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糊塗呀!身為朝廷的兵士,扮作蟊賊,殺人劫財,這可是死罪呀!要把你們送到官府,你們就完了!」掌柜的急得直跺腳,「二位客人,紀澤這孩子是我看著長大的,他的本性其實並不壞。今天的事情只是他一時糊塗,你們就大人不記小人過,放了他吧!」

「糊塗呀!身為朝廷的兵士,扮作蟊賊,殺人劫財,這可是死罪呀!要把你們送到官府,你們就完了!」掌柜的急得直跺腳,「二位客人,紀澤這孩子是我看著長大的,他的本性其實並不壞。今天的事情只是他一時糊塗,你們就大人不記小人過,放了他吧!」

「不行!身為朝廷的兵士,居然扮作蟊賊,殺人劫財。簡直就是喪心病狂,簡直就是罪無可恕!」南宮雁依舊怒罵不已。

「女人,你以為我們兄弟幾個願意這樣嗎?曲陽城的生活,就已經夠窘迫的了,絕大多數的人終日忙碌,都只能勉強度日而已。更何況,我們這些已經好幾年沒拿到一絲一毫糧餉的兵呢?」

「哦!自己活不下去,不在自己身上找原因,還要怪到別人的身上?不要忘了,你們可是兵士,可是保家衛國的兵士。保護百姓的安危是你們的責職!可你們倒好,不但忘了你們的責職,居然還去禍害百姓!如此卑劣無恥的行徑,和禽獸何異?」南宮雁冷笑不已。

「少在老子面前說教!你們這些衣食無憂的富家子弟,又怎麼懂得我們這些生活在社會最底層的人的痛苦?如果一個人不但自己養不活,就連老婆孩子也養不活的話。你還好意思和他講什麼大道理?「

」女人,你少給老子講什麼大道理,我不懂,也不想懂!老子只想讓自己好好地活下去,老子只想讓自己的老婆孩子好好地活下去!」紀澤擼了一把眼角的淚水。

看到對方極其傷心的樣子,蕭晨的心中也有了一絲的不忍,「好了,四丫頭,你也少說幾句吧….」


「小白臉,你也給我閉嘴,你也不是什麼好東西!你難道忘了你在城門之口的那副大義凜然的樣子了吧?我紀澤平生最討厭的就是你們這些四肢不勤,五穀不分之人!最討厭的就是你們這種不知百姓疾苦,只知道站在道德高度教訓人的道貌岸然之徒。 超凡狂醫 !」

「這….」蕭晨傻眼了,原來自從自己和四丫頭進城的那一刻,恩怨就形成了。

「好了,該說的也說了!沈叔,你也不要拉下臉求他們了,不就是送官府嗎?弟兄們生活窘迫,偶爾干點行竊的營生,縣老爺也不是不知道!不就是到牢中呆幾天嗎,很快就能出來了!」

「沈叔,恐怕這一段時日,紀平這孩子又得麻煩你照顧了!」

「混蛋!」沈叔再也忍不住了,一巴掌就甩了過去,「你….你也長這麼大了,怎麼這麼糊塗!怎麼直到現在還是一根筋!」

「沒錯,縣老爺對於你們所做的這些事情,當然是清楚的。但你知不知道,什麼叫做,民不告官不究。只要是沒有人說的話,縣老爺樂得裝糊塗。可是如果有人硬要較真的話,他就再也不能,也不敢裝糊塗了!」

「你看看這二位客人,看看他們的衣著,看看他們的氣質,非富即貴!如果他們硬要深究的話,縣老爺還敢裝糊塗嗎?你們用你們的腦袋瓜子好好想想,究竟是你們這幾個窮大兵的性命重要,還是他大老爺的前程更重要?」

「所以,二位,就算小老兒,求求你們,放了這孩子吧!」萬般無奈的沈叔『撲通』一聲跪倒在蕭晨和南宮雁的面前。

「大叔,不要這樣!快起來!」蕭晨慌了,連忙伸出手去。

「這位公子,如果你不答應的話,我就不起來!」

「那乾脆就一直跪著吧!」南宮雁斜眼望著沈叔。折騰了本xiaojie一宿,就想磕個頭,就此揭過,做夢!

