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姚歧水徹底傻眼了,看著地面之上的粉末,結結巴巴的說不出話來。

「這……」姚歧水徹底傻眼了,看著地面之上的粉末,結結巴巴的說不出話來。

「果然,沒讓我失望!」洛天臉上帶著滿意之色,目光看向手中的兩隻龍晶,吸收仙氣之後,龍眼晶顯的更加有神了。

「不好意思,我這值多少仙氣石?」洛天臉上再次露出笑意,沖著姚歧水開口。

「最少兩百萬仙氣石有了吧?賭約我已經收回一部分了,你是不是履行一下令外一半承諾了?」洛天將龍眼晶收了起來,臉上帶著玩味看向姚歧水。 第一千八五十一章血腥的殺路

「完了……」姚歧水整個人直接灘在了地面之上,腳下發軟,如同一灘爛泥一般,看著地面上的粉末。

王天龍臉上也是帶著絕望,這三塊王石中的東西,是姚歧水的爺爺指定要的,現在出了差子,他也跟著倒霉,姚歧水那個爺爺的怒火,可不是他能夠承受的了的,縱然不死,也要脫層皮。

「來啊,喊三聲爺爺,給我聽聽!」洛天走到了姚歧水的跟前,目光之中帶著玩味。

「真是峰迴路轉,沒想到,我有生之年竟然還能看到龍眼晶,這樣逆天的東西!」人們臉上帶著驚嘆,原本以為洛天必輸無疑,沒想到竟然被洛天翻盤了。

「這三聲爺爺,你叫還是不叫啊?」洛天目光看向姚歧水,此時姚歧水臉上熱汗直流,一副縮水的模樣。

「滾吧,你可別管我叫爺爺,我可沒你這樣的孫子!」洛天冷笑一聲,沖著顫顫巍巍的姚歧水開口,他知道姚歧水回到亂天山,也絕對不會有什麼好下場。

「呵呵,小友的人品真是逆天啊,竟然真的從廢石之中挖出了逆天的寶物!」方正陽臉上露出一絲笑意,再次從人群之中走了出來。

「不知道,小友舍不捨得將這塊龍眼晶出手,價格你隨便開!」方正陽再次開口,直接說出了來意。

其實姚歧水開出來龍鱗晶和紫晶的時候,方正陽便感覺到了,不過礙於之前的事情,方正陽沒有出現。

「別賣……」其他人聽到方正陽的話,臉上紛紛露出罕見的期待之色,希望洛天不要賣掉龍眼晶,那樣的話,他們還有機會。

「恕晚輩不能將這龍眼晶賣出,實在是晚輩還有大用!」洛天輕輕的搖了搖頭,直接開口拒絕,這可是宗門都想要的東西,洛天可是捨不得賣出去。

「好吧,不過,小友什麼時候想賣了,可以隨時找我們,還有,我們主人想請小友幫一個忙,小友有時間可以來賭石坊中,就當我們賭石坊欠小友一個人情,我們賭石坊的人情,可不是誰都能夠有的!」看到洛天不答應,方正陽沒有絲毫的意外,再次沖著洛天開口。

「什麼忙?」洛天眉頭微微一挑,他能感覺到賭石坊的勢力,絕對不只是只有亂天城這樣,若是能讓對方欠下自己一個人情的話,還是不錯的。

「這個忙,對於小友來說還是比較容易辦到的,只是需要藉助下小友的龍眼晶而已,至於什麼時候,到時候我們自然會找上你!」方正陽臉上露出一絲笑意。

「好,這個人情,我現在就要用,我這個妹妹,麻煩你們讓他住上一段時間,等過一段,將他送上天龍門!」洛天點了點頭,他對這個賭石坊的興趣越來越大了,點頭答應了下來。

「此事,小友儘管放心,這小姑娘的安全,我們賭石坊負責了!」方正陽想都沒想便是答應了下來。

洛天見沒什麼事情,又跟龍悠然道了個別,便是朝著賭石坊外走去,行走間,陣陣的波動卻是朝著洛天龍罩而來,讓洛天的臉上露出冷笑,足足二十多到印記烙印在了洛天的身上,還有十幾道氣息,一直跟隨著自己。

