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衆人等卻還是不住的向召聖跪拜,並遠遠的跟隨召聖身後,召聖便不再理會,繼續向前走去。

一衆人等卻還是不住的向召聖跪拜,並遠遠的跟隨召聖身後,召聖便不再理會,繼續向前走去。

“你是妖王,他們跪拜是應該的”,傲霜在召聖身後說道。

召聖搖搖頭沒有回答,沒有想到妖界還停留在人類封建社會制度。

召聖來到自己剛進妖仙地府時那個買武器的羊人的店鋪旁,看到一個少婦在賣武器,正是那羊人的妻子,一個小羊人正在店鋪旁邊玩耍。

看到召聖的到來,少婦趕緊跪下,玩耍的小羊人也趕緊跪在地上,兩隻小眼驚恐的偷看召聖兩眼。

一種前所未有悲傷之感,頓時涌上召聖的心頭,他從這對母女的身上突然看到了自己小時候的卑微,唯唯諾諾,自己明明害死了她的丈夫,現在還要跪在自己面前。

召聖走過去一隻手將小羊人抱起來,然後將那少婦饞了起來,深深向他鞠了一躬,說到:“你丈夫的事,我深表遺憾,對不起”。

召聖說完,從空間戒指中祭出一百低階靈石,放到少婦手中,然後放下小羊人,轉身離去。


“你不用自責,召聖,這對母子以後會生活的很好的,因爲他們是神眷顧過的人”,傲霜知道召聖此時的想法,安慰道。

“嗯,希望如此”,召聖低聲說到,此刻召聖心裏終於找到了一統四界的動力,那就是建立一個自由世界。 黃昏,美國紐約島城監獄附近的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教堂內燈火通亮,大廳裏寂靜無人,側廳裏則是另一番景象,人滿爲患。

“你別老在我面前晃來晃去行嗎?眼暈”,是凌兒的聲音。


“我這不是着急嗎?你說這都半個多月了,活不見人,死不見屍,急死人啊”,徐虎猶如熱鍋上的螞蟻,在大廳裏走來走去,一刻不得安分。


“呸呸呸~,狗嘴裏吐不出象牙,什麼叫活不見人,死不見屍,有死這種可能嗎?”宣蓉生氣的說道。

“大家都放寬心,那個教士和他的護法我見過,根本不可能是公子的對手,公子不會有什麼危險,你們放寬心”,語嫣用安慰的語氣向大家說道。

“你們也是,四個人都沒有看好公子,竟然讓公子在光天化日之下消失了”,顏容無奈的說道。

“如果找不到召聖,我就不回國了,老死在這教堂裏”,小蓮賭氣般的說道。

陳天、李震作爲男人,性格也不是那種張揚的個性,所以不願意做這些脣槍舌戰的無用功,獨自坐在一邊生悶氣。

原來當日召聖和卡奧利神父離開後,語嫣、徐虎、李震、陳天四人緊跟着進了教堂,卻再也沒有發現召聖的蹤影,幾個人在教堂苦等了2天始終沒有消息,便把教堂裏的教士全部抓來問了個遍,卻沒有召聖和卡奧利神父的消息,四人無奈,只好到中國把所有的人都弄到美國來尋找召聖,幾乎搜遍了整個紐約市,都半個多月了,依舊沒有任何消息。

