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揚,多年不見,你已經這麼強大了。」

「風揚,多年不見,你已經這麼強大了。」

此時,呼延煌卻是忽然開口,問道:「我想知道,你是不是偷走了風族的鎮族神術?」

「恩?」風揚看向呼延煌,發現這呼延煌並不想要第一時間殺死自己,反而是問出來一個莫名其妙的問題來。

「我不過是風族最外圍的弟子,風族神術我聽都沒聽說過。」

風揚冷哼,極力運轉元氣修復身體,能拖一會是一會。現在對於風揚來說,時間是最為寶貴的。

「那我想知道,為什麼神龍帝國四大家族,都對你下了格殺令?」

呼延煌想了一會兒,也沒有想出來個緣由來,直接問道。

「什麼?四大家族都對我下達了格殺令?」

這一個消息,聽到風揚耳朵里,就像是憑空一個炸雷,震驚莫名。

「我不過是得罪了龍家,四大家族根本沒有理由對我下達格殺令!」

「少爺,先殺了他,防止夜長夢多。」

一旁的呼延氏族人悄聲向呼延煌說道。

「嗯!」

呼延煌點點頭,手掌一翻,一把閃爍著綠幽幽光芒的匕首就出現在手掌之中。 第144章打仙棍神威

「風揚,這是奪命幽魂,是天底下最毒的一樣毒物,能夠死在奪命幽魂之下,你也算是沒白活一場。」

呼延煌嘿嘿一笑,拍拍身邊魂獸的腦袋,一步一步向著風揚走來。

幾年的時間過去,呼延煌比以往更加高大了,修為也不知道現在達到了什麼程度。

「嗚……」

就在呼延煌即將走到風揚近前的時候,呼延煌的那隻魂獸卻是一口咬住了呼延煌的衣角,拉扯著不讓呼延煌上前。

「怎麼了?」呼延煌神色一動,清清楚楚地感覺到自己這隻魂獸那發自內心的恐懼。

「上一次在流雲城,你真的被他嚇破了膽了?」

呼延煌神色難看,流雲城之中所受到的屈辱至今難忘,自己毫無還手之力,而自己的魂獸更是被風揚一吼差點兒嚇破了膽。

「少爺,殺此人不用您出手,他已是受傷之軀,不足為懼!」

站在呼延煌跟前的一位呼延氏少年開口,露出一絲猙獰的笑容,向著風揚走來。

「嗯,你去探探他的虛實。」

其實,呼延煌心中也沒什麼底,這幾年的時間,雖然自己拚命修行,也不過是達到了氣海境巔峰而已。幾年時間從搬血境四重天達到氣海境九重天,這樣的進步速度絕對是超越一般人的,但是呼延煌就是覺得風揚是一個難纏的人物。