「想要奪我身上的東西,你們自己要有心理準備啊!」洛天心中冷笑,並沒有將這些人放在心上。

很快,洛天便是走出了賭石坊,而賭石坊中的人們卻是依然各自干著各自的事情,彷彿什麼都沒發生過一般。

「少爺,我們怎麼辦?」王天龍和姚歧水兩人大眼瞪小眼的站在那裡。

「他既然出了賭石坊,那麼就不是他能夠說的算的了!」姚歧水心中自語,臉上帶著猙獰,看著洛天了出去。

「你去截殺他,我回亂天山上等你!」姚歧水沖著王天龍傳音,畢竟洛天是天龍門弟子,他不可能明目張胆的截殺洛天,只能是教訓,但是教訓洛天根本無法出掉姚歧水心中的那口惡氣。

而且洛天身上如今有著兩塊龍眼晶,姚歧水不可能不要,畢竟那是給他爺爺突破用的,他爺爺只要突破到真仙,那麼一切問題,就都不是問題。

「是!」聽到姚歧水的傳音,王天龍眼中露出一絲狠辣,隨後身形閃動,消失在了人們的視線當中。

洛天臉上帶著冷笑,也不打算回客棧了,龍悠然的安危他不用擔心,那麼剩下的就是去亂天門看一看飛升之人,到底是不是他認識的,若是他認識,那麼想盡辦法也要救出來。

亂天門距離亂天城以洛天的修為,半天的時間的足以,但是洛天卻是沒有著急,給那些人充分的時間追上自己。

時間緩緩的流逝,洛天行走在一條人跡罕至的小路上,臉上帶著冷笑,隨後便是轉身,輕聲開口:「速度真慢!」

洛天感覺到身後的人,距離自己的距離,索性停下來,等待著人們的到來。

「小子,沒想到,你竟然還敢走小路,還在這裡休息,我要是你,一出來,就有多遠走多遠了!」洛天足足等了半刻鐘,一道獰笑伴隨著破空之聲便是從天空之上升起。

天空之上,一個中年人站在那裡,身上穿著灰袍,雙眼閃過陣陣的灰氣,渾身上下散發著天仙中期的氣息。

「乖乖把那塊龍眼晶交出來吧,我還可以饒你一命!」中年人沖著洛天開口,居高臨下的站在那裡,目光看向洛天。

「嗡……」就在那名中年人的話音還沒落下之際,陣陣的破空之聲也是驟然響起,流光閃動,一道道身影出現在了天空之上,目光看向緩緩站起身來的洛天。

「小子,交出龍眼晶!」一聲聲呵斥之聲響起,三十多人站在那裡,光是身上的氣勢都是給人一種不小的壓力。

「十名天仙中期,二十多名天仙初期?也想管我要龍眼晶?」洛天估量了一下眾人的實力,目光在眾人的身上掃視了一眼。

「小子,別用什麼天龍門弟子來壓我,這身份在我眼裡連個屁都不是!」最開始前來的的中年人臉上帶著冷笑。

「天龍門弟子來壓你?我一向都用拳頭來壓人的,既然你們來了,就一個都別走了!」洛天長笑一聲,飛身而起,站到了眾人的對面。

「哈哈……小子,你以為你誰?還想一人幹掉我們這麼多人!」三十多人臉上頓時露出不屑之色。

「要不是小爺沒錢了,你以為你們這幫廢物能追上我么!」洛天冷聲開口,腳踏虛空,瞬間消失在了人們的視線當中。

「好快!」所有人雙眼的都是一花,之後便是聽到一聲慘叫聲在耳中響起。

「嘭……」鮮血灑落,洛天憑空在了最先到來的中年人身前,一拳轟在了那名中年人的心臟之上。

碾壓,洛天如今的實力,面對天仙中期完全就是碾壓,中年人哪裡會是洛天的對手,根本沒反應過來,便是被洛天一拳轟碎。

震驚,所有人眼中都是露出震驚之色,中年人人們認識的,是一個很有名的亡命徒,很多宗門都有弟子死在過中年人的手中,甚至還擊殺過一名鐵龍門的弟子,沒想到竟然被人一拳轟殺了。

