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華劍。」

「蓮華劍。」

「劍道化身!」葉飛低喝一聲,身形隨即踏空而起,他身上的氣息同時劇變。

四周的空氣之中,一股恐怖的寒意,瞬間將整個營地籠罩,空氣中的溫度驟降,氣勢可謂驚人。

灰暗的天空之中,一把巨大冰劍,此刻從天而降,牢牢地鎖定了前方之人。

「他,他居然敢對統領動手!」

「簡直愚蠢至極,方才須彌空間內的魂奴,那葉飛難道沒有看見?」

「此子怕是要死在此地了,我華夏隱門保住他……」

下方的訓練場上,此刻隱門的眾人,連同苦雲大師在內,都是望向半空忍不住輕輕搖頭。

統領魂將的本身戰力先不談,這些人可是有著控制魂奴之力,而且在控制的數量上,要遠遠超過他們這些外來者。

就算在風城主城內,華夏三大頂級隱門的掌教,若非是迫不得已,幾乎都不敢隨意與風城魂修動手。

「哈哈,哈哈,外來者,我很想知道,是何人給你的膽量與本統領動手。」魯正哈哈大笑,臉上的輕蔑之色盡顯。

只見他在說完之後,周身魂力一凝,抬手之下一把幽黑的魂刃出現在了此人的掌中。

下一刻,魯正踏空而起,身形不退反進,猛然斬出一道幽芒,那氣勢之強,彷彿將空氣斬碎,直接迎向半空之中的那把冰劍。

「轟,轟隆!」一聲恐怖的爆響,在營地的半空之中炸裂。

巨大的冰劍,威勢之強,竟是在碰撞之下,明顯可見佔據了上風。

「哼,果然有幾分能耐,本統領今天就讓你知道,什麼是真正的強者。」魯正落到下風,但氣勢可謂是不輸分毫。

他的話音剛落,掌中符文法訣凝聚,抬手向著後方一指點去。

後方的須彌空間,瞬間被此人直接打開,伴隨著幾聲低吼,五到幽光從其內衝出,現出身形之後,竟是五隻魂將強者。

「給本統領撕了此人!」魯正低吼一聲,此刻眼中滿含殺意。

五隻魂將,戰力不言而喻,幾乎相當於五位通神境的強者,若是葉飛在全盛時期,可以通過界脈之力壓制,但如今他體內的靈力,不足以施展凝聚出界脈。

「魂將么,葉某也有。」葉飛目光沉靜,掌中紅芒一閃,紅仙竹林落入掌中。

下一瞬,同樣有五道幽光閃過,在下方眾人驚駭的目光之下,只見葉飛的跟前,竟是出現五隻高的魂將,低吼的同時,氣勢不輸那魯正半分。

一時間,半空之中,二人的戰鬥,似乎陷入了僵局。

而如此同時,下方隱門眾人,此刻可謂是心中震撼不已。

「五……五隻魂將,這怎麼可能!」

「那葉飛沒有參與過魂修戰場,他身為元嬰強者,擁有五個魂奴名額,竟然清一色的全身魂將級別。」

「此子,哪怕是寶庫空間內,也是不是我等能招惹之輩。」

下方的訓練場上,隱門眾人眼中滿是忌憚之色,他們這些人中,手中擁有一隻魂將,就已經足以自傲了,五隻魂將代表著什麼,眾人心中豈能不知。

唯有後方的靈彥姬,此刻臉上的神情較為平靜,臉上露出淡淡的笑容。

「葉主的魂奴,不止這些。」靈彥姬輕抿著嘴唇,她能夠體會到此刻那些隱門之人的心情,在碰到葉飛之後,她同樣也是被震撼了許久。

半空之中,隨著葉飛祭出五隻魂將阻擋,他方才斬出的那一劍之力,同時穩穩地落了下來。

魯正面色微變,連忙將手中的魂刃抬起,想要擋住著一擊之力,但他顯然是小看了劍道化身的威勢,身形直接震出數丈之遠。

「外來小輩,你成功激怒了本統領!」魯正此時咬牙切齒,體內的魂力轟然爆發。

方才那一劍之力,讓他受傷不輕,但相比起心中的怒火,這點傷勢根本不算什麼。

「魂場將領,聽本統領法令。」

「小輩,看你的魂奴多,還是本統領的魂將多……」魯正大喝一聲,掌中符文凝聚,抬手再次向著前方一點。

霎時間,又有五隻魂將出現,場面瞬間翻轉,十隻魂將有多恐怖,怕是難以用語言形容,而葉飛身為元嬰強者,在眾人的眼中,方才祭出的魂將已經是極限了。

「終究還是太年輕了,在營地內與魂修爭鬥,簡直是自尋死路。」下方的訓練場內,苦雲大師見此情景,不禁連連搖頭暗嘆道。 營地內的統領一職,每一位魂修,至少可以控制十隻魂將,同時還能控制許多魂奴,單單一人之力,是絕對不可能勝之的。

