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什麼妖獸?給人的感覺,太強了!」青『蒙』吸了一口涼氣,臉上滿是凝重。

「這是什麼妖獸?給人的感覺,太強了!」青『蒙』吸了一口涼氣,臉上滿是凝重。

不等藍楓開口,郭不棄便替青『蒙』解了疑『惑』:「是九幽暗魔蛟,根據古籍記載,成年的九幽暗魔蛟擁有地級中期的實力,這頭九幽暗魔蛟雖然是器魂,但從它的體型規模來看,生前應該已經成年了。」

聞言,甘箐箐、青『蒙』幾人眼中閃過一抹震驚:「地級中期,難怪擁有這麼恐怖的氣勢!」

「那它現在的實力呢?」青『蒙』問道。

地級中期只是九幽暗魔蛟生前的實力,如今被煉化未器魂,自然不可能再發揮出那般強橫的實力。

郭不棄搖搖頭:「這我就不清楚了。」

瞧得眾人目光移向自己,藍楓略微沉『吟』,緩緩道:「勉強算是地級初期吧……」

聽得藍楓此言,所有人都是震驚得張大了嘴巴:「太恐怖了!」

青『蒙』憤憤道:「這根本就是在作弊!」

「地級初期!」幾乎沒有開過口的羅天,在聽得這句話時,卻是忍不住眼睛一亮,一股莫名的戰意,自心底狂涌而上。

望著羅天那近乎與瘋狂的熾熱表情,藍楓眼角『抽』搐了下,忍不住翻了翻白眼:「這傢伙,簡直就是個瘋子!」

地級初期妖獸,就連藍楓都是有些忌憚,羅天卻是反而躍躍『欲』試,讓人不得不佩服他的勇氣。

「快看,方謬施展秘法了!」清脆動聽的聲音,自楊雪口中傳出。

下一刻,擂台四周的學員,以及看台的各方勢力,都是再度將目光投向了高台,臉龐之上,忍不住『露』出一抹期待之『色』。

所有人都想要知道,巔峰狀態下的方謬,究竟擁有著何等恐怖的實力。

傳說中的摩地族人,在面對擁有著地級初期戰力的妖獸之時,將會碰撞出什麼火『花』?

輕輕擦拭掉『唇』角溢出的一縷嫣紅血液,方謬半蹲而下,寬厚的手掌緊貼地面。

「上!」瞧著這一幕,童瞳眼睛一眯,隨著心念一動,盤踞在其身前的九幽暗魔蛟,瞬間接收到指令,長達數丈的龐大軀體,朝著方謬的方向,閃電般地掠了過去。若是能夠打斷方謬施展秘法自然是最好,若是不能,也絕不能給方謬出手攻擊自己的機會。

秘法的施展,幾乎在瞬間便完成了,當九幽暗魔蛟對著方謬衝擊而來時,方謬的肌『肉』猶如被一股憑空而來的力量撐得膨脹了一些,一股爆炸『性』的力量,驟然凝聚於拳頭之上。

「嗬!」在九幽暗魔蛟離方謬只有咫尺之遙時,方謬嘴裡發出一道沉悶的低喝,猶如驚雷炸響般,震得地面輕輕一顫,下一刻,那凝聚著一股爆炸『性』力量的拳頭,便是對著九幽暗魔蛟狠狠地砸了過去。

拳頭剛一揮出,刺耳的音爆,便陡然響起:「嘭!」

在四周眾人剛剛反應過來之時,體型龐大無比的九幽暗魔蛟與方謬的拳頭,便『激』烈地對撞在一起。

「轟!」在一道震耳『欲』聾的震響中,方謬與九幽暗魔蛟皆是被彼此的強橫力量震得倒退,區別只是方謬退得更遠,更加狼狽,身體的傷勢,也是加重了許多,九幽暗魔蛟則是身上的黑光略微黯淡了一絲,總體上卻是並未受到多少影響。

「再接我一招!」

顧不得身體的傷勢,方謬眼眸一瞪,握著腰間一柄火紅似血的長劍劍柄,陡然拔出。

藍『色』低階元技—裂空刺!

