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作為九天玄女的轉生體,體內絕對隱藏著九天玄女的紫雷,但是詹台辰的突然出手卻是我意料之外的,看他的意思是想要獨吞掉著姑娘身體內隱藏的所有秘密,然後成就自己以後的修鍊之路,」程嘯低沉的聲音傳到了大家的耳朵中,

「而作為九天玄女的轉生體,體內絕對隱藏著九天玄女的紫雷,但是詹台辰的突然出手卻是我意料之外的,看他的意思是想要獨吞掉著姑娘身體內隱藏的所有秘密,然後成就自己以後的修鍊之路,」程嘯低沉的聲音傳到了大家的耳朵中,

果然如同楚凌飛預料的一樣,當時詹台雲佔領憐兒的身體,后來又自我犧牲,讓靈魂自焚造成的動靜太大了,竟然驚動了遠在上界的詹台家族,

「憐兒我是絕對不允許你帶走的,她去了你們家族無疑就是羊入虎口,你也根本保不住她的,」楚凌飛想都沒想斬釘截鐵的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那就對不住了,這個姑娘我是一定要帶走的,現在詹台辰死了,我若是不能把九天玄女帶回去的話,我會拖累的家人乃至族人的,」雖然楚凌飛不允許,但程嘯卻是吃了秤砣鐵了心要把憐兒給帶走,原因不是因為別的,而是為了自己的家族不被詹台家針對,

要知道他們程家只是詹台家的一個附屬勢力,若是詹台家看他不順眼的話,沒幾天他們程家就會在無極界徹底除名,

這些楚凌飛犯難了,這個程嘯的修為高,而且做事光明磊落,更是為了保全家族才這樣做的,但楚凌飛又不想把憐兒交給他,畢竟這種大家族裡內心黑暗的人還是很多的,稍微有一個人使壞就可能導致憐兒陷入困境,

突然站在一邊安靜聽著的憐兒開口說道:「我去,」

「什麼,」憐兒嘴裡出來的這兩個字讓大家瞠目結舌,誰也不會想到憐兒會自己選擇跟著程嘯前往無極界,畢竟去了他們詹台家族之後,憐兒將會面對什麼還都是未知的,假如還有一個和詹台辰有相同想法的人的話憐兒就太危險了,

「憐兒,你想清楚了嗎,」楚凌飛走到憐兒身邊,雙手放在她的肩膀之上認真的問道,「你若跟著程嘯去無極界就意味著很久不會見到凌飛哥哥的,而且那裡我們都不知道具體什麼情況,很多危險完全沒法預料啊,」


憐兒聽了這話之後雙眸微微泛紅,眼淚不停的打轉,但她還是忍住了,自己要堅強,因為自己就要離開凌飛哥哥了,自己要做一個堅強的孩子,以後什麼事情都不會再有人幫自己扛了,

「憐兒,你想清楚了,」楚凌飛雙手搖晃了她一下,再次確認道,

憐兒緊緊的咬住嘴唇,緩慢而又堅定的點了點頭,靠在楚凌飛耳邊輕聲說道:「我要去,器靈已經承認我了,她說上去之後會盡全力保護好我,然後帶我去骨族的大本營的,」

原來是這樣子,

楚凌飛終於明白了,挽救了這一切的是骨族的鎮族之寶新月斬,新月斬一直都是在血神泯滅之地的,但是當初楚凌飛為了救憐兒曾經將那片空間給打開過,雖然被程嘯提前發現並且以一擊之力給關閉了,但新月斬還是藉助這個縫隙跑了出來,並且融入了憐兒的身體之內,

在詹台辰偷襲了程嘯之後,新月斬控制著昏迷的憐兒將程嘯背後的麻痹匕首給拔了出來,也是新月斬的器靈幫助憐兒從沐天設下的靈魂陷阱之中掙脫了出來,

「那你到了之後一定要保護好自己,好好修鍊,凡是多長個心眼,自己一個人在外面一定要小心啊…」確定了憐兒的意思,雖然楚凌飛覺得可行,但他還是一千個一萬個不放心,畢竟憐兒只是一個單純的女孩子,

