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下去,我們別說招募了。」柳狐玥輕吐了一口氣說。

「這樣下去,我們別說招募了。」柳狐玥輕吐了一口氣說。

鳳逸軒卻呵呵的笑:「招什麼驀嘛!我手底下的人還不夠你玩嗎?」

他站起身,自腰間不知拿出了什麼,看起來像一面鏡子,他對著鏡子嚴肅的說:「統統到地下城傭兵公會。」

「你想幹什麼?」柳狐玥仰頭問。

「當然是替你招募。」鳳逸軒再一次坐了下來,伸手將柳狐玥環抱在懷裡:「日後這種傷腦筋的事情,只要找為夫就成了。」

「你這傢伙……把手拿開。」柳狐玥一臉嫌棄的推鳳逸軒的身子,鳳逸軒卻不依不饒的把臉湊了過來:「不嘛,我都好幾個晚上沒抱你睡覺了,你就不能體貼溫柔一點兒嗎?」

慕容蓮抬頭看了看那坐在對面打鬧的柳狐玥與鳳逸軒,隨後便速速低下頭,伸手撫住了慕容小雪的眼睛,再將自己的臉貼在慕容小雪的腦袋上說:「小雪乖,等日子過好了,娘給你買很多你喜歡的東西。」

「娘,哥哥跟姐姐怎麼抱在一起了。」顯然慕容小雪想的卻不是這檔事。

「你這孩子,快點閉上嘴巴。」慕容蓮將慕容小雪抱得更緊。 柳狐玥那頭是爭不過鳳逸軒,那個大男人也不知羞,當著這麼幾個人的面就棒著柳狐玥的小臉蛋重重的親下去。

也惹得肉球齜牙咧齒的警告他,可鳳逸軒是誰,他會因為這隻肉球的警告而收斂自己的劣性嗎。

當然是不可能。

鳳逸軒叫的人,在不到一個時辰的時間內統統趕到了廉清傭兵團的駐紮地。

此時,圍著廉清指點、議論的人不但沒有減少,反而越來越多。

你可想而知,這個蘭城的地下城傭兵公會是有多少的傭兵團隊支撐著。

十位,鳳灝君賜給鳳逸軒的護衛軍,已經換下了皇家的一身行頭,穿上了普通老百姓的衣服,站在廉清傭兵團的駐紮包外。

夜玄卿、聶無雙也帶上了幾個人回到了鳳逸軒身邊。

柳狐玥扶了扶額,她似乎是忙壞了,把鳳逸軒身邊的這些人都忘了,那還招募什麼,鳳逸軒身邊的這幾個護衛都是實力不錯份子,有了這些人,還怕廉清招不到人嗎?

「娘子,你瞧瞧,這些人你可還滿意?」鳳逸軒像獻寶一樣的替柳狐玥掀起了扎地包的帘子。

柳狐玥牽著慕容小雪的手,從扎地包內走出來,來到了護衛軍頭問:「叫什麼,統統報上名來。」

「屬下……」

「閉嘴。」鳳逸軒突然大喝,隨後又風輕雲淡的說:「你們還知道自己是誰嗎?」

「是。」護衛軍頭意識到自己說錯了話,立刻改口說:「回大人的話,我叫秦青。」

「我叫秦仁。」

……

這些人皆姓秦,這令柳狐玥又不解了,難道這些人都是出自同一個娘胎。

鳳逸軒沖她挑了挑眉:「秦家軍出身的,但是秦家軍散了,所以,他們就進入了皇家,自組了一個秦家軍,但是,這個秦跟那個被你滅掉祖宗十八代的秦可不一樣。」

「知道了,知道了,不必再跟我解釋的那麼清楚。」柳狐玥擺了擺手,狠狠的瞪了眼這張英俊的臉。

「你想既然想加入廉清傭兵團,那就得先到傭兵公會的測試房測試自己的實力,才有資格進入這裡。」柳狐玥道。

秦家軍的一批人卻是暗暗冒汗,不是他們想進來的,是他們的主子讓他們進來的好嗎,王妃娘娘!

「我們都已經先去了傭兵測試房,這是我們的入團資格證。」秦青將十個人的資格證書都遞給柳狐玥。

柳狐玥低頭仔仔細細的看,秦青擁有著九階戰神的實力,秦仁擁有著八階,其餘往後的便是六至七階,最低的也是五階的戰士,擁有了這一群實力不差的護衛揮,廉清傭兵團算是有了根。

加是聶無雙是魔法師,夜玄卿也是魔法師,至於……

那個,那個……

「看什麼看,臭女人,難道就忘了我嗎,我長得這麼帥,你怎麼可以忘了我呢。」那位小矮哥沖著柳狐玥大吼大叫。

對,那位說話的正是戴老七,聶無雙跟夜玄卿出去一趟,竟然把戴老七也拖到了廉清傭兵團來了。 讓柳狐玥想不透的是,江湖七怪不是應該在皇宮待著嗎,聽說他們幾個可是天水國皇宮的底牌,如果他們都出來了,那天水國誰看家?

