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打便打,廢話何多!」龍魂狂傲不羈!

「要打便打,廢話何多!」龍魂狂傲不羈!

「何老,替我打斷他的手腳!我還要找人*他的女人!」少年怒罵。

聽到「*」這詞,龍魂頓時火冒三丈!他的雙眼瞬間通紅一片!


他不怕別人對付自己,他怕的是別人算計自己在乎的人!南宮雪是自己的人,他不允許任何人傷害南宮雪!而這個少年竟然敢打南宮雪的主意,還要這麼……

「你找死!」龍魂宛如遠古荒獸,兇猛的氣息在他的身上爆發!

「哼!」老者冷哼一聲,迎向龍魂,就是一拳轟出!

「啊!」龍魂也握緊右拳,落地,腳步踏好,一拳爆出!

「砰!」老者被轟出,一口鮮血從他的口中爆出!

少年愣了,不知該做什麼!

他怎麼那麼強?他怎麼能一拳轟飛何老?

少年怕了,一股騷味從他的腿中傳出!

龍魂皺了皺眉。這個人怎麼那麼孬種?

「孬種!」龍魂一把拔出牆上血匕,一腳踏在少年兩腿之間,緊接著,一聲慘叫充斥整個過道!

把血匕插回腰間,轉身握住南宮雪的玉手,離身而走。

要不是帕斯學院不允許殺人,龍魂早就把這兩個人渣給滅殺了!

這時,葉毅龍也到了,看到倒在地上的何老,驚得目瞪口呆!

之前他也是感覺到附近有一股強大的氣息他才去找龍魂的!如果自己不知死活地衝上去,死去是小事,可那樣龍魂就不知道這裡的事了,到時不知會有什麼不可預料的後果!

可這戰鬥也結束地太快了吧?

「龍魂,我……」「不用解釋了,我明白的,走吧。」龍魂淡淡地說。

「嗯!」葉毅龍點頭,龍魂能夠理解他,這很讓他感動!而銀雷則在一旁沉默不語,這種結果它早知道了,它還在不爽剛剛葉毅龍騎在它的背上!


三人一獸走出了過道。

龍魂他們一走,那個何老立馬爬了起來,扶起了滿眼怨毒的少年,輕聲念叨了句「少爺,這幫人不易招惹,我們找劉少來對付那個小子吧!」何老勸說著,瞳中也全是陰冷!

(求收藏,求票票!~~~) 沈浪低頭無限溫柔地瞧着朱七七,深邃清澈的眸子像是要把朱七七融化一般,沒有甜言蜜語,只這一眼就夠朱七七含嬌帶羞而不敢直視那雙眸子了。感受着沈浪的柔情蜜意,朱七七心中昇華着美好與甜蜜,委屈什麼的自不必提了,只要有沈浪在身邊,朱七七的任何計較都已經不重要了。不過當她瞧着眼前的衣服時,她卻記起了現在不是柔情的時候,差點又讓沈浪給迷忽悠了。唉!朱七七啊朱七七,你也太沒出息了。想到此,朱七七眼中閃過一絲狡黠,她衝着沈浪嘻嘻笑道:“你一定會穿上它對不對?”

“七七?”

“會不會嘛?”

“這個……不好吧!”

“什麼這個那個的,你到底要不要穿?”

“……”

“嘻嘻,不說話就當你默認了,這個……就是我對你的懲罰……”


朱七七似乎很滿意,之前的氣憤傷心不快什麼的早就忘了。如今的她不但翻盤,而且賺的似乎得更多些。

王憐花一直君子旁觀,到此刻他才忍不住調侃道:“小弟現在是心理平衡多了,瞧來瞧去結果沈兄的損失是最大的。”

沈浪苦笑無語,但朱七七可不會逆來順受。

“王憐花,你一邊呆着笑去吧!”

“得令!沈夫人,你就瞧好吧!”帶着些許調皮,王憐花的心情愉悅不已。沈浪啊沈浪,頂着朱七七的印你就過一輩子吧。

“噗……”朱七七其實心裏已經不怪王憐花了,但是她絕對不會說出來的,倘若沒有了教訓下次犯了可怎麼辦。於是她強壓着笑意,勉強正色道:“聲音小點,怪吵得慌。”


快樂的時光能夠持續多久?朱七七都能回過神來,那穆傾城還遠麼?

