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人的求生欲到達了極點之後,就什麼都顧不得了,哪怕是尊嚴。

一個人的求生欲到達了極點之後,就什麼都顧不得了,哪怕是尊嚴。

簽訂主僕契約的時候,居然被瘋老頭給看到了。

鬼修羅心中那叫一個恨,恨不得也把瘋老頭一同殺死。

他的拳頭緊緊的捏着,心中的恨意蔓延開來。

他聽到了自己的心臟,撲通撲通的在跳。

鬼修羅聽到了莫白呵斥他的聲音。

“鬼修羅,你這是在做什麼?”莫白冷哼道,“給我專心一些,不要分神,你要是敢消耗我的精神,我就不籤這字契約了。”

不籤,那就意味着死!

莫白絕對不會放任鬼修羅的,鬼修羅打了個寒戰。

“好好好,我馬上籤。”

真是瘋了!

他居然會相信莫白,而且還上趕着籤主僕契約。

那就慢慢的熬吧,他一定要熬到莫白死,然後多少一句身軀成爲一個真正的人。

莫白想要變成大帝,修煉到大乘期,時間還長的很呢。

以莫白的性子,很有可能在這修煉的過程當中就得罪了哪個大佬,直接把他給殺了。

那個大佬身上不一定有靈魂防禦的靈器,他就可以奪取那大佬的身軀。

到時候……

鬼修羅想着這些,才漸漸的沒有那麼排斥。

終於眼前的一切變得清晰起來。

鬼修羅睜開了雙眼,他看到的是莫白。

他的意識可以外放了,可以看到周圍的一切。

“鬼修羅從今天開始,你可就是我的僕人了。”莫白麪帶微笑。

“如果你覺得我這句話是誤了你,你大可以去死,不過我希望你能夠安分一點。”

鬼修羅怎麼可能會去死呢?

他都爲了活着願意變成一個人的僕人的,這麼簡單的一句話,他是不會這般意氣用事的。

“鬼修羅成爲我的僕人,你的感想如何?”

莫白繼續笑着說道,鬼修羅心頭怒火翻涌。

可是他沒有辦法反抗啊!

他和莫白簽訂的那是契約,絕對沒有辦法違抗的契約。

“莫白,你可不要這麼得意。”鬼修羅怒吼着說道,“別以爲我是好惹的,你想要得到我腦海當中的那些功法記憶我的同意你也拿不到。”

那些記憶畢竟藏得太深了。

莫白想要強制搜查的話,只會把鬼修羅變成一個白癡。

“那我問你要你到底給不給?”莫白的眼睛笑着問。

鬼修羅沉默了好久,他突然發現自己剛纔說的話就是一句廢話。

他咬着牙,牙齒都快要被他給磨碎了。

“給!”

莫白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他轉身朝着瘋老頭走了過去。

“這個人現在開始是我的僕人了。”

瘋老頭愣了好一會兒都沒能反應過來。

這個世界真是太玄幻了,不愧是可以修仙的大陸。

噬骨纏綿:惡少放過我

那可是萬年之前的修羅大帝啊,竟然被一個20歲出頭的年輕人給收服了。

“莫白,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些什麼?”瘋老頭恐懼的說。

鬼修羅是什麼人?


他一想起來,心中不由自主地就生出了一股寒意。

莫白這就是在鋼絲上的舞蹈,他也是在地心處放煙花。

這要是一個不好,轟的一身全部都炸了。

“你知不知道一個不小心你就會變得粉身碎骨,你的靈魂都會消滅。”

鬼修羅不是好惹的人。

瘋老頭建議莫白,現在立刻馬上把鬼修羅逼死。

莫白搖了搖頭。

開什麼玩笑,他好不容易纔把這貨給收服了,弄死了,那豈不是跟自己過不去嗎?

莫白嘴角露出一絲微笑,“放心吧,風老。”

他怎麼可能放心得了,真是瘋了瘋了。

瘋老頭搖頭嘆氣,“隨便你怎麼樣吧?”

出事了那也不關他的事,他也管不着了。

瘋老頭的臉色微微一變,他聽到了外頭有聲響。

他連忙帶着莫白朝外面走去,就看到有幾個長老駕着飛劍,朝他們這邊走來。


這些長老不知道是來做什麼的,一個個的凶神惡煞。 莫白眉頭一皺,他不想被這些長老發現了。

“你先去旁邊的屋子裏面等着吧。”瘋老頭指了指一邊的房間。

莫白點了點頭,他連忙走入了房間,躲在裏面。

這些全部都是大佬,哪一個省裏拎出來都會比他強的多。

莫白對於他們就是一個螻蟻而已。

因爲莫白是一個螻蟻,他們反而會把他給忽略掉。

莫白安安靜靜的,等着聽到了外頭的聲音。

“瘋老頭,你不知道錯嗎?”

這是一個蒼老的聲音,也是推薦過來的人當中威望最高的一個。

他的聲音猶如雷霆,一說話,空中都響起了轟隆隆的雷聲。

莫白擡手捂住了耳朵,他知道是這個長老故意的,想要給瘋老頭一個下馬威。

可是瘋老頭紋絲不動。

“對不起,我不知道我錯在了哪裏。”


“瘋老頭你害死了我們藥鼎最有潛力的一個天才,你居然還說你不知道錯。”


這件事情,已經過去一段時間了,怎麼有人來翻舊賬?

莫白還以爲這件事都過去了呢,有人翻舊賬,那就說明那個天才弟子的背景還不算差。

“哈哈,你就是貪圖我這邊的把握你就直說,何必要找這麼冠冕堂皇的藉口。”

瘋老頭笑的嘲諷。


原來他們是貪圖瘋老頭的那些寶物,瘋老頭畢竟也是一名資深的煉藥師,他的手頭肯定有很多的積累。

這些人,也太過無恥了。

都是同門,居然對同門下手。

莫白眉頭緊皺着,仔細聽着。

“你也知道你手頭有一些真心寶物,既然人已經死了,不如你就把那些東西拿出來吧。我們藥鼎需要培養新的天才!”

這個長老說話的聲音小了許多。

他臉上帶着貪婪之色望着面前的人。

他臉上的貪婪都被莫白看在了眼中!

莫白只覺得一陣反胃,長老也太噁心了。

說着這麼冠冕堂皇的話,就是爲了搶奪別人的東西,居然還一副義正詞嚴的樣子。

莫白聽到了那個長老轟隆隆 同雷聲一般的聲音說道:“就當做是你對宗派的一個補償了。”

瘋老頭當下就氣笑了。

“這麼多年以來,我對宗派的付出就不算是付出了嗎?如果不是那個小子不聽我的話,也不可能會出事。”

對方想要放棄害怕了!

不然的話也不會出現那麼低級的失誤,要是沒有失誤,絕對不會死人的。

瘋老頭大步走上前去。

“你以爲,用了我的那些天才地寶,你的孫子就能夠有長進了嗎?千年老二就是千年老二永遠都成不了第一。”

這話一說出來,莫白就看到爲首的那個長老,整張臉都扭曲了起來。

莫白哧笑出了聲,他實在是沒有忍住這一笑他就後悔了。

長老的目光緊緊的盯着這邊怒吼出聲,“到底是誰在後面?”

他的怒吼聲響起來時,天空中都出現了雷鳴閃電。

緊接着長老大步朝這邊走了過來,來到了莫白的面前。

莫白直接暴露在了這名長老的目光之下。

他只是躲在屋子裏面一間屋子的門,對一個長老來說根本就什麼都不算。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