「不是說洛天是天仙初期的修為么!」下一刻,所有人都是顫抖起來,失聲驚呼起來,尤其是那些天仙初期的人,洛天剛才表現出來的實力,完全能夠將他們這些人屠殺掉了。

「一起出手,幹掉他!」一名天仙中期的強者大聲開口,剛才洛天轟殺的那個人,可以說是他們之中最強的一個,若是被洛天一個個擊破,他們一點機會都沒有。

「好……」其他人自然沒有意見,畢竟洛天剛才展現出來的實力徹底震撼到他們了。

「凌雲手……」

「赤火刀……」說話間,一道道氣勢驚天的武技,便是從眾人的手中升騰而且,朝著洛天轟了過去,瞬間將洛天淹沒起來。

「沒想到那小子,竟然晉級到了天仙中期,而且如此可怕!」

「不過,可惜,面對這麼多人,最終一定會是兩敗俱傷,我在這裡漁翁得利比較好!」王天龍一直潛伏在暗處,臉上露出冷笑,他跟這些亡命之徒不一樣,他不可能光明正大的追殺洛天。

「當初你在天龍城不是很高高在上么?現在怎麼這麼畏首畏尾了!」就在王天龍思索著,等這些人跟洛天拼殺的差不多,然後自己出手將所有人都滅掉的時候,洛天冰冷的聲音在王天龍的耳中響起,洛天如同鬼魅一般的身影,出現在了王天龍的身後。

「糟糕!」在聲音落下的一瞬間,王天龍的臉色便是驟然一變,伸手一揮,朝著身後揮出一拳。

「咔嚓……」王天龍的反應的確很快,不過實力跟洛天比起來差了太多,清脆的響聲不斷的響起,王天龍的手臂,以一種肉眼可見的速速斷裂開來。

「嘭……」金色的拳頭勢如破竹,轟碎了王天龍的手臂之後,撞擊在了王天龍的肩膀之上。

「噗……」王天龍的臉色頓時蒼白起來,身形也是出現在了人們的視線當中。 第一千八百五十二章登亂天

「是王天龍!」人們看到王天龍的身影,驚呼一聲,隨後便是看到了站在天空之上,完好無損的洛天。

「他是躲過了我們的攻擊,還是硬抗的!」人們嘩然,不知道洛天到底是如何做到的。

「轟隆隆……」金色的大腳,轟然降落,直接踏在了狼狽的王天龍的身上。

這一次王天龍,沒有之前那麼好運,直接被金色的腳踏碎,鮮血再次撒落在了地面之上。

「殺……」洛天低吼一聲,如同一隻下山的猛虎,朝著那呆愣的人們沖了過去。

「跑啊!」面對這樣的洛天,人們沒有絲毫的反抗之心,這才多長時間,洛天只是三招就滅殺了兩名天仙中期,他們中根本沒人能夠抵擋,連眾人一起的攻勢都被洛天化解。

「一個都走不了!」洛天冷哼一聲,身上的氣勢滔天而起,瞬間籠罩在眾人的身上,同時伸手一揮,三頭犬和嘯月天狼王也是嘶吼竄出。

慘叫之聲不斷的響起,僅僅片刻,加上王天龍在內,三十多人,全部死亡,斷臂殘肢灑落在地面之上。

「嗡……」洛天伸手一揮,一枚枚儲物戒指席捲,落在了洛天的手中。

「走!」洛天冷哼一聲,隨後身形滔天而起,朝著亂天山的方向飛去。

……

亂天門,下三天中較為龐大的宗門之一,實力上自然不是一個震仙門所能比擬的,龐大的山門矗立在半山腰上,一座座龐大的山峰矗立著,整個亂天門,光是弟子,就有近百萬,可以毫不客氣的說,若是沒有三大巨頭宗門,亂天門足以稱為巨頭宗門。

此時亂天門的大殿之中,兩名老者臉上帶著笑意,彼此交談著,一名名亂天門的長老坐在下手位,臉上也是帶著笑意。

「段長老,按理說,這件事情,應該是我們亂天門親自為你們送去,但是這個飛升之人,關係重大,我也不敢送去,還要勞煩你跑一趟,實在是對不住了啊!」

「這是老夫備的一點薄禮,還望笑納,就當是老夫賠罪了!」一名中年人臉上帶著笑意,沖著另外一名中年人開口。

說話的中年人正是亂天門的掌門,關宏盛,天仙巔峰的實力,而關宏盛對面的中年人,正是之前從洛天手下逃走的段成風。

「哈哈,關掌門客氣了,我出來溜達溜達也是不錯的!」段成風臉上露出一絲笑意,將儲物戒指收了起來。

雖然段成風是天龍門的長老,但是面對關宏盛,段成風也沒有絲毫的高傲,他知道關宏盛看重的是自己天龍門長老的身份。

「來來來,段長老,將來晉陞到中三天,可別忘了我們下三天亂天門啊!」關宏盛看到段成風收下了儲物戒指,臉上的笑意更加濃郁,若是天龍門真的爭天成功,那麼他們亂天門在下三天必然會成為巨頭宗門。

