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我們一定會堅持到最後的!」

「能!我們一定會堅持到最後的!」

對這些進入藍軍師特戰大隊的特戰隊員而言,他們無一例外都是從軍中千挑萬選出來的。類似地獄周那樣的極限訓練,這些特戰隊員都曾經歷過。

相比地獄周的極限訓練,此刻這種單純的行軍,是對身體還有意志力的雙重考驗。跟在隊伍後面的特戰隊員,大多都不敢多說一句話,生怕泄掉心頭那口氣。

聽著這些特戰隊員的回答,徐海寶略顯滿意的道:「吃的苦中苦,方為人上人。我手下這些隊員,他們能有今天這份實力,也是通過日積月累的訓練得來的。

沒有人天生就是強者,即便是我也是如此。想成為強者,就必須具備強者之心。頭三天,你們只能喝水補給,不是不給你們吃東西,而是需要排泄掉你們身體中的雜質。

給你們補給的飲水,相信你們已經知道那是好東西。確切的說,那是比營養液更珍貴的東西。等三天之後,我會根據你們的身體情況,再給予相應的指導。」

「謝謝首長!」

清楚徐海寶才是一行人當中,真正當之無愧的強者。能得到徐海寶親自指導,無疑也是這些特戰隊員的榮幸。先前覺得不給吃只給水的特戰隊員,也覺得臉上有些發燙。

事實上,這些特戰隊員也發現,徐海寶麾下這些人,走了一天一夜一樣只喝水沒吃東西。若非那水能補充體力消耗,估計這些特戰隊員早撐不住了。

對於特戰隊員的感謝,徐海寶笑著道:「抓緊時間好好休息!苦日子還在後面呢!希望等將來你們回到部隊,不會說我們是魔鬼教練才好!」

「不會的!我們都知道,你是真心實意為我們好!我們會堅持的!」

「休息之前,練習一下虎鯊教你們的功法。雖說看上去有點象瑜伽術,可也是鍛煉身體靈活性跟強韌性的技法。普通人根本接觸不到,你們也要珍惜。

越往裡走,環境也會越惡劣。到時候,你們應該會有更痛苦的體會。若是你們能堅持到最後,我相信等你們返回部隊,你們會發現自身實力,已經超越其它人太多太多。」

「是,謝謝首長!讓你費心了!」

擺擺手,徐海寶也不再多說什麼,走到臨時休息區的沙丘上,感悟著這片死亡之海的意境。到了徐海寶這個層次,精神境界的修鍊反倒更重要。

有混沌珠幫扶,徐海寶根本不用擔心吸收不到足夠的靈氣。現在他需要做的,就是將自己的精神境界提升。那樣的話,修為提升也就變得水到渠成。

示意趙極前去指導那些特戰隊員修鍊強身技法,警戒的事基本不用。有徐海寶這尊大神在,普通的毒物在休息之前,早就被徐海寶一個威壓嚇的倉皇逃竄了。

坐在沙丘之上,目光卻投向遠方的徐海寶,也很期待在這片無人沙漠地帶,究竟會有什麼東西在前面等著他。這種未知,或許也是徐海寶熱衷於探險的原因所在。

相比之下,出來歷練的唐興佑等人,夜間基本也不怎麼休息。白天的沙漠旅行,也消耗了大量的精氣神。夜間休息時,趁機恢復一下也很有必要。

等到第二天眾人踏著晨光繼續前行,好不容易恢復體力的特戰隊員,知道這個白天又將是無比漫長的一天。反觀唐興佑等人,卻大多穿條褲衩便上路。

沙漠的高溫酷熱,不斷侵襲著唐興佑等人的身體。加上不時颳起的風,原本乾燥的皮膚,也陸續開裂。摻雜風中刮來的細沙,那滋味著實不好受。

即便如此,唐興佑等人依舊咬牙堅持著。他們很清楚,肉身唯有通過無數次重生,才能變成堅韌無比的外殼。肉體強大,也能支撐他們走的更遠。

