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誒…..古往今來,強者為尊,你既然是咱們這裡武功最強的,這幫主之位自然由你來做。」百里東君說道。

「誒…..古往今來,強者為尊,你既然是咱們這裡武功最強的,這幫主之位自然由你來做。」百里東君說道。

「不不不…..百里大哥你若不做這幫主之位,那我秦玄即刻離去。」秦玄說道。

「這……」百里東君一時也不知該如何是好。

「唉……你們倆誰做幫主不都一樣嗎。」白鳳見局面有些僵持說道。

「好,那就這麼決定吧。」百里東君說道。

「嗯,我覺得由白兄和舞姐姐作為咱們的執法長老,不知各位意下如何。」秦玄說道。

「我贊成….」聶無雙說道。

「我也贊成…..」

「………」

武道世界,實力為尊,眾人自然不敢多議,秦玄沒想到事情發展如此順利。

「誒,那咱們幫派叫什麼名字呢?」人群中有人問道。

「既然咱們是替天行道,要不就叫屠魔幫可好?」秦玄說道。

「屠魔幫,屠魔幫,屠魔幫……」聶無雙帶頭喊道。

「屠魔幫,屠魔幫,屠魔幫……..」眾人也跟著喊道。

「諸位,既然幫會成立了,我秦玄拿出黃金百兩,白銀千兩作為咱們幫會的基金,正所謂無規矩不成方圓,所以咱們幫會賞罰分明,該賞則賞,該罰責罰。」秦玄說道。

「哇…….咱們副幫主不會是個二代吧。」場中有人說道。

「關鍵還是個有錢的二代,我好喜歡他…..」場中一位妹子說道。

「好,我宣布,咱們屠魔幫正式成立,幫主百里東君,副幫主秦玄,執法長老白鳳、赤舞。另外咱們再選出幾位堂主,歡迎各位踴躍報名,咱們麻雀雖小,但也得五臟俱全嘛。」秦玄說道。

半日後屠魔幫下設八個分堂,堂主之位根據武功高低確定,整個屠魔幫就這樣有聲有色的正式成立,秦玄也初步訂立了幫規,數年後屠魔幫名震三界,當然這也是秦玄沒想到的。

安排好相關事宜后,秦玄先行離開,前往客棧與胡秀英等人會合,籌備著明天即將發生的一切,一場好戲正式拉開帷幕。 元始看見自己名列有資格爭奪榜首的名單中,長嘆一聲。

「大兄……小弟已無力爭奪榜首,大兄,千萬不要墜了吾盤古正宗的名頭啊!」

老子無比動容,他的兩個弟弟,元始一向是高傲到不服弱於他人,通天一向是執拗到不肯低頭認錯。

何曾見過這般承認失敗的元始!

兄弟連心,老子正色說道:「二弟大可放心,吾雖未突破混元金仙,但混元金仙榜榜首為兄也敢放手一搏!小小的九霄准聖榜榜首之名,為兄要定了!」

元始知道老子素來不輕易許下承諾,但既然承諾,必定會做到!

元始安心了,老子極為鄭重的走向九霄塔。

「子玉塔主,曾幾何時,你欺吾等不知洪荒歷史,出言挑釁,戲耍吾等!貧道記得你曾說過讓你開開眼!如今,給貧道看好了!」

老子看似無為,實則無不為!

講究道法自然的他,多是靜觀其變,但並非不會記仇。

子玉風輕雲淡的笑了,他沒有將老子的豪言壯志放在心上。

「老子,你給本塔主開眼沒有絲毫用處,九霄榜沒有那麼簡單,既然破門,請吧!」

老子掄起混元拐杖,舞出一方圓圖形狀。

眾人皆是知其然而不知所以然,看不出這大圓中蘊含何等力量。

唯有關注這裏的皇庭至強看出,在這大圓中,匯聚了萬千法則!

這些法則經過老子的疏導和指揮,漸漸或化作一方陰陽魚圖!

隨着陰陽魚圖緩緩轉動,引發諸多美好異象,又有殺伐異象瞬間出現!

異象加身,老子沉聲喝道:「生乎妙一,從乎妙一,化作三元!」

三團精炁從陰陽魚圖之中跳出,老子朝其揮出三清仙氣,一番變化之後,形成三道人形虛影!

「三元者,第一混洞太無元,第二赤混太無元,第三冥寂玄通元。」

老子一聲令下,三元者已然成型!

「妙一三元!三元化三氣,一炁化三清!」

一炁化三清!

乃是老子最強的攻擊之法!

曾在三清強闖九霄塔時首次使用,當時的老子不過大羅中期,如今的老子雖未突破混元金仙,但戰力自不同於以往!

在一炁化三清的攻擊下,五座大門土崩瓦解!其後攻勢不減,三元之力擊打在第六門之上,然而最終還是未能攻破第六座大門!

眾生見此,只嘆可惜。

隨後又有後土,不同於眾生從虛空攻擊,後土立於大地之上,藉助洪荒大地之力,轟破五門!