況且,宮內還有一個太子,鳳灝君自己一個人沒事嗎?

柳狐玥在這邊猜疑,鳳逸軒卻在那頭抬起了手,狠狠的扇了戴老七一個耳光。

戴老七唉喲喲的大叫了幾聲說:「大哥,大哥,你輕點,輕點。」

戴老七捂著自己的臉蛋,奔跳著求饒。

鳳逸軒湊近柳狐玥耳畔,抬起了手,指著聶無雙身旁站著的那位墨衣男子說:「那位是老四,墨少雲,一名很了不起的戰士。」

墨少雲眉目清秀,只是唇瓣略帶著紫色,整個人看起來陰沉的十分詭異,笑的時候異是不帶任何親和之感,只覺得他的笑容更加的讓人不寒而粟。

柳狐玥點了點頭,而後回身問:「你都把他們搬來了,皇宮誰看著?」

「不用看著。」鳳逸軒風輕雲淡的說:「過段日子,全部都要聚過來,你就專心的打一架,干你想乾的事,打你想打的人,收拾你想收拾的東西,明白否?」

「不明白。」柳狐玥的確是不明白,不明白鳳逸軒現在又搞哪一齣戲?

「傻丫頭,我跟鳳逸辰的恩怨不是一朝兩日便可算清,現在這樣斗下去不是辦法,總要有一個可以讓他擔心的理由,才能點燃這場恩怨的爆發點。」鳳逸軒道。

柳狐玥眨了眨眼問:「你跟他什麼恩怨?」

兩兄弟說什麼恩怨?

「難道你也想當皇上,直接去跟你父皇要唄,相信你父皇會雙手奉上給你。」柳狐玥道。

鳳逸軒勾起了唇角問:「難道玥兒想做皇后。」


柳狐玥趕緊搖頭:「不!」

「那我為何要當皇上?」鳳逸軒反問。

被他這麼一說,柳狐玥就更加的不解了,鳳逸軒跟鳳逸辰同是同父,雖然異母,可是鳳逸軒的母親早就死了不是嗎,還能有什麼恩怨讓這兩兄弟鬧得這麼不開心。

「好了,到時候我自會告訴你,你現在也沒有那麼多手來管那麼多的事情,先將那個討人厭的傢伙的至尊九龍劍贏回來再說,你也可以從中感悟一些道理出來。」鳳逸軒狠狠的揉了揉她的小腦袋,只恨不得將她給吞了。

「一看到我們回來,大哥跟大嫂就恩恩愛愛好不美麗。」聶無雙尖著聲線兒,從幾人的後面慢步的走前,她依然風情萬種一副要將全天下人迷倒在她石榴裙下的模樣,嫵媚又攝人心魂的眸子連鳳逸軒都不放過,肆意的在鳳逸軒俊逸的臉上掃掠,最後才滿意的收回視線來。

鳳逸軒最是頭痛這個女人,他眉頭隱隱跳動,語氣森森的說:「知道接下來該怎麼做嗎?」

「我們需要一個隊長,也需要一個團長,團長就由蓮姑姑來擔任好了,隊長就由赤煉大人,你看如何?」柳狐玥回頭瞥了瞥坐在一旁悶不吭聲的赤煉。

赤煉低哼了一聲:「我不屑。」 慕容蓮也從駐紮包里走了出來,笑盈盈的說:「我看,還是由你們年輕人來帶領吧,我老了,不中用了,該做什麼你們自己做決定。」

慕容蓮望著柳狐玥及站在她面前的眾多豪士,再看看那飄揚在空中的旗幟,她的心愿也算是了結了。

這一生,能夠再看到廉清傭兵團的旗幟再掛在高高的藍天上,她還有何遺憾!

