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等!咬我?為什麼?」王胖子一臉不解,可是小白卻沒有絲毫的客氣,立刻沖了上去,並且毫不猶豫的開始撕咬氣王胖子,王富貴做夢也沒有想到,前兩次來找秦飛的麻煩被狗咬也就算了,但是怎麼拍秦飛的馬屁也會被咬啊!

「等等!咬我?為什麼?」王胖子一臉不解,可是小白卻沒有絲毫的客氣,立刻沖了上去,並且毫不猶豫的開始撕咬氣王胖子,王富貴做夢也沒有想到,前兩次來找秦飛的麻煩被狗咬也就算了,但是怎麼拍秦飛的馬屁也會被咬啊!

「救命!快!快幫幫我!將這條瘋狗!不!是狗爺!狗爺給弄開!啊!輕點!」王富貴不斷的發出慘烈的叫聲。

聽到王富貴的叫聲秦飛這才滿意的露出了微笑。

瑪德!明知道生意不好,居然還拿生意興隆這樣的詞來刺激我,不找你麻煩找誰的麻煩。

「走吧!我們進去說!」秦飛看了一眼小乙和他身邊那個一臉好奇的小蘿莉之後就知道今天的正主不是王富貴而是這個小女孩。

「小姐我們走吧!」小乙微微一笑便帶著小蘿莉走進了店裡,至於王富貴慘烈的叫聲他就當做沒有聽見。

「呀!是咪咪!是咪咪了!」小蘿莉一進來就看見了慵懶的小花,作為寵物界的老少殺手,很快便將又一位鏟屎官收入囊中,小蘿莉更是一把將小花給抱在了懷裡。

「話說我們家小白也很可愛!為什麼這小蘿莉就喜歡小花了?」秦飛沒有談事情,倒是關心起了這個看上去有些呆萌的小蘿莉。

「可能是一路上我們家少爺對小姐灌輸了一些不好的思想吧!」

「果然這個死胖子就該咬死他!我家小白那麼可愛居然敢說他的壞話!」秦飛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王胖子一路上說了很多小白的壞話,才讓小白沒有了市場,不然以小白和小花那無雙的殺傷力,秦飛怎麼也不相信沒有孩子回不喜歡,要知道秦飛可是靠著小花和小白的臉招攬了無數顧客的光臨,雖然沒有一個人出錢獵人,倒是有人出錢要這兩個小東西。

「這裡面也就只有你沒有什麼市場嘍!」不經意間秦飛就看了一眼小烏,作為秦飛的三隻萌寵,也就小烏沒有什麼人喜歡,倒是秦飛挺喜歡小烏的……

秦飛又一次將正在逃跑的小烏給翻了過來。

恩!挺喜歡捉弄小烏的。

「謝謝狗爺!謝謝狗爺!改天給您弄點上好的狗!呸!是上好的牛肉大骨,給您好好的補補!」這個時候王富貴終於擺脫了小白的糾纏,或許是因為王富貴已經來店裡很多次了,所以小白也沒有咬王富貴多久就將他放行了,並且還留了手,並沒有像前兩次那樣不客氣,只是那身乞丐裝也沒有好到哪裡去。

「哈哈!你這造型不錯,下次讓我家小白繼續給你做做吧!」看著王富貴一把捂著自己的褲襠,一身破破爛爛的走了進來,秦飛也是一愣,沒有想到小白會那麼陰險,這可是堂堂王家的少爺了。

「汪汪!」小白可不會在意秦飛想什麼一臉得意的走了進來,而秦飛也是將小白抱在手裡,**著他的毛髮,算是對他的獎勵,而這時候秦飛才吸引了小蘿莉那好奇的眼神,看那個樣子,似乎是對小白也有想法了。

「來!給你抱抱!他可不會咬可愛的小女孩!只會咬猥瑣的胖子。」

「胖子招你了!」萬富貴有點不滿。

「怎麼?」

「好吧!我承認胖子都是很猥瑣的!」王富貴不想在被咬了。

「真的可以抱抱嗎?」小蘿莉一臉害怕和渴望的看著秦飛。

「抱吧!這不是有小乙哥哥在了嘛!」

「恩!」聽到小乙的話小蘿莉總算是放心下來,將小白給接到了手裡,看著懷中的兩個小可愛,小蘿莉露出了迷人的微笑。

「都說無事不登三寶殿!說吧!這次來可不是又是來退貨的吧!你該知道來我這裡退貨是什麼樣的後果!?即便你這次帶了不少的人。」浪費了那麼久的時間秦飛終於才將眼光落在了王富貴的身上。

