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招必殺!!張碩不出手則已,一出手就是雷霆萬鈞,這隊黑風狼妖都沒有想到張碩這麼兇猛,一出手就弄死了它們兩個領隊中的一個。

一招必殺!!張碩不出手則已,一出手就是雷霆萬鈞,這隊黑風狼妖都沒有想到張碩這麼兇猛,一出手就弄死了它們兩個領隊中的一個。

而這樣的情況下,自然是讓剩下的黑風狼妖反應了過來,紛紛朝著張碩殺了過來,全力牽制張碩的行動,不讓張碩逃跑。

「一名煉虛期修士也敢來偷襲我們,等死吧!!」

另一頭煉虛期境界的黑風狼妖瘋狂的攻擊著,它雖然無法將張碩擊殺,甚至配合手下攻擊都無法殺死張碩,但只要牽制住張碩,那麼在附近的統領就能夠過來將張碩給殺死。

張碩故意沒有使出誅仙陣,而是靠著自身的修為與這些黑風狼妖纏鬥,同時也在注意著那頭黑風狼妖統領的到來。

張碩的隱藏戰鬥力,讓這些黑風狼妖誤以為張碩是其他隱藏在颶風城內偷襲黑風狼妖的修士,並非那個偷襲得手了一名統領的強大修士。

畢竟此刻張碩連他們這個小隊都無法完全殺死,怎麼可能殺死得了一名統領,而且還是完全秒殺的情況。

「煉虛期修士?哈哈,終於抓到了一條大魚了。」

發現動靜而趕過來的黑矛統領在發現了張碩的修為之後同樣是沒有多想,直接就對著張碩發起了攻擊。

相比起其他那些偷襲黑風狼妖的修士,張碩這種煉虛期境界的實在是太少了,幹掉一個賺大一個,所以讓黑矛統領十分的高興。

合道期境界的實力有多強,至少是張碩目前都不可能單方面打敗的,沒有誅仙陣壓制對方的力量,那麼想要幹掉他完全是不可能的事情。

而此刻僅僅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對方就已經沖了上來,手中的黑色長矛就朝著自己桶了過來。

「誅仙陣!!」

在緊要關頭上,張碩都感覺到了血液被凍結的危機感,而誅仙陣的出現,瞬間就將周圍完全封鎖了起來。

誅仙陣圖為陣眼,誅仙四劍為節點,整個誅仙陣開啟的空間封鎖,將所有的狼妖都封鎖在了誅仙陣之內。

猩紅的誅仙劍氣瘋狂涌動,修為不到合道期的黑風狼妖在一瞬間就被龐大而且強大的誅仙劍氣撕成碎片。

這樣的情況讓那頭支援而來的合道期統領都被嚇到了,就算是他都感受到了濃濃的危機,那4把猩紅如同天柱一般的誅仙四劍,更是讓他感覺到恐懼。

「是你!!就是你殺死了黑重!!」

黑矛統領要是在反應不過來,那麼可就真的蠢得不行了,這樣的情況自然是讓他明白過來了一切,張碩這是要伏它了。

「現在才發現是不是已經晚了?」張碩冷笑道,同時控制著誅仙四劍對著黑矛統領發起了兇猛的攻擊。 誅仙陣的可怕,張碩早就已經心領神會,在張碩以著誅仙陣將一個又一個合道期境界的對手幹掉之下,張碩就已經知道誅仙陣的可怕了。

而此刻黑矛統領被困誅仙陣之內,張碩要幹掉他還真的是輕鬆無比,完全是沒有任何的負擔,直接就控制著誅仙四劍對它進行絞殺。

黑矛統領極力抵抗,但被困在誅仙陣之內,即便他有比張碩高出一個境界的修為,但一樣是無法抵抗得了誅仙陣的攻擊。

此刻黑矛統領算是明白了,為什麼張碩這樣一位煉虛期境界能夠殺死合道期境界的對手,原來手裡有著一件強大的重寶。

黑矛統領含恨而死,而此刻趕來的黑絕統領都已經來晚了,在看到張碩身邊懸浮的4把神劍,那神劍上的殺氣就讓他知道張碩是他完全惹不起的存在。

「黑矛居然死了,他就是殺死黑重的人類修士!!」

黑絕統領就算智商再如何不怎麼樣,此刻身為妖族給他帶來的獸性本能也能夠讓他知道張碩惹不起,誅仙陣也不是他能夠破開的。

「逃!!」

黑絕統領十分果斷,在發現了黑矛統領被殺之後,他就知道整個颶風城之內沒有人能夠對付得了張碩了。

張碩能夠一個一個的殺死合道期境界的統領,那麼僅剩下他一名統領如何對抗?若是黑矛統領還活著的話,那麼他還會和張碩拼一拼,但此刻連黑矛都已經被幹掉了,那麼他還怎麼拼?

