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是你們有錢人會玩,我一個人,就感覺跟劉姥姥進大觀園一樣,眼花繚亂啊!」

「還是你們有錢人會玩,我一個人,就感覺跟劉姥姥進大觀園一樣,眼花繚亂啊!」

秦穆然也是打趣道。

「然哥,真的,論哭窮我就服你!」

紀凌風鄙視地看了眼秦穆然。

他要是都說沒錢,那還就真的沒有幾個有錢人了。

雖然說紀家比秦穆然要有錢,但是秦穆然的資產,以紀凌風對他的了解,哪怕是中海的一流家族都不一定有他的多。

尤其是如今龍鱗的強勢崛起,吞併了青龍幫和青竹幫,佔據了中海的三分之一的江山,那流水,那肥油,哪怕是紀家都有點羨慕。

明面上的生意雖然大部分都被四大家族給把控著,但是這暗地裡的生意才更加的賺錢啊!

青幫,洪門,龍鱗三足鼎立,吃相那叫一個難看啊!

要不是規定好了彼此不能插手,紀家早就駐足地下世界了。

「你懂什麼?哥那叫哭窮嗎?哥是真的窮!你是不知道,你嫂子對我那叫一個苛刻啊,連個零花錢都不給!」

秦穆然一邊說還煞有其事地裝作一副很腦殘的樣子。

紀凌風看著他這樣,如果打的過的話,他一定會毫不猶豫給秦穆然一個大大的糖炒栗子。

但是,秦穆然的實力深不可測,再加上自己身上的這些功夫基本上都是秦穆然交的,他想要幹什麼,秦穆然心裡都門清,恐怕還沒有觸碰到秦穆然呢,自己就飛了。

「你需要零花錢幹什麼? 紅樓同人之賈赦 你要幹什麼,直接刷臉就行了!」

紀凌風給了秦穆然一個大大的白眼道。

「你這麼說也是,畢竟我是靠臉吃飯的,要不是結婚結的早,我的畢生心愿都沒有辦法實現,實在是可惜了!」

秦穆然有些失望地搖了搖頭。

「你的畢生心愿?是什麼?泡盡天下女人?」

紀凌風也不知道秦穆然還有個什麼畢生夙願,很是好奇地盯著他問道。

「錯!我是那麼膚淺的人嗎?」

秦穆然反駁道。

「是!」

紀凌風點頭都不帶猶豫的,那個果斷。

「呸!果然,什麼樣的人看別人就是什麼樣的!你的話充分展現了你內心的骯髒!我代表祖國無數的同胞鄙視你!」

秦穆然義正言辭地說道。

「鄙視就鄙視唄,再說了,被你鄙視又不會死!我還是該幹嘛就幹嘛!」

紀凌風慫了慫肩膀,一副無所謂的姿態道。

「不過然哥,你的畢生心愿到底是什麼?」

紀凌風還是有些好奇地看著秦穆然問道。

「你想知道?」

秦穆然看著紀凌風故作神秘地問道。

「是啊!」

紀凌風點點頭。

「不告訴你!」

「別啊,我的好大哥,你這個吊胃口實在是太惡毒了,也不帶你這麼玩的啊!」

紀凌風沒有想到是這麼一個答案,自然是不罷休了。

「卧槽?這麼惡毒的詛咒你都發,你做個人好吧?」

秦穆然頭頂滿是黑線地說道。

「那你就告訴我,告訴我我就不說了!話說,一個男人要是抬不起『頭』來,可能真的就抬不起頭了。」

紀凌風嘴角微微上揚,奸笑道。

「呵呵,你說抬不起頭就抬不起頭了?要是你說話管用的話,還用醫生幹什麼?再說了,我自己就是個醫生,行不行我會不知道?」

秦穆然如同看傻子一般看著紀凌風。

「大哥,你就告訴我唄,你可是我的偶像啊!你要是有什麼願望,你沒有完成的,我可以替你完成的!」

紀凌風見硬的不行,索性來個軟的,拉著秦穆然撒嬌道。

「我靠!您真噁心,我雞皮疙瘩都起來了!你給我走!」

紀凌風拉著秦穆然還晃著他的手臂,一個大男人對另外一個大男人做出這樣的,這傢伙,真的是沒有任何節操了。

「我不!你不告訴我,我就這樣了!」

紀凌風就跟個狗皮膏藥一樣,粘上了,想要起開就很難了。

他是不達目的不罷休,秦穆然竟然還有畢生願望沒有完成,這要是完成了,秦穆然心情好了,給他來了個補腎壯陽的秘方,這以後,夜御百女不是夢想,成為人生贏家,混世大魔王!

