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你不覺得他表現的好的有些過頭了嗎?十多歲的年輕人,身處敵國,還拋出了一個足以顛覆魔法修行體系的理論,你不覺得太刻意了嗎?」

「那你不覺得他表現的好的有些過頭了嗎?十多歲的年輕人,身處敵國,還拋出了一個足以顛覆魔法修行體系的理論,你不覺得太刻意了嗎?」

「您這麼一說,是好像有哪裡不對。」

「晶元上下,誰不知道亞當那個老匹夫最護犢子,這麼多年來,敢明著向你出手的人,你見過第二個嗎?他顯然不是個愣頭青,那麼,這自然是刻意安排的結果。」

「您是說,他故意向我出手,就是為了營造一個胸有成竹的假象?」布蘭琪被這個猜測驚到了,如果真是這樣,凱爾的威脅評估雖然會下降很多,但是這個謀划依然是相當出彩的。

哈維並未回話,右手食指一揮,就在兩人面前的半空中出現了一個黑髮年輕人的影像。影像中的凱爾·晨鋒,沒有了前些時間眾人面前的沉穩,眉宇間的焦慮幾乎掩藏不住,不自然輕輕顫抖的雙手,更是顯露了他心中的恐懼。

「這是他剛到我府上的時候的樣子,值得誇讚的是,僅僅用了十分鐘,就已經完全壓制住了自己的情緒波動,相信你現在去前廳跟他見面,他還是宴會上那個驚才絕艷的天才。」

「呵呵,有趣,您老人家看人還是準確啊。」布蘭琪腦海內瘋狂轉動,開始整合近些天內得到的情報,整個事件的脈絡逐漸清晰起來,「這麼說來,最可信的路線應該是這小子跟家裡因為私生活的問題鬧翻了,被逐出王都,回到了家族封地。結果變本加厲,不知收斂,被家族中人打壓,一怒之下就卷了些東西逃到晶元來了。」

「大體應該是這樣了。」哈維習慣性的捋了捋鬍子,「儘管如此,這小子目前表現出的能力和特質,依然不容小覷。」

「那是當然,還有他身上可能存在的羅蘭的機密!」

******

老哈維帶著羅伊回到客廳,沒有多說什麼,任由著兩個年輕人自己走了出去。眯著眼睛的老哈維,獨自站在客廳的陰影里,嘴角帶著若有若無的笑意,摩挲著那個恆化了神術的項鏈。 羅伊認真回想了一下凱爾的表現,總覺得這個「天才」在之前的短暫會面中,有些過於表現自己。怎麼說呢,就好像生怕自己不能理解他的強大一樣,這和晚宴中的揮灑自如截然相反。看著凱爾富麗堂皇的馬車消失在街道的拐角后,羅伊這才轉身去向爺爺彙報剛才會面的細節。

「羅伊,說說你的看法。」老帕克微眯著雙眼,開始閉目養神。羅伊看著爺爺的白髮,頓時覺得肩上的責任很重,家族青黃不接之象已經是瞞不住的事情,爺爺的身體情況更是每況愈下。

「是。」羅伊恭順的站在書房下方,把自己發現的疑點準確的彙報給了老帕克。

「嘿嘿,這個凱爾,應該是在羅蘭捅了簍子,逃到晶元來的,布蘭琪的情報也證實了這一點。 混世農民之無雙奶爸 雖然兩國局勢緊張,可是對這些權貴老爺們來說,都不算什麼大事。真算起來,羅蘭的宮廷法師團長,十年前還是我晶元魔法學院的一名導師呢。」

「您所言甚是。」羅伊雖然知曉爺爺年輕時在晶元地位不低,可沒想到看似閉門不出的老頭子,依然掌握著這麼多消息。

強愛成婚:霸道總裁太囂張 「羅蘭那邊的消息說,他是和家裡鬧翻了,偷偷出逃。可現在看來,想必只是個幌子,他這些布置和手段,絕對不是一個十來歲的少年能謀劃出來的。況且他的隨從、物資等資源,也絕不是倉皇之下能調動起來的。他應該只是一枚棋子,甚至於他在羅蘭闖下的禍事,可能都是這個局的一部分。」