反觀隨行的特戰隊員,每走一段路,便小心翼翼喝上一小口的水。這些水,對這些特戰隊員而言,真是救命之水。沒這些水,只怕他們早就倒下了。

雖說靈水補充消耗的效果很好,可第二天的沙漠歷練,依舊有特戰隊員暈倒在沙漠中。看著這些倒下的特戰隊員,徐海寶往往一揮手,這些隊員便蘇醒過來。

「能堅持嗎?」

「能!」

「那就跟上吧!別再暈了!」

「是!謝謝首長!」

看似一揮手的事,卻令實在堅持不住的特戰隊員瞬間滿血復活。 籃壇紫鋒 可對這些好強的特戰隊員而言,他們卻不希望成為被救助的對象,那樣會讓他們覺得很丟臉。

以至看到這些特戰隊員如此堅持,唐興佑等人又怎麼好意思被他們比下去呢?那怕身上皮膚開裂結出血痂,一行人依舊當做沒看見一樣。

這份堅韌之心,也令徐海寶非常滿意。他覺得,這次把他們叫來進行歷練,也是一個明智的決定。經過此次歷練,相信眾人精氣神都會得到一個提高。

將來面對逆境時,他們也會變得更為堅韌,有更大機會衝破難關。至於會不會留下了隱患,有徐海寶在一旁看著,自然不存在什麼問題。

在沙漠中行進了近三天,一方綠洲很快出現在眾人視線之中。看著滿臉渴望的眾人,徐海寶也點頭道:「去洗洗吧!今天就在綠洲旁,紮營休息!」

盯著沙漠的風沙跟酷熱,參與歷練的眾人,大多全身都髒的可怕。難得綠洲中有一汪清泉,他們自然想好好洗個澡。這點要求,徐海寶還是能滿足的。

況且,對於沙漠中存在的綠洲,徐海寶也是比較感興趣的。這也意味著,普通人眼中的死亡之海,其實也隱藏著一份生機。問題是,能否抓住這份生機。

這樣一汪清泉跟一小片綠洲,卻養育了絕大多數的沙漠動植物。如果沒這些泉眼存在,那麼這片死亡之海,只怕會比想象中更為可怕! 除了熟悉沙漠地形的人外,能在茫茫沙漠中碰到綠洲的人,也被視為最幸運的人。乾燥酷熱的沙漠中,水就意味著生命。沒有水,任何人都難以在沙漠中生存下來。

有人將這片漫無邊際的沙漠稱為死亡之海,更多也是因為這片沙漠中綠洲極其稀少。如果找不到正確方向,即便走上十天半個月,也未必能發現隱藏在沙漠中的綠洲。

反觀徐海寶一行長途跋涉三天,便有幸見到這座隱藏在沙漠中的綠洲,無疑也是非常幸運的一件事。當然,能有這份幸運,實際上也是徐海寶帶給他們的。

做為金丹修士又專修水元素,徐海寶對於水元素極其敏感。尤其在沙漠地帶,能夠感應到大量水元素存在的地方,無疑就有水源。

雖說沙漠中很少看到水,卻不意味著沙漠中無水。至少在徐海寶的精神感應中,這一路走來的路上,徐海寶也感應到腳下沙漠中,存在不少水質純凈的地下水。

可惜的是,那些在地下流動的地下水,距離地面太深。以至地表上的植被,根本汲取不到地下水。久而久之,這片區域才會變得這般荒涼,才會被漫天黃沙給覆蓋。

跟早前去的南極與北極一樣,行走在沙漠中的徐海寶,也能感覺到一眼望去,都是黃沙的存在。這種情況,跟在地球兩極看到白茫茫一片,感受也差不多。

唯一不同的,或許就是一個地方覺得冷,一個地方卻覺得太熱。站在綠洲邊,看著盡情泡澡的眾人,徐海寶也覺得心情蠻不錯,卻沒興趣下水游上一圈。

儘管這汪清泉水量頗多,能夠澆灌的區域卻極其有限。綠洲所在地,本身就是一塊凹地,積攢這樣一汪泉水,所需花費的時間只怕也不短。

最重要的,從泉水旁邊的沙地腳印來看,這裡也是附近動物的補水地。如果這汪泉水消失了,依靠這汪泉水生存的東西,都將面臨滅頂之災。

水是生命之源,這話也是至理啊!