「行!你可以!你牛!我沒轍了,你太噁心了!我怎麼以前沒注意到你有這種天賦,為了達到目的真的是無所不用其極呢!」

秦穆然鄙視地看了眼紀凌風,他發現這段時間不在,紀凌風是不是跟著龍鱗那幫人,尤其是道將行他們變的gay里gay氣的。

「哪有,特殊情況特殊對待,這是你教我的,要隨機應變啊!」

紀凌風沒皮沒臉的笑道。

「你真的要知道?」

三國之帝霸萬界系統 秦穆然看著紀凌風問道。

「當然!」

紀凌風毫不猶豫地點頭。

「你知道以後確定要幫我實現嗎?」

秦穆然努力憋著笑,問道。

看到秦穆然這個表情,不知道為什麼,紀凌風總感覺不是個什麼好事,但是耐不住好奇心,他最終還是點了點頭。

「好,那我就告訴你了。」

秦穆然笑了笑,說道。

「到底是什麼啊?」

紀凌風耳朵都快要豎起來了,聽到秦穆然要開口,連忙湊了過去聽。

「我的畢生夙願就是能夠坐在會所裡面當個男模,整天只要躺著就能夠賺錢,不要努力,當條鹹魚。」

秦穆然一本正經地看著紀凌風說道。

「卧槽?然哥,你要當鴨子?真假的,真刺激啊!」

紀凌風嚇了一跳,聲音直接提高了八個度,若不是這裡是私人地方,一般人上不來,恐怕周圍的人都知道秦穆然要當鴨子了。

「卧槽!你丟不丟人,哥現在可是正經的人,不容許你這樣誣衊的!」

秦穆然恨不得直接一腳踢飛這個大喇叭。

「牛鼻!不愧是我紀凌風的大哥,連理想都這麼的高尚,難怪能夠搞定我嫂子!佩服!佩服!」

紀凌風嬉笑著,對著秦穆然拱了拱手道。 “寒衣節,中國三大鬼節之一,當初我們在劉莊子經歷的中元節和它相差不多,都是陰陽兩界交匯的日子,不過相比較而言,寒衣節卻多了一樣新的儀式!”

趙小川聽到熟悉的聲音,微微一愣,轉頭望去,發現之前消失的沈菲兒居然出現了。

“你剛剛去什麼地方了?”趙小川皺眉問道。

沈菲兒淡淡的看了趙小川一眼,沒有理會而是繼續剛纔的話語。

“這個儀式就是祭祀陰間的先祖!因爲這天正好是標誌着嚴冬的到來,所以古人擔心先祖在下面受凍,所以專門會燒一些禦寒的衣服,所以謂之寒衣節!”

“當然除了這一個名稱之外,又因爲它是每年農曆十月初一,所以又稱“十月朝”、“祭祖節”、“冥陰節”,民衆稱爲鬼頭日,相傳起源於周代。”

沈菲兒說完便注視趙小川,而趙小川的眉頭皺的卻更加的緊了。

“你說的這些之前已經有人告訴我了,想必這些已經知道的,我更想知道你剛剛去了什麼地方?”趙小川打量着沈菲兒,沉聲道:“不要告訴我,你是專門去打聽寒衣節了!”

“哦?你都知道了?”沈菲兒驚訝地看着趙小川。

趙小川嘆息一聲,將之前剛纔從康惠那裏得知的事情都告訴了沈菲兒。

不過卻並沒有說關於蘭雨欣的任何事情,因爲他臨走前,兩人特意叮囑過他,不要將蘭雨欣加入結盟的事情告訴外人。

“這沈菲兒雖然一直都對我保持着友好的態度,但是我心中總覺得這沈菲兒有什麼隱瞞着我的,所以應該也屬於外人吧?”

正當趙小川思量時,沈菲兒卻冷笑一聲。

“你笑什麼?”

趙小川看到沈菲兒臉上嘲諷的笑容,不解的問道。

“笑什麼?笑你太天真了,行不行?”沈菲兒不屑道。

“你什麼意思?”

