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我同窗,我們一起結伴回來的。」

「這是我同窗,我們一起結伴回來的。」

姜柔看著眼前的人,一下就認出了他是誰,就是那個欺騙原主的張洪達。

「不是還要過幾天才放假嗎?」姜柔沒有多看那人一眼,她等著慕言去收拾他。

崽崽想幫她動手,她怎麼好意思拒絕呢。

「這天越來越熱了,先生就提前放了。」

姜柔跟姜賢說話的時候,張洪達就在打量著他們這個院子。

這是他第一次進來,沒想到竟然會這麼大,從前他都小看了這裡呢。

。 會場上。

元瑾正在迎客,夜瀟則與林燁綿、越千杉夫婦在一處角落裡閑話:

「靈澤上仙,流雲今年怎麼沒跟你們一塊兒來?」

林燁綿和越千杉相視一笑,道:

「夜瀟,你有所不知,越流雲如今是桃花二開,總算又遇到了一個能走進他心裡的人,眼下當然是覺得美人心比宮宴重要啦!」

「那可真是太好了!

他在人界都單了幾千年了吧,如今總算有佳人作伴了!

你們回去之前記得去藥王那裡拿些仙丹什麼的,給流雲送去,助他那位早日成仙!」

夜瀟聞言,是真心為越流雲感到開心。

「人家資質好著呢,而且有越流雲言傳身教,估計再過幾年就能飛升了!」

林燁綿升仙時已是三十五六的年紀,如今看起來就是個成熟的美婦,與越千杉站在一起,更是登對。

「仙丹吃了也有利無害,助她再快些成仙不是更好?」

夜瀟似是從林燁綿的話里聽出了酸味,強忍著笑意。

「真是不公平!

你們一個個都成仙成得那麼早,青春年少,貌美非常,偏我一個是人老珠黃的老太婆!」

「哈哈哈哈哈……」

聞言,夜瀟實在是忍不住地笑了出來。

「死夜瀟!你笑話我?!」

林燁綿抱怨地捶了夜瀟幾拳。

「燁綿,你亦是青春永駐,貌美非常,在我眼中,你永遠是最好看的女子!」

越千杉忙是安撫起林燁綿。

「哈哈哈哈哈……燁綿,靈澤上仙都這麼說了,你就知足吧!

若是你實在想變回十幾歲的模樣,我可以給你一些養顏膏,阿瑾做的,效果不是我吹,用上三盒,保證你年輕十歲!」

夜瀟笑罷,又是十分體貼地給林燁綿提了一個辦法。

「真的?!

那你給我先來三盒試試!」

林燁綿立時眼睛放光道。

「燁綿,我覺得你現在的樣子就極好。」

一旁的越千杉卻是無奈起來。

「現在的樣子哪裡好了?

我的仙齡明明比你小了幾千年,卻看著和你一樣大,這樣一點都不好!」

女人皆是愛美,更是想在心愛之人的面前永葆青春,永遠展現最美好的自己。

「誒,對了!

夜瀟,我跟你說,越流雲喜歡上的女人和你特別的像!」

林燁綿剛對越千杉癟嘴完,轉頭又對夜瀟挑眉暗示。

「和我像?!」

夜瀟懵圈地眨了眨眼睛,又聽林燁綿繼續說道:

「不是長相,是性格。

和你當初十分相像,那不服管的脾氣,那滿山撒野的性格,簡直了,我看了都覺得是你!

你說流雲會喜歡她,是不是還是因為心裡放不下你?!」

「別可瞎說!

應該是流雲就喜歡這一類型的女子,若他是放不下我,應該會喜歡和我長得相似的人吧?」

夜瀟就知林燁綿又要提這茬,便是這般反駁。

「嗯……你說的也有道理。」

林燁綿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

「斂月君。」

夜瀟正和林燁綿說著話的時候,元玥提著元清走了過來,越千杉率先行了一禮。

「斂月君。」

而後林燁綿也急忙跟著行禮。

「夜瀟,你還管不管這臭小子了?!」

元玥將元清提到夜瀟面前,一鬆手,元清就落了地,跑去抱住夜瀟,裝哭道:

「嗚嗚嗚~娘親~二叔他打我~」

「誒?!臭小子!你把話說清楚!我什麼時候打過你了?!」

元玥一臉汗顏地質問道。

「就有就有!