「不是!絕對不是來找麻煩的!相信我!」被秦飛這樣一問,王胖子立刻否認。

開玩笑眼前這個黑心商人一言不和就放狗,誰他喵的無事找事去惹他啊!要不是今天自己的父親給自己下了命令,他還不想來了,每次來都不會有什麼好事,即便準備了很多的好話,果然最終還是沒有逃過那一頓咬。 「其實說來還得感謝你,你是不知道這幾天我有多威風,我現在出門都不帶保鏢的,只要帶著小乙就好了,那天劉方帶人堵我,就我和小乙兩個人就打的他媽都不認識他了,你不知道那實在太過癮了。好吧!我承認小乙一個人就將劉方給辦了。」在秦飛一臉鄙視的眼

神之下,最終王富貴還是認了,他可沒有膽量面對帶著人的劉方。

「所以說了!你以為我是在開玩笑嗎?我的人可是好用的很,現在知道了吧!」

「知道!知道!現在是太知道了,秦老闆,你看這小乙能不能續約啊!」小乙的契約也是王富貴今天來這裡的主要目的之一。

「王富貴你是沒有被小白給咬夠吧!」

「汪汪!」

「那個!只是問問而已,問問而已!」

「行了!我再說一遍吧!反正小乙也在你的面前,我倒是很願意讓小乙繼續留下來,可是你得問問小乙他願不願意,有些事情不是我說了就算數的!」只要感受到小乙的好,王富貴自然而然的就離不開小乙,這才是一個真正的好家丁,秦飛也不傻,有錢賺他能不賺嗎

?很明顯這件事情主要還得看小乙,只要小乙願意留下來他才能留下來。

「少爺!在家的時候我不就和你說的很清楚嗎?沒有用的,我是不可能留下來的,我有我的苦衷,這裡可不是我能夠留下來的地方!」小乙確實也願意留下來,可是他本身就是不同於一般性質的人物,他是很多人的精神力量合體起來創造出來的人,在完成了這些人共

同的理想之後,他將不會存在。

「好吧!我們不提這個了!秦老闆!今天我來是想和你談筆生意的!」王富貴有些失落,這幾天他和小乙有了不菲的情誼了,男人嘛!一起扛過槍,一起打過架那感情自然就上來了。

「說說!」說道生意秦飛就來勁了,這可是身家性命了,當然要關心,而且看著王富貴這個樣子這筆生意還是筆大生意了。

「我想你給我妹妹找一個開智老師!」王富貴十分認真的看著秦飛。

「開智啊……」秦飛的喜上眉梢,這確實是筆大生意。

人生來就有名字,即便是傳說中的惡魔也會有名字,至少會有一個代號,這就好比人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一樣,而這個世界的開智就如同人取名一樣,是這個世界不可或缺的一件事情,一個好的出生有多重要,有錢有勢的人想要開智必定會找一個更加有權有勢有實力的人,這樣開智之後的孩子在未來的路上就會更加的順遂,也更加的聰明,沒有什麼不公平,這就是任何一個世界的規則,凡是未滿十五歲的孩子都是可以開智的,但大多數的人都沒有經過開智,就像隔壁村頭的二狗子一樣,他的孩子依然叫二狗子,而他的孫子或許能叫小二狗子,強者至強,弱者安於現狀只會更弱。

秦飛看了一眼可愛的小蘿莉,沒有對這孩子有其他的想法,畢竟這就是規則,即便是他擁有了系統也遵循著金錢的規則。

「開武智還是文智!」智分兩級,一為文智二為武智,文智者讀書寫字吟詩作對聰明異常,武者智冬練三九夏練三伏,強身健體保家衛國。

「那秦老闆覺得開什麼智好了?」

「哎呀!秦老闆你看著我做什麼?只是諮詢一下而已。」看著秦飛有些嚇人的眼神,王富貴有些不自在。

「人生的路從來都是自己選擇的,我從不給別人選擇,如果你要我給你選,那我就選讓你走,現在要麼你們自己確定,要麼滾出去!」秦飛有些不爽,秦飛雖然不是什麼爛好人,但是也不會說一些話影響到了別人的未來,這是秦飛的忌諱。

「小姐!你想要開什麼樣的智了?」王富貴有些得過且過不懂得秦飛這些話的意思,但是小乙不一樣,他也是一個擁有這夢想的人,也是正走著自己路的人,所以他主動問了一句王富貴的妹妹。