半空之中,葉飛眼中精光一閃,他同樣沒有過多的猶豫,再次抬手一揮。

「魂將,現。」只聞一聲低喝,又是五隻魂將,出現在了眾人的眼中。

荒涼盆地一行后,葉飛的手中,已經收復了十隻魂將,若不是他的靈力被此刻的空間壓制,怕是遠不止這十隻。

一時間,半空之中,除去葉飛與魯正之下,整整二十隻魂將相對而立,磅礴的魂力向著四面八方橫掃開來。

「這,這怎麼回事?」

「不是說五隻魂奴,是元嬰境的極限嗎……」

「……」

下方的訓練場,此刻的隱門眾人,此時徹底的愣在了原地,臉上均是露出難以置信之色。

一人之力,收服十隻魂將,這無疑刷新了眾人世界觀。

前方的半空之中,那位名叫魯正的統領,面色終於是微變,身形更是下意識地後退兩步,忍不住深深地看了前方的葉飛一眼。

「你懂得修魂之術?」魯正此時深吸一口氣,盯著葉飛冷聲開口道。

這片空間之內,除了魂修之外,這般輕易控制十隻魂將的外來者,他今天也是第一次見。

葉飛聞言,目光一寒,眼中殺意湧現,他顯然懶得與此人廢話。

「碎了葉某的魂牌,你難逃一死。」葉飛低語一聲,掌中冰劍同時抬起。

他盡全力調動著體內的靈力,身形帶出一道殘影,下一瞬便是衝破了魂將的封鎖,直接出現在了魯正的身前三丈處。

沒有任何猶豫,冰劍爆出劍鳴,猛然一斬而下。

「哼,想殺本統領,這點實力可不夠。」 不妻而遇 魯正冷哼一聲,掌中幽光閃動,符文法訣凝聚,再次一指點向後方。

那處魂場之內,隨後傳來一陣轟動,隱約可感應又不少的魂奴,欲要從魂場內衝出,除了魂將之外,這位統領還能控制魂奴。

半空之中,葉飛這驚天的一劍,並未因此停頓半分,反而斬下的速度越快。

「砰,轟隆……」震耳爆響聲,響徹整個營地。

後方不遠處的魂場,不知為何忽然被關閉,在沒有魂奴的保護下,不等那魯正反應過來,葉飛的那一劍已然斬下。

千鈞一髮之際,魯正體內的婚禮運轉到極致,掌中魂刃幽光暴漲,迅速抬手手臂,欲要擋住這一劍之威。

威勢過後,葉飛手持冰晶踏空而立,整個人氣勢如虹。

而前方不遠處,魯正手中的魂刃碎裂,連同此人的整隻右臂,竟是被生生斬下,勉強穩住身形之後,魯正的臉上怨毒之色見顯。

「葉飛居然勝了!」

「十隻魂將,這等戰力,著實讓人心驚……」下方的隱門眾人,此刻均是忍不住瞪大了眼睛。

半空之中,勝負顯而易見,魯正身上的魂力混亂,失去了一隻手臂,而葉飛則是看上去依舊氣勢不凡。

「此事,必須儘快通知宮主。」下方的苦雲大師,在一番震驚之後,相對於其他人來說,他很快就冷靜下來。

這葉飛的實力,絕對不容小視,居然收服了十隻魂將,怕是在風城主城內,除去三位頂級掌教強者,隱門眾人無人有資格與之一戰。

而此時,葉飛並沒有繼續出手,他臉上閃過一絲疑惑之色,抬頭向著前方的那處須彌魂場望去。

若是方才,魯正召喚出魂奴,理論上是可以擋住他一劍之力的,但後方的魂場,在關鍵時刻,竟是忽然關閉,這讓葉飛一時間有些摸不著頭腦。

「該死的,謝廣坤,本統領與你勢不兩立!」魯正顯然是察覺到了事情的緣由,轉眼望向右側的半空,此刻雙目通紅無比。

能夠關閉魂場的,在這座營地內,除了他之外,便是只剩下那另外兩大統領。

