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他蘇醒這很簡單,只要我消耗一些靈力讓其快速回復精力就好。只是他身體情況確實不算好,丹田依舊處於全廢狀態,肌體剛剛回復,也不能承載太大的力量與攻擊。但簡單的戰鬥應該還是可以的。只是還有一個問題……」萊斯轉身掃了眼那靜靜沉睡的聶楓,目光定在那黑色斗篷上。

「讓他蘇醒這很簡單,只要我消耗一些靈力讓其快速回復精力就好。只是他身體情況確實不算好,丹田依舊處於全廢狀態,肌體剛剛回復,也不能承載太大的力量與攻擊。但簡單的戰鬥應該還是可以的。只是還有一個問題……」萊斯轉身掃了眼那靜靜沉睡的聶楓,目光定在那黑色斗篷上。

「我將那詭異的黑炎封印在其肌體與經脈之中,戰神斗篷的特殊能力可以暫且壓制。但在這之前,他必須一直披著戰神斗篷,除非到突破到人類戰尊之境,達到可以完全操控體內的黑炎的地步,否則,只要他脫下戰神斗篷,便會即刻自焚而亡。」

萊斯平緩地說完這話,轉身望向路莉絲,輕聲道:「現在,他最多只能發揮出他真正實力的十分一力量,如果這樣也能擊敗你們,那麼他……便是妖孽般的天才。」 386.對戰路坦

「我們可以先讓他與路坦比一場,他若敗自然沒什麼好說的,若是他勝了,屆時我再上場,這樣總應該公平了吧。」路莉絲臉上依舊掛著從容淡然的微笑,輕輕地掃了眼那若有所思的天羽美羽,而後碧藍眼眸流轉,望向萊斯與泰蘭,輕聲道:「就看兩位梵拉大人,想不想看看此人……是妖孽般的天才,還是平淡無奇的庸才了。」

聞言,萊斯與泰蘭抬目對視一眼,皆是微微點了點頭。

「可以。」泰蘭望向路莉絲,坦然出言道。

「爺爺……」天羽美羽拉著泰蘭衣袖,滿臉不喜。

泰蘭撫了撫天羽美羽的小腦袋,和藹微笑道:「總該讓爺爺看看,他能力如何,能否保護好你吧。」

「爺爺……終會老的……」泰蘭抬起頭望向石台,話語中平添幾分滄桑,輕聲嘆道。

天羽美羽抬頭望著那彷彿一下子蒼老了好幾歲的爺爺,神色怔了怔,終是沒有再說什麼。

萊斯轉身面對石台,深深地凝望了眼台上的削瘦身影,緩緩伸出右手。

繚繞著翠綠靈力的右手,在聶楓身軀之上一撫而過。

聶楓那緊閉的眼眸,輕輕顫動,片刻過後,終於緩緩睜開。


……

天際皎月明亮,四周清幽靜寂,剛剛睜開雙眸的聶楓望著墨黑天空上的明月與繁星,棕褐色眼眸滿是茫然。

「醒了嗎?」萊斯那遍布青色髭鬚的臉上掛著淡淡微笑,出現在聶楓的視線之中。

「呃……」任誰在剛醒來的時候,看到一個滿臉髭鬚、碧眼青瞳的怪人緊緊盯著自己,也會不由地被嚇一跳吧。

聶楓驚駭地驟然挺起上半身,轉身將自己身軀隱蔽在石台之後,墨黑斗篷翩然迴轉,盡皆穿戴在其身上。

聶楓在石台探出上半身,警惕地盯著萊斯,問道:「你……是什麼人?」

數千年前,西北劍神南宮說將戰星一統后,統一文字,以人類語言為標準語。故而現在的獸族、龍族與精靈族雖然都各自有其族內語言,但也皆通曉人類語言。

聶楓在警惕萊斯動作之餘掃視四周,卻是發現這是一個巨石環繞的古木建築,不遠處站著幾個人,那自己在森林中遇到的銀髮小女孩也在場,此時正攙扶著一名拄著拐杖的白鬍老者,笑著對自己做了個鬼臉。

「人類,我知道你現在心裡有一堆疑問……」萊斯神色平淡,對聶楓這番過激反應似乎意料之中,側過身指著路坦對聶楓說道:「只要打敗他,你的一切疑問都可以得到解答。」

「一切疑問?」聶楓神色略有意動,詢問道。

「一切疑問。」萊斯輕輕點頭,肯定道。

聞言,聶楓緩緩站立起身形,目光轉動,望著那眼中充滿敵意的路坦,微微皺眉道:「為什麼要打他?」

「哦,他偷了我家一隻雞,被我們逮住了。嗯,並不是什麼大錯,只要稍稍教訓下就可以了。」萊斯輕輕聳了聳肩,微笑回道。

路坦臉色鐵青,但卻不敢反駁什麼,只是盯著聶楓的目光更惡毒。「哼,這幫老傢伙竟然推你出來,那就不要怪我手下不留情!嘿嘿,十分一的實力,即使你是什麼驚才絕艷的天才,在我手中也絕對堅持不了幾個回合,看我待會將你打得滿地找呀!」

