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

「轟!」

蓮花與那劍意光芒,狠狠的撞擊在了一起,靈力自碰撞之處,猛地衝天而起,煞是恐怖。

「好機會!」

中年男子雙眸一亮,對方既然抵擋了劍意,必然動用了全部實力,根本就無法在抵擋自己的緊接著的一劍。

「刷!」

他的速度,驟然加快,狠狠的沖著鹿羽的位置,不假思索的刺去。

轉眼之間,那赤紅之劍,已然來到了鹿羽的身前,距離眉心,不過五寸距離罷了。

以他的速度,五寸,別人很難做出來防禦。

凌厲的劍意,令得鹿羽的臉頰皮膚,都在剎那間,被切割出來了一道道的細小傷口。

衣服更是在瞬間,便被斬出了一道道的痕迹,破破爛爛。 不得不承認,中年男子的武學,的確強橫!

不過,鹿羽的《孤影九劍》也不遑多讓。

「嗖!」

腳尖在地面上輕輕一點,鹿羽的身影宛如流光般,急速後退。

《踏星步》奔雲之勢!

不過,鹿羽的實力,畢竟還弱小了一籌,根本無法躲避對方的一劍,只能說是為自己爭取一些時間。

而鹿羽需要的,便是時間。

哪怕緊緊只是一瞬間,就足夠了。

先前,《孤影九劍》,鹿羽已經斬出了兩劍,現在是第三劍,即將直接斬出。

「小子,你逃不掉的!」

中年男子望見鹿羽暴退的身影,嘴角咧出一道譏諷的弧度,速度更是加快了一些。

他的劍尖,距離鹿羽的眉心,愈發接近。

最多半個呼吸的時間,他就有信心,讓自己的劍,深深的刺入鹿羽的眉心之中。

一旦如此,那平息花,就是自己的了。

想到這裡,中年男子的臉龐之上,浮現了一抹猙獰,但也有著一絲快意和得意,多種表情出現在臉龐之上,讓他看起來,顯得有些變態一般。

只不過,鹿羽註定不會給他那半個呼吸的時間。

「誰死誰活,還不一定呢!」

漆黑的雙眸之中,冰冷的光芒,一閃而過,鹿羽終於是手腕猛地一抖。

「刷!」

潮汐劍以一種詭異的弧度,直接豎著出現在了鹿羽的面前,劍刃正對著對方刺來的赤紅之劍的劍尖。

「叮!」

兩者在瞬間,直接交接在一起。

一道火星,自兩者交接之處,迸發開來。

火星飛濺,有些甚至直衝著鹿羽的瞳孔之中爆射而去。

兩劍交接的地方,實在是距離鹿羽太近了,就在鹿羽面前,區區幾寸的距離罷了。

鹿羽只好閉上自己的雙眸,任由那火星迸濺在眼皮之上,帶來一陣陣的刺痛之感,而且因為對方是鑲嵌火屬性內丹的緣故,更是令得鹿羽的皮膚彷彿被烤焦一般,眼皮上出現了一點點的焦黑。

有著一些火星,落在鹿羽頭髮上,更是令其頭上冒出了一些白色煙霧。

一股燒焦頭髮的味道,散發出來。

中年男子面色猙獰,狠狠的刺向鹿羽。

而鹿羽,則是趁著兩劍交接的一剎那,猛然的低下自己的頭顱,以此來保證自己不會被傷到,同時手腕猛地用力。

《孤影九劍》,第三劍!

「刷!」

一抹寒光閃過!

潮汐劍猛地向前,宛如劈砍木柴一般,狠狠的將那赤紅之劍,豎向的一分為二,將其劈砍開來。

「滋滋滋……」

潮汐劍狠狠的劃過,斬開對方的赤紅之劍,所過之處,一道道的火星在不斷的迸濺出來。

「怎麼會?!」

望見此幕,那中年男子,頓時驚叫一聲,雙眸之中,滿是震驚。

他的武器,乃是仙器,加上他本身的實力,更是強過鹿羽,怎麼可能還會被對方一劍斬開。

這簡直不可思議!

不過,眼前的情況,容不得他過多的思考。

潮汐劍一直斬到了劍柄之處,並且還在一往無前,勢如破竹一般,極其兇悍。

眼看,潮汐劍就要劈開劍柄,落在中年男子的手掌之上。

「不好!」

千鈞一髮之際,中年男子根本來不及多想,猛地鬆開了自己的手掌。

「嗖!」

同時,身影一動,宛如一抹流光一般,直接倒飛出去。

他可不想要被對方一劍劈成兩半。

連仙器都無法抵擋這一劍,他的肉身抵擋,簡直就是在說笑。

「轟!」

在暴退之時,中年男子體內的靈力,頃刻之間洶湧而出,將他的身軀包裹的嚴嚴實實。

一道道金燦燦的光芒,自他的身體之上散發出來。

此乃《金縷衣》,乃是一門聖武學!

有粉紅有綜藝有唱歌有搞笑 這也是他最後的保命手段。

擁有這門武學,同級別之中,就算是有人使用仙器,也無法破開他《金縷衣》的防禦,堪稱立於不敗之地。

「刷!」

而鹿羽的劍,此時一劍落空,深深的劈斬在了地面之上,頓時將地面劈開了一道深深的溝壑。

那溝壑仿若深不見底,光是裂開之處,就足足有著兩米寬大,極其恐怖。

「嘶!」

望見此幕,中年男子倒吸一口冷氣:「一個一元凝魄境的人,竟然能釋放出來如此強橫的招式,堪稱恐怖啊。」

「這一劍,就算是三元凝魄境,恐怕也難以抵擋吧,莫非也是一門聖武學?幸虧我有聖武學《金縷衣》,不然的話,恐怕就要栽到這裡了。」

雙眸之中,閃爍著一道道震驚之色,中年男子的後背,已然被冷汗給浸濕,他有些慶幸自己方才棄劍的如此決絕,若是稍微慢上一絲,恐怕自己就已經被劈斬成為了兩半。

然而,中年男子卻並不知道,鹿羽施展的,何止是聖武學!