「小子,她可不是一個人,你把我忘了嗎,還有,一個大男人搞得和一個老太太似的,什麼時候你也這麼婆婆媽媽了,」楚凌飛還沒說完,他的識海之中傳來了一陣不爽的聲音,正是拯救了大家的器靈,

「呃~~」楚凌飛還打算再囑咐憐兒幾句呢,直接被器靈這句話給堵了回去,

「程嘯,你什麼時候回去,我答應讓你帶憐兒去無極界了,」既然憐兒和器靈已經確定了心裡的想法,楚凌飛轉過頭朝著程嘯問道,

「越快越好,我已經離開家族快半年了,」程嘯有點不好意思的說道,畢竟人家是長時間的分離,而自己只是因為半年來沒有修鍊而落後了一絲修為而已,隨即補充道:「最近幾天內回去吧,畢竟通道也快關閉了,」

「通道關閉,」楚凌飛疑惑的問道,

程嘯撓了撓頭解釋道:「聽長輩們說曾經公輸家犯了大忌,從無極界逃離到這裡,順便將兩界的通道給關閉了,但詹台家的後山卻有一個小通道,一次只能過兩個人,唯一的缺點就是一百年開啟一次,一次持續一年時間,由於當時的公輸家沒有得罪詹台家,所以詹台家一直深藏這個秘密,知道現在才開啟,」

「哦~」楚凌飛意味深長的應了一聲,看來到時候自己等人去找憐兒的時候必須要通過與原來封閉的通道回去了,現在想想確實有點困難,

本書首發來自17K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老大.你就這樣讓憐兒跟著這小子離開啊.」金童走過來不滿的說道.同時心裡也在埋怨楚凌飛.

「回去再說.」楚凌飛隨意的說了一句.顯得很不在乎的樣子.他這樣主要是做給憐兒看的.就怕憐兒臨近離別太傷感.


「凌飛哥哥.那我就走了啊.」憐兒撅著嘴說道.她知道大家都不捨得自己.但很多事情還是要自己去面對的.逃避是逃避不了的.即使這次程嘯不帶走自己.詹台家還是會派人下來將其抓走的.

「在外面一定要小心.」楚凌飛看著憐兒慢慢轉過去的背影.低聲囑咐著.

在即將走到程嘯身邊的時候憐兒終於忍不住了.小嘴瞬間扁了下來.眼淚如同決堤的洪水一般傾瀉而下.她回過身飛快的撲到楚凌飛的懷裡嚎啕大哭起來.對於年紀並不大的憐兒來說這個離別真是太殘酷了.


「憐兒不哭了啊.乖…」楚凌飛一邊體會著離別的滋味.一邊安慰憐兒.寬大厚實的手掌輕輕的將其臉上的淚水擦拭乾凈.強行擠出一個笑容說:「到時候凌飛哥哥去無極界找你的時候希望看到一個英姿颯爽的憐兒.」

「恩.」憐兒帶著哭腔急忙應著.她知道凌飛哥哥一定會去找自己的.同時在心裡暗暗下了決心.一定在楚凌飛到來之前將修為最大化的提升.好在將來為楚凌飛分擔壓力.

安慰好憐兒.楚凌飛抬頭正視著程嘯說道:「在詹台家的這段時間.你一定要照顧好憐兒.倘若她有任何閃失.我都饒不了你.」

「…」程嘯也沒想到自己被楚凌飛教訓了一句之後直接愣了.要知道楚凌飛的修為可是比程嘯低很多.對程嘯完全構不成威脅.但楚凌飛在說出這句話之後程嘯竟然有種無力反抗的感覺.同時心裡暗暗驚嘆:「幸虧沒有得罪這傢伙.他可不是池中之物.看來無極界在不久的將來要變天了.」

「好了.憐兒乖啦.」楚凌飛將憐兒從懷裡拉了起來.寵溺的揉了揉她的秀髮.親自將其送到了程嘯面前.