半空之中,葉飛同時轉過頭去,目光掃過右側的天空,卻是不曾發現任何人的身影。

「葉家主,還請放過魯正,您魂牌的事情,在下可以將其重塑。」

「不知葉家主,可否有空與一敘……」就在葉飛疑惑之時,一道聲音忽然在他的識海內響起。

葉飛面色一怔,臉上不禁露出思索之色,一番沉默之後,他身上的氣息逐漸平穩。

如今之際,魂牌最為重要,待將此事處理好之後,那魯正的命,他隨時可以出手取之,倒也不急於一時。

「靈彥姬,隨我離開。」葉飛開口的同時,掌中紅芒閃動,四周的十隻魂將,被他收入了竹笛之內。

「奴家遵命。」靈彥姬微微一笑,輕聲開口回應道。

話音未落,二人的身影隨之消失,下方的隱門眾人,此時也都是面面相覷,臉上的表情各有不同。

半空之中,那失去了一條手臂的魯正,盯著右側的天空,他眼中的怨毒之色,明顯更濃了幾分,最終還是不敢輕舉妄動,只能冷哼一聲後轉身回到了營地內。

……

西北戰場,營地的右側聚集地,這裡是第二營地,規模比起魯正的第一營地,明顯要小上許多。

此時營地中心的軍帳內,一位身形精瘦,短髮長臉的男子,此刻一臉笑容地走上前來,向著前方兩人一抬手。

「在下謝廣坤,西北戰場,第二營地統領。」長臉男子一臉的賠笑,望這前方二人低聲開口。

這剛入營帳內的二人,正是葉飛與靈彥姬,方才隨著那道聲音傳來的氣息,幾個閃身之下,他們二人便是來到了此地。

而眼前這位二營統領,似乎是早已經等待許久。

「你可以恢復我的魂牌?」葉飛掃了前方之人一眼,沒有過多的廢話,便是直接開口問道。

前方的謝廣坤聞言,此時臉上的笑容不變,同時微微點頭。

「是的,但在此之前,關於魂牌的一些事情,在下還需與葉家主講解一番。」謝廣坤點頭開口的同時,掌中幽光一閃。

只見一塊魂牌落入了他的掌中,從魂牌上散發的氣息來看,這塊牌的主人正是眼前之人。

葉飛目光一凝,他原本以為,所謂的魂牌,僅僅只是針對他們這些外來者,而打造了一種功勛令牌,而如今看來並非如此。

「你也需要收集功勛積分。」葉飛眼中閃過一道精光,深深地看了前方之人一眼。

謝廣坤聞言,再次微微點頭道:「在這裡,我們魂修,想要提升實力,也需要依靠魂珠,而魂珠的掌控者,整個風城只有一人。」

「風城之主,魂帝。」葉飛目光一閃,下意識地脫口而出。

由此可見,那位風城之主,又或者這片空間內,其他三位魂帝,所圖之事怕是不小,而且這些稱之為魂帝的強者,究竟有多強,葉飛不免有些好奇。

而且魂珠的來源,怕是也隱藏著極大的秘密,這一切他必須前往風城主城,才能真正弄明白。

「於聰明人交談,就是輕鬆。」

「不瞞葉家主,你手中的魂牌,之所以能被輕易摧毀,是因為那只是普通的魂牌,沒有統領,活著魂王的魂力加持,任何一個風城統領,都能輕易毀去。」

謝廣坤臉上的笑容不變,此時連連開口道。

只見他說完之後,掌中幽光再度閃動,一塊暗黑色的三角魂牌,連同一副白色鬼臉面具,出現在了他的掌中。

「這是獵魂者魂牌。」

「你若是答應成為我的獵魂者,手下此魂牌之後,風城之內就算是魂帝,也無法在毀去你的魂牌。」謝廣坤面露自信之色,緩緩開口說道。