這是一『門』將『肉』身力量與元氣力量融而為一的元技,也是方謬的最強一擊,若是連這一擊都無法奏效的話,那麼方謬便將失去最後的希望。

『陰』冷的眸子,盯著握劍刺來的方謬,九幽暗魔蛟的頭顱幾乎瞬間偏移開,盤卷在地面的尾巴,也是猛然掙開,長長的尾巴,攜著雷霆萬鈞的力量,對著方謬橫掃而去,沒等方謬衝到跟前,尾巴便重重地『抽』在方謬的身體之上。

「轟!」

方謬的身體,彷彿被火車頭撞擊了一般,硬生生被掃飛了出去,在一股令人顫慄的恐怖力量之下,一直撞在遠方看台石梯上,方才停了下來。

看台之上,被撞毀之處,灰塵瀰漫在半空,許久才散去。

附近『騷』『亂』的人群,也是擦了擦頭上的冷汗,旋即目光紛紛投向此地。

「咳、咳咳……」有些艱難地推開『胸』口上的石塊,方謬臉『色』蒼白地站了起來,有些不甘地注視盤踞在擂台上的九幽暗魔蛟許久,方才猛然咳嗽起來,鮮紅的血液,順著其嘴角溢出,從下巴處滴落而下,白『色』的衣袍,被鮮血染紅。

擂台上,童瞳懶懶地伸了個懶腰,餘光掃了方謬一眼,淡淡地搖頭:「讓你早點認輸,你卻是偏偏不聽。」 此刻,滿場寂靜,無數道目光,都是匯聚在方謬與童瞳身上。,最新章節訪問:ШШШ.79xs.СоМ。

「仗著武器之利打贏比賽,算什麼本事!」方謬擦拭掉嘴角的嫣紅血液,譏諷道。

「武器,也是實力的一部分。」對著方謬嗤笑一聲,童瞳渾不在意地收起二紋附魔靈器,臉龐之上,帶著一抹淡淡的得意之『色』,「何況,無論你服不服氣,都改變不了結果。結果就是,我贏了,你輸了。」

「牙尖嘴利!」方謬握了握拳,咬牙切齒道。

無奈地嘆了一聲,秦長老飛上擂台,面無表情地掃了童瞳一眼,旋即淡淡地宣佈道:「此戰,童瞳勝!」

儘管所有人都替方謬感到同情,但誰叫童瞳恰好利用了比賽規則的漏『洞』,叫人無話可說呢?

就算是那些被童瞳外貌深深吸引的『女』學員們,在經歷了這一場戰鬥之後,也是不好意思再繼續替前者吶喊助威。

而方謬的支持者,更是替其憤憤不平。

「童家少爺,便是這般貨『色』么?」

「嘖嘖,我算是見識到了,大家族少爺,也是能這般無恥。」

「呸,這樣的人,居然還有人支持……」

聽得擂台下傳來低低淺淺的議論,童瞳的英俊臉龐,頓時黑了下來,『陰』冷的目光掃了人群一眼,旋即臉『色』『陰』沉地冷哼了一聲,從連接擂台的石梯,緩緩地走了下去。

眼皮子輕輕抬了抬,正盤膝恢復傷勢的齊晟,也是忍不住搖頭自嘲了一句:「想不到我齊晟,居然會與這樣的人,並列為五大超級天才……」

不擅長說話的羅天,此刻也是忍不住漠然道:「這傢伙,簡直侮辱了天才二字。」

每一個超級天才,心頭都是有著自己的驕傲,童瞳的行為,無疑是在踐踏他們的驕傲。

無論是藍楓、楊雪,還是齊晟、童瞳,乃至羅天這位不亞於五大超級天才的黑馬,都是對童瞳的行為頗為不屑,甚至有些恥辱。

儘管戰鬥的結果,令眾人始料未及,但第五輪比賽,最終還是在這一場轟轟烈烈的戰鬥中,落下了帷幕。

十一位學員,在『波』折不斷的比賽中,脫穎而出。

而這其中,最為引人矚目的,便是藍楓、羅天與童瞳三人,無論眾人是否願意接受,都不得不承認,童瞳這傢伙,確實擁有著不弱的實力,而且,擁有一件二紋附魔靈器的他,更是有著極大的希望,去衝擊首席爭奪賽冠軍的席位!

五輪比賽過後,便是最終的首席排位賽!