俗話說3個女人一場戲,現在顏蓉、宣蓉、語嫣、凌兒、小蓮、寒夢六個女人湊在一起了,嘰嘰喳喳沒完沒了,好在寒夢孤言寡語,總算沒有湊夠兩場戲的陣容。

“這裏如此熱鬧啊,大家在有什麼喜事”,正當大家愁眉不展之際,一個熟悉的聲音響起。

“聖哥,公子……”所有的人都喜出望外,將召聖圍了起來。

看到這熱情的架勢,傲霜只能退後兩步,微笑着看着衆人圍着召聖,你一言我一句。

“還喜事呢,人家等你等的都快出喪事了”,凌兒最先調皮的說道。

“回來了就好,我就知道公子不會有事”,宣蓉高興的說道。

“你都是幹什麼去了,公子,走的時候也不通知我們一聲”,語嫣嘟着小嘴不高興的說道,這些日子大家都數落她的不是,好像她把召聖弄丟了一般。

“幹什麼去,能和你們說嘛?吶,那邊”,徐虎將頭一仰,將目光轉向傲霜。

“唉,重色輕友啊”,李震添油加醋的說道。

“唉,我這個哥哥什麼都好,就是改不了這個嗜好”,凌兒一邊搖頭一邊拍拍召聖的肩膀:“哥,別再往回帶了,快湊成一個足球隊了,到時候我給你當裁判哈”。

召聖捏了一下凌兒的鼻子,說道:“就你話多,讓你當前鋒怎麼樣?”。

凌兒一聽,臉色突然變紅,白了召聖一眼轉身離開了,其實凌兒喜歡召聖誰都看得出來,凌兒在召聖心中的地位也是別的女孩無法代替的。

“我給大家隆重介紹一下,一個重量級的人物,那就是傲霜仙子,妖修四級美女大咖,並且我宣佈,從今天起,召聖女團的團長由傲霜出任”,召聖說道。

“啊,我姐姐的團長之位還沒開始呢,就這樣結束了”,宣蓉不滿的說道。

“唉,宣蓉,什麼團長不團長的,我們主要是爲了增強我們的力量,妖修四級可是幻靈聖境峯主的級別,我們正好可以向傲霜姐姐學習修行”,顏蓉急忙說道。

“嗯,還是我們家顏蓉覺悟高,我們都是自家人,在我們之中沒有什麼職位高低,我們都是隻有一個共同的目標,那就是快速的讓召聖會強大起來。,並且,傲霜這個團長也不是白當的,知道他帶了什麼好東西給大家嗎,大家拭目以待”,召聖高興的說道,最後把目光投給了傲霜。

傲霜會意的笑了笑,他沒有想到召聖在地球上有這麼多貼心的朋友,竟然能如此輕鬆的相處,就如一家人一般,羨慕不已,當然自己能加入這個大家庭也十分高興。

“首先,非常高興能加入大家,我會竭盡我的能力幫助大家”,傲霜笑道。

“公子的朋友就是我們的朋友,以後我們是戰友更是姐妹”,顏蓉很有大家風範的說道。

“哎~哎~,大家先不要客套嗎?究竟是什麼神祕禮物啊,聖哥都說了,肯定是什麼不平凡的東西”,凌兒期盼的說道,她永遠是一個長不大的小女孩,永遠保存着那份純真可愛。

傲霜微微一笑,意識一動,七把彩色魔劍浮在空中,赤、橙、黃、綠、青、藍、紫七色交匯,形成了一道美麗的彩虹,震撼着在場每一個人的心,別說這些練氣期的小修士,就算是六級大修也很少有人見識到如此強大的靈寶。


傲霜雙眼微閉,雙手合十,暗動真力,空中的七把魔劍開始緩緩顫動,慢慢在空中飛舞,最終飛向廳裏的七個女孩,赤魔劍落在傲霜面前,橙魔劍落在語嫣面前,黃魔劍落在顏蓉面前,綠魔劍落在宣蓉面前,青魔劍落在寒夢面前,藍魔劍落在小蓮面前,紫魔劍落在凌兒面前。

“我是按照每一把劍的特性尋找相同氣息的主人,現在你們就是這魔劍的主人了”,傲霜緩緩睜開眼,靜靜的說道。

廳內的其他美女就沒有這麼淡定了。

“啊,七彩魔劍已經練成了”,凌兒將紫魔劍拿在手中興奮的說道,其它美女也是一陣驚呼。

“弄了半天全是女人的好事,沒有我們什麼事啊”,徐虎嘆了口氣說道。

“你這句話怎麼聽着有中酸溜溜的味道呢,俗話說女士優先嘛,一點風度都沒有,後面接着來”,召聖笑道。

召聖右手一揮,十架靈碟飛向空中,把整個大廳塞滿滿當當。

“靈碟”,徐虎驚喜道。

“答對了一半,是微型靈碟,戰鬥武器”,召聖隨即將微型靈碟的功能介紹一番。

“這一次有我們的份了嗎?”,李震期盼的問道。

“當然,不僅如此,還有一點小禮物送你們”,召聖笑道,意識一動,9件仙甲和9個空間戒指出現在衆人面前。

“空間戒指”,徐虎喜出望外喊道。

這空間寶貝可不是人人都能得到的,因爲製作十分困難,成本又高,煉製空間之物還有損害煉製者的壽元,所以沒有人願意製作這玩意。物以稀爲貴爲貴,許多修士爲了得到空間戒指不惜幹那種殺人奪寶的勾當。