而天龍門在中三天若是站住了腳跟,那麼為來他們亂天門爭天之時,天龍門也是一個助力。

「段長老,不得不說,來的早不如來的巧啊,我前些天剛剛抓到了了一條龍,此次段長老來,特意切下來一點龍肉給段長老嘗嘗鮮!」關宏盛臉上帶著笑意,伸手一揮。

幾名弟子抬著一口大鍋,從大殿之外走了進來,鍋中有著滾燙的熱水,一節金色的龍尾在熱水中翻騰著,一股異樣的威壓從大鍋之中傳遞而出讓段成風的臉色變化起來。

「這龍不簡單啊,沒想到關掌門竟然有如此機緣!」段成風臉色微微一凝,能讓他感覺到威壓的龍肉,的確少見。

「那可不是,雖然這條龍當初是天仙初期,老夫抓起來也是費了大力氣啊,足足追殺了三萬里,才抓到活的,不過烈性難馴,不肯臣服,現在還被我關在那呢!」關宏盛臉上露出得意,一想到那條龍,雙眼便是泛起陣陣的神光。

「關掌門有心了!」段成風臉上露出一絲笑意,隨後再次同關宏盛攀談起來,等待著龍肉煮熟。

「報掌門,山下有一個自稱是天龍門弟子的青年求見!」就在人們等待之時,一個弟子從大殿之外走了進了,恭敬的沖著關宏盛開口。

「天龍門弟子?」聽到報事弟子的話,關宏盛眉頭微微一皺,而段成風的身軀則是微微一頓。

「或許是參加歷練的弟子吧!」段成風臉上不露聲色,他可不會承認是被洛天給差點打死。

「帶進來吧!」關宏盛臉上露出一絲若有若無的笑意,沖著報事弟子開口。

「是!」報事弟子微微躬身,隨後便是朝著大殿之外走去。

時間不大,報事弟子便是來到了亂天門的山門之外,走到了正在等候的洛天身前。

「跟我來吧!」報事弟子沖著洛天開口,臉上露出一絲笑意,畢竟眼前這個人是天龍門弟子,報事弟子可不敢得罪。

「嗯!」洛天點了點頭,目光看了看太陽已經落山,隨後邁步跟隨在報事弟子身後。

洛天是掐著時間來的,他可不敢白天正大光明的來,否則以他和亂天門的關係,自己白天來,自己就是一個死,但是夜晚不一樣,夜晚洛天有著諸多手段,洛天自信,自己從亂天門中逃走還是不成問題的。

