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清。」

「言清。」

吳耀妮面露驚喜,看著宇文拓,但也刺激到了宇文吉。


宇文吉一隻手急忙掐住吳耀妮的脖子,對著宇文拓,示意宇文拓不得靠近,嘴裡狠狠道:

「別過來,你要是敢過來,我就殺了她。」

怕宇文拓不信,緊了緊扣在吳耀妮脖子上的手。

呼吸不暢的吳耀妮臉上露出了痛苦的表情。

見狀,宇文拓與宇文敬止住前行的腳步。

宇文拓心疼的看了一眼吳耀妮,恨不得現在被掐的是他,隨後丹鳳眼盯著宇文吉道:

「二弟,你這是做什麼!」

宇文吉先是喃喃自語,隨後,嘴巴擦過吳耀妮的脖子,看著她因為噁心身上起的一層雞皮道:

「我做什麼,我不過就是喜歡你而已,可是你為什麼要喜歡宇文拓,我哪裡比不上他,你知道我從昨天晚上開始就未合過眼,只要一想到你溫柔的躺在他懷裡,我就恨不得殺了他。」


「宇文吉,你不要這樣。」

吳耀妮被眼淚浸濕的眼睫毛在一顫一顫的抖動著,濕漉漉的眼神祈求的看著身後宇文吉。

「多麼美的一張臉,那麼讓人心碎的眼淚,可惜卻不是為我流的。」

宇文拓溫柔的撫摸著吳耀妮光滑細膩的臉蛋,拭去她臉上如珍珠般的眼淚諷刺道。

吳耀妮只是拚命搖頭,眼淚一顆一顆的從眼眶裡落下來。

只見宇文吉臉上滿是嚮往道:

「我多麼希望,時間能夠停止在懸崖下,或者讓他們永遠找不到我們,可惜最後還是讓宇文拓尋到了,而今我想到了一個我們能夠永遠在一起的想法,那就是一起死,到了陰曹地府,誰都分不開我們,你說好不好?」

宇文吉的話,讓站在旁邊的兩個人都明白了意思,一臉驚恐的看著宇文吉。

宇文敬看著宇文吉懷中的吳耀妮,雖然心痛昨天晚上發生的事情,但看到吳耀妮痛苦的表情,心如刀割,還有此刻已經瘋狂的宇文吉,努力穩住情緒張嘴道:

「吉兒,你不要衝動,你這樣會嚇到耀兒的。」

宇文敬心疼的看著被掐著的吳耀妮,她現在一定是又難受又害怕。

宇文吉突然痴痴的笑起來,然後像是恍然大悟,轉頭對著吳耀妮道:

「嘖嘖嘖,看到了嗎?皇叔也對你情根深種呢,可是怎麼就那麼礙眼呢!」

宇文吉的手再次緊了緊,換了吳耀妮猛烈的咳嗽。

然後滿意的看著眼前兩人面色焦急,宇文吉放肆的在兩人面前親吻吳耀妮,從臉蛋到脖子,再到鎖骨,刺激著兩人,而吳耀妮則是絕望的閉上眼睛。

這樣的吳耀妮,讓宇文拓的心像是放在油鍋里炸一般的疼,一口氣沒有順上來,「哇」的一口鮮血從口中噴出,只見他毫不在乎用綉著金絲紋路的袖子擦了擦,突然單腳跪地,對著宇文吉祈求道:

「二弟,不要傷害她,大哥求你。」

如此卑微的宇文拓,讓宇文敬與宇文信都是一震。

記憶中的宇文拓都是清高自傲,從沒有像現在這般卑微。

而吳耀妮猛地睜開濕漉漉的眼睛,皺著眉猛搖頭

宇文吉一瞬間的震驚后,笑的越加邪肆,頭左搖右晃看好戲似的看著跪在地上的宇文拓,諷刺道:

「想不到冷傲清高的宇文拓竟然會為了一個女人下跪。」

宇文拓的臉上沒有露出被宇文吉羞辱的懊惱,筆直的跪在宇文吉面前平靜的懇請道:

「求你放過耀兒。」

見狀,宇文吉睜大眼睛,眼露惡毒,吐出殘忍的話道:

「放過她可以,你去死。」

「好!」

未見一絲猶豫的點頭。

宇文吉從懷中扔出一個瓶子,丟到宇文拓面前道:

「這是步步生花,吃了一個時辰之內全身腐爛而死。」

「不要,言清。」

她任務完成是一定會走的,不值得他這麼做。

吳耀妮哭著喊道,希望可以阻止宇文拓。

「我喝。」

宇文拓點點頭,毫不猶豫的喝下去。

吳耀妮毫不猶豫喝下毒藥的宇文拓,突然想起曾經戲言的一句話,怎麼樣才能鑒定一個人真的愛你,那時吳耀妮就說,愛我就為我去死唄。

想不到在這一刻成了真。

此時吳耀妮已經忘記了自己是在任務。

她突然好恨自己認識宇文吉,因為任務而招惹他。

如果一切重新開始,她一定不會招惹宇文吉。

宇文拓把瓶子倒立,對著宇文吉道:

「你滿意了?」


宇文吉見狀,狂笑道:

「滿意,哈哈,滿意,你死了,耀兒就是我的了。」

「對吧,耀兒。」

吳耀妮清澈的眼眸,驟然縮緊,眼裡的恨意看著宇文吉,對著宇文吉恨恨道:

「宇文吉,你永遠也別想得到我。」

隨後,在宇文吉不注意的時刻,從頭上拿出簪子,毫不猶豫的刺向自己的胸口。

「耀兒。」

三個不同的聲音從吳耀妮的耳邊響起。

吳耀妮臉上露出凄美的笑容伸出一隻手,想要撫摸宇文拓,卻在半途失了力氣,見狀,宇文拓急忙把吳耀妮的手放在自己臉上。

吳耀妮虛弱的笑笑道:

「對不起,我不喜歡看著喜歡的人先走,所以我選擇自己先走,原諒我的自私,言清。」

然後轉頭有些恨意的看著宇文吉道:

「宇文吉,我這輩子第一次恨一個人。」

所愛之人不愛自己,是最悲哀的事情,宇文吉的臉上露出了一個哭似的笑容道:

「如果恨讓你記住我,那就恨吧。」

「敬王爺,替我好好照顧婉兒。」

這一刻,吳耀妮承認自己是自私的,她不屑要宇文吉的好感值,所以,她到最後還是利用了宇文敬。

牡丹花下,宇文信進來的時候,正好看到這一幕,那個有著一雙星辰般璀璨眼睛的女子消失了。

「叮!恭喜玩家,宇文吉對你的好感值上升20%,當前為100%。」

「叮!恭喜玩家,宇文敬對你的好感值上升20%,當前為100%。」

「叮!恭喜玩家,宇文信對你的好感值上升20%,當前為60%。」

「玩家,你任務完成了。」

作者有話要說:今天的文瘦了點,在寫新文大綱,跟編編在商量。

唉,落了俗,作者君是個俗人,一直很喜歡那種凄美的死,於是就寫了,還有系統任務中只需要完成2個人的好感值就可以了,所以,吳耀妮完成任務了,這一點在前幾章就寫到過,所以大家不要疑惑。