娘親,他剛才還領著我的后衣領,把我的脖子卡得可疼了,娘親你看,我的脖子是不是都勒紅了!」

元清努力地揚起頭來,故作委屈地露出自己脖子上的勒痕給夜瀟看。

「是有點紅。

但你二叔一向疼你,定是你先做了什麼惹你二叔生氣的事情,對不對?」

但元清這套撒嬌打渾的招數夜瀟早就看透了,手指輕輕一點元清的眉心,教育道:

「你這混小子,怎麼就不能學學你姐姐,給我消停一會兒?

今日宮宴,你父君忙得很,你別再給他添亂!」

「知道了,娘親。」

聞言,元清只好故作乖巧地低下頭去。

「呵!」

元玥見狀,沖著元清輕聲一笑,好似在笑話元清賣慘失敗,搞得元清氣鼓鼓地又撇開了頭。

「夜瀟!」

元清這邊剛被夜瀟說了幾句,那邊冥九就拽著眼角掛著小淚珠的冥煊,氣勢洶洶地朝這邊來。

元玥看戲地忙是往旁邊讓了讓,給冥九騰出最佳位置。

「元清,你可真能給我找事!」

再次見到這副景象,夜瀟立刻就明白了元清又欺負了冥煊,便是無奈地沖著元清說了這麼一句。

而元清卻還不怕惹事地吐了吐舌頭,一副皮實的樣子。

「夜瀟,你的好兒子怎麼就這麼喜歡搶我兒子的東西?!

你還能不能管了?!

不能管,我就找元瑾去!」

冥九十分氣憤地質問道。

「阿清,還不快給你冥叔叔和阿煊道歉!」

夜瀟催促道。

「我剛才都跟他道過歉了,二叔可以作證!」

元清不滿地癟嘴道。

「對對對!

阿爹,元清哥哥剛才已經道過歉了……」

冥煊話還沒說完,小腦袋瓜就被冥九沒好氣地打了一下:

「你對什麼對?!

人家欺負你,你怎麼就任由人家來欺負?!

不知道還手么?!

下次他再搶你的,你就搶他的!

他打你一拳,你就打他兩拳!」

「哈哈哈哈哈……這個好!就該這樣,小孩子的事情,就該小孩子自己解決才是!」

夜瀟一聽卻是樂了,她平日里就不愛管他們打打鬧鬧,畢竟她小時候就是這麼過來的。

「……可是……我打不過元清哥哥……」

冥煊眼角的淚還未乾,被冥九一凶,眼眶立刻又充盈了淚水。

「打不過也給我打,聽到沒有!

必須要他知道,你不是好欺負的!」

冥九向來一發脾氣就控制不住大聲,此刻直接把冥煊嚇得眼淚直掉:

「知……知道了……」

而冥九一看到冥煊拽著衣擺、委屈掉淚的小女生作態,就更氣不打一處來:

「哭哭哭!

成天就知道哭!

你怎麼就隨了你娘,一點都不像我!」

「你這凶,哪個孩子看到你都會怕得想哭!

再說了,我怎麼聽阿瑾說,你小時候也常常被我欺負得哭鼻子的?

說不定,阿煊就是像你!

乖~阿煊,別哭了,哭花了臉就不好看!」

夜瀟拉過冥煊,蹲下身去,為他擦起了眼淚。

「我小時候何時被你欺負得哭鼻子了?!

我和你打架的時候,元瑾在哪兒都不知道,他憑什麼那麼說!」

冥九一聽那話又是不樂意了。

「冥煊,別哭了,你不知道男子漢大丈夫,流血流汗不流淚么?而且,你哭起來難看死了,快別哭了!」

而一邊的元清則是一臉嫌棄地又懟了冥煊一句。

「嗯……」

冥煊聞言,立刻瞪大了眼睛,咬緊了下唇,整張臉都在使勁兒,似是要把眼淚都憋回去。

。宋長厷搖搖頭沒管幾個小輩,他心裡頭想著等回去了再跟七叔公好好說說,明帆這孩子心性太跳脫了,不是個沉穩念書的料,要好好改改才行。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