「不知道了?父親不是說讓你們幫我選嗎?」小丫頭的注意力全放在了小花和小白身上。

聽到小丫頭的話,王富貴和小乙無奈的對望一眼,這還是一個孩子了。

「小花小白!」秦飛一叫兩個小傢伙就跳出了小丫頭的控制,回到了秦飛的身邊。

「咪咪!狗狗!」

「丫頭!想要這兩小傢伙陪你玩,你就好好的跟我說話,好好的想想以後要走的路,不要以為自己小就不用做任何的決定,你要記住,今天就是你人生的路口,要是你不能夠好好的選擇,那麼我只能請你和你哥出去了,就算是你的父親來也沒有用!」秦飛很認真的看著眼前的小丫頭,開智對於這個世界的孩子來說,無疑就像成人禮一樣重要,王富貴的父親沒有過來,秦飛不清楚這是怎麼回事,但是秦飛很清楚的知道,她的父親一定是想要自己的女兒找到自己的路。

「嗚嗚!人家!人家不知道!」小丫頭看著秦飛認真的表情,眼中含著淚水回答道,甚至還看向了身邊的小乙和王富貴,但是兩人並沒有說話,也沒有給小丫頭一點點的建議。

「我!我真的不知道!我只是特別討厭那些舞刀弄棒的事情,我喜歡安靜的看書,我喜歡做一個淑女!」實在被秦飛盯著焦急不已的小丫頭終於憋出了自己想要說的話。

「很好!這是你人生中的第一個決定,或許你會為今天說過的話付出巨大的代價,但是從里內心深處說出來的話,一定是不會讓你後悔的話,那就開文智了!」

「去陪兩個小傢伙玩吧!」兩個小傢伙很自覺的走到了小丫頭的身邊。

「小丫頭的決定做好了,接下來就是你的決定了?」秦飛盯著王富貴。

「我的決定?我的什麼決定啊?不是說不讓我決定嘛?」

秦飛微微一笑兩手一抹。

「明白!明白!」王富貴瞬間明白了秦飛的意思。 「不就是錢嘛!這些都是小問題!」

「哐當!」王富貴立刻將一袋金幣仍在了秦飛的面前,不過秦飛只是看了一眼之後就沒有理會了,反而看了一眼王富貴。

「王胖子,你們家很有錢是吧!」

「額!還行吧!在春城至少也是前幾吧!」

「也就是說你們一年至少收入幾萬金幣是沒有問題的吧!」

「這是當然!」王富貴十分的驕傲,在春城能和他們比錢多的家族也只有劉家了,當然了城主府這樣的龐然大物就另說了。

「呵!也就是說你們王家一年的收入還不能和一個孩子的開智比嗎?或者說你們就只是想讓隨便找個人給你妹妹開智嗎?」開智是何等大事,要是在王國的大家族裡面,基本上那都是要等進士級別的人來給自己的孩子開智,就算是求那也要求他們來,花錢反而對他們

來說是小事了,可是這王富貴就拿了幾百金幣了事,怎麼可能幫得了眼前的小丫頭開啟很高的智了。

「你這話什麼意思?」

「我不是說過嗎?只要你們給的起錢,我就能幫你們找到任何你們高攀不上的人物,更不用說開智了。這可是一筆很划算的買賣。」秦飛露出了一絲得逞的微笑,在別的地方你有錢有請不到那些高不可攀的人物,但是在獵頭公司,只要你有錢,秦飛就能夠幫你找到任

何想要的人物,這才是獵頭公司存在的意義。

「你說的是真的?」王富貴一臉的不敢相信,自己的妹妹能夠得到傳說中的人物開智,這當然是好事情,也絕對不是王富貴不想要自己的妹妹能夠開這樣的智,只是在春城這種小地方,能有一個舉人那就是阿彌陀佛的事情了,要知道一般人最多也就一個童生開智,至

於秀才,反正整個春城也只有一個人而已。

「難道我什麼時候騙過你嗎?好好的想想,要是過了這個村可就沒有這個店了。」秦飛將小烏翻轉了過來,饒有耐心的等待著王富貴的答案。

「那你說說!你能找到什麼樣級別的,又需要多少錢?」王富貴也認真了,關於自己小妹的開智,他不得不認真。

「你想要什麼樣級別的?」秦飛沒有回答而是反問道。

「學!學士,你這裡有嗎?」王富貴大著膽子提出了一個異想天開的想法。

「文人分為童生、秀才、舉人、貢生、進士、翰林、學士、大學士、三公,怎麼不想要一個三公來個這個小丫頭開智嗎?」

「真!真的有嗎?」這下子王富貴的眼中全都是震驚了,整個王國也不過擁有一個學士而已,就是這樣級別的人物,那也是整個王國的國寶級人物,能夠讓他開智的家中無一不是這個王國當中地位最高的那一批人,更不用說三公這種傳說級的人物,這一輩即便是王國

的皇帝見到一面那都是滿足了,開智?確定不是在做夢?