柳狐玥眉頭微皺了一下:「你們都不做,那誰來做?」

眾人指著柳狐玥,皆是異口同聲的說:「你!」

柳狐玥瞪大了雙眼:「我不行。」

她可不做什麼廉清的傭兵團團長,更不做組長,她這一生不可能被綁在這裡。

回頭看向秦青,伸手指著秦青跟秦仁說:「那就由你們兩個來負責廉清傭兵團的團長及組長好了。」

「什麼?」那兩人都被柳狐玥的說法給怔住了。

雖然他們也曾經往向,可是卻沒想過主子還在自個面前,自個卻先做老大的甜頭啊。

「對,就是你們兩個。」柳狐玥很肯定的說。

秦青跟秦仁紛紛看向鳳逸軒。

鳳逸軒點頭說:「嗯,那就按柳姑娘說的話去做吧。」

「接下來,要做什麼,你們自由安排,不過,若是可以招募更多的人手加入廉清傭兵團,那就再好不過了。」柳狐玥掃了掃面前的十個人,顯然傭兵團只有這幾個是實在是太少。

四周那些圍在廉清傭兵團駐紮地外面的人們,有些人猶豫著,有些人退出了,但卻也有不少的人舉手爭相著加入廉清傭兵團。

有柳狐玥這等實力的人在廉清,他們不相信其餘的幾個人就會差到哪裡去?

「我們願意加入廉清傭兵團。」

「我也加入,我也加入——」

……

慕容蓮回頭望向駐紮地外那些抬舉著雙手喊著說要加入廉清傭兵團的傭兵們,臉上的笑容已是合不攏嘴。

慕容小雪仰頭望著自己的母親,受到了慕容蓮好心情的感染,慕容小雪也忍不住笑了。

接下來的招募工作,可算是忙壞了秦青秦仁,當然,在坐的秦家軍們統統都被鳳逸軒拖去幫忙。

雖然這些事情他們從未做過,可在慕容蓮的指點之下,他們卻做的十分好。

就在此時,他們卻不知道,有一群人,身穿著一身青衣,上面打著「飛鷹」傭兵團的字眼,而領頭的人卻是位高大魁梧的男人。

身旁那位瘦小的人指著廉清傭兵團的駐紮包說:「大哥,就是這幫人將廉清傭兵團重新組織起來的。」

「哼,慕容蓮以為靠這幾個小兵小將就可以將廉清傭兵團再重新的發揚光大嗎,做夢!走,過去看看!」飛鷹傭兵團的組長,揮了揮手,一臉凶煞的朝廉清傭兵團走去。

圍在廉清傭兵團外的人,看到飛鷹傭兵團的人到來,立刻紛紛讓道。

要問起飛鷹傭兵團是什麼,人們絕對會告訴你,他們是這裡最霸道也是擁有著三星級傭兵團的組織,人們在這裡最怕的不是那些處在高位置的五星級傭兵團…… 而是這些傳說是由流氓出身的人組織而成的飛鷹傭兵團,聽說這一界,他們準備奪五星,敢說奪五星的傭兵團必然有他的必殺絕技,因為每一個星級的考核難度是不一樣的。

當然,星級越高的考核,越加的危險。

沒有人會去做沒有把握的事,特別是像飛鷹傭兵團這樣的。

在眾人讓道之下,飛鷹傭兵團很快就踏入了廉清傭兵團的駐紮包的空地里。

飛鷹的組長伸手將插在那空地上的旗幟給狠狠的拔了出來。

圍觀的人立刻指著那拔旗幟的人道:「飛鷹傭兵團的人來了。」

「看來是又要打起來了。」


「又有好戲看了。」

這些觀看的傭兵們,皆是帶著看好戲的心情望著飛鷹傭兵團的人。


而那個拔旗子的人,叫做狼人。

「狼人,你想幹什麼?」慕容蓮的聲音驀地響徹四周,本是在忙碌著招收傭兵的柳狐玥他們,紛紛抬頭望向駐紮包的另一片空地。

那裡站著十幾個身穿著青衣服的人,他們滿臉凶煞,絲毫不將任何人放在眼裡的架勢,帶頭的更是插著腰桿,大咧咧的朝招募地點走來,而他的一隻手還拿著那高大的旗幟。

慕容蓮的那一喝,令狼人哈哈大笑:「我想幹什麼?你不是那個叫什麼的蓮什麼的……」

「大哥,是叫慕容蓮。」

「哦,對,慕容蓮那個寡婦嗎?」狼人目光帶著猖獗的光,在慕容蓮的身上掃了掃,再將視線落到慕容小雪的身上,隨後伸手勾了勾,道:「小東西過來,哥哥這兒有糖哦,來。」

狼人的舉動令慕容小雪退到了慕容蓮的背後,儼然一副被他驚嚇到的模樣兒。

「他奶奶的,我們老大讓你過來你聽見沒有。」跟在狼人身旁的那位瘦小的男子怒氣衝天的朝慕容小雪走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