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邙邙姐你年紀比較大了,我怕林宇毛手毛腳的讓你體驗不好,還是算了。」

「邙邙姐你年紀比較大了,我怕林宇毛手毛腳的讓你體驗不好,還是算了。」

其實麥邙也才三十不到,正是一個女人一生最有韻味的時候,但是白悠悠這句「你年紀比較大了」卻有點殺人誅心的味道。

再大度的女人,討論年齡問題的時候多半都會小肚雞腸起來。

於是麥邙也笑眯眯道:「那不存在,姐姐也是會很伺候男人的,比很多小女孩子都要更清楚男人一些。」

兩個人你來我往的打機鋒,殺人誅心刀光劍影,可惜沒人看到。

「早啊,姐,悠悠姐也早。」麥泉打着哈欠走進了大廳,給自己倒了一杯水,看樣子昨晚上睡的不是很好。

也對,畢竟睡慣了員工休息室了…..

白悠悠做了早餐,麥邙在一旁打下手,麥泉是廚藝低能兒,只能吃不能做,然後其他人也陸陸續續的起床。

草莓也睡眼朦朧的走近客廳,其實她也沒怎麼睡好,昨晚上和李思聊了一宿,閨蜜之間總是有聊不完的話題,一聊就聊過頭了。

「草莓你去叫一下林宇起床吧?」白悠悠見草莓一臉迷茫的進來,還在四處張望,估計就是在找林宇。

草莓愣了一下,然後點了點頭。

林宇還在睡夢裏面,其實他醒的很早,現在睡的都已經是回籠覺了。

草莓拿着白悠悠給的房卡打開門,見林宇還睡在床上,外面的天光透進來,給林宇的側臉畫上了一個好看的線條。

草莓小心翼翼的走進房間,站在床邊,看着這個在未來成為自己男朋友的男孩子,不由得臉色微紅。

她小心的坐到了床上,有些調皮的伸手捏住了林宇的鼻子。

現在就只剩自己和小林學長兩個人了呀,好像自己是不是可以稍微放肆一些?

就在草莓沉醉在捉弄自己的小林學長的時候,卻忽然發現林宇睜開了眼睛,正一臉戲謔的看着她。

可憐的小草莓差點沒直接尖叫起來,然而林宇扯住她的手順手一拉,她整個人就直接撲進了林宇的懷裏。

而且還和林宇光着的上半身來了一個親密接觸。

「我好像,抓住了一個小偷?」林宇溫醇的聲音在草莓耳邊響起,「我可愛的小草莓,你說……我該怎麼懲罰這個小偷呢?」

張妙直接就傻了,林宇身上極具男子氣息的味道傳入鼻腔,讓她的腦袋一片空白。

我是誰,我在哪兒?我要幹什麼?我是不是要變成大人了?

「不要…..欺負我…..」小草莓的聲音都顫抖了,整個腦海裏面就只剩下這一句台詞。

林宇輕輕的吻了她精緻玲瓏的鼻尖一下:「這算是欺負嗎?」

草莓都不敢吭聲,自己不是過來叫林宇起床吃早飯的嗎?為什麼現在會是這樣?悠悠姐會怎麼看待自己?

見草莓不答話,林宇壞笑道:「是不是把我可愛的小偷嚇到了?」

「悠悠姐讓我來叫你吃飯……」草莓弱弱道:「小林學長,不要欺負我啦~」

聲音格外悅耳動聽,少女羞澀的話語足夠打動任何一個男人。

於是林宇也不客氣了,認真道:「我想在吃早飯之前,先品嘗一點甜點。」

說完說句話,林宇低下頭,尋到了草莓柔軟的嘴唇,然後印了上去。

草莓腦袋「轟——」的一聲,然後感覺整個世界都開始天玄地轉。

早上本就是男生最興奮的時候,一來二去,林宇的大手已經開始在草莓身上遊走,於是少女的呼吸聲也越發粗重。

不過就在兩個人都有些失去理智意亂情迷的時候,敲門聲響起,然後兩個人都迅速冷靜了下來。

客廳裏面還有一大群人在等著呢!

小草莓都快被林宇欺負哭了,要是這個狀態出去,不得被大廳那群人給笑死,這才真的社會性死亡了…..

推門進來的是白悠悠,她看着草莓都已經有些凌亂的衣服,似笑非笑道:「小草莓啊,我可是請你過來叫林宇吃早飯,不是讓你過來送早飯。」

「萬一一不小心自己就變成早餐了,這可不就成了白給?別太高估某個人的道德水平喲~」

草莓臉紅的像是滴血一樣,一想到剛剛自己溫柔的配合林宇的侵犯,感覺自己已經被玩兒壞掉了……

小林學長實在是太壞了!