憐兒急忙將臉頰的淚水擦乾.堅強的抬起頭沖大家喊道:「各位大哥.小妹現在就走了.各位保重.」這句話完全不像是從憐兒嘴裡說出來.不出意外的話應該是器靈教給她的.這句話說的確實對.因為眼前的這些人都是楚凌飛的生死兄弟.而當時楚凌飛收養了憐兒.所以大家都是憐兒的大哥.

看著程嘯帶著憐兒瞬間騰空而起.往高處慢慢飄去.楚凌飛長長的嘆了一口氣.回頭說道:「大家回去吧.卡斯拉城正式改頭換面了.石家和吳悔全部完蛋.剩下的就看你們兩個能夠收回來多少了.」說著話楚凌飛看向了莫武和東方易.

「老大.你還沒告訴大家為什麼讓憐兒跟著那個白痴離開呢.」看到楚凌飛到現在對於允許憐兒離開的事情沒做絲毫的解釋.金童終於忍不住了.

「器靈承認她了.」楚凌飛依舊很簡潔的說了一句話.沒做多餘的解釋.

「器靈.什麼器靈啊.」

武易敲了他一下說道:「就是新月斬的器靈.有了器靈的保護.老大才放心讓憐兒獨自一人跟著程嘯上界去的.」

「好了.該回去了.還有一大攤子事情等著你們做呢.」楚凌飛沒好氣的說了一句之後.大步走到了詹台辰的屍體面前.將其乾癟的屍體一腳踢開.很謹慎的將無比耀眼的星輪給收到了丹田之內.同時心裡也在埋怨金童.這小子竟然把自己想成了狠毒的人.真是無語.

「對.現在吳悔死了.我們要第一時間將其勢力給霸佔了.現在其他大勢力都不知道這個消息.我們一定要先人一步實現這個目標.」東方易的腦子還是比較快的.在楚凌飛說出這話的時候他就想到了.

楚凌飛搖了搖頭笑著說道:「我們幾個還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做.這些世俗的東西交給你的手下去處理把.畢竟到時候離開的時候這些家族產業你也是帶不走的.」

「那我們現在有什麼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嗎.」現在輪到東方易疑惑了.按理說擴大家族勢力才是眼下最重要的事情啊.為什麼老大不允許自己去呢.

楚凌飛笑了笑說道:「這麼多純凈的靈氣.我們不去吸收豈不是全部浪費了.」

「什麼.你是說我們也可以吸收.」楚凌飛的話引得大家一陣驚呼.這龐大的靈氣可是相當吸引人的.但他們都知道.只有這武器的主人才能夠完美的吸收這些靈氣.也就是說除了楚凌飛其他人只能眼饞的看著而不能吸收.

「你們難道忘了曾經的七絕鎖雲大陣了嗎.那個陣法我們當時就學會了.一直沒用過.你們不知道的是其中有一個特點就是將我們所有人體內的靈氣混雜.換句話說就是我的魔力你們能夠吸收.」楚凌飛慫了慫肩膀繼續笑道.

金童一拍腦袋直接跳了起來:「我懂了.老大的意思就是他吸收武器內的靈氣.然後再供我們吸收.」

「你都懂了.我們要是不懂的話那就太二了吧.」看到金童得意忘形的樣子.武易忍不住開口打擊道.

「你…」

「好了.都別吵了.我們還是先回東方易家的老宅子里吧.你們兩個把具體的事情給吩咐下去.我去準備一些東西.然後我們兄弟就開始藉助武器中的龐大靈力修鍊.爭取一舉進入皇階.」楚凌飛將即將被激怒的金童按住.信心滿滿的朝他們說道.詹台辰的修為其他人不知道.但當時自己拿風暴之鐮吸收的時候卻是真真切切感受到的.風暴之鐮的儲量溢出之後.詹台辰已經死去身體內的靈氣依舊十不去一.也不知道星輪究竟有多大的肚子.竟然硬生生的將詹台辰給吸幹了.



過了不久.楚凌飛這邊準備的差不多了.正巧東方易和莫武也將家族的事情給交代好了.見到他們兩人過來楚凌飛雙手高舉.向他們喊道:「你們將當時從我手裡拿走的七絕鎖雲幡給拿出來.只有應用這東西.我們八個人的修為就會連結在一起的.」

看到大家都準備好了.並且按照原來的位置一分為七.在楚凌飛面前圍成了一個明顯的北斗七星之狀.楚凌飛輕輕頷首.瞬間躍入了其中盤膝而坐.其他人也都紛紛效仿.