沈浪是首先覺察出屋外有人,眼神示意王憐花與朱七七,沒想到朱七七會意後機靈地挪到王憐花身邊,搶過梳子就撓起了王憐花的腳心。

“喂,朱七七你過分了……”雖然是反抗,但王憐花還爲忘記自己現在的身份,依然操着一口要純正的女聲。

“咯咯,哪裏過分了?好孩子莫急,破壞他人幸福的女人是要被侵豬籠的,相比這個一點都不過分,你就笑着後悔吧!”

屋裏的一幕很快就傳到了穆傾城的耳中。朱七七是什麼樣子的人穆傾城還是有所瞭解的,敢愛敢恨性子烈,怎麼可能只堪堪對付一個蕭肅而不追究沈浪。但感情世界太複雜,她穆傾城自己都沒有徹底經歷過情與愛怎麼能識別真僞。而沈浪之前因爲有白飛飛的存在,所以她纔會相信蕭肅有可能是第二個白飛飛。但是這裏總覺着好像哪裏不對,她是不是忽視了什麼?雖然她對沈浪瞭解的不多但也絕不會少,人品什麼的絕對不容置疑。對對,就是人品?沈浪的人品怎麼會差?對待感情怎麼可能兩邊牽都牽扯不清?穆傾城靜心思考良久心中有了計較,遂吩咐屬下把沈浪帶過來。

穆傾城在行館大廳中等了約莫有一盞茶的功夫,沈浪就被屬下帶至眼前。穆傾城如帝王般高高端坐主位,身上依然是白色長裙逶迤,淺色束腰婀娜。容妝上也做了細緻打扮,雪膚凝脂,額頭上也多了記梅花花鈿,瞧上去則着更具風情魅力。不過沈浪從進來之後就只是面帶微笑瞧着她而再無表示了。

兩人對視良久,穆傾城纔對着始終笑意盈盈的沈浪道:“你很好,我差點就被你騙過去了。”

沈浪道:“可你不也已經識破了,這就夠了!”

“不夠!至少你已經制造機會讓莫聲有他們逃了出去,如今的常州地宮中除了你們還有什麼值得掌控的。”

“說的也是,不過閣下的野心頗大,一個女子卻想要掌控江湖,有這個必要麼?”

穆傾城傲氣十足地道:“當然有,你不瞭解那種掌控一切高高在上的感覺……那種感覺很好,真的很好!”

“就算讓你獨尊江湖又能怎麼樣,還不和錦瑟仙子一樣,百年之後一杯黃土?”

“呵呵,不站在最高峯,你永遠也不知道俯視天下蒼生的感覺;不稱霸武林,你也永遠不知道號令江湖的過程有多愉悅多愜意!相信我穆傾城定會超越錦瑟仙子,重書天涯海閣的不朽傳奇……”穆傾城似在宣誓一般,她仰着頭目空一切,神情高傲之極。

瞧着穆傾城的自我陶醉的樣子,沈浪一陣無語。

“閣下找我來,就是爲了告訴我你的夢想麼?”


“你錯了,這不是夢想,這是我的目標!”

沈浪輕輕笑了笑,並不予迴應。穆傾城也不在意,反而笑着道:“找你過來是想告訴你除了朱七七我還抓了一個人,你知道他叫什麼?”

沈浪搖搖頭道:“他叫什麼?”

“哼哼,他的名字叫顧大年,想必你一定非常熟悉。”

沈浪聞言,稍作思考道:“顧大年麼,在下有所瞭解。傳聞他是顧繡的領軍人物,閣下的忠實仰慕者。 我真的不能修煉 ,這跟在下有什麼關係?”

“你們難道不熟?”

“這還有假!”

“不對,江湖傳聞顧大年和你是忘年之交。”

“什麼時候的傳聞?”

“三年前!”

“三年前?看來閣下的關注點真是與衆不同。豈不知江湖還有傳聞,說顧大年因爲某個女人失心瘋已經很久了。而且三年來江湖也無顧大年的消息,你能確定你所說的傳聞是真的麼?”沈浪依舊笑着瞧向穆傾城,只不過現在的神情有點拽拽的篤定。

江湖傳聞的可信度並不大,而穆傾城因爲不喜顧大年的癡纏,已經有十多年沒有見過他了。消息的可行與否她還真是無法確定。但是她卻不認爲沈浪真能不在乎顧大年的死活。思及,穆傾城輕笑着對沈浪道:“其實傳言是真是假很好證實,問問顧大年不就知道了麼?”