「求求你了!這位xiaojie」『嘭嘭嘭』的磕頭之聲接連不斷。蕭晨清楚地看到,一絲殷紅的鮮血沿著沈叔的額頭流了出來。

蕭晨感到了強烈的於心不忍,「四丫頭,我看….」

「沒門!」南宮雁斷然拒絕。可就在這時,又一個滿頭大汗的男子衝進了院落之中。

「澤哥,大事不好了!大事不好了!侄兒找到了!」

「我就知道這小子一定是貪玩,居然敢徹夜不歸。看我回去不好好收拾他一頓!」紀澤掉頭就走。

「你以為這麼容易就能脫身嗎?」攔在紀澤面前的南宮雁冷笑不已。

「臭女人,不要礙事!」不明所以然的焦急男子一拳就朝南宮雁砸去,而後者則是冷哼一聲,輕輕順手一帶,男子的身子就飛了出去。眼疾手快的蕭晨連忙沖了過來,一把扶住了他。

「你沒事吧?」可是男子根本就不願搭理蕭晨。

「澤哥,趕快回去吧!侄兒出事了!」男子斷斷續續地講述了起來,而聲音也變得哽咽起來。事情的緣由是這樣的,這個叫做紀澤的男子,有一個叫做紀平的十一二歲大小的男孩。

可是昨晚這個平時異常乖巧的孩子卻是很晚都沒有回家,紀澤以為這孩子肯定是在同伴之家中玩耍,也沒多在意,就順便叫自己的一個好朋友二牛找一下,而自己,和另外的幾個弟兄來到客棧辦白天商量好的那件事情。

可是不曾想到,二牛直到深夜,才找到孩子的下落。 國民老公是女生:小叔很會撩


擦了一把眼淚的二牛斷斷續續地說道,「侄兒說,昨天傍晚的時候,有一個好心的xiaojie給了他一塊銀子。歡天喜地的他打算拿這去給你,給嫂子買點好吃的東西,可誰曾想到卻被人惦記上了,幾個混混直接就打傷了侄兒,將銀子搶走了!」

「澤哥,趕快回去吧!侄兒受傷很重,我估計他撐不了多久了!」

「什麼?好心的xiaojie給了一個十二三歲的小男孩一塊銀子?這場景怎麼這麼熟悉?」南宮雁眯縫起來眼睛。

「別想了,四丫頭,我們還是一起和他回去看看那孩子怎麼樣了吧?」蕭晨用責備的目光看看南宮雁。而心急如焚的紀澤撒腿就跑。我可憐的孩子,你可不要有事呀!

蕭晨根本沒想到,紀澤所居住的地方和自己居住的這間客棧只有一牆之隔,難怪那個叫做沈叔的掌柜說,自己是看著這孩子長大的。

矮小破敗的小木屋之中,時不時地有難以忍受的霉苞之味傳出。在狹窄的小屋的一個陰暗的角落之中,赫然擺放著一張非常小的木床。而此時,正有痛苦的輕微呻吟傳出。

「孩子,我的孩子,你怎麼了?你不要嚇爹爹!」紀澤一下子就撲了上去。

「爹爹,你可算回來了!我還以為永遠也見不到你了!」小男孩艱難地張開眼睛,眼中儘是喜悅之色。

「居然真的是昨天看到的那個小男孩!」熟悉的面龐使得南宮雁一愣。

「大夫!為什麼還不去請大夫?那個賊婆娘死哪去了?」紀澤狂吼不已。

「澤哥,嫂子說家中一貧如洗,根本拿不出請大夫的錢。她現在到縣衙去了,她說看能不能向縣老爺借一些錢,給侄兒請大夫!」

聽完二牛的一番話語,紀澤更是狂吼不已,「蠢婆娘,你不是不知道那個狗官可是色中惡鬼,你這樣去,不是羊入虎口嗎?不行,我得去!」焦急萬分的紀澤拔腿就走,可是看到躺在小床之上呻吟不已的孩子的時候,又猶豫了。

「阿澤,你趕快去縣衙把蘭兒找回來,雖然叔也很窮,但是請大夫的錢,也是掏的出的,」緊隨而來的客棧掌柜連忙說道。

「那就拜託沈叔!」憂心匆匆的紀澤直接就沖了出去。

「可憐的孩子,是姐姐對不起你!」看著遍體鱗傷,無力呻吟的小男孩,南宮雁更是滿心的愧疚。

「我這就去請大夫!二牛,你先在這看著!」焦急萬分的沈叔拔腿就走。

「哦!」二牛應了一聲。

「不用了!用不著去請大夫!」蕭晨揮手制止了沈叔,「這裡的事情就交給我好了!」儘管眼前的這個可憐的孩子傷痕纍纍,精神極端的萎靡。但是對於蕭晨來說,根本算不得什麼。因為自己擁有神奇的routi,更擁有神奇的血液。