「可他的惶恐不安,卻是千真萬確。」羅伊有些不解,如此龐大的計劃,卻有了凱爾這麼大的破綻,這不合常理。

「這就是高明之處了。」老帕克眼中似有精光一閃而過,羅伊只是覺得眼前老邁的爺爺,彷彿一瞬間鮮活了起來,突然湧現出了一股莫名的威嚴。「十來歲的年紀,就算再怎麼精心教導,再怎麼飽嘗風霜,終歸是個孩子。如果幕後之人提前把計劃全盤托出,刻意教導凱爾應對之法,他反而會露出更多的破綻。」

「您是說,他此刻表現出的前後矛盾之處,乃是被人刻意引導的結果,目的就是為了讓我們發現他在虛張聲勢?」羅伊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的大膽猜測。

「呵呵,一般人,就算髮現他的異常,也只會覺得是年輕人害怕被人摸清楚虛實而已,斷不會想到這背後還有更多的陰謀。就連布蘭琪都被瞞了過去,她這會和手下的蠢貨們,都只是把目光盯在了凱爾這個明面上的幌子身上,卻忽略了看不到的地方可能潛藏著的危機。」

「那他的魔法理論,我們還要繼續實踐嗎?這會不會是假的?」羅伊此刻對於自己之前的欣喜感到無比的羞愧,差點就被一點蠅頭小利給蠱惑。

「這點你倒不必擔心,如果那個東西有問題,我怎麼會放任你研究了好幾天。」羅伊的反應老帕克肯定不會看不見,擔心孫子被打擊到了自信,便出言開導,「這也是這個局精彩的點之一,正因為這個理論是真的,那些發現了凱爾異常的傢伙們,也不會做出什麼事情來,因為他們捨不得這個餌。」

「這是,陽謀。」

“““

送走最後一波客人後,宅子里終於安靜了下來。凱爾搬了一把椅子,獨自坐在庭院里,看著滿天繁星開始發獃。他最近越發喜歡獨處了,似乎是白天應付各種往來關係、瑣碎的事務,耗費了太多心神,說了太多的話一樣,他此刻只想獃獃的坐在這裡,什麼都不想干。

艾克斯幾次欲言又止,雖然相處時間不長,凱爾樂天派的性格還是帶動了古板的精靈改變了很多。發獃,大多數情況下是精靈、龍族、魔族這些長生種的愛好。而平均壽命不到五十歲的人類,總是顯得那麼忙碌,其中的佼佼者,更是勤勉的讓精靈無法理解。

他們忙著修鍊,忙著變強,卻很少停下來享受生活。長生種得天獨厚的天賦,使得他們的實力隨著漫長的歲月自動增長。變強?對於精靈來說不是那麼急迫,他們只要活著就好,活著就會慢慢變強。大多數人類奮鬥了一生,最後依然是碌碌無為,他們在生命最後的時刻,大多數都會發獃似的回顧自己的一聲,然後帶著遺憾和不甘逝去。

至少從精靈的角度來看是這樣。

但凱爾顯然不是那些人。

而且,他還很年輕。

「艾克斯,來,喝一杯!」黑髮的凱爾轉過頭來,沖著精靈喊了一聲,手上拎著不知道從哪裡摸出來的酒壺。

「不管喝多少次,我也還是不喜歡你們人族製作的這種粗糙的沒有美感的液體。」艾克斯抿了一口,裝裝樣子,順便吐槽了一下。

「吶,知道為什麼你們精靈一直沒辦法成為大陸的霸主嗎?」凱爾看似不經意的隨口問道。

「因為我族生育困難,兵力總量始終達不到全面戰爭的需求。」艾克斯顯然對這個問題也是思考過的,這個回答雖然不能說多麼的精闢,但也是直指精靈族最大的困境。

「我們人族,就像你手上的這杯酒一樣,粗糙,低劣,沒有品位,保存的時間也不夠長。」凱爾把手中的酒杯朝著精靈晃了晃,釀造工藝明顯不達標的酒水依然有些泛黃,遠沒有那些記憶中的酒水來的香醇。「但是,你應該知道,我手上的這個玩意兒,和五十年前的人類酒水進步有多大。」

