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局,到底出什麼事兒了?」郭泰輕聲詢問,趙信將手機交到他的手中,「崔傑的生化實驗中心被剛才那兩個流浪漢給撞見了,就在城中心的購物中心裏面。」

「趙局,到底出什麼事兒了?」郭泰輕聲詢問,趙信將手機交到他的手中,「崔傑的生化實驗中心被剛才那兩個流浪漢給撞見了,就在城中心的購物中心裏面。」

「生化實驗?」郭泰一驚。

「沒錯,而且還是用活人做的生化實驗。」趙信凝聲道,「這段時間洛城的流浪漢離奇失蹤,就是被崔傑的人給弄走的。」

「老五,你剛才說……生化實驗?」畢天澤撓了撓頭,「科技片?」

「從現在開始,們之間就不是兄弟關係,我是承辦管理局的局長。等到了事發地,你們幾個,一切都需要聽我的指揮,明白么?」趙信緊緊的盯著王焉幾人,「誰要是敢亂動……」

「一切聽從趙局安排!」

霎時間,王焉幾人全部都朝著趙信敬了個軍禮,趙信微微頷首靠著椅背望著窗外疾馳掠到身後的建築,內心長吐了口氣。

今晚,怕是有硬仗要打了! 羅店戰場的戰況,並沒有因為入夜之後就平息了下來。

反而是每過了不長的一段時間后,就會有着突然密集起來槍炮聲,清晰的傳到了胡彪等人的耳朵。

應該是鬼子的某些小股部隊,一直都不斷的在對着果軍堅守的羅店主陣地,發動着試探性的進攻。

想來等到他們試探的差不多了,搞清楚了守軍的火力點、密度這些,就會發動更大規模的進攻。

然而,在這樣一個異常噪雜的環境之下,一眾累壞了的新網友們很快就睡死了過去。

各種頻率和音量的呼嚕聲,在黑乎乎的戰壕中此起彼伏的響徹了起來,顯示了他們當前優良的睡眠質量。

什麼地面太硬,伸不直雙腿、蚊子太多了、不是自己家的熟悉的床,所以就睡不着了的這些?

統統不存在的,無非是白天折騰的不夠,睡前還不夠累罷了。

這不!這些被好好折騰了一番的現代位面的老爺們,此刻睡得那叫一個香甜。

當然也可以理解,這些挺著大肚子的老爺們中,親手殺過雞的數量怕都是相當有限;更別說,一下子就被扔到了這種環境之下了。

甚至,當耳邊傳來了各種呼嚕的時候,楊東籬等如同被傳染了一般的老鳥們,也是本能的打了一個哈欠。

其實說起來,白天的一番經歷之後,他們同樣是有點累了。

吃過了一頓熱乎乎的食物之後,身體上最本能的反應就是找個地方,好好的睡上那麼一覺再說。

什麼睡前的洗臉、刷牙、清潔,都不重要了。

也就是小白臉AT,這麼一個有着初級血族血脈的傢伙,反而是有點越夜越有激情的模樣。

見狀之下,胡彪也是長話短說了起來。

尋思著總要節省出一點時間來,讓這些傢伙們多睡一下起來;恢復好體力和精神,好迎接明天的意外情況。

所以,胡彪也沒有什麼發揮民主風格的想法,當場直接就是一言堂了:

「兄弟們,我們現在長話短說啊!我先說說我的看法和安排,要是大家有不同的意見,你們也可以簡潔一點的提出來,爭取早點搞完睡覺了。」

當前靠着吸煙提神的眾人聞言后,連說話的興緻都沒了。

僅僅是在明滅不定的煙頭火光中,一個個隱隱綽綽的點了點腦殼。

「我剛才打聽了一下,今天的日子是37年的8月26號,相信很多人都知道,明天羅店這裏的戰況就要出現了大變故。

所以明天大家一定要打起精神,提前的做好我們隨時參戰的準備,他們嘴裏說的那些什麼僅僅做點輔助工作的好事情別想了。」

「嗯!我記得67師的李樹*森師長,是在27號、也就是明天帶領4個營的兵力發動反擊的時候,在戰鬥中受到了重傷的。

最後還是緊急回國的黃維,接任67師的指揮權。」

號稱着什麼都懂一點的參謀楊東籬聞言后,嘴裏是如此的接了一句。

毫無疑問,若是系統真要發佈第二階段的任務,應該就是在那一個變故之後,而且指定不是什麼輕鬆的任務。

想到了這點后,一眾老鳥的臉色如何因為夜色看不清楚,可是那些嘴巴上的香煙一下子就少了大一截,顯示了他們的心情不是多麼美妙。

在這樣的情況下,胡彪將自己的安排一條條說了出來:

「參謀,你明天一大早帶着黑中醫這個專業人士,再挑兩個靈泛一點的網新友幫忙。

想辦法去周圍活動一下,最好是能去一趟魔都的市區,看能不能將我們那些青霉素和阿司匹林賣點出去。

法幣那上廁所都嫌太硬的玩意,我們肯定是不要了;而除了袁大頭這些以外,換成大黃魚等值錢的財物、裝備、作戰物資這些都可以用來交易。

對了副官!我們這些硬通貨一樣的藥品還剩多少,還能拿出多少來貿易的?」

這麼問的話,主要是這一路上的傷亡太大了,胡彪真擔心這些藥物如今所剩不多,拿不出多少用來交易。

然後,胡彪總算是收到了一個好消息。

刀客小哥聞言后,一臉得意的說到:

「老胡你就放心好了,阿司匹林我們用的稍多一點,但是青霉素還剩很多,其實這一路上的消耗算起來,連我們攜帶的零頭都沒有用完。

主要是老安和黑中醫說了,這年頭的人體對青霉素的抗藥性基本沒有。

一般一次注射個20萬個單位就夠了,而我們帶來的那種800萬單位的青霉素,一小瓶都可以給好多人用了。

也就是注射用的生理鹽水消耗了不少,不過這玩意的製作很簡單,不用擔心。」

「青霉素和阿司匹林這些藥物,我們留下三分之一的自己用,剩下的全部的都給兌換出去。」

胡彪咬着牙嚷嚷出了這麼一句,眼前似乎出現了大箱的大黃魚、古董這些值錢的玩意,讓他心情總算是亢奮了起來。

好傢夥!這一次搞不好真的能鹹魚翻身了。

有關於這樣的一點,同樣是被一眾網友們想到。

比如說參謀楊東籬,甚至在想到了那些誘人的黃金到手,大家分了之後帶回去,有關於自己鹹魚翻身的種種美妙場景。

在一咬牙后,油膩的業務員拿出了面臨人生最大一筆業務的態度。

嘴裏直接發起了狠來:「卧槽!別等什麼明天一大早了,等會我就帶人去試試;反正這一趟只要大家不死,回去一個個的都能抖起來。」

對於參謀同志的主觀能動性,胡彪等人紛紛讚許的點起了腦殼……

有關於藥物出手的事情,僅僅是胡彪心中眾多想法之一;所以在說好了這麼一點之後,這貨又抓緊時間繼續的安排了起來:

「假洋鬼子,上次叫你採購的物資都怎麼樣了?」

「哦!上次說的那些都不是什麼稀罕玩意,只要有錢都買到了;就是錢花光了不說,老子還貼了不少了。」傑森有氣無力的回答了一聲。

聽到了這麼一個說法之後,胡彪的心情又好了不少。

畫大餅一般的在嘴裏,輕飄飄的許諾的起來:「不就是貼了一點私房錢么,任務結束就全部給你報銷了。」

而所謂的採購,那是上次開會的時候,胡彪他們意識到了這樣的一點:

既然沒良心炮能夠被弄出來,那麼說明只要他們只要攜帶過來其他的材料,那麼就能加工出一些其他的裝備來。

於是在一番的討論之後,他們初步選定了幾樣:

其一、採購一點優質的無縫鋼管,通過了一些簡單的加工了之後,帶過來打算加工成最初級的鐵拳火箭筒。

彈藥的話因為加工難度太高,目前就只能是在系統商城兌換,好在系統商城裏的彈藥,相對整體的購買來說還是比較便宜一些。

這樣DIY鐵拳火箭筒,在威力和射程上指定是比起了正經貨色差一點。

但是胡彪他們當前需要解決的東西,是有和沒有的問題,再說了!鬼子的那些小豆丁坦克,難道還要多強的火力。

不存在的,也就是一哆嗦就能炸掉的事情。

其二、則是一些DIY的槍榴彈發射器。

具體上就是帶一些半成品的套筒過來,稍微加工一下就能卡在了槍管上;到時候發射空包彈,利用空包彈的衝擊力將小甜瓜手榴彈發射出去。

這樣一來,就能多少加強一下本方的遠程火力強度。

能補充上整個團隊,在100到150米左右的距離上,對敵的一個火力殺傷能力。

其三、沒良心炮這種上次就證明對作戰,有着巨大加強作用的大殺器,這次當然是要繼續弄出來了。

而且胡彪這一次打算最少弄個10具出來,反正堂堂的一個師級的指揮部中,還能少了一些的空油桶?

