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K,就這樣說定了!」李太太旋即咬著華新的耳朵就是一陣蹂躪,旋即蹲了下來,片刻后,華新就就變得乾乾淨淨了,「好了,乾淨了,我們也是時候出去了。」

「OK,就這樣說定了!」李太太旋即咬著華新的耳朵就是一陣蹂躪,旋即蹲了下來,片刻后,華新就就變得乾乾淨淨了,「好了,乾淨了,我們也是時候出去了。」

「啪!」

「真乖!」

華新給了李太太P股一巴掌道。

「嗯。」

「好舒服!好爽!」

李太太被華新打了一巴掌,嬌滴滴的羞答答的在華新的身上磨蹭著。

「那好弟弟,姐姐就先出去了哦,弟弟真棒尤其是弟弟的弟弟更棒!」李太太的手也不知道伸到了什麼地方去,對著華新一陣撒嬌,旋即這才離開了女士衛生間。

「嘿嘿。」

華新嘴角微翹,隨後也離開了女士衛生間。回到了酒會現場,酒會現場男士一身燕尾服,西裝革履,女士都是晚禮服裝扮,各個明媚靚麗,真相鬥艷。而華新一身普普通通的休閑裝,顯得異常的另類,引來不少人詫異的眼神,難以想象蓉城十大富豪之一的趙家趙國棟舉辦的酒會還有這麼不知輕重,不知道禮數的人存在。如此隨意的打扮,談何尊重酒會的主辦方趙家呢。

華新直接無視了酒會現場那些通過名牌服飾裝扮的盛裝出行的男男女女,向著酒會裡一邊的自助餐區域走了過去。酒會舉辦的意義本就在於擴大彼此的人脈關係網,根本就沒人在意吃喝。

「婷姐!」

華新走到自助餐區域,沖著葉婷打著招呼。

「華老弟,你來了。」

葉婷不由熱情的迎了上去,滿臉羨慕的說道:「這就是蓉城的上流社會啊,一個個都穿得那麼的光鮮亮麗,真是讓人羨慕啊!」葉婷雙眼放光的凝視著那些身著晚禮服的女士們。

「嘿嘿!」

「婷姐,你想也是可以的!」

華新不由一臉邪魅的凝視著葉婷,就差把自己的咸豬手放在葉婷的身上了:「只要你這天下第一食坊的名聲打出去了,還差這些人不真相追逐么?」

「嘿嘿!」

「華老弟說得是!」

葉婷聞言,眸子裡面就不由閃爍著憧憬的小星星。

幻想著自己也身著名貴的晚禮服,然後出席各種酒會,想想都讓人覺得興奮。

「華老弟,這次多虧了你,婷姐的店子也能出現在酒會現場里!」葉婷感激的說道,就差撲進華新的懷裡面了。

「嘿嘿。」

「我不照顧婷姐,誰照顧婷姐呢!」華新一臉邪魅。

「討厭!」葉婷哪裡不知道華新的心思,不由嬌俏的白了華新一眼。

「喲,你還真能進入酒會呢,真是讓人大跌眼鏡啊!」這個時候,一道充滿嘲諷的聲音傳了過來。吳鵬摟著自己的女伴走到了華新的身後。

「原來你是負責酒會自助餐的夥計,我還真以為你會是蓉城十大富豪之一趙家趙國棟邀請的賓客呢。」吳鵬輕蔑的說道,「不過,什麼身份的人就要走什麼身份的門,就你這樣負責自助餐和酒水的傢伙,就應該從後面進來,即使從前門進來,也應該好好的穿著你的服務員的制服!」