「在我看來,你們在釀酒技藝上五十年來取得進步,比起和精靈技藝之間差距,簡直可以忽略不計。」艾克斯依然高傲。

「但是,你們精靈的技術,在這五十年裡有了什麼進步嗎?」

「那是。。。」

「我知道你要說什麼,那是因為你們精靈的技藝已經是大陸巔峰,無需再去改善。」凱爾打斷了艾克斯反駁的話語,直接給出了自己心裡的答案,「你們的武技、魔法、藝術,都是如此,和千百年保持的一模一樣。」

「這是我們優秀的傳承,也是我們長生種先天的優勢。」

「你們的祖先在開創精靈法術的時候,肯定沒有像你們現在這樣自滿。任何事物,都必然會往前發展,而你們精靈最大的問題就是過於保守。說好聽點叫尊重傳統,說過分點是一成不變。」凱爾不給艾克斯反駁的機會,「你們的族群中,甚至有不少所謂的激進派認為精靈才是造物主最優秀的作品,你們甚至連龍族都不放在眼裡,認為他們只是一些貪財嗜睡的大蜥蜴。」

「不得不說,你對我族確實十分了解。」

「但是你有沒有想過,如果精靈真的是造物主最滿意的作品,為什麼會出現魔族、為什麼會出現矮人、巨魔、哥布林和人類?這些新生代種族不正是因為你們信奉的造物主對你們族群不滿意,才又設計出來的嗎?」

「那是因為神靈被蒙蔽了!」

「傲慢、愚昧而且自大。如果真有神靈存在,如果他們真的像你們傳說中那樣全知全能,什麼東西能蒙蔽他們呢?如果神靈存在,你們精靈就不是你們自己口中的完美造物,如果神靈不存在,那你們這種盲目的自大就更顯得可笑和愚昧。」

「。。。」艾克斯一時之間無話可說。

「你們精靈這種做作的傲慢,其實就和我在帕克那裡的表演一樣,不是嗎?故意示敵以強,讓敵人無法察覺到你們的外強中乾,從而延緩你們精靈衰落的進程。」

艾克斯突然意識到,凱爾說的竟然是對的,精靈的固步自封,與其說是強大的表現,不如說是懦弱的結果。

「歷史的車輪滾滾向前,它會輕易的碾碎一切膽敢攔在它前面的事物。不管是傳說中的神族,還是已經快要消失的龍族,還是你們精靈。」凱爾拍了拍艾克斯的肩頭,「你應該慶幸,你的族群里,並不都是固守傳統的老固執。你這次奉命外出歷練,顯然是你們長老的一次嘗試。」

「我這次出來的任務,是長老根據古老的預言安排的。長老解讀出的指令,讓我遇到了娜塔莉小姐,並且去到了你們的家族領地,在見到你的時候,我就知道,你,可以幫到我們。」這還是艾克斯第一次和凱爾明說自己的來意和任務。「我不知道為什麼,也許真的是命運的指引,也許是巧合,當我相信自己沒有來錯。」

「呵呵,什麼古老的預言,都是騙人的罷了。」凱爾笑著又給自己的酒杯倒滿,酒水滴落的叮咚聲,讓他想起一個冷笑話,「艾克斯,我給你講個故事。」

「從前啊,有個小村莊,人們勤勞勇敢,辛勤耕作,奈何老天爺不給面子,連著三個月,沒有降下一滴雨水。村長急的沒有辦法,道聽途說遠方有個占卜師,可以主持求雨的魔法儀式。村長拿出了村子最後一點金子,克服艱險,終於把占卜師請回了村莊。」

「只見那慈眉善目的占卜師在村莊四處勘察,嘴上念念有詞,說著什麼不妙,大禍之類的,村長生怕對方離開,連忙拿出給兒子準備的老婆本,一起塞到占卜師的手裡,對方勉為其難的收下了。他掏出了許多村民沒有見過的材料,在村口的穀場里畫下了一個龐大的魔法陣,無數火光、閃電從地上的魔法陣射出,打到了占卜師的身上。」

「儀式結束后,虛弱的占卜師拿出羊皮紙,做了一個捲軸,交給了村長,並囑咐到,下雨的那天打開。在那之前,萬萬不能輕舉妄動,否則會有大禍,剛才的電閃雷鳴都是魔王作祟。又等了半個月,村莊果然降下大雨,村長想起占卜師的囑託,打開捲軸,看完之後呆立當場,跪下大喊,法師救了他們全村。你猜,那捲軸上面寫了什麼?」

