖出來陪葬的!」

森冷的話語,讓風志成一顫,不敢置信的看著封時奕,不過一個女人而已,他竟然如此發狠?

「封總這麼疼愛慕小姐,我還真是羨慕啊,不過未婚先孕這種事,始終是不光彩啊……」諷刺著慕卿,風志成把聲音提了提,果然不少人看了過來。

慕卿看穿風志成的計謀,看到此時的媒體已經都退場,不禁扯開一抹如花的微笑:「呵呵,是誰告訴風董事長我們未婚先孕?上次風小姐的訂婚日,我和時奕就已經領證了。」

此時慕卿那張絕美的小臉,看起來竟然有些婊氣十足,讓風志成嘴角抽了抽,他這次還真是遇到對手了。

詫異的看了一眼柳兮兮竟然沒有震驚,看來是真的了。

眼神微眯,風志成道:「既然已經領了證件,怎麼還不舉辦儀式?」

該死的,沒想到慕卿下手這麼快!看來之前他是輕看她了!

「最近工作比較忙,所以就冷落了時奕了……」說著小鳥依人的靠進了封時奕的懷裡。

封時奕似乎很享受這個小女人如此依賴她的樣子。

風志成看著慕卿甜蜜的模樣,內心痛恨無比。

可是她的半張側顏,卻讓他腦中卻忽然閃過一道白光,怎麼恍惚間覺得慕卿和某個人有些相似呢?

只是速度太快,令風志成完全沒有想起是誰……

封時奕溫柔地幫慕卿理了下鬢邊的碎發,繼續道:「我夫人不喜歡高調,而且最近也一直在忙工作,這個項目搞定了,就會宣布婚期。」

看到一個無父無母的人這麼得意,風志成忍不住嘲諷:「好啊,到時候我一定會參加婚宴,冒昧的問一句,慕小姐的父母是誰?」

這個風志成還真是會戳人弱點,慕卿秀眉微皺,按照資料上說到:「我的父母早就逝世多年,怎麼?風董事長接下來不會是要以我的出身來諷刺我吧……」

此話一出,風志成頓時不能在諷刺了,否則一定會被其他人覺得心胸狹窄。

柳兮兮沒想到風志成對上慕卿也敗下陣來,不禁暗覺風志成沒用。

「風董事長不是那樣的人,卿卿多慮了。」出聲打圓場,柳兮兮話語里卻不著痕迹的包庇風志成:「風董事長只是擔心來路不明的人加入我們楚家。」

柳兮兮既然發聲,封時奕自然不能再沉默:「那還要謝謝風董事長擔心了,放心,卿卿一不經商,二不參政,背景比任何人都要簡單的多。」說著,便不再理會兩人,拉著慕卿去應酬其他人了。 「是不是每次越獄都是勞動改造引起的?」江帆道。

「是的,這些越獄事件都是犯人勞動改造時發生的。」王威道。

「大哥,我知道一件有關越獄的怪事。」朱大新道。

「哦,什麼怪事?」江帆道。

「我有一個叫劉鼎鑫的朋友,他還差十天就要出獄了,參加勞動改造時因越獄被打死了,這點我很疑惑,他還有十天就要出獄了,怎麼會越獄呢?」祝大新道。

「這裡面很定有問題,還有十天就要出獄的人怎麼可能越獄呢!」王威道。

「大哥,還有一件更怪的事,那就是監獄里經常有犯人失蹤,和我一同進來到幾個兄弟,都莫名其妙地失蹤了。」朱大新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