「想逃?」

張碩也是立即追了上去,其實他也想不到黑絕會過來,就算黑絕反應得快,那麼應該還是有一個反應時間的,這樣也能讓張碩有一些準備時間。

可張碩想不到黑絕統領來得這麼快,快到了讓他都反應不過來,如果能夠給他一點點時間準備一下,那麼黑絕統領絕對是無法逃過張碩的伏殺的。

而此刻張碩想要伏殺黑絕統領的話就已經有些來不及了,看著已經快速逃走的黑絕統領,張碩就算想要伏殺他都已經追不上去了。

「可惜了、」張碩看著已經逃得沒影了的黑絕統領,想著這個傢伙怕是已經逃出了颶風城的範圍了。

而此刻整個颶風城之內沒有了統領,那麼整個颶風城內就沒有了能夠威脅到自己的存在了,那麼此刻若是能夠恢復整個颶風城的防禦體系的話,那麼颶風城就能夠擋住黑風狼王的再度攻擊。

「先清理掉黑風狼妖,不然有黑風狼妖在颶風城之內,那麼自己就算是建立起了防禦體系也會讓他們從內部破壞。」張碩心中想道。

而有了決定,張碩自然要好好的坑一把黑風狼妖,讓這些傢伙付出慘痛的代價,不僅僅連核心地帶中的寶庫被自己洗劫了,就是颶風城都沒能拿下。

張碩開啟著十二品業力紅蓮,同時將誅仙四劍都收了起來,然後一路橫掃過去,沒有誅仙陣的輔助,張碩的實力也能夠在同級中無敵,而有十二品業力紅蓮的幫助,斬殺同級高手都沒有壓力。

一時間整個颶風城之內掀起了腥風血雨,同時張碩也在不斷的收編著殘存在颶風城之內的修士。

這些修士們都想不到情況會有反轉,張碩居然殺死了颶風城之內的兩名統領,然後嚇跑了一個。

而在沒有了黑風狼王的帶領下,黑風狼妖群沒有了高手的支援,自然是被眾人類修士們開始血洗。

局勢反轉過來,人類修士瘋狂的追殺這些黑風狼妖,沒多久就將颶風城內的黑風狼妖都清洗了,而一些見勢不妙逃得快的黑風狼妖都已經全部逃回了黑風山。

在張碩看來,這些黑風狼妖逃回黑風山之後,用不了多久應該就會讓暴怒的黑風狼妖王帶著黑風狼妖再度殺回來。

不說黑風狼妖中還殘存的統領,就說黑風狼王就算是自己開啟了誅仙陣都無法抵抗得了。

「張道友,颶風城內的防禦已經被破壞,我們離開吧,不然等黑風狼妖一族再度來襲,我們可就沒有辦法對付了。」一名煉虛期修士對著張碩說道。

張碩帶著他們進行反攻,將黑風狼妖一族都殺出了颶風城,而以著張碩的修為在煉虛期境界內無敵的情況,此刻在颶風城之中,張碩是絕對的統領,所有人覺得張碩的修為應該是半步合道期,而有重寶的情況下能夠達到斬殺合道期修士的情況。