輕輕劃破自己的手腕,在那二人萬分不解的目光之中,蕭晨將滾燙的鮮血滴到小男孩的額頭之上。說奇怪也奇怪,當滾燙的鮮血碰到小男孩的額頭的時候,直接就沒了進去。

「真舒服!我覺得自己的精神好多了!謝謝大哥哥!」小男孩的嘴角露出了無比舒服的笑意,他慢慢地閉上了自己的眼睛。

「好了,睡吧,睡吧!當你一腳醒過來之後,就會發現什麼事也沒有了!」微笑不已的蕭晨用自己的手輕輕的撫摸著小男孩的頭。

「你胡說!這怎麼叫沒事了?」二牛急了。

「二牛,不許胡鬧,這位公子說沒事就是沒事了,你沒發現孩子的臉色越來越紅潤,而呼吸也越發地平緩?」雖然同樣也不知道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但畢竟也活了這麼大的歲數,起碼的見識也是有的。

「如果等他醒來,給他吃上一點有營養的流食,那就再好不過了!」蕭晨不無遺憾地說道。

「阿福!你做夢吧!就這鬼地方,能找出什麼有營養的好吃的來?」南宮雁撇撇嘴,說道。可突然之間,她想到了什麼。


「對了,阿福,你還記得你給我準備的肉串嗎?真是太美味了!你是從哪找來的,又是這麼做的?要不,你再去弄一份,等這孩子醒來之後,給他!」

「拜託!xiaojie,剛剛恢復過來的人,怎麼能吃那麼油膩的東西?」蕭晨沒好氣地說道。可突然之間,蕭晨的心一動。

「沈叔,你那有什麼好吃的沒有?」蕭晨焦急地問道。

「這位公子,你可真會拿我開玩笑了!我們這麼窮的地方,能拿出什麼好吃的來?」沈叔苦笑不已。

「糙米有沒有?」

「這個當然有,公子,你問這做什麼?」沈叔一愣。

「那麼菜葉,胡蘿蔔之類的有沒有?」

「這些都是難等大雅之堂的粗食,當然也有。」

「那花生,黃豆之類的有沒有?」

「這當然也有,公子,雖然不知道你到底想幹什麼,但我可以告訴你,這些都是一些粗食,我那或多或少地都有一點!」

「那就好,沈叔!」蕭晨笑了,「煩請你把你家裡所有能吃的粗食都拿點出來,然後放在一起,一鍋煮!」

「公子,你確認,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放到一起煮,會好吃嗎?」

「好吃,非常的好吃,沈叔!請你相信我!」笑話,怎麼能不好吃,怎麼能沒營養呢?如果讓你們知道,在我故鄉,曾有一個大名鼎鼎的和尚,靠吃這玩意在亂世艱難地生存了下來,最後取得了整個天下,還不知道你們要驚訝成什麼樣子呢? 帶著滿肚子疑問的沈伯照著蕭晨所說的去準備了,而一身輕鬆的蕭晨則微笑著看著沉睡的小男孩。↖「四丫頭,等這孩子醒過來之後,我們也該上路吧?」

「哦!」此時的南宮雁難得地沒有和蕭晨鬥嘴。

可就在同一時候,在曲陽城縣令的府邸里,即將上演一幕人間的悲劇。曲陽城是一個非常貧瘠的地方,這裡的百姓生活異常的困苦,就連最起碼的溫飽問題,也只能是勉強維持而已。可是如果不是親眼所看,誰也不會相信,在這麼窮苦的地方,也坐落著一座氣派無比的莊園,這裡亭台樓榭,高樓玉宇,應有盡有。

雖然已是深夜,但是在十幾個琉璃盞燈的照射之下,這裡與白晝幾乎沒有任何的分別。而此時,一個身披錦緞稠衫,年約四旬左右,長得白白胖胖,極具富態的男子,正呵呵呵地笑著。而在他的面前,站立著的是一個身穿破舊衣衫,抖抖索索的二十左右的女子。

女子雖然看起來面黃肌瘦,但卻絲毫不能掩飾她那俏麗的面龐。「縣令老爺,求求你,借我一些銀子吧!」終於把事情的來龍去脈講清的女子泣不成聲。

「借錢不是問題,老爺我有的是!」肥男的手中不住地掂著一錠沉甸甸的銀子。

「謝謝老爺!謝謝老爺!」女子眼睛一亮,連忙撲了過去。可是肥男卻是微微一側身,躲了過去。

「別忙,借錢可以!但不知你以後怎麼還?」肥男的笑容異常的詭異。

「老爺你放心,只要你肯借錢給我,我相公日後一定會儘快把錢還給你。」女子再次伸手抓了過去。可是後者卻把手舉得老高。

「我說蘭兒,老爺我是誠心想幫你,可你這樣騙我就不對了!你那個死鬼相公只不過是我曲陽城一個可憐的大頭兵而已,莫不要說朝廷已經好幾年沒有發一絲一毫的糧餉了,就算朝廷的糧餉不拖欠,你以為憑你丈夫的那點微末收入,想要還清老爺我的債,可能嗎?」