「聒噪!」

華新不耐煩的撇了吳鵬一眼。

「你說誰?」

「你一個下人,也敢這麼和我說話,你特么活膩歪了么,我一句話就能讓時代國際酒店把你給開除了。」吳鵬怒視著華新。

「親愛的,我們不和一個下人一般見識!」吳鵬身邊的女伴連連安慰著吳鵬,白嫩的小手輕輕的撫摸著他的凶口替他順氣。同時,招手,叫道,「負責人呢,經理呢。」

「哼!」

吳鵬見酒會現場這麼多人都朝著這裡看了過來,也不想丟了自己的面子,瞪了華新一眼,輕輕的哼了聲。

「既然你是這裡負責幫忙的夥計,那就請給我一份吃的!」吳鵬故作大方的指使著華新,隨手點了幾樣天下第一食坊的鎮店名菜道。

「滾!」

華新懶得搭理吳鵬,直接無視之。

「華老弟。」

葉婷有些緊張的凝視著華新。

「沒事!」

華新笑道:「一個跳樑小丑罷了,他還以為自己是誰呢。」

「你說什麼?」

吳鵬見到自己被華新給無視,還讓自己給滾。

如果當著蓉城上流社會這麼多名流的面被如此掃面子,那麼,他這張臉以後還怎麼擱啊。

「請注意你的態度,這是你負責自助餐夥計應該有的態度么?你的頂頭上司呢,經理呢,負責人呢……」吳鵬極力維持著自己的風度,指責著華新。

「這時代國際酒店好歹是五星級酒店,舉辦酒會的人也是蓉城十大富豪之一趙家趙國棟的酒會,怎麼會安排這麼不知禮數的人負責自助餐呢。」

「是啊,難以相信!」

「酒會的自助餐,一向不是以西餐為主么?怎麼今天卻冒出了一個中餐的區域,真是怪了!」

周圍的人被這邊的動靜吸引,不由紛紛看了過來。

看著華新的眼神之中充滿了輕視甚至是無視,彷彿華新就是那麼一個可有可無的人一般,根本入不了她們的法眼。也對這邊的動靜沒有任何的興趣,只是簡單得撇了一眼,隨意說了那麼幾句,就把自己的注意力放在了身邊的同伴以及即將接觸的夥伴身上。

吳鵬感受著酒會的賓客都對華新報以輕視和無視,臉上也不由露出了上位者的驕傲,挺直了脊梁骨,高昂著頭,輕蔑的俯視著華新。

「聒噪!」

「滾!」

華新豁然站了起來,然後一巴掌抽了過去!

(本章完) 「啪!」

一聲清脆的耳光聲回蕩在酒會現場。

吳鵬整個人被華新直接抽飛了出去,撲通一聲摔倒在地上,並且滾出去了幾米之遠,連帶著吳鵬的女伴也被帶著一個踉蹌,摔倒在了地上,整個酒會現場一片嘩然。

「啊!」

「這人太粗魯了,也不知道這樣的人怎麼能夠出現在酒會現場裡面。」

「太不知道禮數了,不過看他一身地毯似的打扮,也不可能是什麼世家公子,高官權貴人家的公子。」

「吳鵬可是吳家的公子,雖然吳家並不像趙家一樣,是蓉城十大富豪之一,不是一流家族,但好歹也是身價幾千萬接近億元的傢伙,被人當眾打臉,吳家的顏面何在,這人也不知道什麼人,就敢亂打人。」

「打人不打臉,而且還是當著蓉城上流社會名流的面,打人臉,這是赤裸裸的羞辱!」

……

參加酒會的蓉城社會名流,各大家族紛紛看向這邊,竊竊私語著。

同時看著華新的眼神就彷彿看一個死人一般,蔑視的搖了搖頭,根本就沒有把華新這樣一個無名小輩放在眼中。

而且,小輩的爭鬥也不被她們放在眼中,紛紛無視之,就當一場熱鬧看著。

「啊……」

吳鵬被華新一個耳光直接抽翻,摔倒在了地上。

周圍人竊竊私語和玩味的眼神,落在他的眼中,讓吳鵬感覺異常的難堪,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得了。

「你敢打我!」

吳鵬暴躁的從地上爬了起來,向著華新沖了過去。

為了挽回自己的顏面,揚起拳頭就向著華新砸了過去。

「哈哈。」

「有熱鬧可以看了。」

「這些小輩啊。」

「倒是那小子還真是把自己當回事了,一個普普通通的小夥子,也敢和身價幾千萬接近億元的吳家做對,羞辱吳家公子,那不是羞辱吳家么?也不知道死字是怎麼寫的。」

「沒有一點自知自明,終究只能在社會底層裡面混。」

……

酒會現場,賓客們都把這一出鬧劇當著玩笑來看。

「滾!」

當吳鵬再次衝過來的時候,華新揮手一巴掌再次把吳鵬給抽飛了出去。撲通一聲摔倒在地上,要多難堪就有多難堪。

「哈哈!」

「這小子還真是年輕氣盛,什麼人都敢打,還一而再而三的羞辱,真是不知道死活啊!」

「不過,這小子身手倒是挺不錯的。」

「身手不錯又怎樣,以吳家在蓉城的背景和人脈關係,分分鐘玩死他。」

「他到現在還沒有明白過來,能參加這樣酒會的人,豈能是他輕易能夠得罪的。」

「他一個打工的,社會下層的,還能抗衡得了吳家么?不作死便不會死啊!」

……

周圍的賓客們紛紛議論著。

而在人群裡面,吳鵬的父親吳剛臉色鐵青的走了出來。

「你特么還嫌棄不夠丟人的么?」吳剛走了出來,攙扶起了吳鵬!