這是聖武學《修羅之力》與巔峰天武學《孤影九劍》的結合體,在經由聖器潮汐劍施展出來,威力大的駭人。

而這,還只是第三劍罷了!

「嗡!」

目光之中,寒光一閃,鹿羽手腕一抖,劍舞梨花,閃爍著一道道絢爛並且詭異的紫色光芒,再度對著中年男子,深深的斬去。

第四劍!

「哼!」

《金縷衣》施展開來,中年男子自認為自己防禦無敵,冷哼一聲,眸子之中,閃過一抹寒光,冷笑道:「憑你的武學,想要破掉我的《金縷衣》,完全是痴心妄想!」

「嗖!」

他的身影一動,不退反進,對著鹿羽飛馳而去,同時,手掌之上,也是散發出來了一道光芒。

中年男子認為,自己的實力遠超鹿羽,並且還有聖武學的加持,即便鹿羽用仙器施展聖武學,自己也是不懼,抵擋住一劍之後,還能將鹿羽直接反殺!

正因如此,他沒有絲毫猶豫,攻守在瞬間完成,直衝鹿羽而去。

「找死!」

嘴角微微一揚,望著那急速衝來的中年男子,鹿羽手掌之中的潮汐劍,以一種無可匹敵的姿態,狠狠的斬落下去。

「刷!」

天空之上,在此刻,都是凝聚出了一柄巨大無比的劍影,與潮汐劍斬落的姿態一般無二,狠狠的斬去。

僅僅只是剎那,潮汐劍與那巨大的劍影,便兇猛並且鋒利無比的與對方散發金燦燦光芒的《金縷衣》防禦,碰撞在了一起。 「轟!」

兩者交接,一股狂猛的氣息,驟然自兩者之間,爆發開來。

靈力滾滾,宛如潮水一般,直接擴散。

波及之處,空間都是微微地顫抖了一下。

這等聲勢,絕對是堪稱恐怖的級別。

兩人施展的都是聖武學,鹿羽雖然實力弱,但有聖器加持,而對方的實力強大,防禦也是極其強橫。

這一次碰撞,大地都被那靈力波動,給硬生生的擠壓出來了一個巨大的深坑,塵土飛揚,煙塵瀰漫。

中年男子本欲趁著兩者交接之時,驟然出手,但一旦碰撞,他的攻勢還沒有施展開來,身軀便狠狠的被震得倒飛了出去,腳掌摩擦著地面,硬生生將地面都摩擦出來兩道深深的溝壑。

堪堪止住自己的身影,猛地抬頭,雙眸之中,滿是震驚:「好生強橫的攻擊,這一劍,竟然比之上一劍,更加兇猛!」

「嗖!」

鹿羽施展一劍之後,因為攻勢已經強大到了一個地步,根本沒有受到絲毫的影響,身影一動,宛如殘影一般,飛馳而去,根本不給那中年男子絲毫的機會,手腕猛地一抖。

「刷!」

又是一劍,直接斬了出來,劍身之上,光芒四溢,閃爍著令人心悸的靈力波動,突然劈斬而下,所過之處,空間之中,發出一道道刺耳的聲音,似是被摩擦,被切割開來一般。

「不好,撤!」

望見這一劍,感受著那等威勢,中年男子瞳孔一縮,臉色駭然。

他清晰的感受到,這一劍的威勢,比之上一劍,更加兇狠。

「嗖!」

當機立斷,中年男子的身影,猛地飛掠出去,欲避開鹿羽這一劍。

然而,《孤影九劍》,越是到後面,越是強大,攻勢愈發凌厲,速度也越快,此時的攻速,已經宛如閃電一般,瞬息之間,已經來到了中年男子的面前。

「什麼?!」

中年男子大叫一聲,顯然沒有想到,這一劍的速度,竟然已經快到了如此的地步。

「轟!」

而他的震驚情緒,不過是剛剛出現,潮汐劍便直接劈斬在了他的《金縷衣》防禦之上,爆發出來一道振聾發聵的巨響。

「咔咔!」

這一劍,更是令得中年男子的《金縷衣》防禦,頃刻之間,龜裂開來。

一道道的縫隙,不斷的擴散,宛如蜘蛛網在蔓延一般。

「嘩!」

終於,某一個時刻,《金縷衣》終歸是防禦不住,隨著一道脆響,直接碎裂了一地,宛如玻璃在瞬間被敲碎一般。

「噗!」

渾身氣息都與《金縷衣》連接在一起的中年男子,在《金縷衣》被破之後,也是受到了極大的影響,只覺得胸口之中,一陣翻滾,忍不住的噴出了一口鮮血。

雙眸,驟然凸出!

他的胸口之處,被強橫的氣息,深深的擠壓了進去,凹陷一般。

一股無可匹敵的巨力,作用在了他的身上,讓他只覺得,自己有些呼吸不暢。

「呃……呃……」

他大口的呼吸,卻覺得呼吸都噎住,喉嚨裡面,發出一道道擠壓的沉悶聲音,臉色被憋得紫青。

「就是現在!」

望見此幕,其內的雙眸之中,寒光一閃而過,殺意衝天而起,鹿羽自然不會給這中年男子絲毫的反應與喘息的機會,手腕猛地一抖。

「嗡!」 億萬總裁【完結】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