「不知道為什麼,看著他的眼神,我就想扁他一頓。」聶楓愣愣地望著路坦,突然說道。

萊斯頷首輕笑,淡淡道:「哦,他的確是欠扁。請不要在意,盡情去扁他吧,出了事,我會負責。」

雖然現場還算平靜,面前這個青須老者也對自己頗為和善,但聶楓卻是隱隱覺得有種詭異感,那金髮美女的目光也有些奇怪,似乎一直在打量著自己。

極品神醫混花都 。只要她覺得沒問題,這件事應該便沒有多大問題。

這般想著,聶楓將目光移向天羽美羽,棕褐色眼眸中夾帶著些許詢問之色。

天羽美羽對聶楓揮了揮小手,說道:「去扁他吧,天羽美羽在這裡看著你扁他,但要快一些哦,天羽美羽有好多話想跟你說的。哦,對了,也不要太快,扁得狠一些,那個傢伙在村口的時候竟然敢凶天羽美羽,作為天羽美羽的男人,你要替天羽美羽報仇,知道了嗎……」

「果然……還是一如既往的煩人……」輕輕拍了拍額頭,聶楓無奈嘆道。

之前聶楓是擔心自己在不明情況下被人利用,打錯好人。

「但現在既然連小丫頭都這樣說了,那麼這傢伙……果然是欠扁呢。」聶楓抬目望向路坦,嘴角劃出一道優美的弧度。

……

緩緩向路坦走去,身上黑色斗篷迎風輕擺,讓聶楓的削瘦身影更添幾分神秘色彩。

方才萊斯已然向自己大概解釋過,這件斗篷是用來壓制自己體內的不知名火,不能取下,而自己體內的大部分傷勢,也已然被他治好。

感受著那不再劇痛的身軀,聶楓心中對萊斯的信任感又更深了一層,無論如何,是這人救了自己一命,為其做些事,也理所應當。

但聶楓現在還是很虛弱,而且這斗篷壓制著自己的所有力量,讓自己仿若負著千斤重物,行動也變得遲鈍緩慢,對外界的感知也被降低了一個層次,用這樣的狀態去戰鬥,聶楓心裡並沒有太大底。

但此時箭在弦上,不得不發。而且……不知道為什麼,自己真的很想狠狠揍面前這丫的一頓!

路坦望著那定在自己身前十米處,靜靜注視著自己的聶楓,心中也是有些忐忑,畢竟他也摸不準聶楓的底。

路坦擺出一副囂張的面容,冷笑道:「哼,低賤的人類,憑你就想教訓我?我可是精靈族偉大的赤焰王者路炎的兒子!」

以路坦的智商,自然不可能想到激怒對方,讓其暴露弱點;或搬出後台身份,讓敵人未戰先怯之類的計策。事實上他說出這話,只是單純的喊兩嗓子壯壯膽而已。

「哦。」聶楓淡淡地回應道,臉上平靜自然,甚至帶著些許憐憫的目光。

莫說這並不是路坦的計策,即使真的是,聶楓也不會有絲毫動怒的情緒。因為在中天大陸當乞丐那會,聶楓曾遭受過百十倍的冷眼與污言穢語,這種程度的話語,早已不能讓其心中產生絲毫波動。

至於威脅……現在的聶楓根本就不知道所謂赤焰王者是哪根菜,怕他?才怪。

「哼,不知死活,今天我便讓你看看我赤焰的焚灼之威!」看到聶楓那副淡然模樣,路坦頓時氣急,雙手揮舞間竟也掀起陣陣狂風,就在某一刻,高舉右手,高聲喊道:「降落吧,神之靈焰!」

總裁,我已婚!

「額……」望著路坦霸氣威武地舉著一簇巴掌大小的火焰,聶楓愣在原地,卻是不知道該吐槽他什麼好。

「這就是你的絕招?」聶楓皺眉,疑聲問道?