十一位學員,將會在首席排位賽中,決定各自的名次,排名十一的學員,則是自然而然地被淘汰出局。

正午過後,初夏的太陽,逐漸地帶上幾分灼熱。

「開始『抽』簽。」在距離老嫗、摩柯幾人不遠的地方,一群導師準備好十一張號牌之後,對著包括藍楓在內的十一位學員道。

按照首席排位賽的規則,十一位學員,將分別『抽』取一號至十一號的編號號牌,然後從『抽』到一號號牌的學員開始上台,輪番接受其餘十位學員的挑戰。

勝,則積三分,敗,則積零分。

最終按照積分高低排名,決定首席爭奪賽冠軍與其餘名次的歸屬。

若積分相同者,則根據排位賽中彼此對位的兩場戰鬥結果而定,勝者獲得更高名次,敗者往後順延一名,若兩場戰鬥各有勝負,則須再進行一場戰鬥,直到分出勝負為止。

因此,在『抽』簽過程中,『抽』到靠後的編號,更為有利。

畢竟,經歷了連續的高強度比賽,絕大部分的學員,都是消耗了大量的元氣與體力,『抽』中靠後的編號,便能夠擁有更多的時間去恢復元氣,擁有更多的底氣,更加從容地面對其餘學員的挑戰。

在數位導師的主持下,十一張號牌,迅速便被『抽』取一空。

隨即,四年級的年級長葉舂按照眾人的編號,緩緩宣佈道:「現在宣布各學員『抽』取的編號,一號童瞳,二號孟琅,三號遲燁,四號藍楓,五號錢東來,六號羅天,七號景林天,八號蘇定江,九號羅勇,十號甘箐箐,十一號潘東陽。」

「一號是童瞳?」聽得葉舂宣布的聲音,四周許多學員,都是意外地看向童瞳,瞧著那張略微皺著眸子的英俊臉龐,眾多學員的臉龐之上,都是忍不住『露』出一抹玩味的笑意。

這編號,如果不是學院事先安排的話,就只能說童瞳的運氣,真的不怎麼樣。

「這傢伙靠著武器之利,從別人手裡搶來首席名額,嘖嘖,如今看來,似乎連老天都是看不下去了。」藍楓身旁,青『蒙』砸吧著嘴,一臉譏諷地看向童瞳,嘴裡毫不客氣地道。

羅天則是眼睛緊盯著童瞳,頗有些躍躍『欲』試。

儘管從來沒有將童瞳視為自己的對手,但對於這個近乎敗類的傢伙,羅天可不懂得什麼叫手軟。

與此同時,藍楓也是忍不住笑了,這個機會,他可是等了許久。

感受到四周投來的幸災樂禍的目光,童瞳渾不在意地聳了聳肩,滿臉輕鬆地率先走上擂台,手握二紋附魔靈器的他,無論『抽』中什麼編號,都是沒有太大的影響。

瞧著童瞳走上擂台,周圍眾人,頓時安靜了下來。

所有人的目光,都是不由得投向了藍楓與羅天,夾雜著一抹期待。

「藍楓表哥。」緊緊握了握藍楓的手掌,楊雪略微擔憂地看著他,『欲』言又止。

側過身,輕輕拍了拍少『女』的香肩,藍楓微笑著安撫少『女』不安的情緒:「不用擔心,我雖然沒有多少把握擊敗這傢伙,但以我的『肉』身強度,他想要傷我,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就連方謬,都是能夠在九幽暗魔蛟的攻擊之下很快便緩過勁來,藍楓可不認為自己會比方謬更差。

他的『肉』身,幾乎快達到四階的極限,除非面對修為不弱,並且施展火屬『性』或冰屬『性』等元技的強者,否則,地級之下,藍楓幾乎算是無敵的存在,就算是羅天這位天刀傳人,恐怕也很難傷到藍楓。

他很想試試,究竟是自己的『肉』身強悍,還是九幽暗魔蛟技高一籌?

何況,就算為了季楓,這一戰,他也是勢在必行!