看著泡在泉水中呲牙咧嘴的王玉柱等人,徐海寶也適時道:「泡一會行了,過過癮就夠了。泡的時間越久,明天你們受的罪越大。這曬裂的傷口,短時間想恢復可不容易。」

同意讓眾人下去洗澡,更多也是讓他們過過癮。相比以前在基地,這些人都蠻愛乾淨。眼下出來歷練,持續幾天不洗澡,這些傢伙估計也有心理陰影了。

除此之外,讓乾燥缺水的皮膚,稍稍浸泡吸點水,沖刷掉粘在裂口中的沙子,也不會讓他們覺得渾身痒痒的難受。若是泡的時間太長,反倒有些得不償失了。

聽到徐海寶的招呼,王玉柱也大笑道:「等有機會回到海里,我一定泡它個七天七夜。這缺水的滋味,真心不好受啊!頭,晚上能搞點好吃的嗎?」

「怎麼?又想打我的秋風不成?這綠洲附近,應該能找到一點吃的,要不你們找找去!」

「頭,人家已經生存不易,我們又何必為難人家呢!我們想吃魚,行嗎?」

「行!真不知道,帶你們出來做什麼,明明是來歷練的,你們反倒跟大爺一樣。從明天開始,你們這幫傢伙除了歷練之外,也要給我幹活。不然,只供水不提供食物!」

「沒問題!只要有吃的,啥事都好說!兄弟們,晚上終於有東西可吃了。」

靈水雖好,可天天喝水卻沒食物可吃,總覺得有些不適應。知道這三天他們不吃東西,更多也是怕饞到跟隨歷練的特戰隊員,以至眾人也都強忍著。

現在三天時間已到,早前積攢在特戰隊員腸胃中的食物,早就排的一乾二淨。趁機補充一點秘制海鮮,也能起到滋補身心的效果,讓特戰隊員積攢能量。

沒足夠的能量支撐,想走完接下來的歷練之路,只怕這些特戰隊員也夠嗆。雖說沙漠中,特戰隊員也能進行野外生存,毒蛇、蠍子之類的動物,都能補充身體能量。

可相比徐海寶隨身攜帶的秘制海鮮,其滋補的效果差太多。毒蛇蟻蟲吃太多,對身體造成的負擔也很大。明明是來歷練的,總不能歷練完讓特戰隊員帶病帶傷歸隊吧!

同樣下水泡澡的特戰隊員,得知今晚終於可以吃東西,大多都很高興。甚至有特戰隊員懷疑,這片綠洲只怕是徐海寶早就選定的,正是藉機休整一下。

特戰隊員心裡怎麼想,徐海寶自然猜測不到。從空間拎出炊具的徐海寶,也很乾脆的拎了些食材出來。烹制的事情,自然輪不到徐海寶親眼動手。

將食材跟炊具交給唐興佑負責,徐海寶來到眾人泡澡過後,變得有些混濁的清泉邊。雙手開始掐動指訣,將清泉中的純凈水元素全部分離出來。

看著剩下的濕泥跟腐壞之物,徐海寶一揮手,那些分離出來的污染源,很快從泉底剝離出來,飛到附近的綠洲中,成為那些綠洲植物根部的肥料跟養分。

面對這種神仙般的手段,唐興佑等人並未覺得有什麼好驚奇的。比這陣仗更大的控水之術,他們都見識過。控制一汪清泉之水,對徐海寶又算的了什麼呢?