於是草莓一溜煙就跑出了林宇的寢室,頭都不敢回。

林宇乾笑了一聲,這種尷尬感一時間簡直要爆棚了,好在白悠悠沒有繼續調笑他,只是溫柔的提醒了一句:「早餐做好了。」

就離開了房間。

林宇也收拾好自己來到客廳,白悠悠做了一部分早飯,其他的是別院的廚師團隊做的,看起來都一樣的色香味俱全。

他昨晚上可謂消耗極大,這個時候早就餓了。

早飯比較簡單,就是白米粥,還有一些糕點之類的,但是勝在清新爽口,眾人都吃的很愉快,林宇一口氣吃了一籠小籠包。

麥邙調笑道:「看樣子昨晚上果然很火熱,小林消耗有點大啊。」

白悠悠臉色大紅,不敢當着這麼多人的面和麥邙相愛相殺,這個話題並不是一個適合展開的話題。

林宇一嘴的食物,笑了笑就算過去。

草莓臉色通紅的低頭喝粥,盡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實際上剛剛麥邙的那波AOE她也算是中槍的……

吃完飯,大家準備去山頂觀景,距離很長需要坐車上去。

上車的時候,李思忽然故意問道:「誒?草莓,你的脖子怎麼……哦,原來是有人大清早的給你種了草莓啊?」

草莓一臉茫然的抬起頭,顯然完全不知道自己的閨蜜到底在說什麼。

李思壞笑着從自己的化妝袋裏面掏了一個鏡子出來,放到了草莓面前。

然後草莓就看到自己的脖子上全是紅色的印記……

其實眾人一早就發現了,只是都沒說,奈何調皮的李思直接給了草莓致命一擊。

「不…..不理你們了!你們都是壞人!」

可憐的小草莓一下子就跑上了汽車。 周月婷好像被我們給感動了,我第一次看這小蘿莉有些抽泣,不過她很快就掩蓋了過去,說只是眼睛進沙子了。

我讓她不用太在意,都是夥伴,她如果遇到危險,我們肯定不會袖手旁觀的,不管如何,我們都是一條船上的螞蚱。

這時候蘇晴身體打了個激靈,然後抱了抱自己說道:「咦,好肉麻,我受不了,你們慢慢聊吧,我去照顧我姐了。」

說着把雞皮疙瘩給我們展示一下后,連忙溜走。周月婷也聽得有些不好意思了,說了一句洗澡睡覺,轉身上了樓,不過她面帶笑容,從來沒有過的開心,連上樓的步伐都是一蹦一跳的,很是歡樂,看我們的眼神也不一樣了,緩和了許多。

「這丫頭,好像來了紋身店后,第一次這麼開心。」矮子興撓了撓頭說道。

「她這算真正融入我們了嗎?」郭一達看着周月婷的背影,很是欣慰。

「那可不,咱們主人現在算是對她有救命之恩了,按照我們狐族的規定,這是要以身相許的。」小狐狸說道。

「可她是巫師啊,老闆曾經說過,巫師可都是邪惡的,最好別近。我勸小老闆也別掉以輕心,還是得防著點。」矮子興雙手抱胸,一臉的警惕。

「是嗎?我怎麼沒聽唐爺說過。」郭一達急忙說道。

「我才是老闆的心腹,你算個屁,這事能跟你說嗎?」矮子興懟了一句。

「你是心腹?你能幹點啥?你還心腹呢!笑死人了。」郭一達假裝捂住了嘴。

「哎呀,我發現你小子最近很喜歡抬杠,是不是想找茬。」矮子興罵了一句。

這下火被點着了,兩人開始你一句,我一句的吵了起來,剛開始是為了周月婷,現在就是互撕。小狐狸則拿上薯片,一邊加油添醋,一邊看戲。

我懶得理他們,畢竟大戰一場,身體虛的很,又有副作用,我連上樓腿都是軟的,怎麼有心思聽他們吵架。

我看了一眼蘇雨沒什麼事後,我自己也回房了,只不過一躺下,我又渾身刺撓了起來,而且疼得要命。

我其實心裏是有預期的,因為我知道那個鬼咒用了後會有副作用,可我怎麼都想不到,會這麼嚴重,到現在都還疼著,剛剛結束的時候,是一直痛,現在是偶爾,一陣一陣的痛,這副作用簡直了。

這個術雖然強大,但一定要慎用,不然後悔幾個月都沒能緩過來。

「主人,怎麼了?」這時候鏡子裏突然飄出了一個女人的聲音。

「鏡魘?」

看着鏡子裏突然出來一個女人,嚇了我一激靈,畢竟沒習慣,不管膽子多麼大的人,猝不及防的給嚇唬都會一樣的表現。

「沒事,用了一種法術產生的副作用而已,我緩一會就好。」我擺了擺手說道。

「你好像……被鬼上過身。」鏡魘說着從鏡子裏走了出來,她高大的身材,挺拔又修長的白腿立刻顯現在我面前,不過她的魂體很透明,畢竟只是殘魂,比那些弱小的孤魂野鬼還要低級。