這是這片空間的規則,獵魂者為風城而戰,並不屬於任何限制範圍,哪怕是魂帝也無法出手干涉。

葉飛聞言,心中不免一驚,但他很快反應過來,目光隨即落在了前方之人身上。

「若是葉某收下此令,想必統領閣下,應該會有不少的好處吧。」葉飛目光沉靜,望著前方之人沉聲開口道。

風城魂帝,都無法干涉的魂牌,眼前之人豈會輕易給他,這等天上掉餡餅的好事,葉飛從來都不會相信。

「哈哈,那是自然,你今後獲得的功勛,我可以獲得百分只十的提成。」

「這獵魂者的魂牌,唯有魂王級別的強著才擁有,在下也是費了極大的代價,才換來如今手上這一套的。」謝廣坤哈哈一笑,此時也不隱瞞。

百分之十,絕對不算少,若是葉飛獲得千點功勛,這位統領就能憑空獲得百點,那可是一百顆魂珠。

「哦,葉某需要做些什麼,才能換取獵魂者的魂牌?」葉飛面色如常,看出多少表情變化,望向前方之人低聲開口道。

這塊魂牌,顯然是普通魂牌的升級辦,從眼前之人的話語中,可以聽出一般的魂將統領是沒有此寶的。

而眼前之人,若是沒有其他的意圖,顯然是有些不太可能,對於隱門眾人來說,這獵魂者的魂牌,無疑是一件至寶。

謝廣坤聞言隨即輕笑道:「在下沒有其他的要求,做這一切只是收人受託,葉家主無需多想。」 營帳內,葉飛聽到這話,不禁微微一愣,一時間不免一頭霧水。

獵魂者的魂牌,不可能是出自隱門中人之手,這等不受限制的魂牌,就算是夢緣等人,怕是也都急切地想要獲得。

而除去外來者之外,葉飛仔細一想,他似乎並不不認識此地的魂修。

「葉家主,在下還有一物,也是受人所託。」

「不知葉家主可識得此物?」謝廣坤此時臉上的笑容不變,反手之下從身後緩緩掏出一物。

那竟是一根灰色的枯木短枝,看上起極為普通,但其上散發出來的氣息,讓葉飛不禁心神一震。

那枯木之上,隨之閃過一道青木,下一刻,營帳之內頓時靈氣洶湧,四周空氣中的壓制之力,明顯降低了許多。

「上古建木。」

「這等精純的靈力,應該錯不了……」葉飛腦中急速旋轉,回想識海中的記憶傳承,此刻臉上的神情,不禁多了幾分凝重之色。

傳聞遠古時期,西北之極,有著一顆參天古樹名曰建木,古樹之高直通天際,古籍中又載,傳說乃是古人通往天界的階梯。

「葉家主好眼光,這一小節建木,雖說無法徹底解除你身上的靈力壓制,但引動此木內的靈力,可讓你在短時間內,回到巔峰轉態。」謝廣坤大笑一聲,隨即將手中的枯木,抬手遞給了眼前之人。

獵魂牌的提成契約在他的身上,這葉飛的實力越強,擊殺的敵對魂奴就越多,即時謝廣坤所分得的功勛就越多,此人自然希望眼前之人能夠儘快恢復。

營帳內,葉飛目光一閃,接過建木將其收入了儲物戒指之內。

沉默片刻之後,他這次抬起頭來,深深地看了眼前之人一眼。

「謝統領,敢問你是受何人所託,可否告知葉某。」葉飛臉上的表情認真,盯著眼前之人低聲開口問道。

獵魂牌與上古建木,這兩樣東西的寶貴程度不言而喻,若是出現在風城主城,華夏隱門的那三位掌教,怕是會坐不住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