借著這個機會,徐海寶扔出一些工具道:「柱子,趁著距離開飯還有一點時間,你們把這池子擴大一點。沿著三點方向往下挖,那裡有地下泉眼,把出水口挖大一點。」

「好!」

接過工具的王玉柱等人,二話不說直接當起挖水池的苦力。看著憑空遊動的泉水,加入挖掘工作的特戰隊員,也實在難以相信,這種控水手段真是人力所能做到的。

等到王玉柱等人按照徐海寶指示的方向,不斷往泉底挖掘。原本只是往外滲的泉水,開始變成往外涌。 天路殺神 看到出水量增加,王玉柱等人自然覺得很高興。

出水量變大,意味著這處綠洲所能積攢的水量更大,惠及的動植物也就更多。至於水流量增多,會不會造成其它負面影響,徐海寶覺得問題應該不大。

原因是,泉涌下方的地下暗河水,看上去水流量蠻大。他此刻做的,無非就是在暗河附近開了一個小口。這點水量,也不至於造成什麼惡劣影響。

為了確保這道出水口不會被堵死,讓王玉柱等人停止挖掘后,徐海寶又將出口孔凝固住。只要暗河水不消失,這個出水口便不會斷水,這汪清泉便能長久存在。

當分離乾淨的清泉水,再次從空中落下回到沙地之中。眾人很快發現,此刻泉水清澈見底,那怕直接飲用,想來都不會有什麼問題。

若是其它在沙漠中迷失的旅人,能找到這個地方,或許就會覺得,這是上天賜予他們的福地。相應的,泉水增多后,這片綠洲也會變得更加茂盛起來。

夜幕降臨,徐海寶一行席地而坐,分享著進入沙漠后第一頓美餐。吃著烹制好的食物,那些首次品嘗秘制海鮮的特戰隊員,恨不得把餐盤的湯都舔乾淨。

「好吃吧!嘿嘿,現在知道跟我們出來,除了會吃苦外,其實也能享受的,對吧?」

三天接觸下來,眾隊員對這些追隨歷練的特戰隊員,也慢慢變得熟絡起來。說到底,雖然唐興佑等人離開軍隊有年頭,卻一直過著如同軍人般的生活。

跟這些尚在軍隊服役的特戰隊員接觸起來,性格跟行事風格都容易親近。正是這種接納,讓這些特戰隊員漸漸恢復平常心,每次都咬緊牙關,希望不會拖隊伍的後腿。

難得享受一夜安寧,當天晚上看到趕來補水的動物,徐海寶也沒驚動這些動物。通過精神力,安撫這些動物的緊張情緒,讓它們在膽戰心驚的情緒中,依舊補充到飲水。

甚至令徐海寶有些欣喜的是,在這些過來補水的動物中,徐海寶還發現一批野駱駝。從中挑選幾頭體質稍差的,將其放養至混沌珠空間。這種動物,其它地方也很難看到。

只在綠洲一角休息的徐海寶等人,並未打擾這些動物難得的補水機會。看著陸續前來飲水的動物,眾人才驚訝的發現,看似荒蕪的沙漠中,動物其實也有不少。

白天看不見,更多也是因為這些動物都躲起來了。唯有到了夜間,它們才會陸續出來活動。能在這樣惡劣的環境中生存下來,這些動物自然有其生存之道。

等到第二天起程,徐海寶讓其它人先行,將早前移植到空間的沙漠植物,從空間又移植出一批,將其種在綠洲附近。隨後,又將稀釋過後的靈水,澆灌在這片綠洲之中。

看著這些紮根於沙漠中的綠色植物,徐海寶也希望這樣的綠洲越多越好。假以時日,徐海寶相信這片沙漠地帶,或許也會變成一處世外桃源般的存在。

也許他此刻做的這些事,無法改變太多東西。但他相信,只要人類願意去改變跟付出,沙漠也能變成綠洲。所需的,無非就是時間跟精力而已。

至少眼前這個綠洲,因為接待過徐海寶一行的造訪。待徐海寶離開后,綠洲的面積擴大了,泉水池子的面積也擴大了。將來惠及的沙漠生靈,相信也會變得更多。

這種修行,也可稱之為積累功德。那怕作用或許不明顯,可徐海寶覺得有心去做,那就問心無愧,不枉他千里迢迢跑一趟沙漠無人區! 在沙漠綠洲短暫休整一天,徐海寶一行繼續自己的歷練之旅。雖說此刻這片沙漠荒蕪人煙,可徐海寶卻知道,這片無人區古時卻很熱鬧,更是著名的古絲綢之路。

