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自然!」華新傲然的道。

「那是自然!」華新傲然的道。

「我相信你!」趙國棟並不是特別在乎彭媛媛像少女一般的粉嫩,他要的只是彭媛媛對他的忠誠和清白,至於粉嫩的女人,他想要多少就有多少,也從來不缺少粉嫩的女人。

「病人眼中是沒有男女之分的。」華新鄭重的道。

「好!」趙國棟不由拍了拍華新的肩膀,「那就看你得了。」

「好!」華新點頭。

「咔嚓。」

這個時候,房間門頓時打了開來。

「看見了。」

「現在就看用了生機膏之後的效果了。」

「華院長,現在我們就看你得了哦!」

一群闊太美婦不由興奮的看著華新。

「你們覺得顏色如何?」華新環視著這群闊太美婦道。

「還好吧,不算特別黑,但也不算特別粉嫩了!」

「如果能通過生機膏,像少女一般的粉嫩,那簡直太爽了。」

「粉嫩的希望就看你了哦,華院長!」

……

一群闊太美婦不由希冀的看向華新。

「趙老哥?」華新徵詢似的目光看向趙國棟。

「華老弟,老哥相信你!」趙國棟不由拍了拍華新的肩膀,故意做出一份信任的模樣。

「好。」

「既然趙老哥如此信任老弟,那老弟也不會讓老哥失望的,一定會還老哥一個像少女一般粉嫩的老婆的。」華新斬釘截鐵的說道。

「嗯嗯!」

趙國棟點頭。

「老哥,那我就進去了哈。」

華新沖著趙國棟打了聲招呼就向著房間裡面走了進去。

咔嚓。

華新反手就關上了房門。

此刻,房間裡面燈光明亮,彭媛媛身著天藍色的晚禮服就這麼坐在床邊。見到華新進來的瞬間,就把燈光給關了,整個房間裡面顯得黑漆漆了起來。

「嫂子,你把燈都關了,我怎麼替你治療啊。」華新不由無奈的說道,「你不開燈,我怎麼知道是什麼顏色,黑到什麼程度啊。」

「……」彭媛媛聞言,就是一陣無語。但是,華新的話也沒什麼不對。但,她在華新的面前就是做不出。

「咔嚓!」

華新摸到了開關的位置,旋即開了燈。

彭媛媛身著天藍色的晚禮服,就這麼坐在床頭上,抱著雙膝,露出晶瑩的腳趾,把頭埋的低低的,根本不敢去看華新。

「嫂子,這沒什麼,就像你平時去看婦科醫生一樣!」華新一臉邪魅的凝視著彭媛媛。

「哦!」

彭媛媛抱著自己的雙膝,淡淡的說道。

「嫂子,你想什麼對方變得粉嫩,你就告訴我,然後讓我看看,檢查檢查,我才能對症給葯。」華新邪笑的凝視著坐在床上的彭媛媛。

(本章完) 「沒!」

「沒什麼地方!」

彭媛媛還是放不開的道。

「呃……」

「沒地方,那你幹嘛進來啊,要是讓其他賓客知道,你並沒有什麼地方希望變得粉嫩,怎麼給她們交代啊,這豈不是會讓她們失望啊!」華新不由說道,「你剛才和其他女眷說了什麼地方,給她們看了什麼地方,你就告訴我,我好適當的根據不同的地方然後進行配藥,嫂子,你知道了么?」

「知道了!」

彭媛媛弱弱的說道。

「既然知道了,那你就告訴我丫。」

華新看向坐在床頭之上的彭媛媛說道。

「哦!」

彭媛媛還是有些放不開。

畢竟,剛才給那群闊太美婦看的地方,實在有些隱秘。

「嫂子,既然你這麼放不開就算了,我是無所謂的,就是不知道你等下怎麼和那些特別期待的人交代啊!」華新一副無所謂的態度道。

「……」

剛剛隨著那群闊太美婦進入了房間,那些闊太美婦就迫不及待的告訴了彭媛媛兩個地方需要特別注意,是女人最重要的兩個地方,如果那兩個地方變得特別粉嫩的話,那就太完美了。可是,當著華新的面,彭媛媛還是一點也放不開。