隨即他將風暴之鐮和骨鐮全部平放在膝蓋之上.出聲提醒每個人往七絕鎖雲幡之中注入靈力.隨著靈力的注入.七絕鎖雲幡在每個人的手裡呈現出完全不同的顏色.並且七種不同的顏色漸漸將所有人渾身給包裹住了.整個房間里瞬間充滿了龐大的各屬性靈氣.就像一個熔爐一般全部在楚凌飛的胸前匯合.

一絲絲不同顏色的靈氣如同九天傾斜而下的彩帶一般.瞬間將楚凌飛給包裹住了.遠遠看去.現在的楚凌飛就如同一個五顏六色的蠶繭一般等待著蛻變.

兄弟們該做的都完成了.剩下的就看楚凌飛的了.略微感受了一下身體.楚凌飛就慢慢沉浸到了丹田之內.星輪上面耀眼的白光還在不斷閃爍.並且有著愈演愈烈的趨勢.他現在的身體相當於一個中轉一般.將自己丹田之內星輪吸收的強大靈氣分別灌輸給自己的兄弟們.與此同時.星輪還要將風暴之鐮和骨鐮之中儲存的靈氣給吸收過來剔除雜質.供大家吸收.


「好了.大家準備接受.」調整好身體的狀態.並且將靈力的流通保持在一個特定的數量之上.楚凌飛大喝一聲.身體在星輪的幫助之下竟然保持著雙膝交叉的姿勢直接憑空懸浮.這也是楚凌飛第一次懸浮.竟然是在星輪的幫助之下完成了.

聽到楚凌飛的告誡.其他人精神瞬間高度集中. 步步成婚:老婆,離婚無效 .一切順順利利.

果然還是楚凌飛把握的好.星輪反饋給自己的靈力.楚凌飛分心七用.根據七個兄弟本身不同的修為做出了微小的調整.最終順利的將充盈的靈氣灌輸進了每個人的身體之內.

接下來的事情就是大家自己的事情了.楚凌飛一邊保持著靈力持續的灌輸.自己還要分神去吸收屬於自己的那一部分.其他兄弟們就安安心心的盤坐在地上.通過不同的位置.全部面對著楚凌飛.專心鞏固自己提升飛快的修為.

現在安全問題根本不用考慮了.先不說現在的卡斯拉城已經開始了大洗牌.東方家和莫武這些老牌家族更是一馬當先.吞噬了大量的帝國守衛軍.根本沒人來管楚凌飛他們兄弟幾個.就算有人碰巧看到了正在修鍊的楚凌飛他們.但想要搗亂也不是那麼簡單就能夠實現的.因為他們八個人還維持著七絕鎖雲大陣.並且能量源源不斷的灌注.想要搗亂直接不可能.

本書首發來自17K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三年時間轉瞬即逝,三年裡可以發生很多事情,比如現在的卡斯拉城,現如今的卡斯拉城已經差不多被東方家給統治了,當時東方易閉關修鍊之時可是將家族所有的權利都交到了婉兒手中,誰也沒有想到一個原本溫柔體貼的女子竟然能夠有如此大的成就,在短短一年的時間裡就成就了卡斯拉城最大的勢力,,東方家,並且她扶植的人成功坐上了卡斯拉城主的位子,整個卡斯拉城基本都被其掌握了,

外面搞的風聲水起,每天都會發生各種動亂和平息,但東方家地下的秘密石室中,整整三年五顏六色的華光就從來沒有間斷過,更奇怪的是無論是誰都沒法進入到這裡面,而且也感應不到裡面任何的能量波動,只是偶爾有一絲彩光閃爍而出,

最重要的是婉兒已經下過令了,任何人都不準進入後院,一經發現輕者逐出卡斯拉城,情況嚴重者直接殺無赦,怪不得婉兒一個弱女子能夠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徹底掌握卡斯拉城,除了東方易家族裡原本的那些君階高手以外,那就是依靠她的鐵血手腕了,更重要的是婉兒的背後還有一群逆天的傢伙在修鍊,若是動了婉兒,等楚凌飛他們出來之後就要接受八位君階高手的聯手報復,