「哼,怎樣,被嚇傻了吧。現在求饒也是沒用的!」路坦洋洋得意道,這可是他花費兩年時間在父親身上學到的赤焰召喚之術,平素一旦施展出,別人都會戰戰兢兢地心神大亂,從而被自己狠狠教訓。

「額……我不會求饒的,這點你放心。」聶楓額頭冒汗,擺了擺手道。

「嘿嘿,路西法焚天滅地的八荒神炎,到這小子手中,就剩一撮小火苗了嗎?」泰蘭盯著路坦手掌上的那簇赤焰,不由一樂,低聲嘿嘿諷笑道。

路莉絲緩緩別過臉,清冷的面容寫滿我不認識那人的表情。

路坦自然沒有聽到泰蘭的嘲諷話語,此時他正專心教訓那膽敢蔑視自己身份的低賤人類。

「無知的人類,低下你那罪惡的頭顱,接受神的懲罰吧!」路坦怪叫一聲,腳步前踏,右掌向聶楓猛然轟擊而去!

赤焰仿若流星劃破長空,速度竟也極快,直直向聶楓襲擊而去!

直到此時,聶楓方才醒悟過來……自己,似乎並沒有太多手段可以抵禦。

如今的自己戰氣已廢,千幻劍崩塌,不知名火被封,這幾項重要的底牌全然失效,對於尋常人來說,自從丹田被毀后,自己便已然是個廢人。

剩下的手段,唯有……

「噗!」聶楓腳踏八卦六合方位,仿若幽靈的詭異身法,險之又險地閃躲過那簇火焰的襲擊。 而原本還在呻吟的孕婦,也在慕顏的玄葯作用下,昏睡過去。

男子滿臉淚水,兇狠而絕望地看著一點點剖開孕婦肚子的慕顏,卻無法動彈。

半個時辰后。

哇哇的嬰兒啼哭聲,如小貓叫一般響在每個人的耳畔。

慕顏看向那滿臉獃滯,彷彿已經傻了的男子,淡淡道:「是個男孩。」

小小的粉糰子被包裹在毛茸茸的毯子里,不時踢動小手小腳。

眾人都好奇地圍過去,滿臉驚奇。

「娘親,這就是剛剛出生的小娃娃嗎?」小寶忍不住伸手戳了戳,「好軟好小啊!」

難道小寶出生的時候,也是這樣的嗎?

雖然軟軟嫩嫩的,可是皺巴巴的一點都不好看啊!

以後娘親生出的小妹妹,難道也是這麼難看嗎?

不對!肯定不是,娘親生的小妹妹,當然是最好的看的。

小寶的思維一陣發散。

而慕顏已經在雪雁剛剛找來的溪水裡洗了洗滿是血污的手,看向悠悠睜開眼的產婦。

因為有玄葯清洗傷口和治療,幾乎在慕顏縫合上傷口的時候,她腹部的傷口就已經癒合的差不多了。

慕顏又給她餵了補氣養血的玄葯下去,這女子生產後的面色,竟反而比之前要紅潤好看了不少。

「瑩兒,瑩兒,你還活著?太好了!太好了!」男子一下子撲到那產婦身上,抱著她大哭。

許久之後,兩人才朝著慕顏跪下,緩緩道出了他們的身份來歷。

男人叫馬原,這位剛剛生產年齡卻不足十六的少女叫劉瑩。

而讓人震驚的是,這兩個人在一年之前相互根本就不認識。

「我本是黃耀國【紅楓城】劉家的嫡系小姐,家族的長輩一直說我的天賦很好。在一年前,我剛剛十五歲生日的時候,我突破了玄級。」


劉瑩的神情有些恍惚,明明只是一年多前的記憶,可對她來說,卻已經恍如隔世。

「那時候,我覺得自己是最幸福,最意氣風發的人,可是轉眼間,我就被囚禁在一個叫天不應,叫地不靈的小房子中……不認識的男人朝我撲過來,不顧我的掙扎,對我……我試過反抗,試過自殺,可是都沒有成功……我真恨不得自己死了……」

劉瑩的話語無倫次,瞳孔渙散,身體卻不停地顫抖,顯然是受到了極大的刺激。

馬原連忙抱住她,小心安撫了好一會兒,才讓劉瑩平靜下來。

慕顏卻是皺起了眉頭,沉聲道:「你知道抓你的是什麼人?他們的目的又是什麼?」

馬原抓住劉瑩的手,看向慕顏,代替她說下去,「我不知道那些人具體的身份來歷,但能肯定的是,這些人的身份地位絕對不低。」

「他們抓瑩兒這般資質優異的女子,主要是為了讓她們懷上胎兒,然後在胎兒養足八九個月的時候,就將這些胎兒從女子腹中活生生剖出來。」

馬原的眼中露出一絲恐懼。

他朝著慕顏磕了個頭,歉意道:「剛剛我以為小姐和那群惡魔是一樣的人,也想剖開瑩兒的肚子取出胎兒,所以才會……」 387.篡改法陣

「怵!」聶楓腳踏八卦六合方位,仿若幽靈的詭非同步法,險之又險地閃躲過那簇火焰的襲擊。

定下身形,卻看見聶楓左邊的些許髮絲,竟被那赤焰灼燒得捲起些許。

這戰神斗篷雖然質地很輕,但似乎內蘊含恐怖法陣,只要穿上,便感覺有萬千重物壓身,對自己的行動造成很大阻礙,即使聶楓已然達到移形換影的似電境,也僅僅只是比普通人躲閃稍稍快那麼一點而已。