玄冥只是攻破四門。

至此,前來東部九霄塔的盤古正宗,完成了攻門,得到了進入塔中的資格。

子玉微微點頭,盤古正宗背靠盤古,在眾生心中還是有很大的份量的,此次盤古正宗前來,剩下的四成生靈,便會逐漸前來。

只要他們前來並進入塔中,子玉相信眾生會愛上這裏!

這時,之前公然要和帝俊了結因果的少年老祖從雲層中踏步而出。

「看見盤古正宗顯威,本老祖不禁手癢!這便下場一試,看看本老祖能攻破幾座大門,順便也好叫帝俊開開眼界!」

此言一出,眾生大驚。

聽這少年之意,帝俊已經來了?

眾生還未細想,那少年老祖已是一躍而下,現出本體,一條白色大蛇!

蛇尾百萬丈有餘,閃爍瑩瑩白光,釋放森森寒意,直接了當地抽打在九霄塔大門之上!

「duang!」

接連六道沉悶巨響傳來,轉眼間已有六座大門轟然破碎!

眾生驚呼,又是一位連破六門的存在!

在此之前,只有逆劫皇子、北部水天連破六門!如今又多出了這位神秘的少年老祖!

至於元始連破七門,倒不是眾生不認,只是明眼人都能看出來,元始沒有那般實力,全賴於盤古大神的恩澤。

如此一來,這少年就變得炙手可熱起來了!

少年對眾生探究的眼神視若無睹,他看向某處虛空。

隱藏在虛空中的正是帝俊及其太陽星勢力!

「走,是時候向洪荒展現本座的力量了!」

帝俊一甩赤耀金烏袍,從虛空中踏步而出!

「閣下何人,竟敢放言挑戰本座?」

帝俊的亮相顯然引起了軒然大波。

不同平常的低調,此時的帝俊可謂極其尊貴,大講排場,身旁有白澤、陸羽、太一,其後跟着烏泱泱一大幫大羅修士,細細看去,准聖之修亦不在少數!

帝俊竟然不聲不響的聚集起如此強大的勢力!他究竟是怎麼做到的?他究竟意欲何為?

眾生細思極恐!

但少年老祖看向帝俊及其勢力的眼神如同在看草芥一般蔑視。

「真是貴人多忘事,帝俊,你殺吾子孫,辱吾名頭!吾騰蛇一族雖是初古蛇族的分支,但絕不會任你欺辱!

你且聽好,本老祖乃騰蛇老祖,原始古蛇——騰原!」

原始古蛇,騰原!

這個道號深深刻印於眾生道心之中。

不管騰原和帝俊一戰的結果如何,騰原已經名動洪荒了!

子玉心中一動,蛇族的至強他大多都認識,但他敢肯定,絕無騰原這一號人!甚至就連像陸壓那樣的道身都沒有!

但既然騰原敢自號原始古蛇,可見其出世極早,輩分極高,可追溯到初古!

帝俊則是心頭一顫,他和陸羽對視一眼,想到了在這七彩葫蘆藤之前,有一場諸神混戰!

陸羽壓低聲音說道:「大哥,好像亂戰時,你殺了一個少年後,有個老者顫顫巍巍的說你殺了騰兒,老祖會找你報仇的!」

「嘩!」

眾生登時炸開了鍋,原來不是騰原胡說,而是真的有因果!還是殺劫因果!

帝俊瞪了陸羽一眼,都是修士,你壓低聲音他們就聽不見了嗎!你和那騰原是一夥的吧!

陸羽的舉動被子玉看在眼中,陸壓長老顯然認識這騰原啊!那就說明騰原是友非敵,看來要助其一臂之力。

於是子玉朗聲說道:

「騰原道友連破六門,有資格爭奪混元金仙榜榜首!

帝俊已被提名爭奪榜首,不知騰原道友所言,是否屬實,若是屬實,九霄塔中自有供二位了結因果之地!

二位大可放心一戰,既可了結因果,又可爭奪榜首!」

眾生紛紛議論,人都到齊了,開始爭奪榜首了,只是接引在西部,敖廣凰舞等人在南部,冥河鯤鵬等人在北部。

東部的騰原和帝俊率先開戰,其他三部的修士又該如何?

不能同時同地的交戰,九霄榜的評比還有意義嗎!

子玉看出了眾生的顧慮,淡笑道:「九霄榜,絕不會像斗殺天榜那般暗中操作,屆時榜首爭奪戰起,諸位可在光幕上一覽無遺。」

帝俊聽聞斗殺天榜,臉皮一抽。

雖然他從斗殺亂域中獲取大利,並奪得榜首,但他知道他這個榜首名不符實。

如今被子玉提起,又有騰原公然挑戰,饒是帝俊隱忍至極,也無法再忍!

「騰原,本座殺你子孫,乃是其不識時務!你要斬,是來找死!」

帝俊話落,抬手間打出太陽真火,連破五門!

陸羽見狀雙眼微眯,袖袍一揮,同樣是太陽真火,連破四門。太一如炮製法,連破四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