「不,我們恢復颶風城的防禦體系,我需要你們的幫助。」張碩想了想之後對著眾人說道。

張碩得到的傳承除了通天教主的靈寶經之外,還有在那位死亡沙漠中布下傳承之地的前輩留下的天道至理法則。

而這些法則中參悟出來的力量,讓張碩在空間法則方面有了極大的理解,這也是因為張碩有了空間魔法的了解,讓張碩在空間法則上有了很大的參悟幫助。

「前輩,你需要我們做什麼?如果我們能夠做到的話,我們一定鼎立支持。」一名化神期修士說道。

颶風城對某些修士而言還是他們的家,如果實在是無法保住,那麼他們放棄了也就放棄了,可看張碩的樣子,好像是已經有了把握一樣,這讓他們也都生出了一些希望。

「我需要靈氣,大量的靈氣,所以我需要布置一個陣法,讓你們所有人將靈氣都傳給我。」張碩對著眾人說道。

這種情況必須所有人都付出靈氣來支持,不然恐怕可能會失敗,這一點如果有人反對,人數少了的話,那麼張碩絕對不會做。

眾多修士們都對視了一眼,之後都同意了,修士們雖然有趨吉避凶的情況,但如果有把握的話,那麼該拚命的還是會拚命的。

而在眾人同意之後,張碩立即行動了起來,帶著眾人在颶風城的中心位置,也就是李家殘骸之中開始布置出了一個巨大的陣法。

「開始吧!!」

在陣法布置完畢之後,眾人在張碩的引導下,所有人都將靈氣引導了過來,數千修士的靈氣匯聚可是瘋狂的力量,而張碩也在這一刻感受到了合道期境界的一些力量之強,同時也運用起了空間法則。 咔咔!!

在張碩的空間法則運用下,整個現實空間中的一切都開始快速的運轉了起來,看得陣法陣法之內的眾多修士一陣目瞪口呆。

就算是合道期修士已經掌握了一項法則之力的運用,但真要將法則之力運用成這般顯然是他們都從未見過的。

合道期修士之中領悟的法則,基本上都沒有時間與空間方面,這兩項法則的領悟實在是太難了,可以說能夠擁有瞬移的能力就已經算得上是非常的厲害了,但要還原一處地方的空間,這已經不僅僅是空間上的力量了,甚至都有種參合了時間法則的力量了。

張碩對時間法則的領悟其實是沒有的,時間法則非常的難,就算是卡瑪泰姬的魔法之中有時間魔法,但那也是藉助了時間寶石才能做到。

而現在張碩使用的只不過是空間法則而已,按照張碩對颶風城的記憶,開始還原颶風城內的一切。

這樣的情況,讓張碩雖然有能夠在鏡像空間之中還原掌控空間一切的情況,但還做不到百分百的還原。

不過大致上還是能夠還原得出來的,不說颶風城內的一切,就說颶風城的城牆,基本上都是準確無誤了。

而在還原了這些城牆之後,張碩都能夠從這些城牆之中隱藏著的陣法紋路之中將它們極大的還原連接在了一塊。

雖然這些都還原出來了,但並沒有什麼威力,因為還沒有被激活,這些陣法紋路只是一個花架子而已。

喝!!

張碩全力調動整個陣法之中的靈氣,一時間陣法內的眾人都感覺靈氣在快速的消化,讓他們嚇得快速的吸收天地中的靈氣恢復進來。

張碩此刻也是瘋狂的吸收著天地的靈氣以及陣法內大量的修士共享過來的靈氣,此刻張碩在對這些陣紋進行靈氣充能的時候,才知道這些陣紋充能所用的靈氣有多麼的龐大,簡直就好像無底洞一樣。

這樣的情況,讓張碩都懷疑,激活這個陣法所用的修為是大乘期修士乾的,也就是颶風城李家的老祖親自出手布置的。

這套陣法紋路上,張碩能夠感覺到其中的深奧,如果不是有大道至理傳承,張碩都覺得自己無法看得懂那是什麼東西,可就算是如此,張碩領悟起來也非常的深奧。

「頭兒,有些堅持不住了,陣法如果無法激活的話,我們還是撤吧。「一名化神期修士大喊道。

此刻化神期修士都有些扛不住了,更別說化神期修士之下的那些修士了,一個個都臉色蒼白,顯然都是靈氣消耗過度的情況,這樣的情況讓他們都感覺再這麼下去,小命都有可能給玩掉。

「快好了,大家堅持一下,不能讓大家的努力都白費了。」張碩咬著牙對著眾人說道。

此刻就算是張碩都也沒把握說陣法要布置好了,只能是全力而為,畢竟都已經走到著一步了,若是停下來的話,那麼先前的努力就全都白費了。

眾人在張碩的咬牙堅持下,也都是盡最大的全力在為陣法輸入靈氣,此刻他們都知道,如果不全力出手,那麼強行退出的話,估計只有被反噬而重傷或者是被反噬而死。

轟!!