艾克斯哪裡猜得到,只能搖搖頭。

「寫著四個大字。」

「今日下雨!」 ?致所有賞光點開這本書的讀者朋友:

大家好!入駐起點之前,我是一名十年以上的書蟲,從《飄渺之旅》、《小兵傳奇》、《誅仙》等等佳作開始,一直到今天。

在看過那麼多作品之後,我也斗膽萌生了寫一部的念頭,從小到大心中那些揮之不去的幻想世界,不正是最好的素材么?

在提筆之前,我也曾經諮詢過許多朋友,百度了很多問題,水了幾個群,大家都推薦時下最流行的快節奏爽文,因為那樣會讓讀者更快代入你的作品,更能抓住讀者的心。

我思慮再三,還是決定寫一部正統的奇幻史詩。因為只有紮實的文字、宏大的構架、立體的敘事、豐滿的人物,才能寫出我想要的幻想世界。

幾年前,我拜讀了番茄大神的《吞噬星空》,給予我極大的震撼,同時也給了我靈感,於是便有了在下的拙作:《恆紀元》。

其實這部作品原本的名字是《亞特蘭蒂斯》,怎料在申請時重名了,所以便改名為《恆紀元》。

而《恆紀元:監守者》,只是本書的第一部地球篇,往後還有宇宙篇、帝國篇、爭霸篇、最終篇等個四部分。全書的構思、設計、大綱、細綱、初稿歷時將近兩年。

由於本書的系統設定以未來人類社會和科學技術為跳板,故此起始階段沒有做太過誇張和玄幻的設定,而且還要為我設想的獨特修鍊體系作出大量說明交代,所以本書開局推進比較緩慢。還有,本書主要角色的定型也都放在這一部裡面,同時也會埋下大量伏筆,為了推動後幾部情節內容的鋪展。

最後,對於翻閱本書的讀者朋友,希望你們能指出這本書的缺點和不足,我會努力改正,與大家一起享受創作和閱讀的快樂。

PS:厚顏求收藏、推薦、評論。感謝大家的支持! ?所有支持並喜愛本作的朋友:

再次感謝大家對這部作品的厚愛,在下感激涕零。

我也很清楚,因為這是一本發布還不到一個月的新書,所以很多點開作品網址鏈接的讀者朋友,大概會在看了一眼字數后,就會直接點X。甚至也有一部分讀者朋友,在看了前面幾個章節后,覺得沒什麼意思,情節推進太慢,沒什麼爽點,繼而取消收藏放棄。

這些我都能理解,讀者就是我們這些小作者的上帝,您做出什麼樣的決定都是應該的。

但我想說的是,本作品既然定性為史詩奇幻,那就必須要有該有的寫作態度,推敲每一個細節、檢查每一處錯漏、設想每一段情節,這些都是本人的日常,在下雖然只是一個業餘寫手,但也為這部作品傾注了全部心血。沒有端正的態度,怎麼可能奢望讀者朋友的回報?

在這裡,我需要說明的是,目前不斷更新的字數,只是本作的第一個部分:地球篇。在地球篇,在下一切設想的情景,都是以未來數十年的真實地球為基準,它只是未來幾部後續篇章的基礎,俗話說的「新手村」而已。

所以,在地球篇里,就不太可能出現類似探索秘境時的副本和打寶情節,因為地球是大家熟得不能再熟的家園,無中生有隻會徒增笑料,在下可不想在諸位讀者面前班門弄斧。也不太可能出現劇烈改變地球現狀的超架空情節,因為地球本身,在本作中,也是一個重要的「工具」,除了描寫幻想中的未來地球的正常發展,在下只想保留它的純真。

而地球篇在本作中的主要作用,便是交代故事的主要角色和主線劇情,以及埋設大量伏筆。更擔負這為廣大讀者朋友交代本作的修鍊系統、時空背景、人物關係、事件體系的重任,所以對話內容較多。而地球篇的劇情發展,幾乎全部是靠人物衝突、主線及大量支線推動。

而廣大讀者朋友比我懂得要多,地球就這麼大點,能翻出什麼新花樣來?不可能探險獵奇。所以,在下只能在故事性上下苦功,而真正探索未知世界的文字,只能出現在主角離開地球,進入茫茫宇宙之後。而地球篇之後,相繼還有四部篇章排隊等待,在下相信一定不會讓讀者朋友們失望。

在下拚命更新,到現在也不過是十萬來字,但存稿消耗的速度超過了每日碼子的速度,沒別的辦法,只能努力提高自己。在這裡,也對大家說聲抱歉!