「我上吧。」輕輕掙脫了少『女』緊握的手掌,藍楓一把拉住蠢蠢『欲』動的羅天,對著後者搖了搖頭,旋即面『色』堅定地道。

沉默了下,羅天收回了邁出的腳掌,轉頭面對著藍楓:「一定要贏。」

對於童瞳這樣的偽強者,羅天並沒有太多的挑戰興趣,但對於九幽暗魔蛟,他還是有些興趣的,不過藍楓既然想先上場,羅天自然也不會拒絕,相對於九幽暗魔蛟,藍楓才是羅天最期待挑戰的對手。

『唇』角噙著一抹淡淡笑意,藍楓對著羅天微微點頭,旋即,眼眸之中陡然閃過一抹充滿了侵略『性』的凌厲目光,向著擂台之上的那一道身影投『射』而去。

其餘的九位學員,絲毫沒有登場的打算,在藍楓與羅天沒開口之前,他們可不會主動上台找虐。

緩緩吐了一口氣,在無數道目光的注視下,藍楓邁出腳步,朝著擂台的方向,慢慢走去。

「這小傢伙,終於還是忍不住了么?」秦長老、老嫗等人,皆是望著那一道走向擂台的瘦削身影。

首席排位賽,不需要任何人主持,秦長老的任務,在第五輪比賽結束的時候,就結束了。

瞧著藍楓的動作,四周的學員,以及看台上各方勢力,都是瞬間反應過來。

下一刻,滿場沸騰。

忽如起來的『激』動吶喊聲,震耳『欲』聾,幾乎瞬間打破了中央廣場的寂靜,而人們躁動的情緒,也是讓得場內的氣氛,陡然間被推向高?『潮』。

在無數道略微熾熱的目光注視下,藍楓緩緩走到石梯面前,伴隨著『激』動的吶喊與助威,大步跨上石梯,一步步登向擂台。

儘管戰鬥還未開始,但所有人似乎都已經預料到,接下來的戰鬥,將會是何等『激』烈。

「這小子,似乎威望不小吶!」瞧得四周『激』動得滿臉通紅的學員們,老嫗眸子里閃過一道訝然,詫異地開口。

秦長老還未開口,摩柯便微笑著出聲:「別看天刀傳人、摩地族人這些名頭大得嚇人,在這猛武學院中,藍楓的威望,可不是他們比得了的。」

從半年前,藍楓便隱隱成為了猛武學院的無冕之王,他的崇拜者與支持者,數量甚至不亞於楊雪的愛慕者。

或許在各方勢力大佬與老嫗等人眼中,天刀傳人、摩地族人,乃至童家少爺的名頭,來得更有分量,但在絕大部分的普通學員眼中,藍楓才是最受歡迎的一個。

「藍楓表哥加油!」在藍楓身後,楊雪揚了揚白皙的小手,輕柔的助威聲,緩緩傳來。

感受到全場矚目的視線盡皆匯聚到對面緩緩邁上擂台的藍楓身上,尤其是聽得楊雪那不加掩飾的助威,童瞳的眼眸之中,怨毒之『色』,再度濃烈了幾分,那一張英俊的臉龐,也是隱隱透著一絲猙獰:「既然所有人都看好這小子,我便毀了他,我倒要看看,成為廢物的他,還會有多少人理會。」

瞧著擂台上兩人站定,葉舂適時地開口:「比賽開始。」

話音落下,滿場頓時陷入一片寂靜。 人聲鼎沸的中央廣場,此刻卻是安靜得落針可聞。人群之中傳來的喧嘩聲,在葉舂的宣布聲落下之後,戛然而止。然而眾人的『激』動情緒,卻是在這寂靜的氣氛中,陡然攀升到了頂點。

擂台的四周,所有人的目光,都是匯聚在擂台之上那兩道年輕的身影之上。

儘管越來越多的人開始質疑童瞳的人品,但沒有人能夠否認,這位來自童家的少爺,絕對是所有學員之中最難纏的對手之一,在許多人看來,擁有一件附魔靈器的他,甚至已經提前決定了冠軍的歸屬,這一戰唯一的看點,便是藍楓究竟能夠與之戰鬥到什麼地步罷了。

一想到接下來的戰鬥,將會前所未有的『激』烈,周圍眾人的目光,便是忍不住火熱了幾分。

寬敞的擂台之上,兩道人影遙遙對立,彼此的目光,死死鎖定在對方身上。

深知藍楓的『肉』身比起方謬還要可怕幾分的童瞳,從一開始,便拔出了腰間劍鞘中包裹的附魔靈器,英俊『迷』人的臉龐之上,流『露』出幾分凝重與怨毒,對於眼前這位搶走了他風頭的天才少年,他心頭早已積滿了怨氣,動起手來,自然不會有絲毫的留情。