東方家的幽靜後院的唯美小屋之中,婉兒獨坐窗前,樹枝的影子在窗戶上搖蕩,夜色幽暗如水,星星彷彿都落入了大地的懷抱,落入了窗前桂花那小小的蕾中,靚麗的女子看著這讓人痴迷的一幕不覺間痴了,和窗前的花形成了一副完美的月下賞花圖,

一朵綻開的桂花在承接了星光后,慢慢綻放,但瞬間又合攏了自己的花瓣,彷彿生怕被人搶走了它懷中的光芒,

「婉兒,你在嗎,」一個清爽的聲音從窗外傳了出來,將靜默出神的婉兒給驚醒了,她緩緩抬起頭,看著月光映照在窗欞上的倩影,輕笑了一聲:「你這一天來一次,你們家的事務都忙完了嗎,」

吱呀~

精緻的紅木門沒輕輕的推開了,一個人影唰的一聲就閃了進來,走到窗前笑著說道:「婉兒,你不也是天天守在這裡嗎,我每天過來走兩趟怎麼了,」

婉兒明顯能從這人嘴裡聽出一絲哀怨,旋即拿來一張椅子笑道:「坐下說吧,安焉啊,你們莫家最近的事兒可不少啊,旁邊那兩個家族看到你們莫家拿了那麼多的好處眼紅的不得了,你可別被他們抓住機會,」

「婉兒放心吧,家族那邊我都安排好了,況且還有大姐莫凝珊呢,她處理家族事務的能力可比我強太了,我在他們莫家也只是給大姐打打下手罷了,」安焉將椅子往婉兒身邊搬了搬,坐下來撇了撇嘴說道,

當時楚凌飛在卡斯拉城的拍賣會上將安焉這位有點腦殘的龍女給拍了下來,后來就被莫武帶回了家,通過兩人之間的對話來看,安焉怕是在這幾年內嫁給了莫武,成了莫家的家主夫人,安焉以前都是生活在摧雲山上的,對於人世間的東西很多都不懂,更不會替莫武分憂,幫他處理家族事務的,

「哎,這一轉眼三年過去了,也不知道他們兄弟幾個情況怎麼了,」婉兒看了一眼隱沒在黑暗中的地下通道的入口,唉聲嘆氣的說道,這麼久了,婉兒每天晚上都會都這個小房子內坐一段時間,一直盼望著入口處大呼小叫的走出來幾個人,但整整三年了,一個人影也沒看到,反而安焉每天晚上都會過來陪陪婉兒,

別看在家族事務和擴張上,婉兒有著自己的鐵血手腕,但是怎麼說她也是從小就嬌生慣養的大家閨秀,即使再堅強也會有承受不住的一天,她每時每刻都盼著閉關修鍊的兄弟幾個能夠早點出來,

但盼望的同時,婉兒還有著一絲的擔心,三年時間對於不能修鍊的凡人來說確實有點長,這三年期間,婉兒經常做噩夢,夢到他們兄弟幾個在修鍊的途中遇到了問題,身在外面的婉兒除了每天打理家族事務以外就是幫東方易他們祈禱,希望他們平平安安的歸來,

但婉兒自己不知道,在楚凌飛他們修鍊完畢,成功出關的時候,也就意味著自己將會與自己的夫君分離,

看到婉兒依舊看著外面發獃,安焉也跟著看了一會兒,她也希望看到莫武從裡面走出來,這段時間確實很想他,

「婉兒,我先回去了,你也早點休息吧,」過了一會兒,月已過高牆,安焉慢慢站起來,跺了跺坐麻了的雙腳,朝婉兒說道,

「這就回去了,」聽到安焉的聲音,婉兒往窗外看了看,慢慢起身:「我也該去休息了,明天還有很多事情要做呢,」

燈熄,門關,

婉兒和安焉兩個人並排著往外走,皎潔的月光將兩人的影子拖得長長的,其中包涵著無盡的思念,在兩人即將從後院出去的時候,原本寂靜的院子里突然發出一聲清脆的聲響,這聲音並不大,但在如此幽靜的深夜卻顯得那麼刺耳,