但在下最不願意麵對的一件事,就是為了趕進度,被迫出現水文,使作品質量下降,這樣不但是對讀者朋友們的不負責,更是對大家的不尊重。我個人是十分不贊同這種殺雞取卵的辦法的。

既要保證足夠更新,又要保證作品質量,在下也只有拼盡全力了。

最後,再次感謝讀者朋友對這部作品的支持,並懇請大家看到字數不要點X,不要取消收藏,多多發表評論,提出批評和建議,我們一起共同完成這部作品!

PS:本作中出現的詳細地名,只要是地球上真實存在的,均為本人百度查得,如有錯誤遺漏,還請大家及時指正。同時也請大家多多包涵,感激不盡! ?傍晚,那顆橘紅色的恆星像是緊挨著海平面。

阿緹婭望著眼前一望無際的大海,怔怔出神。輕柔的海風吹起她銀色長發在身後亂舞,她不禁有點享受地眯起眼睛。

天上飄著幾朵白雲,已經被快要落入海中的恆星所發出的光芒鍍上一層金色,不知名的海鳥在緊靠海岸的低空不停盤旋飛舞,時不時俯衝入海獵食海魚,發出愉快的鳴叫聲。

再過一會,那顆被她私下命名為「米斯若」的年輕恆星,將會慢慢沉入海平面以下,這個星球的夜晚將會來臨,黑夜中的大海再配上漫天星光,一樣會令她如痴如醉,如果那顆衛星也出現在夜空中,那就是更完美的一幅畫卷了。

「真像啊!」阿緹婭下意識的喃呢一聲。

「男爵大人!您怎麼了,您剛才下達了命令?抱歉,屬下沒有聽清楚。」

站在阿緹婭身後不遠處一個身材修長,銀髮披肩的年輕人微微躬身說道。

阿緹婭皺了皺眉,有點埋怨自己的手下把她從夢幻拉回現實。她趕緊拋開思緒,頭也不回,冷冷說道:「昆塔斯閣下,告訴你們多少遍了,請稱呼我的職務,而不是爵位!副統領閣下,您不覺得這裡很像母星么?只是太小了點。」

這個叫昆塔斯的年輕人有點摸不著頭腦,這裡跟母星差著十萬八千里,唯一相同之處就是也有海洋,但是整個星球所有海洋加起來也不及母星的一個零頭。

唉!貴族少女就是喜歡無病呻吟,有這抒情的功夫,倒不如努力提升自身實力來得實在。

昆塔斯心裡雖這麼想,但嘴上卻恭敬說道:「統領大人,這顆無名行星是有點像母星。」

昆塔斯的真正實力是遠超眼前這位少女的,卻只是團隊三名副統領之一。說實話,這位男爵大人其實是整個「費米拉暗影團」實力最差的一位。就因為她的血統?她是貴族?真不明白,「暗帝」陛下為什麼會讓這麼個丫頭片子來當團隊統領?而原統領費米拉大人只好去當副統領了。

雖然對陛下的命令絕對服從,但昆塔斯每每想起此事還是有點不能理解。還好來到這個連星際坐標都不知道的星球並不是作戰任務,基本無所事事,主要工作就是在這個海島上建立一個基地並維持它的運轉。其實昆塔斯是更願意去執行作戰任務的,畢竟那樣才有一絲可能提升他幾乎再也無法提升的實力。

如果這樣的話,這位男爵大人還算是個合格的指揮官吧!昆塔斯心裡自嘲一笑。

昆塔斯直起身,回頭望了一眼基地,三座巨大的正四面體金字塔高聳入雲,通體黝黑,中間那座大,兩邊的那兩座金字塔要小不少。大的那座金字塔裡面沒有任何生命,死氣沉沉,也沒有安裝必要的設備,只是個別部份是按照神廟的外表仿建的,十分逼真。