「這….」女子啞口無言。

「其實呢,也不是沒辦法!」胖乎乎的男子腆著臉笑了,「蘭兒,其實你也應該知道,老爺我非常的喜歡你,真的非常,非常的喜歡你!老爺我做夢都想和你共享魚水之歡。只要今晚,你能陪老爺我一宿,這錠銀子,我雙手奉上!」

胖乎乎的男子yin笑著,朝著自己的目標一步步逼去!他的呼吸不禁地緩重了起來,則眼中更是閃現出赤luoluo的肉慾的光芒來。「美人,良宵苦短,我們就不要再浪費時間了!」

再也按耐不住的男子抖落身上的綢緞衣衫,大吼一聲就撲了上去,將驚慌不已的女子摁倒在地。「老爺!不要呀!請你自重!」可憐的女子拚命地掙扎著。

「自重?少在老爺我的面前假正經了!蘭兒,老爺我告訴你一個秘密,老爺我可是深諳房中之術,待會兒,就讓你嘗嘗什麼叫做欲仙欲醉的感覺!」

『嗤啦!」一聲響,那是破舊的衣服碎裂的聲音。「不要!」 領袖傳說 ,談何容易?

看著那無比細膩的嬌嫩肌膚,再聞著那無比誘人的體香,胖乎乎的男子頓時血脈膨脹,他狂笑著,張開他的大嘴,就朝著女子的誘人紅唇啃去。

「啊!」一聲慘叫過後,肥男連忙捂住了自己血流不止的鼻子。

「該死的賤貨!居然敢咬本老爺?你找死!」大怒不已的肥男張開自己肥嘟嘟的大手,對著女子的臉就扇了下去。

「叫你咬我!叫你咬我!」左一下,右一下。無比響亮的聲音直接從屋子裡沖了出去。

「我叫你咬我!我叫你咬我!」肥男一邊掌刮著這個可憐的女人,一面怒罵不已。直到氣喘吁吁噓噓的他再也無力地揮手的時候,才不甘地停下來。

「怎麼回事?」大口大口喘著粗氣的肥男突然之間覺得不對勁,身下的女子居然不動了,一絲烏黑的鮮血正沿著她的嘴角流了出來。肥男身體猛地一抖,他連忙將手朝對方的鼻子之處探去。

「死了!居然死了?」肥男大吃一驚,想不到這個賤女人這麼不經打。這才幾下子,就完蛋了?真晦氣,真他媽的晦氣!

「師爺!師爺!你小子在哪?還不快給滾出來?」肥男扯起嗓子喊道。

「老爺!怎麼這麼快就結束了?這可不像平時的你呀?老爺,您也不要氣惱,小的家裡還有一根虎鞭,一直沒有捨得用,趕明小的將它帶來,給老爺你好好補補!」隨著話語之中,又一個男子推開虛掩的屋門,走了進來。

身材瘦小,獐頭鼠目,留有一小縷令人萬分厭惡的稀疏的山羊鬍須,這就是這小子的長相。

「補你媽的頭,狗東西!快想辦法,把這裡的事情處置掉!」罵罵咧咧的肥男一把拽過師爺,在他的身上擦擦手上殘留的鮮血。

「老爺,我累了!要回訪休息去了!這裡的事情就交給你好了!明白不!」

「沒問題!沒問題!」看著地面的那個衣衫不整,死不瞑目的可憐女子,山羊鬍須男連連點頭。

縣衙的大門之外,在凄厲的寒風之中的紀澤幾次都欲衝進去,可是卻一次次被衙役們攔了下來。「縣衙重地,豈是你這重小民可以亂闖的?識相的話,就趕緊給我滾,否則的話,就算我好說話,可我手中的刀卻未必了!」一個滿臉橫肉的粗壯衙役亮出了手中的利刃,威脅道。

「這位官差大哥,我老婆在縣衙里,我要進去找她!」

「笑話,哥幾個一直在這留守,什麼時候看見女人進縣衙了?縣衙重地,又豈是你胡攪蠻纏的地方?快滾!快滾!」又一個衙役不耐煩地揮揮手。

「你騙人!我兄弟親口告訴我,我老婆不久之前,剛剛進入縣衙的!好,你們不讓我進去!我就硬闖!」紀澤當下就欲再次朝裡面衝去。這時,倆個衙役沖了上來,一左一右架住了他的胳膊。

「大膽刁民!跟你客氣點,你就不知道自己是個什麼玩意了?我呸!」一口濃痰從那個滿臉橫肉的粗壯的衙役口中吐出,不偏不倚,落在了紀澤的臉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