聽到聲音之後兩位佳人全部停住了腳步,安焉疑惑的問道:「難道他們出關了,」

看了看安焉,婉兒什麼也沒說直接拉著她快步朝後院走去,一想到即將見到分別三年之久的夫君,婉兒的小心臟就如同小鹿亂撞一般撲通撲通的跳個不停,俏臉因為太激動微微泛紅,更是平添一絲韻味,

「砰,」地下室鑲嵌在地面之上的鐵門被一股大力直接擊飛,厚重的門板直直的飛出好遠,沉重的落在地上,掀起了大量的灰塵在月光之下如同夢幻一般,

「咳咳,終於出來了,」還沒見到人,就聽到地下傳來一聲埋怨,聽聲音有點陌生,不是東方易的聲音也不是莫武的,婉兒也沒敢出聲,死死的攥住安焉的衣袖,心裡的緊張不言而喻,

漸漸的八個黑影從入口處魚貫而出,最終八個黑影全部站在了後院的地面上,婉兒正好面對著月光,只能隱約看到八個黑影,卻分辨不出具體每個人的樣貌,

「東方,」婉兒實在忍不住了,試探性的沖那邊喊了一句,

但是那邊並沒有人回應,婉兒等的心急如焚,沒人回答自己讓她現在心裡更沒底了,不知道月光掩映之下的人到底是不是自己日思夜想的人兒,

「啊,」一聲尖叫瞬間響徹整個東方家的大院,因為婉兒感覺到有一隻手從自己身後攬住了自己的腰,冷不防之下又是夜晚,婉兒忍不住一聲驚呼,

「婉兒,是我啊,」熟悉的聲音、熟悉的氣息,東方易將將其摟住,頭輕輕前探,慢慢挨到婉兒嬌嫩的肩膀上,婉兒貪婪的吮吸著東方易身上獨有的氣息,充滿了陶醉的樣子,同是也將心中的大石頭給放下了,

旋即婉兒急忙轉過身,嬌嗔了一句之後一下子就撲到了他的懷裡捶打著他的胸膛說道:「壞人,嚇死我了,」


東方易笑了笑,緊緊的將婉兒給摟在了懷裡,恨不得將其融入到身體內一般,

「莫武,看到老娘也不過來,這麼久了,都不知道回來看看,」看到東方易將婉兒摟在了懷裡,兩人恩愛的樣子,安焉醋意翻天的朝著人群里喊道,

「這不是來了嘛,」原本站在門口的莫武瞬間移動來到了安焉的面前,已經將手放在了她柔順的頭髮上,安慰道:「你們兩個怎麼知道我們會今天出關啊,還特意在這裡等著,」

「我們就必須要知道嗎,你們幾個沒良心的在裡面一直關了三年,我和婉兒每天晚上都會來這裡看看,哪像你們啊,啥也不管,就知道修鍊,你知道這三年裡我們過的多苦嗎?我都瘦了,」安焉剛才火辣的言語瞬間變換,窩在莫武的懷裡如同一個乖巧的小貓一般,將兩個人的經歷慢慢道來,

「真是苦了你們了,」莫武將安焉的頭慢慢靠在自己懷裡,目光望著遠處的月亮沉聲說道,

「兄弟們,我們在這裡是不是太多餘了,完完全全被別人當成了空氣,給忽略的不能再忽略了,好尷尬啊,」看到眼前這兩對恩愛鴛鴦在自己等人面前唧唧喔喔,楚凌飛大笑一聲說道,

被楚凌飛這麼一說,婉兒和安焉嬌羞的從各自男人的懷抱里掙脫開來,雖然還是很留戀,但這裡不是親熱的時候,況且旁邊還有一大堆人在現場直播,

「夫人,怎麼回事,」這時候,後院之中突然跳脫出好多人,為首的一個正是當時跟著楚凌飛他們對抗沐天的一個君階高手,

「這些人是,」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