“什麼意思?哼,趙小川,如果沒有我出去打聽,恐怕你就要被康惠給騙了吧?”沈菲兒沉聲道。

趙小川怒道:“你把話話給我說清楚。”

“說清楚?好啊!不過這學校的學生也快要下課了,我們還是先換一個地方吧?”

沈菲兒先是左右打量一圈,隨後點點頭,說道。

嬌俏無敵小王妃 “好! 英雄聯盟之締造傳奇 你說去什麼地方?醫務室麼?”趙小川問道。

沈菲兒沉吟片刻,開口道:“不,不去那裏!我帶你去一個很安全的地方!”

說完,沈菲兒轉身便走,趙小川也連忙跟了上去。

與此同時,趙小川離開貴族學校的別墅區不久,房間中康惠和蘭雨欣對峙着。

“蘭雨欣,你爲什麼不告訴有關寒衣節的全部?還有我們猜測的鬼娃娃的真實目的?難道說你的結盟是假的不成?”康惠沉聲說道。

蘭雨欣淡淡的瞥了蘭雨欣一眼,腹中傳來聲音。

“你可以不相信我,但是你能否相信鬼誓的力量?還有我之所不告訴趙小川是有原因的!”

康惠皺眉,道:“什麼原因?”

蘭雨欣臉色平靜,聲音沒有絲毫波瀾,道:“首先現在的局勢越來越亂,趙小川知道的太多對他沒有什麼好處!知道的越多他的危險就越高!”

“其次,現在的趙小川還對我們心存戒備,我們將這些重要的事情完全告訴趙小川,只能提早暴漏我們的底牌!”

“最重要的一點是,我根本沒有從他的身上感受到詛咒的力量,還有我很好奇,爲什麼趙小川會擁有葉楓的不知火和主任的墮落之翼,在軍訓的那段時間中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蘭雨欣每講一條,語氣就越發的沉重,而一旁的康惠臉上的神情變得越來越複雜。

片刻後,康惠回過神來,微微點頭,道:“好吧!我能理解你剛纔說的,可我希望你可以解釋一下我們之間最初的問題,你當時爲什麼那麼晚纔出手?”

蘭雨欣輕笑一聲,幾乎沒有思考,直接道:“原因很簡單,我想想要知道讓我父親麾下的狗腿子和黃大師當年的暗棋到底有什麼能耐!”

康惠眼中的戒備減少不少,沉聲道:“那麼你現在知道了?”

“知道了!”蘭雨欣搖搖頭,道:“比我想象中的差一點,讓我有些失望。”

康惠冷哼一聲,沒有說話,但拳頭卻緊緊的握了起來。

“天啊!這就是你說的安全地方?”

趙小川跟着沈菲兒走了好久,來到一間地下室中,看到昏暗的燈牌上顯示的‘太平間’三個字,驚訝的叫道。

沈菲兒翻了個白眼,掠過趙小川,雙手推向太平間的門。

“吱呀~”

太平間的門被打開,而趙小川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在打開的一瞬間,立刻感到一股寒氣從門中傳來,讓他起了一聲雞皮疙瘩,心中更是冒出一股寒氣。

“這就是太平間?”趙小川走進太平間,不由驚訝的叫道。

眼前的太平間應該不能再說是太平間,更像是一個超級豪華的宿舍,裏面簡潔的排放着一些歐式風格的傢俱,漂亮整潔的粉色大牀顯得格外醒目。

牆邊超大的梳妝檯和粉色大牀上的各種樣式的玩偶,更是讓人不由自主地聯想到這是一個女子的房間。

更讓趙小川驚訝的是,在牆上貼滿了海報和在牆角落裏堆滿各種方便麪、零食之類的食品。

“怎麼?你認爲的太平間是什麼地方?堆滿了屍體?還是躺滿了死人?”

沈菲兒聽到趙小川的話,身體一頓轉頭看向趙小川,語氣不善的說道。

“天啊!沈菲兒,你不要告訴我,這就是你的住的地方?”

趙小川反應過來,面色古怪地看着沈菲兒說道。

“怎麼?不可以麼?”

沈菲兒冷哼一聲,從牆角拿過一袋薯片,坐在大牀上一邊吃着,一邊斜着眼看着趙小川。

“你,你居然住在太平間裏?”

趙小川從沈菲兒的行爲上判斷出自己的猜測是正確的,不可思議的說道。

“喂喂,再別給我提太平間這個詞語,不然我絕對讓你橫着出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