時代變遷,曾幾繁華的絲綢之路,如今卻變成人類禁區一般的存在。雖說不時有考古隊進入,卻依舊難尋被黃沙掩埋的古代遺迹。

以至一些消失的古國,很快成為別人眼中的失落古城。甚至有人懷疑,那些原本富庶的絲綢古國,究竟因何而消失呢?一個個未解之謎,都有待後人去發掘。

此次帶著唐興佑等人來此歷練,徐海寶更多也是想看看,這塊世人眼中的神秘之地,究竟隱藏著什麼秘密。歷練之餘探險一番,也會增加更多的樂趣。

頭三天堅持下來,後面幾天的沙漠歷練,眾人已經漸漸適應。看著身上好一塊掉一塊的死皮,很多隊員都覺得。讓人看到他們這個樣子,估計也會被嚇壞的。

可參與歷練的隊員們都能感覺到,經過蛻變新生的肌膚,明顯要比之前的更為強韌。抵擋沙漠上空熾熱的陽光,也不再跟之前那些讓人覺得難受至極。

等到一行人離開沙漠地帶,走進一片依舊被黃沙覆蓋,卻存在諸多胡楊枯桿的區域。跟在徐海寶身邊的唐興佑,略顯興奮的道:「這裡應該快到古樓蘭了吧?」

「應該是!從這些枯死的胡楊來看,這裡早年也是綠洲。很可惜,失去了足夠的水源供給,這片區域才慢慢變成一塊死地。看樣子,我們應該走出很遠了。」

看著這些聳立在黃沙中,依舊傲然堅挺的枯胡楊,徐海寶通過精神力也能感應到,枯胡楊樹根扎的很深,卻依舊無法汲取到更為深的地下水。

失去水份補給,這些原本最抗旱的胡楊,依舊難逃枯死的下場。久而久之,才變成現在這種樣子。或許若干年後,連這些胡楊的枯枝,都有可能被黃沙給掩埋了。

知道距離傳說的樓蘭古城不遠,徐海寶也適時下達了休息的命令。原本只穿褲衩的眾人,也很快換上了科考隊員的服飾。至於特戰隊員,也再次全副武裝起來。

掏出一副眼鏡帶上的徐海寶,看上去也多了幾分書生氣質。雖說這樣的科考隊伍,應該比較怪異。可這樣的裝扮,也會省去諸多的麻煩,不至於嚇到有可能出現的探險者。

類似徐海寶這樣途步穿行沙漠的探險者肯定沒有,來這裡探險的人,大多都是沖著隱藏在這片神秘地帶的古城而來。有人覺得,消失的樓蘭古城應該被黃沙掩埋。

如果有人能將其挖掘出來,古城中積攢的財富,會讓探險者一夜暴富。這樣的傳聞在當地很多,可真正因探險發財的人很少,反倒因探險死去的人卻不少。

普通人在這片區域很難生存下來,即便是專業的探險隊員,稍有不慎都會死在這裡。正是緣於這片區域的詭異神秘,反倒吸引越來越多的探險人士來此一探究竟。

通過精神力感應著黃沙之下掩埋的遺迹,徐海寶也能看到掩埋在黃沙中的一些屍骨。從這些屍骨來看,有些是意外死亡,有些卻是安葬死者的陵墓。

來樓蘭遺址前,徐海寶也在特事院調閱了不少資料。總的來說,關於樓蘭古國為何突然消失,考古界至今也沒給出確切答案。這種歷史謎團想解開,難度可想而知。

只是早年在樓蘭古城遺迹挖掘到的女屍,特事院的秘密檔案中,也有過詳細的記載。那具女屍從地下挖掘出來前,看上去跟活人一樣,歷經千年卻依舊未腐。

除此之外,參與那次考古挖掘的工作人員,隨後似乎都患病而死。而死因,無一例外都是器官衰竭。至於是什麼導致器官衰竭,至今依舊給不出解釋。

抵達樓蘭古城遺址所在,看著那些依舊存在的殘垣斷壁,徐海寶卻很直接的道:「這應該不是樓蘭古城的真正所在,這遺址的規模看上去太小。」