「小子,你惹了我們呼延氏,早晚都是死,雖然讓你逃脫了幾年時間,但是現在,是你付出代價的時候了!」

那呼延氏少年嘿嘿怪笑,身形一動,卻是啪啪啪直接開啟了九塊天鎖,一腳踹了過來。

「搬血境九重天?」

風揚雙目之間神光一閃,伸出手掌,朝著那少年膝蓋就砸了過去。

「咔嚓!」

一陣令人聽著都覺得牙酸的聲音傳來,那開啟了天鎖的腿直接被風揚一掌打斷,呼延氏少年面色瞬間漲紅,整個人被擊飛了出去。

「啊!我的腿,啊!」

呼延氏少年在地上瘋狂地打滾,看著風揚的雙眼之中充滿了驚懼,就像是在看著一頭凶獸一般。

「沒有開啟天鎖,只是肉身力道直接就打斷了一個搬血境九重天修行者的腿?」

呼延煌眼神不變,心中卻很驚訝,呼延煌知道這呼延氏少年的力道是呼延氏之中都少有的,開啟九塊天鎖之後可是直逼一萬斤力道了。

「這人是妖怪么?」

其餘呼延氏族人看到這一幕,一個個面色發白,往呼延煌身後躲去。

「廢物,一群廢物,連一個受了重傷的人都打不過。」

呼延煌心中氣憤,看向一旁的風雨晨,道:「你上!」

風雨晨面色一變,卻是硬著頭皮,道:「好!」

「嘩!?嘩!」

風雨晨有和風揚打鬥過的經歷,甚至可以說那次經歷是人生當中的一大屈辱,一個搬血境的修行者被一個沒有踏入搬血境的小孩打得滿地找牙。

而有了那一次打鬥的經歷,風雨晨卻是知道風揚優勢就在於力道,方才那呼延氏少年上前和風揚硬拼力量,豈不是找死么。所以,風雨晨沒有二話,上來就召喚出元氣之鎧,手中拔出一桿長棍,朝著風揚砸了過去。

「風揚,你現在身負重傷,元氣都用來療傷了,我看你怎麼抵擋我的元氣攻擊!」

風雨晨撲向風揚,神色變化,這樣的機會風雨晨等了好幾年了,終於可以親自斬殺這自己怎麼看都看不順眼的傢伙了。

「哼!」

風揚眼看著那長棍上面裹著元氣砸過來,卻是一生冷哼,如同平地一聲炸雷一般。

「額……」

風雨晨被這一聲冷哼嚇了一跳,前沖的身形也停滯了一下。

「廢物!」

呼延煌看到這一幕,卻是心中更加憤怒,對方只不過是一個受了重傷的人,而自己這些手下卻一個有用的都沒有,一個個反倒是被對方給嚇得不輕。

「你……去死吧!」

風雨晨面色漲紅,對於自己方才軟弱的表現無比憤恨,手中的長棍砸落下來的力氣卻是又增強了幾分。

「風雨晨,我很奇怪為什麼你這麼恨我,可惜的是,你永遠都不會是我的對手。」

風揚看著風雨晨,忽然有些同情他,揮出手掌,一把握住了那砸落下來的長棍。

「唔……」

風雨晨漲紅了臉,使勁吃奶的力氣想要將長棍從風揚的手中拔出來,卻發現這長棍如同插在磐石之上,根本難動分毫。

「風雨晨,你的父母被妖魔殺死,讓你自己都心理扭曲了,你也是替呼延煌賣命,我不殺你。若是你再不知死活地來挑釁我,下一次你就沒有這麼好的運氣了!」

風揚冷聲說道,手掌猛地一揮,風雨晨和長棍一起被風揚拋了出去。

這股力道太強,幾乎達到了十萬斤力道,那裡是風雨晨這氣海境一重天的傢伙能夠抵擋的,飛在半空中時就已經昏厥過去了。

「砰!」

過了半晌,遠處傳來一陣響動,卻是風雨晨不知道被風揚給扔到了哪個山溝里去了。

「風揚,你還真是出乎我的預料,你的肉身力道,絕對超越一般的異族了。」呼延煌心中終於平靜下來,看著風揚,道,「可惜,你現在沒有元氣,只能靠力量和人拚鬥,今天你必死無疑!」

呼延煌哈哈一笑,身體周圍猛然騰起一層元氣之鎧,其手中的奪命幽魂匕首也冒出閃耀的綠芒來。

「族老給我這把匕首,專門用來取你的性命,我看你怎麼活,哈哈哈哈!」

一邊狂笑著,呼延煌施展身法,整個人化作一道魅影,沖了過來。

風揚暗嘆一口氣,緩緩站起身來,只能療傷到這裡了,因為心中有一股感覺,這柄綠幽幽的匕首好像是專門準備給自己的。風揚從那匕首上感受到了真真切切的生命威脅,這柄匕首絕對能殺死自己,毫不費力。