「我說有就有,你想要嗎?」

「多,多少錢?」

「你們王家一年的收入!」秦飛微微一笑,一旦這一單做成,秦飛基本上可以休息一年了,這獵頭行業果然是所有職業當中的古玩行業,要麼不開張,開張吃三年。

「你!你確定不是在騙我?」不過王富貴依然不相信,當然相信任何一個人在這樣一個小地方聽到有人這樣說也一定不會信的。

「你可以不相信!我說過了,我開門做生意童叟無欺!你信這單生意就成了,你不信,大門就在那裡我不會攔著你的。」

三公是何等的人物,又是何等的誘惑,三公開智,那至少眼前的丫頭將來的成就一定不會比貢生差,貢生在王國當中那也是一方諸侯了。

「好!我就要三公!」王富貴是個生意人,一倍的收益就能讓商人鋌而走險,而眼前的利益絕對能夠收穫百倍的收益,這一年的收入又算得了什麼了?

「不過我沒有帶那麼錢過來,你可否……」

「不用!你只要簽了這份契約書就好,其他的不用你操心。」秦飛拿出了天地書,沒有人能擋得住那樣的誘惑。

「好!我立刻簽!」

王富貴一把搶過秦飛手上的天地書,立刻簽下自己的名字,甚至他都沒有看一眼天地書。

「很好!等一下吧!人馬上就到!」秦飛將天地書放在了櫃檯上,在那裡還放在一張契約書,正是小乙的一年期契約。

「契約成功!數據提取!符合人物獵取當中,獵取完畢!人物資料送達!」

晏殊

等級:九星三公位太傅,性格剛毅直率,生活儉樸,年少德高。

來歷:生於宋太宗淳化二年,十四歲以神童入試,賜同進士出身,命為秘書省正字,官至右諫議大夫、集賢殿學士、同平章事兼樞密使、禮部刑部尚書、觀文殿大學士知永興軍、兵部尚書,宋仁宗至和二年病逝於京中,封臨淄公,謚號元獻,世稱晏元獻。

三公有好有壞,這王富貴也算是秦飛的老顧客,在眾多的三公當中,他為小丫頭挑選了一個德才兼備的太傅,要知道開智的人在某些情況之下是為影響到開智之人的性格,若開智之人性格帶有陰暗,必然這被開智之人將來不管成就如何,必然也不是一個好對付的角色,秦飛當然不可能讓這樣一個小丫頭被帶跑偏了。

不到一會,一個垂垂老矣的老者就出現在了秦飛的小店門口,一看到這個人秦飛就知道這個人就是他要獵到的那個晏元獻晏殊。

「晏司空請進吧!」

「秦老闆安好!」晏殊邁著沉重的步伐一步步的走進了秦飛的小店,不過因為晏殊年紀實在很大,走起路來慢搖慢搖的,看上去根本就不像傳說中的三公位太傅,要說這不過是一鄉下老漢還令人信服,王富貴又一次覺得上了秦飛的當。

「老爺爺!你慢點!」看著這個老爺子的出現在場的所有人都沒有動,可是一直關注自己身上兩隻小可愛的小丫頭卻放下了手上的小花和小白,去攙扶晏殊走進大門。 「不錯的孩子!」晏殊看著小丫頭認真的點了點頭。

「秦老闆!這就是你要我為你開智的孩子吧!」

「沒錯!就是這個孩子!」

「等等!秦老闆這個人不會就是你說的那個三公吧?」看著眼前這樣一個老人,王富貴實在不能將這個人和那些屹立在巔峰的三公相比較,這也差的太遠了。

「自然!有什麼問題嗎?」

「還問題?你說這個人一幅這個樣子,我……」

恩!我怎麼失聲了。

就在王富貴滔滔不絕的時候,王富貴突然發現不管自己怎麼說話,居然都發出不了任何聲音了,王富貴陷入了恐懼當中看向了秦飛,而秦飛則是微微一笑沒有說話。

「嗯!」王富貴不能說話之後原本還想要動,可是這個時候他又發現自己動不了,這下他更加恐懼了,將求助的眼神看向了秦飛,不過秦飛卻沒有理會他,

「秦老闆!那老夫就現在就給她開智吧!你也知道我的時間可是很珍貴的。」九星級人物,絕對不是說這樣輕易就能請動的,說的明白一點這要是什麼大工作,或是征戰沙場之類的事情,就算王家百年的收入也是絕對不可能請到這樣級別的人物,而開智相對來說就是一件小事情了,所以這次的價錢才不那麼高,加上王富貴是獵頭公司的第一位顧客有八折優惠,他的妹妹才能獲得這樣的人物開智,不然想到不要想,這也算是王富貴的運氣了。