「而且,好像還不止一隻鬼上過身,這又是為什麼?」鏡魘不解的問道。

確實一般被鬼上身都是一隻鬼,哪有這麼多鬼同時上身的,這不得在身體里打架了嗎?鏡魘奇怪也正常。

我只好跟她解釋,我不是被鬼上身,而是用術請了鬼上身,不過鬼走的時候,我會渾身劇烈疼痛,所以我現在才這樣。

鏡魘好像明白了,她點了點頭:「人為陽,鬼為陰,陰陽結合確實會提升力量,想出這個法術的人真是天才。不過陰陽分離的時候,會對身體造成巨大的傷害,所以你才會這麼痛。」

鏡魘這樣一解釋,我也明白其中的原理了,原來這個鬼化之術是藉助了陰陽的力量。不過明白也沒有用,我還是疼,今晚估計都沒法睡了,這個副作用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消失。

「還有,那些鬼也不會白幫你的忙,走的時候肯定帶走了你身上的一點陰氣當做他們的報酬。」鏡魘說道,「人的身體陰陽平衡,帶走陰氣后,陰陽失衡,所以也會對身體造成傷害。」

「卧槽,這是雙重傷害啊!怪不得這麼疼,疼死老子了。」我罵了一句來緩和自己的疼痛,可也沒有用,該疼還是疼。

「主人無妨,我把自己的陰氣輸送一點給你,這樣可以緩解一下身體的疼痛,雖然不可能完全好。」鏡魘說着低下了頭,然後將嘴湊了過來,我都還沒來得及拒絕,她的紅唇就已經與我緊貼著了。

好冷的雙唇……

我情不自禁的打了個冷顫,但該說不說,真的有點舒服,她輸送的陰氣讓我渾身都好像冷靜了下來一樣。

就好像……夏天的時候,吃到了雪糕,渾身通透了。

可能太累了,親得又舒服,我居然迷迷糊糊的睡著了,而且疼痛緩解了許多,我也得以進入夢鄉。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是給一巴掌呼醒的,站在我面前的人是周月婷,而天已經大亮了。

「你幹嘛?有病啊,一大早來扇我一巴掌?」我埋怨道,然後瞪了她一眼,「還有,為什麼無聲無息的進入我房間,連門都不敲?」

「這可不能怪我,是我叫醒你的時候,你居然嘟著嘴要親我,噁心死了,我不抽你抽誰?」周月婷若有其事的說着,不知道是真還是假的。

對了,昨晚我好像就是……那樣睡着的,不會睡夢中當她是鏡魘了吧?哎呀,真是罪過,罪過!

「再說了,我進來什麼時候敲過門,都習慣了。」周月婷晃了晃手,不以為然。

「你放心,我對蘿莉沒有什麼興趣,但你以後進來,必須敲門,那萬一我在換衣服呢?」我強烈的譴責道。

「嘿嘿,別跟我扯那些,你該不是把鏡魘當老婆養了吧?看你這春心蕩漾的樣子。」周月婷挑了挑眉,一臉的壞笑,我只能說女人的知覺真准,但她沒說對,我可沒有想過把鏡魘當老婆養,我只是可憐她的身世,所以才將她留了下來。

。 不過一會兒的功夫,大俊帶了一個漂亮媳婦兒回了王氏家裏,和蘇月被大俊給害了新聞就傳遍了整個村莊。

甚至有想要看好戲的悄悄地來到了蘇月家門口,就想要看看那個被大俊領回來的漂亮姑娘究竟是誰。

眼睛餘光飄到周圍想要看戲的人時,蘇月扶著王氏,將她扶到了裏屋:「娘,先回屋再說。」

蘇小寶見狀,機靈的將大門「啪」的一聲,關了起來,也攔住了那些想要看好戲的人的視線。

見到人家關上了門,那些人乾脆坐在了她家院子門口討論。

後山——

王族長他們找到了蘇興思之後,就將蘇月沒事的消息同他講訴了一遍。

得知蘇月已經回家,他迫不及待的回到了蘇家。

剛走到他家的院子門口,就看到一排人坐在他家大門口討論大俊帶回來一個小美人的事情。

甚至還有一些好事的,伸長了脖子往屋裏張望。

這些個人分明就是在這裏等著看好戲,蘇興思的臉瞬間就變得黑了起來。

「你們在我家門口乾什麼?一天天閑的沒事幹了?」

說完之後,他打開大門快步走了進去,。再次擋住了那些八卦的眼神。

見到蘇興思發火,幾個人更是覺得這個蘇興思是魔怔了。

好端端的一個人,真是越來越不著調了。

就像現在,無緣無故的沖她們發火,就像瘋子似的。

然而此刻蘇興思壓根沒看有心思去考慮別人對他的看法。

進入房間,就看到王氏正拉着蘇月的手噓寒問暖。

他的臉色瞬間沉了下來,這個看起來年輕的女孩子是誰?

火急火燎的開口問道:「娘,不是說妹妹回來了嗎?她人呢?」

因為王族長他們都沉浸在蘇月回來的消息里,所以都不約而同的忽略了她此刻變瘦變美的消息。

所以直到現在,蘇興思都不知道他的妹妹現在已經蛻變成了一個大美人。

王氏愣了一下,這個傻小子竟然也沒有認出來這就是他的妹妹,隨即笑着同蘇興思解釋道:「她就是你妹妹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