穆傾城的話音剛落,大廳屏風後就有人被推了出來。來者四十來歲或許更大一些的樣子,英俊的臉龐整潔的小鬍子,正是顧大年。

顧大年站定後,其身後的侍衛在顧大年的身上連拍數下,然後對着穆傾城一躬身退了出去。而顧大年就站在沈浪的身邊,但卻在穴道解開後不瞧沈浪一眼,仿若不認識沈浪一般。只是一眼不眨的瞧着穆傾城,眼眸中漸漸地出現了激動神色。 「那他們為什麼沒有統治呢?」龍魂問,「如果他們統治整個冰嵐帝國,不比統治這個帕斯學院好嗎?」

踏天神王 我也不知道,或許是他們不戀大權吧。」南宮雪一攤手,表示自己不知道。

「那今天毅龍那傢伙就去打那什麼擂台了?」既然問不出個所以然,龍魂問起了葉毅龍的情況。

「沒,他去報名了,明天開始比賽!」南宮雪說,「只是他很早就和銀雷一起去了,也不知為什麼這麼久都沒回來。」

「對了!銀雷怎麼樣?」龍魂急忙問。

「沒什麼,只是它不肯告訴我們為什麼它自己會失控。」南宮雪無奈搖搖頭。

南宮雪這個樣子可愛極了!可龍魂卻只能看著。

「好吧,那傢伙肯定是去玩了,會那麼早回來才怪!」龍魂撇嘴。

「誰知道呢?」

「那個……雪兒……我……」突然,龍魂變得結結巴巴的,深情地望著南宮雪。

南宮雪一開始還有些疑惑,可一看那挺起的小龍魂,那還不明白一切!

「嗯。」南宮雪低吟了一聲。

一瞬間,龍魂體內像是被注滿能量,立馬翻身而起!

古語「欲使人瘋」!

抱過南宮雪,讓南宮雪平躺於床,龍魂翻身壓了下去!

南宮雪此時耳垂一片紅,臉上全是緋紅!南宮雪這神態讓龍魂差點就噴鼻血!

「砰!」正想印上那兩片香唇,突然門口一聲巨響!

卻是葉毅龍回來了,可恨的是這個傢伙居然還喊了句「我回來了」!背後則跟著銀雷。

葉毅龍看見如此一幕!南宮雪躺著床上,龍魂壓在上面,嘴正要親下去。

頓時,他就知道自己闖禍了!

好險龍魂和南宮雪的衣物都還沒有褪下,不然自己肯定會被龍魂大卸八塊!

「那個,我什麼都木有看到,您們繼續!」葉毅龍急忙解釋,一把扯住眼珠滴溜溜轉的銀雷,轉身狂逃!

尼瑪!怎麼繼續啊?

南宮雪輕輕推開龍魂,爬身起來,臉簡直紅得能滴出血來。

「那個,魂,你自己好好休息吧!」南宮雪害羞地說,說完就跑出門了。

葉毅龍,你這個人渣!尼瑪,破壞人家雅興!人家都快要親到了,尼瑪竟然半路殺出!我靠靠靠你媽!

龍魂心裡狂罵葉毅龍!

重回80之大時代 ,突然眼前一黑,龍魂又昏了過去!

本來龍魂就已經很虛弱了,經過這麼一興奮,又這麼一驚嚇,又這麼一暴怒,不暈才怪!

第二天清晨,龍魂醒來了,可旁邊卻沒有南宮雪在那坐著,心裡不禁有著絲絲失落!

如今他的靈魂之力已經恢復了一些,簡單移動不成問題,只是劇烈運動就不能做了,譬如昨天龍魂想做的事。

「唉,今天就是考核之日了,這樣子怎麼能戰勝那些對手呢?」龍魂喃喃而語。

「是不是很無奈,我可以讓你瞬間回復靈魂之力哦!」那個神秘聲音又再次回蕩在龍魂腦中。

「你是誰!」龍魂喝問。

「你不用管我是誰,你只用知道,我不會害你的!」神秘聲音說著。

「你的功法裡面有著一篇修魂篇,只要你修成了第一重『魂盈』,就能魂力全滿了。」神秘聲音又答。

「那你為什麼幫我?」龍魂又問。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