「爸!」吳鵬既是憤怒又是委屈的撇了一眼吳剛,見自己老爸臉色異常難堪,吳鵬的頭就不由低了下去。

「哼,不中用的傢伙。回去給我好好的面壁思過,扣除一年的零用錢!」吳剛罵道。

「爸!」被扣除一年的零用錢,這讓他這一年怎麼過。

「哼!」吳剛沒有理會吳鵬,冷哼了聲道,「整個吳家都被你搞成了笑柄。」

「是!」

吳鵬不由低下了頭。

「年輕人,身手不錯嘛。」

吳剛旋即走了過來,面向華新。

「喲,打了兒子,來了勞資么?」

華新輕蔑的撇了一眼吳剛。

「打人不打臉,這麼說,你是不把我吳家放在眼了哦?」吳剛見華新一臉輕蔑的眼神,心裡也湧出一股火氣。

「吳家,是什麼東西?」華新淡淡的說道。

「你……」吳剛聞言,心裡的火氣彷彿火山即將爆發一般。

而華新的這句話,頓時引起了整個酒會的嘩然。

吳家雖然不是蓉城最頂級的幾大家族,但卻也不是任何一個家族和個人能夠肆意侮辱的。華新這話,徹底的把吳家得罪的死死的。試問被誰當著這麼多社會名流的面肆意踐踏他的尊嚴打他的臉,他還能淡定么?

畢竟,樹活一張皮,人活一張臉。

「好,很好!」

「我吳家不是個東西!」

吳剛凶口劇烈起伏著,狠狠的瞪著華新:「你說的!」

「我說的,又如何?」華新輕蔑的撇了吳剛一眼,「聒噪!」

「你……」吳剛難以相信,自己吳家參加一個酒會,也能被人如此的鄙視和肆意的踐踏。這讓吳家的尊嚴往哪裡放,而且還被這麼多人看著,他今天如果不能找回吳家的尊嚴,整個吳家都會淪為蓉城上流社會的笑柄。

「今天,你必須給我吳家道歉!」吳剛冷冷的凝視著華新,恨不得把華新給吃了似的。涉及吳家尊嚴的問題,沒有任何商量的餘地。

「聒噪!」

「滾!」

華新如同對待吳鵬一樣,豁然一巴掌抽了過去,直接把吳剛給抽飛了出去。而這一幕頓時就引起了整個酒會現場的嘩然。

「太囂張了。」

「這小夥子難道會是什麼權貴人家的子弟,所以才這麼叼么?否則,他是傻子不成,什麼人都敢得罪?」

「我看不像,那一個權貴家族,世家弟子,從小都接受著良好的教育資源,雖然也會出那麼幾個紈絝子弟,但紈絝歸紈絝,也懂得知難而退,什麼人該得罪,什麼人不該得罪,對整個蓉城的知名家族和公子還是了如指掌的,就是避免得罪什麼不該得罪的人。」

「那這麼說,這人就是一腦殘,青年氣盛,不知進退,什麼人都敢打?」

「我看也是這樣!」吳剛被華新一巴掌抽飛之後,頓時引起了整個酒會現場的議論,顯得有些喧嘩。

吳剛被華新抽飛之後,感覺到四面八方傳過來的眼神,讓吳剛異常的難堪。好歹吳家也是蓉城躺躺資產幾千萬接近億元的存在,乃是實打實的二線家族,今日卻被人肆意的侮辱,這讓吳剛如何也接受不了,黑著一張臉就從地上爬了起來,即使今日打得華新低了頭,吳家的面子也徹底的丟了,淪為整個蓉城的笑柄,他撇著華新,眼神之中充滿了濃濃的殺意:「我要你死!」

(本章完) 「……」

周圍的賓客都無語的搖了搖頭。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