「我是無所謂的拉。」

華新聳肩,旋即坐在了床尾,看向彭媛媛的道。

「……」

彭媛媛心中一陣嘀咕,你特么當然無所謂。

「嫂子!」

華新不由疑惑得看向彭媛媛。

「罷了,罷了。」

良久,彭媛媛終於鬆了口氣,心裡想道:「反正就當是婦科檢查吧。」

「你放開了?」華新一臉邪魅的看著彭媛媛的道。

「反正就當是婦科檢查了唄。」彭媛媛癟嘴的說道。

「你這麼想,就對了,本來就是一起婦科檢查嘛。」華新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著。

「那你想讓什麼地方變得粉嫩呢,就告訴我,看看已經黑到了什麼程度?」華新不由邪笑的看著彭媛媛。

「還能是什麼地方?」彭媛媛不由白了華新一眼道,「就是女人最重視的兩個地方唄。」

「女人最重視的兩個地方?」華新一臉狐疑,「那是什麼地方,嫂子,你就把話說清楚一點吧。」

「……」彭媛媛一陣無語,哪裡不明白,華新那是故意的,深吸了口氣道,「最容易變黑的兩個地方了啊。」

「什麼最容易變黑的地方啊!」華新故作什麼也不知道的樣子。

「你……」彭媛媛心裡那個鬱悶,豈能不明白華新是故意的,「自然是下面和上面的三點了唄。」

「哦。」

華新恍然大悟的道:「原來如此。」

「既然嫂子,你這麼說,那你就給我看看具體的情況吧,我才好根據具體的情況,進行相應的藥量的分配,還有針灸的手法等等。」華新故作思考的模樣說道。

「……」

「好吧!」

彭媛媛掙扎了半響,終於點了點頭。

旋即,就扭了扭肩,伸手把肩膀上的肩帶往下面一扒。

然後,就露出了帶著凶衣的凶口。

「繼續啊!」

華新凝視著彭媛媛,一臉邪魅的笑道。

「呼呼呼!」

彭媛媛深吸了口氣,伸手到了背後,終於卸掉了凶衣的扣子。

只是,她還是有些矜持,有點放不開,就這麼捂著自己的凶口,遮遮掩掩的。

「嫂子啊。」

「大家都在外面看著呢,我們好好的治療治療,給她們看看效果,你這樣放不開,我怎麼好治療呢,耽誤了時間,還讓人家誤會,我們在裡面怎麼樣怎麼樣呢。」華新不由催促的說道。

「好吧。」

彭媛媛一聽也是這麼個道理。

必定耽誤的時間太久,難免不讓人有其他想法。

這個時候,她才鬆開自己的雙手,把自己的凶完全暴露在了華新的面前:「她們就想知道這裡也能變粉嫩么?」彭媛媛指著自己的點道。

「當然!」

華新傲然的道:「先讓我看看具體的情況,我才能對症下藥啊。」

「好吧,那你看吧。」彭媛媛很是無奈,只能閉上了自己的眼睛,任由華新凝視著自己毫無保留的凶口以及凶上的2點。

「還好啊,顏色不算特別的深!」華新眼睛瞅了過去,仔細瞧了一陣,旋即說道。

「哦。」

彭媛媛有些臉紅。

「還有什麼地方么?」

華新不由反問。

「還有下面。」彭媛媛羞澀的道。

「哦。」

華新點頭:「那就讓我看看具體的情況吧。」

「好吧。」

彭媛媛很是無奈,但事情已經到了這一步了。

外面這麼多闊太美婦期待著,自己也不能什麼也不做吧。

「就權當是進行婦科檢查吧。」彭媛媛這麼安慰著自己,旋即就掀開了蓋住自己小腹的天藍色晚禮服,然後伸手就扒拉下了自己的內K,只是她雖然扒拉下了自己的內K,卻還是用天藍色的晚禮服遮擋著,完全放不開。

「哦。」

「我知道是什麼地方了!」

華新看著彭媛媛的模樣道:「嫂子,你不用忌諱,在醫生的眼中並沒有什麼男女之分,只有病人!」

「……」

彭媛媛雖然承認這話很多,卻不相信華新。

「既然嫂子不相信我,那我也沒有任何辦法了,就讓她們在外面等了唄。」華新無所謂的聳了聳肩。

「……」

半響,彭媛媛才無奈的點了點頭:「好吧。」

同時心裡想到,這不過是婦科檢查罷了。

婦科檢查而已,又有什麼不妥當呢。

她這才放開了自己的心態,然後挽起了自己的天藍色晚禮服裙擺道:「華老弟,你檢查吧。」

「OK!」

華新邪笑著,笑眯眯的看著彭媛媛。

彭媛媛禁閉著自己的眼睛,雙手抓著天藍色的晚禮服裙擺,提到了自己的腰部上,把下面完全暴露給了華新。

「呃……」

「嫂子,你這內還沒脫掉呢!」

華新一臉邪魅的凝視著。

「……」

彭媛媛頓時就被羞的滿臉通紅。

「嫂子,砸能不諱疾忌醫么?」華新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著,「我可是醫生,眼中哪裡還有男女之分,只有病人。」

「……」彭媛媛一陣無語,為了不耽誤時間,怕外面的人胡思亂想,抬了抬自己的屁股,旋即就把自己的內K給扒了下來。

(本章完) 「這樣就對了嘛,咱可是市一醫院正規的醫生,你怎麼能把我當赤腳醫生一樣,或者是那些神棍一樣騙財騙色呢!」華新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著。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