當眾人都在拼盡全力的吸收靈氣,同時共享給張碩的時候,突然一名化神期修士就突破成為了煉虛期修士。

在這共享靈氣的陣法之內可不僅僅只是靈氣的共享,還有其他方面上的共享,比如對大道至理的參悟。

張碩作為大陣的陣眼,享受著最大的靈氣供應,修為被硬生生推入合道期境界,哪怕只是暫時的,但那也讓張碩獲得極大的好處,在大道至理上的參悟就讓張碩賺大發了。

而其他人也亦是如此,在這般的情況下,哪怕張碩僅僅只是共享到一定的大道至理給他們,那也讓他們獲得了極大的好處。

而這名化神期修士便是從中獲得了極大的好處,在參透了一部分大道至理后,又因為靈氣不斷的沖刷他的身體,讓他在境界上突破了。

這名化神期修士的突破僅僅只是開始而已,在他突破之後,接下來一些結丹期修士也紛紛突破了,進入到了元嬰期境界,而一些元嬰期境界的也突破到了化神期修為。

這樣接二連三的有人突破,自然是極大的刺激到了那些沒有突破的修士,這一情況讓那些原本都有些生出退意的修士都開始拚命了起來。

這樣的情況讓眾多修士一下子眾志成城了起來,所有人都在瘋狂的吸收靈氣,然後供應給張碩。

轟!!

張碩身上的氣勢也出現了爆發,先前靠著眾人的靈氣輸出,讓張碩強行被頂上了合道期的修為,而這樣的情況雖然讓張碩的實力變得很強,但卻也是受到了極大的影響的,只是張碩在身體上承受的壓力也非常的大,哪怕張碩也獲得了極大的好處。

但現在張碩也在龐大的靈氣供應下,以及眾人的支持下,靠著對大道法則的領悟,硬生生的沖入了合道期境界。

這一進入合道期境界,張碩對大道的領悟變得更加強大了,這般情況下讓張碩的實力得到了極大的提升。

而張碩在進入了合道期境界之後,大陣開始瘋狂的增強了吸收靈氣的力量,以著張碩為主陣,其他修士也都紛紛出現了更大的壓力。

而有的時候,壓力就代表著動力,一部分修士都還沒突破,但在張碩的突破后給了他們極大的壓力,這樣的壓力給他們的感覺就是一種不進則死的壓力,讓他們在生死之間有了大突破。

「颶風城不是被破了嗎?那是什麼?」

一些修士遠遠而來,在看到了颶風城那規模龐大的城牆以及上面流轉的能量,讓這些修士都感受到了颶風城的情況。

而這些修士,都是在颶風城被破之後組織起來前來查探的,他們其中有散修聯盟組成的高手隊伍,有附近宗門以及家族聯合過來的高手,隊伍數量以及實力都很不錯,而看到現在颶風城的一幕,一個個都有些感覺到奇怪。 當初那些逃出颶風城的修士們可都是親眼看到颶風城被毀掉了的,這樣的情況讓他們失去了最大的庇護,這才在狼王的突襲下被趕出了颶風城。

而沒有了颶風城的城牆,那麼剩下的自然只有雙方實力的比拼了,可面對突襲而來的狼王以及大量的黑風狼妖,人類修士一方被突襲得都無法組織起來,這才被趕出了颶風城。

現在眾修士有組織的過來了,自然是要將颶風城給拿回來的,只是當他們看到此刻颶風城居然在不斷的恢復中,讓他們都有些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妖族懂得陣法嗎?懂得這樣的建築能力嗎?」

眾多修士們心中想道,這樣的情況可真的不像是一群妖族能夠做到的,就算是黑風山之中的黑風狼妖一族的駐地,那也是一處純天然陣法,在被黑風狼妖一族耗費了無數年的時間摸出了一些規律,這才被佔為己有。

而以著黑風狼妖一族對陣法的領悟能力,可以說實在是差得不能再差,如果不是先天具備了極強的身體以及血脈能力,妖族想要與人族抗衡真的難得不得了。

而這樣的情況,讓人類修士在一些方面上有著壓制妖族的情況,讓這些妖族都很難攻入到人類修士的地盤之中。

「先去看看情況。」李家的一名合道期長老開口說道。

在李家撤出颶風城的時候,他們可都是分明看到了颶風城的情況的,雖然說當時城牆破壞得並不算太過嚴重,但至少是破壞得很嚴重了。

而此刻在颶風城之中,張碩等人的修為暴增之後,修復颶風城的速度變得快了不少,但張碩一樣感覺到速度還不夠快。

而此刻張碩也是沒有辦法了,速度能夠這樣已經算得上是很快的了,在這般情況下如果再快,怕真的要出人命了。

眾人的修為都在齊心協力之下突破了一個大境界,但想要再突破一個大境界,那麼真的是不可能的事情了,這般強行突破,很容易帶來非常嚴重的後果,如果不花費一段時間用來鞏固自己的境界,那麼當真會讓眾人修為出現極大的破綻。