輕輕吐了一口氣,童瞳緊握著附魔靈器的手掌微微旋轉,身體之中的元氣,猶如火山爆發般對著附魔靈器狂涌而入,在洶湧元氣的灌注之下,附魔靈器在半空之中微微閃掠,一股強勁的氣勢,朝著四面八方猛然爆發,消失了片刻的九幽暗魔蛟,再度在擂台之上緩緩顯『露』其猙獰身形。

「吼。」雷鳴般的巨吼自九幽暗魔蛟那巨大的喉嚨之中傳出,震得地面都是在輕微顫動。

望著對面顯出身形的龐大身影,藍楓神情凝重了些,拳頭微微握緊,感受到九幽暗魔蛟那『陰』冷的眸子盯著自己,藍楓卻是一如既往的冷靜,不曾有絲毫的動容。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將火熱的目光,投向藍楓與九幽暗魔蛟,眼睛一眨不眨,生怕錯過最『精』彩的畫面,至於童瞳這位人氣不低的童家少爺,反倒是被人們徹底地無視掉了。

兩股排山倒海般的洶湧氣勢在擂台上纏繞對峙,逐漸地蔓延出一股恐怖的壓迫感,讓得靠近擂台的一些學員,忍不住往後倒退,目光也是愈發火熱起來。

「居然跟九幽暗魔蛟的氣勢斗得旗鼓相當,這小子,真是出人意料吶!」望著擂台上在九幽暗魔蛟的氣勢壓迫下幾乎不落下風的藍楓,老嫗忍不住挑了下眉,略帶驚訝與讚歎的聲音,隨後響起。

即便被煉化為器魂,九幽暗魔蛟的氣勢依舊不是一般人能擋得住的,畢竟,其生前擁有著地級中期的恐怖實力!

這般強大的妖獸,就算是秦長老這位地級中期強者出手,怕也沒有多少信心能將其打敗。

「就算這小傢伙真的將九幽暗魔蛟打敗,我也不會太吃驚。」見識過藍楓曾經展『露』過恐怖『肉』身的摩柯,此刻卻是『露』出一抹淡淡的微笑,語氣之中,夾雜著一絲自信。

「如此說來,是老婆子我小瞧了這小傢伙。那麼,就讓我看看,這小傢伙是不是真的如摩堂主說的這般神奇……」有些意外地看了摩柯一眼,老嫗緩緩收回目光,再度望向擂台之上那一道年輕身影之時,不由得認真了些許。

此刻,擂台之上的氣勢『交』鋒,已是到了最後階段。

緊繃的氣氛,也是在這一刻達到了頂點。

「嘭!」

腳掌在地面上猛地一踏,釋放出一股令人顫慄的恐怖力量,將整個擂台都震得微微顫抖,下一刻,藍楓的身影便是猶如炮彈般飆『射』而出,在無數道目光的注視下,拉出一排重重疊疊的殘影。

模糊的人影,幾乎瞬息之間,便出現在九幽暗魔蛟的身前,藍楓那收縮緊握的拳頭,狠狠地對著後者冷『抽』而來的長尾砸了下去。

電光火石之間,小小的拳頭,與那比成年男子的腰圍還要粗上一半的長長尾巴,『激』烈地對撞在一起:「轟!」

剎那之間,兩股無比駭人的恐怖力量釋放而出,猶如雷鳴般震耳『欲』聾的撞擊聲,讓得所有人都忍不住驚恐地捂住耳朵,臉龐之上,流『露』出一絲痛苦。

與此同時,經過特殊手段煉製的堅固擂台,也是在這一記恐怖的對撞下,猛烈晃動起來,彷彿時刻都會散架一般,而在對撞的中心,那特殊金屬鑄成的地面,也是凹陷了幾尺之深,猶如被一顆來自天外的隕石硬生生砸出來的一般。

「好恐怖的力量!」

來自紅石城周圍城池的勢力,以及紅石城七大家族、猛武學院的諸多學員,無一例外地吸了一口冷氣,有些心悸地望著擂台上凹陷的坑『洞』,旋即下意識地咽了一口唾沫。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