整個基地所有的功能和生活供給主要在另兩座小一點的金字塔里。但是中間那座奇怪的金字塔卻只有眼前這位男爵大人才有許可權入內,也不知道她進一座空著的金字塔里做什麼?這是費米拉大人親口交代的,其他「費米拉暗影團」成員,還有基地里當作苦工的兩百個豪斯族奴隸,膽敢走近被稱為神廟的金字塔警戒圈以內,無需問責審判,就地格殺,由費米拉大人親自執行。

還有另一條幾乎是匪夷所思的命令也會導致上述後果,那就是所有人包括男爵大人本人嚴禁飛離這顆行星的大氣圈,所有探查設備嚴禁繪製這個恆星系主序恆星為中心半徑五光年的星圖。(光年:帝國通用大尺度時空計量單位,尺度與我們熟悉的光年一致)

沒有使用星際飛船運輸,而是耗費巨資通過昂貴的「時空之門」傳送來建設基地的材料和設備,還送來包括「費米拉暗影團」在內所有人員,所建立起來的這個基地,居然不讓繪製星圖?海神保佑,帝國所有類型基地主要功能之一就是繪製星圖的啊!

想到這裡,昆塔斯平時敏銳的思維也有些遲鈍,但又想了想費米拉大人恐怖的實力,昆塔斯不禁感到身上陣陣發冷,然後緊了緊制服的領口。

「已經一百零七年了,這裡的每一滴海水,每一粒砂礫我都像自己的族紋一樣熟悉。昆塔斯,你說,我們什麼時候才能回到母星,回到故鄉啊!」

阿緹婭突然轉過身直視昆塔斯說道。

一陣不小的海風吹拂起她銀色長發,露出前額忽隱忽現的三枚六邊形鱗片,散發出微弱的紫色熒光,美輪美奐,她那帶有令無數帝國臣民神往的金色瞳孔的迷人雙眼,隱有淚光在閃動著。

這突如其來的問題讓昆塔斯一愣,看來男爵大人冰冷的心被思鄉的哀愁融化了,居然對他說話沒有用敬語而是直呼其名?這對視有權使用專屬貴族禮儀為豪的阿緹婭小姐是不可想象的。生來出生貴族階層而沒有經過血與火洗禮的男爵大人畢竟還是太脆弱了,作為一個真正的帝國戰士,尤其是榮耀的「費米拉暗影團」成員,這種情感在任何戰士身上都是不應該出現。才過了一百多年而已,有些特殊的作戰任務需要成千上萬年,而有的潛伏任務可能需要一生的時間。

昆塔斯心裡有點亂,不知道該怎樣回答阿緹婭的問題,只好努力地在心裡總結它的答案,既能安慰眼前的少女又必須讓她堅定信念。

正想著,大地突然傳來陣陣震動,緊接著海面激起無數浪花。

昆塔斯眉頭一皺:難道是星動(地震)發生了?

過去的日子也發生過很多次星動,但他敏銳的感覺告訴他,這次有點不一樣,空中傳動著各種能量波動隱藏著一絲讓他感到心悸的東西。他決定先等候男爵大人下達命令,畢竟男爵大人才是統領,是名義上團隊的最高指揮官,況且自己又在她身邊。

果然,統領反應迅速地下達指令:「副統領閣下,召集你的小隊,去各監測點看看,查清楚哪裡發生了星動,強度多少,預測有無可能影響到基地,同時與其他小隊還有指揮中心保持聯絡暢通,我去主控室找費米拉大人。」

「遵命,男爵,額,抱歉,統領大人!」說完,昆塔斯身形一閃,極速向一個方向飛去。

看著昆塔斯離開,阿緹婭猶豫了一下,快速向第一個小一點的金字塔疾奔而去,那是主控室所在。

阿緹婭邊跑邊疑惑:那九個人怎麼會突然出現併發瘋似得沖向神廟?這不尋常的星動難道是神廟造成的?身為帝國最尊貴血統的一員,阿緹婭對神廟裡的事物感覺敏銳程度是遠超其他人的,這是由於習得帝國皇族不傳秘術的原因。