「嗯……那般精妙步法……如果他沒有穿戰神斗篷,速度確是頗為驚人了。」萊斯此時站在泰蘭身旁,負手觀戰,頷首點評道。

「但現實沒有如果,現在的他,只能發揮出這般速度……」泰蘭臉上看不出喜怒,淡淡回應道。

看得聶楓的敏捷身法,路莉絲目露異色,但其臉上並沒有顯現太大表情,想來聶楓此時的表現尚在其意料之中。

「哈哈哈……跑吧!跑吧!盡情地跑吧!跑得太慢的話,可就會被我恐怖的赤焰燒成焦炭的哦!」路坦瘋狂召喚赤焰,向聶楓投擲而去。

因為火焰小,不怎麼消耗靈力,再加上此時被萊斯與泰蘭盯著,心中驚懼,反而激起了路坦的拚命一搏的鬥志,竟是將赤焰接連不斷地瘋狂召喚而出。

聶楓身形如風,環繞著神廟中間的庭院快速閃掠,黑色斗篷中伸出一隻手,在身前勾畫著些什麼,每畫一筆,指尖便有一道光彩劃過。

沒有戰氣,沒有千幻劍,沒有不知名火,聶楓剩下的最後一張底牌便是……陣法!

聶楓手指仿若疾電,流光溢彩地快速勾畫,片刻間,一個遍布玄奧符文的金色法陣便被其勾畫而出!

「那是……攻擊法陣?」萊斯神色微驚,盯著聶楓身前的法陣,喃喃道。

「這小子……是個陣法師嗎?嗯,這樣說來,他能穿破你的生靈結界也並非難事。」泰蘭望向萊斯,淡淡道:「只要使用空間法陣進行空間轉移……你的結界雖然物理防禦穩固,但境界上還不能隔絕空間轉移這類術法。」


「陣法……」路莉絲碧藍眼瞳映現出那流光溢彩的金色法陣,若有所思地喃喃自語。

而在場中,仿若幽靈四處飛掠躲閃的聶楓,終於勾畫完最後一筆,定下身形,右手置於胸前,掐指結印。

「六合神雷陣,開!」

隨著聶楓結印右手向前猛推,玄奧法陣即刻噴射出恐怖金色雷光,吞噬那爆射而來的赤焰,直向路坦狂襲而去!

蘊含恐怖力量的金色雷光,在路坦瞳孔倏然放大。

路坦臉上的得意轉化為無盡的恐懼與駭然,身形定在原地無法動彈絲毫,只得獃滯得望著那金色雷光淹沒自己。

就在這危機之刻,一道身穿精靈修身劍裝的金髮少女忽然上前,擋在路坦身前,抬起隱隱泛紅的纖細右臂,向那金色雷光豎直劈下!

「破!」

一聲破,金髮少女右臂向前猛然下劈,一道赤焰匹練從其玉臂爆射而出,仿若火紅月牙般,徑直向那鋪天蓋地的金色雷電飛掠而去!

聶楓此時狀態不佳,勾畫的陣法速度與威力都大打折扣。

來勢洶洶的金色雷光,竟被赤焰劈為兩半,正好將中間衝擊向路莉絲與路坦的雷光劈開。

並且那月牙狀的赤焰去勢不減,破開重重雷光,向聶楓沖襲而去!

「嗯,這還像點樣。這丫頭倒是得到路炎的幾分真傳。」泰蘭看得路莉絲揮出的這驚艷的一招,也不得不暗贊了聲。


萊斯卻是微微搖頭,輕聲道:「這丫頭的實力可沒有到這種地步,她更大的才能在於幻術方面。現在竟可以施展出這般威力,想來是早在比試開始時便開始凝練此招。之前她所說為求公平,讓路坦先上的措辭,想必是為了要凝練此招吧。呵呵,這丫頭狡猾得很,從那時候便開始算計了……」

「嗯,這招,可不好接啊……」 枕上豪門:霸少請慢點 ,低聲輕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