「殺!」

強大的元氣從呼延煌身體之中衝出,氣海境九重天絕對是氣海境一重天無法相比的,這股元氣如同大江一般,鋪天蓋地而來。

「砰砰砰砰!」

一團團元氣迸射而出,轟擊在身體之上,沖入風揚的身體之中。

「混元一氣!」

風揚提起體內所剩無幾的氣血,運轉起自己唯一能夠運轉的一樣術法,抵擋這元氣的瘋狂攻擊。

「風揚,你不是氣力大么,我就不和你比拼氣力,我要用元氣淹死你!」

人的力氣雖然可以很強大,但是用元氣施展出來的神通術法可是徹底不同的,術法神通可以讓元氣發揮出數倍於己的力量。就好比那龍飛劍法,一斬之威甚至可以超過數十萬斤的力道。

九天玄鐵堅硬無比,人力不可撼動,但是卻可以用神通術法來煉化,可見這純力量並不是無敵萬能的。

「死!」

呼延煌渾身元氣噴發出來,徹底沸騰,不知道施展出來的是什麼神通術法,風揚感覺自己被一塊海綿包裹住了,渾身力道都施展不出來了。

「噗!」

強行施展力氣,引動傷勢,風揚又是一口血噴出來,身形踉蹌。

「哈哈,少爺要贏了!」

幾名圍觀的呼延氏族人嘿嘿一笑,知道勝負已定。

「死吧!」

呼延煌抓著手中的匕首,撲到風揚身前,直接向著風揚的身體刺去。

「混元一氣法!」

「打仙棍!」

風揚大吼一聲,猛然捏斷手中的一根普通木棍,砸在呼延煌的身體之上。

「唔!」

然而,風揚痛呼一聲,那綠幽幽的匕首根本不受任何阻擋,竟是直接刺入了風揚的胸口。

「轟隆隆!」

驚天動地的巨響傳出,一片小山脈被炸開,瞬間化為了廢墟。

呼延煌首當其中,身體瞬間龜裂,驚恐的眼神,甚至來不及慘叫一聲就直接化為了齏粉。

「少爺!」

圍觀的呼延氏族人同樣沒有逃脫出去,衝擊波的餘威直接將他們震碎,漫天的肉塊混著血液,這是一副凄慘無比的景象。

「砰!」

一團光芒裹著一道身影,離開了這一片天地,向著遠處遁去。

「發生了什麼?」

強烈的震動傳遞到荒城之中,洪荒侯身形一閃,出現在荒城半空之中,望向遠方。只見天地之間一團煙塵遮天蔽日,像是滅世一般。

「誰動用了禁器?」洪荒侯神色一動,向著這片廢墟飛來。

整片山巒被炸開了一個巨大無比的坑洞,這裡的一切生靈都不復存在,盡皆化為了齏粉。

「嗯?」

忽然間,洪荒侯感覺到了什麼,發現一團金色的光芒一閃即逝,遁向遠方。

「好強大的精神力,這裡死掉了一名人族魂獸師么?」

洪荒侯想了半天,覺得沒有必要為此踏入神龍帝國,一轉身,回到了荒城之中。

只是洪荒侯想象不到的是,那殘存的一縷精神力並沒有消散,而是不停地飛著。


一邊飛行,這一團精神力就一邊消解,等到了一個山溝旁,已經幾乎要完全消散了。


山溝之中有一個人形的深坑,深坑之中有一個人正趴在地上,不知生死。

「我……我不能死!」

那團精神力散發出強大的意念,猛地沖入了那不知生死的人體之中。

「啊,啊……啊!」

凄厲的慘叫在山巒之間回蕩,彷彿有人在經歷這天地間最痛苦的事情。 第145章生死輪迴


蠻荒大地,魔怪橫行。手可搬山,腳能破天!

這是一片荒山大澤,是荒域和東荒還有神聖九州交界之地,被稱為這一方大域最為混亂的地方。

「轟!」

一座山嶽被一隻巨大無比的腳掌踩塌,無數弱小的生靈逃脫出來,向著四面八方飛奔而去。

然而,一聲怪異的吼叫聲,一張巨大無比的嘴巴從雲層之上降臨而下,猛然一吸。

「嘩……」

無窮無盡的生靈翻滾著被吸入那巨大無比的嘴巴之中,嘎嘣一嚼,墜入腹中。

「吼!」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