難道是「他」出了問題?想到這裡阿緹婭不禁心急如焚,決定先不去主控室找費米拉大人,而是直接去神廟。

但這也不可能啊!神廟裡正在「恢復」的「他」血統比自己還要高貴千百倍,是真正的皇族成員,不然「暗帝」陛下是不可能派遣那十個人守衛他的。

那十個人每一個實力都比肩「雙子皇帝」,在他們與「雙子皇帝」時空通信的時候,「雙子皇帝」對他們十個人頗為客氣,甚至都感覺不到命令的口吻。這十個人是從哪裡冒出來的?自己身為貴族的身份和許可權卻聽都沒聽說過,況且這十人每時每刻總有一個人貼身守衛在「他」的身邊,而其他九個人則呆在自己的「里世界」中,分佈在神廟附近數千符的空間中潛修。(符:帝國通用小尺度空間計量單位,一符約等於九千米)

最近這十年輪值的人,自己沒記錯的話,應該是那「十人」的頭領。憑自己特殊的感覺,這個頭領氣息比另外九個人加起來都讓人感到壓抑,難道這樣都能出問題?

「暗帝」給自己的命令是遠赴這個小小的星球,以建立一座普通基地為掩飾,架設一座「黑域塔」。

「黑域塔」是帝國皇族獨有的限制級絕密設備,但阿緹婭在看過了「黑域塔」的真面目之後堅信,這玩意憑「八旋星系」(銀河系)的科技力量是造不出來的。就連純正的阿特斯族(帝國實際統治者階層,統稱貴族)成員也沒幾個知道帝國有這東西,更別說這個星球上其他人了。

即便是自己,也是因為自己的心靈力場天生就異常強大穩定,並且還因為血統關係可以和所有阿特斯貴族成員用秘術進行特殊的「心靈共振」,而被當成「最安全」的通訊工具派遣到這個荒涼的恆星系來,用以「他」和母星之間的聯絡,不然怎麼可能讓自己接觸這等帝國絕密?

還有一個阿緹婭個人分析的原因:可能是自己此前從來沒有像其他族人一樣,被委派任務擔任官職或者離開母星去「流浪」。從這個角度看,理論上用這樣最單純的族人當通訊工具,確實是「最安全」的。

阿緹婭大概了解到,建成的「黑域塔」,也就是最大的那座金字塔會自動汲取宇宙中的反物質能量,再經過一系列複雜的轉化,產生基本粒子級數穩定的反物質粒子散發到直徑十光年的範圍,從而徹底屏蔽這十光年範圍內的時空。

從外面觀測的話,這片時空就是一片混亂的虛無,什麼都沒有,即便用最尖端的探測手段,也只能探測出稀稀拉拉即危險又沒有利用價值的穩定反物質粒子。

這等機密就連費米拉大人也不知道詳情,他更不知道這個海島上實際多出來了「他」和那十人。那十人其實就在這座海島附近,只是他們實力境界高得遠超自己想象,即便是費米拉大人也絲毫感覺不到他們的存在。

九個在神廟外的人,之所以平時要進入自己的「里世界」,只是為了少惹麻煩而已。現在,阿緹婭憑藉他們給自己的「信標」,能感覺到他們真是急眼了,方寸大亂,一邊拚命壓制自己到「完美」的程度,不泄漏一絲能量,一邊像個帝國普通戰士一樣朝神廟飛去。

真的是「他」出事了?「暗帝」只交代了有個皇族最重要的成員在「流浪」的時候被桀族人追殺致重傷,特意挑了這麼一個荒涼的三不管的地方等待漫長的「恢復」,派那十個人還不放心,還要動用「黑域塔」來為其隱藏。

帝國每一位皇族成員都是很寶貴的,數量稀少到令人髮指,不過區區數百人而已。只要血統被確定為皇族級別,每一個人都擁有令人羨慕到發狂的特殊隱藏技能:「覺醒」。

這是皇族獨有的專屬秘技,並且不需要刻意修鍊,是天生的、被動的,只跟血統有關。只不過「覺醒」的時間不確定,長短不一,「覺醒」后的皇族成員會在體質、天賦、心靈、悟性、思維等各個方面全線飆升,並且視自身的修鍊特質,海神阿特斯會在冥冥中賜予其中極小部分人「終極進化」,俗稱「海神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