「您老請!」

老人也不客氣,直接伸出自己顫抖的雙手摸著了小丫頭的頭上,而小丫頭還扶著晏殊,沒有太大的反應。

「今日老夫晏殊在此授你德智直!望你能夠在將來成為一個有德有智正直的人!」說完所有的人就感覺到整個天空中出現了一道說不清道不明的氣息,這氣息不是很強大,卻很溫和,並且不斷的以晏殊的為中心向四周擴散,擴散之後的氣息如同瘟疫一樣散播開來,凡是這道氣息經過的地方,任何動物都靜止了,甚至連風都沒有了,很快這股氣息便將整個春城都包圍其中,這一下子便讓整個春城安靜的像一灘死水一樣。

當然也不是春城當中所有的東西都靜止了,在春城的城主府當中,一個面目慈善的中年人雖然保持著靜止的狀態,可是細心一看就會看見這個人的眼睛在動,不過此時他的眼睛當中也是滿臉的不可思議。

這股氣息出現的快收的也很快,在十幾秒鐘之後,這股氣息就消失不見了。

「剛才!剛才發生了什麼事情嗎?」

「你說什麼啊?」

「我總覺得剛才好像靜止了一樣。」

「想什麼了?快點搬東西,不然一會該挨罵了。」無數人的腦中似乎都有種感覺像是剛才被定住了一樣,但是這些都是一些普通人,發現自己身邊似乎沒有發生什麼事情,一切都還保持著和剛才一樣的狀況,很快這樣的感覺就被遺忘在腦海中了,畢竟大家都是普通人,只要沒有損害到他們的利益,這世界的發生多大的變化,對於他們來說也不過是發生了一些小變化而已,這些小變化時常出現在周圍,所以大多數的人沒有什麼反應。

可有一小波的人卻全都被驚出了一聲冷汗。

「這是空間靜止!三公或者公爵大人才有的能力,怎麼會突然出現在了春城,難道是出現什麼大事了嗎?」

那一小波知道這種感覺的人卻明顯感覺到了不一樣的東西,三公那可是傳說中的人物,一般都只會出現在帝國國都當中,一般不輕易現身,這樣的人物一旦出現,就代表有大事發生,幾乎在這個時候所有春城有頭有臉的人物他們都動起來了,他們不敢去打聽這個三公高手的資料,可是他們卻必須清楚的知道這春城周邊是不是出了什麼問題,尤其是春城的城主,此刻他的眉頭都快要擠在一起了,他以最快的速度將所有的人派了出去。

小店當中晏殊收回了自己的雙手,小丫頭在經過這股氣息的洗禮之後,原本還活力四射的她慢慢的閉上了眼睛,安靜的睡著了,除了他額頭上的那一道紅紋證明了她剛才發生的事情,似乎一切都沒有什麼變化。

「三!三!三德!這也太嚇人了吧!」王富貴也能動了,能說話了,不過他的第一句話配上他那一臉不可思議的表情,或許現在沒有人能明白他此刻內心的震撼。

三公代表的是實力,三公又分為三個不同的職業,其中太傅是三公當中最弱小,可也是三公當中最讓人尊敬,他們所追求的是品格的力量,不是什麼人都能夠叫太傅,實力強大具備某一方面的品格的人才配得上三公的名號。

三公開智能夠讓這些被他們開智的孩子具備他們的某些性格或者能力,當然這就跟買彩票一樣,是需要運氣的,有好有壞,誰又知道了,可太傅不同,太傅的高貴品格在開智的時候,是可以影響到被開智的人,傳說每一任帝國的皇帝在年幼開智的時候一定只是讓太傅來開智,這也讓很多帝國具備著不一樣的性格特徵,或善良,或勇敢,或誠信,這就是太傅的力量,太傅是三公當中最少的一類,一般只具有一種品格,兩種的就少之又少了,至於一下子能有三種的聞所未聞,眼前的這位太傅大人卻有三種品格,可見這個太傅的厲害,也無怪乎王富貴會這樣的驚訝。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