行走在山峰間,洛天臉上一直帶著若有若無的笑意,不過龐大的神識,卻是朝著四周籠罩,希望能夠找到熟悉的氣息。

不過洛天很快就失望了,因為亂天門好像有著某種手段,自己的神識剛一散發出去,便會被攪亂。

「嗡……」洛天心中暗嘆,不過,在走到一處山峰之時,洛天的手腕上卻是發出了陣陣的波動,讓洛天的臉色瞬間變化起來。

「涅槃龍印,難道是龍傑!」洛天心中一動,目光深深的看向了那座山峰,攥了攥拳頭。

「這位兄弟,那個山峰是什麼地方啊,我怎麼感覺有種凶勵的氣息?」洛天臉上帶著笑意,沖著報事弟子開口。

「啊,那啊,是我們亂天門關凶獸的地方,裡面住著一群畜生而已!」報事弟子顯然不敢得罪眼前這個天龍門弟子,隨口說道。

「畜生!」洛天雙眼爆發出強烈的殺意,目光看向那處山峰,沒有輕舉妄動,跟隨在報事弟子身後。

聽這弟子的口氣,便知道,亂天門對待龍傑肯定不怎麼好,畢竟在他們這些人眼裡,不過是畜生而已。

很快,報事弟子便是帶著洛天來到了段成風,關宏盛眾人所在的大殿之外。

報事弟子進去稟報了一翻之後,洛天也是得到了允許,邁步走進了大殿之中。

一進入大殿,洛天便是看到了一口煮著沸水的大鍋,熱氣撲鼻,陣陣的香氣,還有咆哮之音從大鍋之中傳出。

「龍傑!」洛天的雙眼瞬間便是紅了起來,裡面煮著什麼東西,洛天自然能夠感覺出來那是屬於誰的氣息。

「洛天!」就在洛天雙手攥的直響之際,一聲呵斥的聲音在洛天的耳中響起,段成風一臉笑意的坐在那裡,目光看向站在那裡的洛天。

「嗯?」洛天眉頭微微一皺,隨後瞬間恢復了冷靜,目光同段成風對視了一眼。

「拜見長老!」看到段成風沒有撕破臉的意思,洛天眼中露出笑意,隨後邁步走向了段成風。

「呼……」段成風心中也是微微舒了口氣,沖著洛天開口:「好了,既然來了,就過來吧,好好漲漲見識!」

「洛天?」不過聽到段成風叫出了洛天的名字,整個大殿的氣氛,卻是微微一窒,亂天門眾人的目光全部都是集中到了洛天的身上。

「你就是洛天?」下一刻,一名中年人便是猛然站了起來,目光看向洛天,眼中露出冰冷的殺意。

「沒錯,天龍門弟子,洛天,拜見關掌門!」洛天大聲開口,將天龍門三個字咬的很重。

「嗡……」下一刻,站起來的那名中年人,伸手一彈,一道氣息從中年人的手中飛出,朝著洛天飛了過去。

「天仙中期,也敢在我面前撒野?」洛天心中冷笑,不過,看到那大鍋的時候,心中便是微微一動,彷彿沒有感覺到中年人的氣息一般。

「嗡……」無形的波動發出陣陣的爆音,瞬間出現在洛天的身前,讓所有人的臉上都是驚訝起來,沒想到一個天才弟子竟然連這種攻擊都感覺不到。

「爆……」不過,下一刻一聲爆炸之聲,卻是募然在大殿之中響起,滾燙的開水瞬間四散起來。

「怎麼回事?」所有人臉上露出震驚,剛才他們明明看到那道攻擊攻擊在了洛天的身上,但是卻是彷彿被彈飛了一樣,探到了大鍋上。

「吃我兄弟,這仇,我洛天記下了!」洛天心中殺意瀰漫,但是臉上卻是帶著笑意,走到了段成風的身後,他知道,無論如何,都要先見到龍傑再說。

「大膽,竟然敢在我亂天門中撒野!」下一刻,又是幾名中年人憤然站起身來,沖著洛天呵斥起來。

「段長老,你們亂天門這個弟子性子很野啊!」關宏盛目光深邃,輕輕的摸了摸手中的茶杯,誰都不知道關宏盛心中在想著什麼。 第一千八百五十三章見龍傑

「洛天和亂天門有仇!」聽到關宏盛的話,段成風心中便是做出了判斷,雙眼露出陣陣的精光,目光看向身後的洛天。

「哈哈,年輕嘛,終究氣盛一些,這小子若是哪裡得罪了關掌門,關掌門儘管教訓便是!」段成風臉上露出一絲笑意。

「教訓倒談不上,只不過,聽說我亂天門有位長老前段時間,折在了這小子手中,還希望段長老能給我個交代!」關宏盛雙眼深邃,目光看向段成風。

「兩隻老狐狸!」洛天在心中冷笑,段成風和關宏盛兩人剛才看似很客氣,但是明顯丟在踢皮球,打算將洛天踢給對方。

關宏盛不想對洛天出手,忌憚洛天是天龍門的人,畢竟洛天之前在天龍門鬧的沸沸揚揚,這樣的天才肯定會引起天龍門高層的注意,若是名目張膽的幹掉洛天,那麼難免落人把柄。

而段成風則是希望借著亂天門將洛天幹掉,關宏盛唯一猜錯的地方不是段成風小推脫,而是他真的干不掉洛天。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