「該死的人類,我要將你們都給宰了!!」

那頭大乘期修為的狼王再度帶著黑風狼妖衝殺了過來,在黑風狼王帶著族人殺回黑風山之後,黑風山之中的統領就已經被幹掉了,而手下更是剩下得並不多,都是見勢不妙逃了的,而張碩當時只顧著找寶藏,可沒有時間去理會,自然讓不少黑風狼妖逃走了。

而這一情況讓黑風狼王在回去後知道了這一情況,當真是暴怒無比,颶風城就算是打下來了又如何?都被破壞成那樣了,都還不見得能夠不得上黑風狼妖一族不知道多少年月收集到的大量天材地寶。

此刻回到颶風城的黑風狼王,看到颶風城居然恢復了城牆,這一幕簡直讓他瘋狂,同時也讓他明白了過來,自己被人類修士給耍了。

人類修士乘著自己帶著黑風狼妖一族傾巢而出之下而內部空虛,將自己的黑風山給打下了,現在又乘著自己殺回黑風山的時候,又乘機將颶風城的城牆恢復了。

看著颶風城的城牆上流轉的陣紋波痕,黑風狼王知道,一旦整個陣法被徹底激活,那麼整個颶風城就會恢復到具備防禦能力的陣法情況。

而一旦恢復,那麼就算是黑風狼王都無法攻下,哪怕颶風城之中沒有一名大乘期修士也一樣,這也是黑風狼王不得不用了無數年,靠著人類修士奴役才破了颶風城。

「是黑風狼妖一族,快將他們攔下!!」

李家長老看到黑風狼妖一族后馬上就知道該幹嘛了,雖然不知道颶風城之內到底是哪一位大佬在修復颶風城,但李家長老可以知道,颶風城的城牆以及陣法,不是一名大乘期修士想修復就能修復的。

而此刻看著颶風城的城牆上,一道道陣紋被不斷的激活,李家長老都知道,這個時候颶風城內可容不起一丁點的打擾,颶風城能否再度回到人類修士們的手中,那麼就看能不能讓颶風城安然恢復陣法的防禦了。

李家長老親自帶頭殺了過去,一名合道期修士都敢朝著大乘期的黑風狼王殺過去,那幾名宗門太上長老以及散修聯盟中的大乘期高手哪裡還會遲疑,一個個都衝殺了過去。

暴怒的黑風狼王此刻還沒接近颶風城,一股股龐大的氣勢就壓了過來,讓黑風狼王整一個被嚇到了。

人類修士之中確實有高手,但也因為人類修士分成了一個個勢力,這些高手都被分散了,同時也都極少出動,因為一方勢力的頂尖高手若是出事,那麼對於這個勢力來說絕對是極大的損失,甚至讓勢力不復存在都有可能。

而現在黑風狼王的出手,算是激怒了人類修士,所以才有聯合出手的情況,這樣的情況也讓黑風狼王一下子面對了好幾名大乘期修士。

「撤退,快撤退!!」

黑風狼王大聲的喊道,同時也瘋狂的朝著黑風山逃去,只要逃回黑風山之中,那麼靠著黑風山的天然陣法,黑風狼王有自信能夠擋住他們。

可若是在這裡一片荒野區域,那麼面對幾名人類大乘期修士的圍攻,那絕對是有死無生的。

黑風狼王親自帶頭逃跑,其他黑風狼妖自然不會拚命,狼族之中沒有一個狼王帶頭也要有一個統領帶頭,或者是有一個實力強的狼妖帶頭,若是頭都沒有,氣勢就直接沒了。

李家長老敢這麼就沖向黑風狼王,也是因為身邊有著好幾名大乘期修士,所以自然有膽量,若是這幾名大乘期修士都無法護得住自己,那麼他們的名聲在修真界也真的是要臭了。

人類修士聯軍看著黑風狼王帶著手下瘋狂逃回黑風山,他們也都沒有繼續去追,一名陷入死境的大乘期高手,不管是人類修士還是妖族,爆發出來的瘋狂都是非常可怕的,就算這幾名大乘期修士也都不敢硬拼,怕被對方的瘋狂給拚死了,那可就坑大了。 轟!!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