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聲喝令頓時從冰火聖龍的屍體前走過來七八名少年。一個個拔出了手中的武器,對準了冷毅。

一聲喝令頓時從冰火聖龍的屍體前走過來七八名少年。一個個拔出了手中的武器,對準了冷毅。

“這傢伙竟然敢壞我好事,先把這臭小子給解決了。 錯戀總裁 !”

小秦王朝前一揮手,那七八名少年,便朝冷毅圍了過來,一個個面帶殺意。

“小秦王!算了吧!就算給我一份薄面。”林雷火見形勢不妙,上前勸道。

小秦王一手將林雷火拔開,喝道:“滾開!這裏沒有你的事。”

他一臉陰笑地朝冷毅走了過去,冷冷道:“小子!本想放你一馬,來看,今天不送你上路,你是不知道我小秦王的厲害了。哈哈!”

說話間,他已提起體內聖光,手中執着一朵碧綠的氣旋波。

“你們不可以這樣。”一個少女從遠處衝了過來,拔開了人羣,用身子擋在了冷毅的面前。

衆人驚訝地目光,頓時落在了少女的臉上,有幾個輕佻的紈絝子弟,收了體內聖光,朝她的身前靠近了幾步,臉上露出一陣陣壞笑。

“小妞!陪我們哥幾個樂一樂吧!”

“來啊!”

一名少年伸手向木由美子的臉上摸去。

忽見,一道寒光閃過,一名少年慘叫一聲,立即捂住了右手,頓時鮮血如注。

他還來不及看清是怎麼回事,冷毅已從指間發射出一道柳葉鏢,那快如閃電的柳葉鏢插進了那名少年的手掌中。

“你!”那名少年狠狠地瞪了冷毅一眼,旋即捂着手,痛得在地上打滾。

小秦王眉頭一皺,道了聲:“夠狠!”旋即一揮手,喝道:“廢了他!”

七八名少年,便朝冷毅殺了過來。

冷毅聚目一笑,立即施展“凌空行”飛行鬥技,躥至十米開外,一晃手中的流雲劍,從劍鋒處,發射出無數的紫光風刃。

“用氣旋波給我轟!快!”小秦王在地面上指揮着,無數的氣旋波,便朝冷毅飛射而來,緊接着發出了陣陣“砰砰砰”的巨響。

冷毅在半空中疾速飛行,或遍或低,或左或右,一一躲過。

小秦王朝天空中望了望,笑道:“別急!這小子跑不掉的。”

旋即,又朝木由美子身邊走去,冷冷笑道:“小妞!看來你朋友很是在乎你嘛!今天就委屈你了。”

說罷,撲上來要抓木由美子。

木由美子猛然提起體內聖光,朝前射出一道氣旋波,深黃的氣旋波,宛若鬥蓬一般大,朝小秦王飛滾而去。

小秦王臉色一驚,雙肩一抖,手掌一翻,立即從掌中飄忽出一道碧綠色的氣旋波,迎着木由美子的黃光氣旋撞了過去,旋即便發出“砰”地一聲巨響,震得地面都晃了三晃。

“哼!果真不是一盞省油的燈。”小秦王滿臉憤怒地朝木由美子再次發起了氣旋攻擊。

滾滾氣旋,如巨大的雪球一般,朝木由美子飛滾而至。

此時的她,身後是一面土坡,已無退路,驚恐萬狀。

半空中的冷毅,瞧見了,在空中一個盤旋,俯衝直下,一把將木由美子提了起來,攬在腰間,朝前飛奔而去。

“快!給我用氣旋波轟!”隨着小秦王一聲令下,無數的氣旋波,朝冷毅飛滾而去。

冷毅憑着嫺熟的飛行鬥技,巧妙地躲過了一陣陣氣旋。

小秦王見一時半會兒打不着冷毅,朝前望了望,露出了一臉的詭笑。立即召來三名少年,賊笑道:“你們三個隨我一道,先把那隻‘飛天血狐’搞定了。”

他望了望天空,對着冷毅的身影,冷哼一聲:“哼!小子!你遲早是跑不掉的。”

說罷,朝不遠處的飛天血狐追了過去。

那小傢伙,早已嚇壞了,綣縮着身子,躲在一處石縫處,瑟瑟發抖。

暮地,一道綠光閃耀,無數的風刃朝那小傢伙,飛奔而去。

旋即,便傳來一陣陣“吱吱吱”的慘叫聲,淒厲的叫聲,在聖壇內久久迴盪。

“不好!那些傢伙又要對‘飛天血狐’動手了。”冷毅心中一陣焦急,身子平穩地落了下來,望着那一聲聲慘叫的“飛天血狐”,心中如刀割般的痛。

驀然間他想起了小考拉,想起那小傢伙可愛動人的樣子,又想起它楚楚可憐的模樣。沉默數秒,忽見他體內聖光猛然一晃,旋即轉過臉對木由美子道了聲:“抓穩!”