「不是?那真正的古城遺址有可能在什麼地方呢?」

「從這片遺址來看,古城應該距離這片遺址不遠才對。如果我沒猜測錯誤,這些遺址應該是樓蘭古城某條繁華的商業主街道所在。至於主城的話,應該就在這附近。」

「可這附近看上去,似乎很正常啊!」

「不著急!如果樓蘭古城真這麼容易找到,那就不會成為難解之謎了。」

陪著眾人閑談的徐海寶,眼神投向遠處,看著那些被黃沙掩埋的沙丘。他覺得,如果樓蘭古城真的存在,最有可能存在的地方,便是這些高聳的沙丘。

只可惜,那些沙丘看上去太多,有些地方甚至還有流沙陷阱。稍不留神,便有可能被流沙吞沒。這種陷阱,也是來此冒險的探險家們,最為懼怕的存在。

一旦陷入這種流沙坑中,想脫身的話,也會無比困難。甚至一些大的流沙坑,會連人帶車或駱駝,一併吞噬其中。在這種複雜環境里想找到被埋的古城,談何容易呢!

通過精神力沿著古城遺址走一圈,發現沒什麼有價值的東西,徐海寶便道:「老唐,天色也不早,找個避風的地方,晚上咱們就在附近休息一晚。」

「好!」

夫人每天都在線打臉 走到這片區域,雖說依舊一片荒蕪。可相比之前行走的沙漠腹地,此刻古城遺址所在的地方,條件比沙漠還是要好上一些。至少有些殘垣斷壁,能夠遮擋風沙侵襲。

趁著其它人搭建帳篷安置宿營地,徐海寶卻走到遺址旁邊的沙丘上,通過精神力觀察黃沙掩埋下的情況。來這裡的路上,徐海寶也發現不少未曾收斂的屍骨。

從那些屍骨上,徐海寶覺得遺址附近,應該存在一些未知的東西。至少當年這片遺址附近,肯定發生了什麼不為人知的混亂。是戰亂造成的,還是其它原因呢?

即使貴為金丹修士,徐海寶依舊感覺到,想探知掩埋的歷史真相,還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只是到了這個地方,如果真有秘密,早晚都會碰到。

在遺址附近安全休息一晚,雖說徐海寶有發現一些貴重的金屬物品。可徐海寶依舊沒停下,而是繼續前進。那些黃金製品,對徐海寶的作用並不大。

甚至其中有不少,明顯能看出是早年古人的陪葬之物。若是將其挖掘出來,徐海寶覺得完全沒必要。黃金這種東西,對徐海寶而言還不如一塊隕石來的強。

沿著被黃沙掩埋的古河道繼續前行,就在徐海寶一行即將進入神秘的羅布泊地帶時,徐海寶終於有所發現。看著腳下的沙丘,徐海寶突然下令停止前進。

看到突然停下的徐海寶,了解他的唐興佑立刻道:「有發現?」

「發現一點有些詭異的東西,就隱藏在這片沙丘之下。你們先讓開一點,我把東西清理出來,到時再好好研究也不遲。那玩意,對我而言有點研究價值。」

透過精神力觀察到沙丘下方,有一幢被掩埋的古建築。真正令徐海寶好奇的,還是擺放在這幢古建築中的東西,竟然能抵擋他精神力的探測。

暫停前行的徐海寶等人,開始圍繞著巨大的沙丘挖掘出來。等挖掘到擺放在古建築中的東西,看著露出的巨大石像,有人便道:「這石像看上去好詭異!」

沒錯!掩埋在沙丘中的巨大石身人像,雕刻出的形象很詭異。那怕王玉柱等人,看到這石像都覺得有些不舒服。唯有徐海寶,卻顯得有些若有所思。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