不過胡彪想到了一點之後,刻意的加了一句:

「老楊,你們行動的時候記得把罪人那貨給帶上,看他需要什麼材料順便尋摸一下;爭取把炸藥改良一番,讓炸藥包爆炸起來的威力更大一點。」

聞言之後,楊東籬果斷的答應了下來。

至於那位毀容了的小哥,因此註定了今天晚上不能睡好的事情,這一點重要麼?

其四、燃燒瓶、用來彈射的彈弓、拋射器、機槍卡車、迫擊炮這些,具體上看楊東籬的活動結果如何,還有眾人加工起來的進度和難度如何。

如果條件允許可以的話就弄出來,不行的話就算了。

對了!補充營空餘出來的職位,也被這些人像是分豬肉一樣的瓜分了。

這些很多在現代位面,頂天就是頂着一個家長名頭的老爺們,現在也多了一個最少是少尉排長的軍銜。

這樣的軍銜實際上在現代位面,其實也沒有什麼作用。

但是不知道為什麼稍微想想,這些老爺們居然感覺還蠻爽的。

就這樣,胡彪等人達成了一個初步的共識之後,楊東籬就帶人出發了,剩下的人終於可以睡覺了。

這麼說也不對!那是看起來精神頭不錯的小白領AT,被胡彪安排著守夜了。

反正這貨晚上一時半會也睡不着,閑着也是閑着不是。

。 聶冰瑤洗完澡出來,蕭越已經穿戴整齊,並叫客房送來了一套大牌女裝,風格與之前的白領OL裝一脈相承。

「給你打包的菜都涼了,去外面吃吧,喝了一晚上的酒,你要是累的話吃過飯接着睡。」

聶冰瑤笑道:「我可是武者,睡幾個小時就夠了。」

走出房間,聶冰瑤重新恢復了生人勿近的表情,風格的轉換毫不突兀,看的蕭越嘖嘖稱奇,要不都說女人是天生的演員呢。

聶冰瑤的行動還是有些不方便,走的稍快眉頭總會輕皺一下,顯的極不自然。

蕭越見狀就在王府飯店的大廳坐下,叫了幾個特色菜邊吃邊聊起來。

「冰瑤,你一晚上沒回家,給家裏打個電話報聲平安?」

聶冰瑤俏臉一沉:「到時再說吧。」

在外喝了一夜酒,打個電話報聲平安都不願意,應該是跟家裏鬧了彆扭,蕭越尊重她的意見沒有開口規勸。

「我吃好了,陪我去酒吧將車取回來吧,你口音就知道不是京城人,要不一會帶你去逛逛?」

蕭越自然沒意見,早上想去酒吧玩會,結果遇上了意外,這個提議正合他心意。

打車去五里屯酒吧街取了車子。

蕭越沒想到她一個女人,開的車居然是一輛方方正正的G63,以她冰冷的氣質往車邊一站,倒是分外惹眼。

蕭越主動搶過了駕駛位問道:「去哪?你可是地頭蛇。」

「什麼地頭蛇,會不會說話。」聶冰瑤白了他一眼,早有準備道,「去兩界要塞吧。」

「兩界要塞?」

蕭越一臉懵逼,怎麼聽起來這麼玄幻。

「你不知道?」

「我該知道?」

兩人相顧無言,大眼瞪小眼,聶冰瑤用看外星人的目光盯着蕭越,表情非常的詭異。

良久,她才問道:「你最近是去外星了嗎?」

「……」

雖然沒去外星,想想非洲那鬼地方跟外星也差不了多少。

「換我來開吧。」

聶冰瑤無奈的推開車門,想要換到駕駛位上,結果被蕭越一手攬住了腰肢。

「哪用這麼麻煩,這麼換吧。」

蕭越手臂一用力,不顧聶冰瑤的尖叫,硬是將她抱到了大腿上,然後他才一點點挪去副駕駛。

就算G63的空間夠大,蕭越這樣搞法,兩人的身體還是不免親密接觸。

等到各自坐好的時候,聶冰瑤的臉色早就嬌艷欲滴,一副動情的模樣,看的他嘿嘿壞笑。

「還看,系好安全帶,出發了。」

所謂兩界要塞位於京郊南部,聶冰瑤開車的過程中替蕭越普及了兩界要塞的知識。

起源之地的怪物要降臨地球只有一種方式,通過一種特殊的空間裂縫。

大多數空間裂縫出現的時間很短暫,最多維持幾分鐘,但某些空間裂縫會因為不知名的原因,漸漸穩固下來形成所謂的空間通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