提起體內聖光,奮不顧身地向前飛奔而去。

就在這時,地面上十來道光芒齊亮,緊接着,無數的氣旋波,朝他轟來。

冷毅不得不掉轉身子,偏向一邊飛去。他心有不甘地望了望,躲在角落裏的那隻飛天血狐,心中無比地難過。

可是,心急又能如何?

先前還兇猛無比的飛天血狐,此刻何以變成了這般弱不禁風的模樣?冷毅心中不解。

一陣蒼老而熟悉的聲音,從冷毅的心間傳來:“小子!以你現在的能力救不了這隻小傢伙。你還是抓緊時間去完全合魂吧!”

正是魂帝在用靈魂力量與他溝通。

“可是!前輩我……我總不能看着那小傢伙被他們活活打死吧!”冷毅心急地答道。

“你放心!那小傢伙一時半會兒死不了。它的戰鬥力比你還強呢!飛天雪狐是八大遠古獸之一,它的實力遠非你想象中的那般弱。你沒有看到它剛纔與冰火聖龍戰鬥時的樣子嗎?當它被徹底激怒時,身體會成倍地增漲,實力也猛增。”

說到此處,魂帝頓了頓,嘆道:“可惜這小傢伙的確太小了些,纔出生沒多久,便遭遇了這麻煩事。若是成年後的飛天血狐,斷不會受這些無知少年的氣的。”

“不過話說回來,這羣少年也太傻了。這麼好的魔獸,竟這般對待,非要殺死它不可,就爲了那一點點不值錢的魔獸晶核,這無異於殺雞取卵。若要是有人精通召喚訣,便好了。年幼時的‘飛天血狐’是最容易召喚成功的。一旦認主了,便永遠不會背叛主人。可惜啊!實在是可惜!”

天才萌寶神醫娘親 ,冷毅似乎想起了什麼,心中好一陣興奮。

冷毅施展凌空行鬥技,朝前飛去,遠離了眼前這一羣少年的攻擊範圍,緩緩將木由美子放了下來。平穩站好後,臉上露出了輕鬆的笑容。旋即,他手腕一抖,右手執筆,左手持符,口中唸唸有詞。

此刻,他施展的正是在聖城學院圖書館中所學得的《馭獸訣》當中的召喚之術。

隨着一長串艱澀難懂的咒語唸完後,冷毅祭起硃砂筆,在符紙上一陣塗畫,旋即引動體內聖光,道了聲:“着!”

符紙便自動燃燒起來。

剎時間,天空中烏雲滾滾,狂風乍起。

水霧漸漸散去。

疾風席捲着沙塵,朝飛天血狐藏身的角落,翻滾而去。

忽見,一道赤紅的光芒閃過。角落裏的飛天血狐,好似受了什麼神祕力量召喚似的。猛然直起了身子。

兩眼炯炯有神,透着兩道赤紅的光芒。忽地,在那小傢伙的身後,緩緩伸出了一對羽翼,只見它仰天一聲長嘯,展開羽翼,朝天空中飛去。

就在騰空之際,它的身子驟然間變大了數十倍,宛若一隻巨大的血色猛虎一般,在半空中發出一陣陣如雷般的咆哮聲。

“不好!這傢伙發狂了。”那一羣少年當中,有人忍不住叫了起來。緊接着是一陣騷動。一個個提起體內聖光,瞪大了眼睛,驚恐地望着天上突然間變成寵然大物的飛天血狐。

誰也不知道下一刻,這傢伙會幹出什麼驚天動地的事情來,只好一個個全神戒備。 飛天血狐仰天怒吼,通體閃爍着琉璃金光,巨大的翅膀上燃燒着熊熊烈火,不停地扇忽着。

人羣中忽然有人大聲喊了起來:“快!用氣旋波將那畜生打下來。”