庶女完結,下個故事走起。會提到吳婉兒和其他人的結果的,今天有事,急躁了點,粗糙了點,明天會肥會細的。

作為歉意,劇透下這個故事和下個故事有聯繫。 後續

水國太子宇文拓與吳丞相嫡女吳耀妮在一天之內相繼離世。

留給世人的是一個引人遐想的愛情故事。

故事被後代放進了水國歷史里三大感人愛情故事之一。

三天後皇帝宇文皛突然暴斃導致朝廷一分為二,一派擁護宇文敬上位,另一派則是站在宇文吉這邊。

兩方大臣都把目光盯緊了宇文信,因為他的一個選擇,決定著兩人誰成王誰敗寇。

在大家都以為宇文信會支持宇文敬的時候,出乎預料的宇文信選擇了宇文吉。

登上太后的麗妃笑的花枝招展。

宇文吉登基,一個月後,宇文吉下旨處決麗太后與宇文信,理由兩人私通。

宇文信落難,與宇文信合作的吳婉兒在劫難逃,所有與宇文信有關的生意全數強制關門,沒收全部財產充軍,與宇文信有過接觸的人全部送入大牢,三日後處死。

念在吳婉兒是王妃的份上,從輕發落,剔除王妃頭銜,貶為宇文敬侍妾永不得出府半步,於是吳婉兒只能每天在後院與司徒真曉勾心鬥角。

宇文敬眼不見為凈,向宇文吉上奏願獨自鎮守邊疆,永世不回朝。

「玩家,這不像你。」

吳耀妮抱著膝蓋縮在一旁,肩膀一抽一抽的。

「就不能允許我傷心片刻嗎?」

聲音帶著哽咽,隨後,「哇。」一聲,吳耀妮開始鼻孔朝天嗷嗷大哭。

不同於梨花帶雨的哭泣,而是那種往死了喊的哭。

肺活量如此強大的吳耀妮讓系統的嘴角一抽再抽,張了張嘴,還是把話吞了回去,一旁耐心的等待吳耀妮哭泣完畢。

半個小時候,吳耀妮頂著哭的稀里嘩啦,慘不忍睹的臉,和一雙核桃似的眼睛,聲音一抽一抽道:「系統,我是不是還有一項後悔葯沒有用啊,我想兌換,忘記這個世界。」


「玩家,那只是一個虛擬世界。」

系統有些汗顏。

「你管得著嘛,哇。」

見系統不應,吳耀妮又開始嗷嗷大哭。

爭不過吳耀妮,系統連連妥協道:

「行行行,我這就送你去下個世界。」至尊武聖

瞬間吳耀妮消失在原地。

然後從浩瀚的宇宙走出一個一身紫色長袍男子,看著吳耀妮消失的地方,微微一聲嘆息。

這是一個架空的世界,卻有著讓人匪夷所思的劇情。

宴天,這一世的男主,而吳耀妮則是他的妻子。

公主與將軍的結合,天賜婚姻,何況男主乃天下第一美男,這原本是一件做夢都會笑的事情。

可是如果你的競爭對手是男配,那該怎麼辦?

而且還是一個擁有最大權利的皇帝,又該怎麼辦?

俗話說,攻略對象強,你就要比他更強,攻略對象美,你就要比他更美,那如果兩者都沒有呢,你又該怎麼辦?

男主晏天家世貧寒,戰亂時被還為太子的上官昌一眼看中,驚為天人,帶進宮後放在身邊,上官昌對宴天寵愛有加,而宴天也不是一個空有容貌之人,他才思敏捷,處事不驚,很多事情一點就通,武功在上官昌的幫助下越加精湛了得,而後還為上官昌百戰沙場,解決了困擾上官昌的不少難題,宴天也越加受上官昌的喜愛。

上官昌即皇帝位后,宴天被提拔為從二品武功將軍。

兩年之後,任為正一品建威將軍,和京都太守一職。

女配吳耀妮乃三代元老,吳將軍之女,戰亂時吳將軍受奸人迫害,身重10餘箭,不幸身亡,上官興上官昌的父王,念在吳耀妮年幼,心生憐惜,將她收為義女,並冊封為護國公主,多加愛護。

上官興死後,上官昌即位,生平喜歡大膽勇敢之人,最痛恨懦弱膽小之人,也就是吳耀妮就是這樣的女子,於是將她丟在後宮任人欺負。

久而久之,吳耀妮變得越加懦弱膽小,一點小事就瑟瑟發抖。

上官昌看著煩心。

而這樣一個膽小懦弱之人,竟然做出了大跌眼鏡之事。

吳耀妮架著脖子讓上官昌下旨,將她嫁給宴天。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