隨着小秦王一聲令下,地面上的少年們對着天空中的飛天血狐發動了氣旋攻擊。霎時,光芒閃耀,無數的氣旋朝天空中飛射而去。

飛天血狐用力一扇,將其中的一道氣旋波擊落下來,落在地面。剎時間,發出“蓬”地一聲巨響,沙石飛濺,塵土飛揚。

“給我射!這傢伙飛得並不快!來左邊……快!”小秦王似乎吃準了,這剛出世的小傢伙的戰鬥經歷並不豐富,無法應對複雜的戰局變化。

強大的氣旋餘波在半空中一次次炸響。初涉人世的飛天血狐,曾幾何時又見過這等場面? 萬古丹帝 ,似乎有些膽怯了。

在半空中發出一聲聲淒厲的慘叫,與它寵大的身軀所施展出來的威壓,極不相符。

“哈哈!兄弟們!快!風刃和氣旋一起上,這畜生支撐不了多久了。”顯然小秦王已看出了飛天血狐的弱點。

他興奮地叫喊着。地面上,七彩風刃及各種形狀的氣旋波,如潮水一般,朝天空中的飛天血狐飛射而去。

如此強悍的攻擊,就算是那強大的冰火聖龍,也難以招架住。

然而,就在這時,忽見天空中一道人影閃過。冷毅揮舞着手中的流雲劍朝天空中飛去,躲過無數的氣旋波,又將無數的風刃擊落。


最終在他在飛天血狐的面前繞了一圈,道了聲:“快走!”

說來奇怪,那傢伙像是能聽懂人話似的,跟在冷毅身後飛了起來,躲過了無數的氣旋波和風刃,突出重圍,朝遠處飛奔而去。

在冷毅召喚訣的牽引下,飛天血狐緊緊地跟隨在冷毅的身後。


地面上的小秦王見了,氣得臉色發紫,大聲吼道:“給我用氣旋波轟!先將那小子解決掉。”

話音剛落,天空中便射來一道赤紅的氣旋波,緊接着“蓬”地一聲巨響,在他身前五米地方炸響,頓時塵煙滾滾。

飛天血狐也學着冷毅的樣子,跟在他身後,朝地面上吐出一道道濃烈的火焰。顯然那傢伙對冷毅有了一種特別的感情,似乎親切了許多。

剎時間,地面濃煙滾滾。

小秦王萬萬沒有想到冷毅竟會在逃跑之際,調轉身來,對他發出氣旋攻擊,更沒有想到飛天血狐在短時間內便會聽從冷毅的指揮,對地面發起火焰攻擊。

這一道氣旋波的威力不算太大,卻着實讓他嚇了一大跳。

當他緩過神來時,冷毅已轉過身來,往相反的方向飛走了,飛天血狐緊隨其後。

小秦王朝天空中望了一眼,隱隱猜到了冷毅在施展召喚訣,而此時的飛天血狐,緊隨其後,定是在認主的階段。

想及此,他心中的怒火更盛,用手一指半空中飛行的冷毅和飛天血狐,喝令道:“用氣旋波,把他們隔開,別讓那臭小子召喚成功。快!”


說話間,他已提起體內聖光,對半空中放射出無數的風刃,在碧綠的風刃羣中,偶爾夾雜着一兩朵氣旋波,威力無比。

其餘少年,在小秦王的指揮下對着天空發起了風刃和氣旋。

強大的氣旋波在風刃的掩飾下,沖天而起,在冷毅與飛天血狐間隔起了一道風刃牆,將它們強行分開。

正往前飛行的飛天血狐,見去路被擋住,一時迷失了方向,宛若掉隊的孤雁在半空中盤旋,發出一陣陣哀號聲,淒厲的聲音鑽進了冷毅的耳中。

此時,從地面飛射出無數道氣旋和風刃,密密麻麻似一張網一般,撲天蓋地地往飛天血狐的身上打去。

冷毅見了,不由得心急萬分。

他不停地變換着手指的指訣,口中的咒語越念越快。

就在無數的氣旋和風刃,就要落在那飛天血狐身上之際。

忽見他眉頭一皺,臉色一沉,大喊一聲:“藏!”

天空中的飛天血狐便藏了起來,憑空消失。

“哈哈!我終於成功了!我終於成功了。”冷毅興奮地叫了起來。

地面上的少年們,望着憑空消失的飛天血狐,愣愣地怔在原地。似乎在擔憂着什麼,又似在等待着什麼。

片刻,天空中升騰起一陣陣火光,緊接着從半空中傳來,一陣陣“砰砰砰”的響聲,氣旋波在半空中炸響,將無數的風刃震落。


一時間塵煙四起,風刃碎片,如雨點般灑落地面,發出一陣陣“咻咻”的響聲。

衆人靜靜地望着天空,久久未語。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