所有在場的人都是驚喜萬分,沒有想到會有這麼多寶物落在自己身上,這福利,就算四界大門派也無法比擬的,每個人都在欣賞和把玩這屬於自己的武器。

“好了,我們會中國了,把你們的東西都收起來吧,到時候傲霜會統一傳授你們使用方法”,召聖說道。

“公子,我們什麼時候再會幻靈聖境”,顏容向召聖問道。

“難道地球不好嗎?這麼想回去”,召聖笑着說道。

“地球很好啊,可是公子不是還要回去到異次元空間裂縫嗎?”顏容說道。

“這一次我自己會去就好,你和宣蓉、語嫣都留在地球”,召聖說到。

“公子,他們留下,我去吧,我還沒有離開過地球,跟你去看看”,凌兒大眼睛眨巴眨巴說到,一幅天然萌的表情。

“你以爲幻靈聖境是旅遊聖地了,那裏很危險,你還是在地球呆着吧”,召聖說到。

衆人一起出了教堂,來到教堂前的院子裏,此時天已經黑了下來,教堂乃是清淨之地,十分安寧。

“走吧,上靈碟”,召聖對語嫣說到,語嫣會意,將召聖的靈碟祭了出來。

“聖哥,我們這得來寶貝正在興頭上呢,要不我們現在找個地試試,手癢癢呢”,徐虎說到。

“擦,這是在美國呢,小心美國警察把你抓了”,召聖開玩笑的說到。

“我們找個沒人的地方不就得了,誰知道哪裏有好地方?”徐虎興奮的向大家問道。

“我知道,日本海”,宣蓉喊道。

衆人都把目光轉向宣蓉,宣蓉被十幾隻眼睛看的心裏發慌,表情就像一個做錯事的孩子,說到:“怎麼了?怎麼這樣看着人家”。

“你是想被海怪抓去做美餐呢,還是想讓海怪抓去做壓寨夫人呢?”,語嫣笑嘻嘻的說到。

“你們怕海怪啊?我就是想去捉海怪呢”,宣蓉呆呆的說到,表情可愛至極。

“什麼海怪啊?”,召聖問道。

“哦,公子有所不知,前幾天日本NHK電視臺報道,說日本海出現怪獸,將日本日向號與武藏號戰艦擊沉。”顏蓉解釋道。

“日向號?那可是日本的頂級軍艦,堪比航母,裝備精良,能將日向號擊沉的海怪肯定不是普通的小魚蝦之類”,召聖說到,召聖也是一個軍事迷,對日向號也有所瞭解。

人類的科技已經是發展到了一個連四界都汗顏的地步,雖然人類忽略了自身的修煉,從而導致了身體的嚴重退化,但是在科技上好多方面,四界也無法比擬,就如這日向號海上戰艦,一隻二三級的妖獸要想將其擊毀還是要付出點代價的。 地球上關於海怪的傳說屢見不鮮,特別是像日本這樣四面臨海的國家,但是海怪襲擊戰艦的新聞召聖還是第一次聽說,是什麼樣的海怪如此猖獗又如此強悍呢,瞬間吊起了召聖的胃口。

“好,***本海,正好我還欠顏蓉和宣蓉一個回日本的承諾”,召聖興奮的說到。

“好,我就知道公子會支持宣蓉的”,宣蓉興高采烈的說到。

“如果真的有海怪怎麼辦”,顏蓉認真的問道。

“人擋殺人,佛擋**,怕什麼,別忘了我可是妖獸的祖宗”,召聖不在乎的說到。

“公子,我們還是小心爲好,這水中的妖獸不比陸地上,我們在水裏的速度遠遠比不上他們,如果真的碰上海中的妖獸,打不過我們就趕緊撤離,不可硬拼”,傲霜認真的分析道。

“海里的妖獸真的這麼變態?”,召聖不解的問道,他還沒有和妖獸在水裏交戰過,正所謂初生牛犢不怕虎。

“嗯,以我們這羣人現在的能力,如果碰上一隻四級的海妖就很難完勝,如果碰上五級妖獸,我們只有逃跑的份了”,傲霜掃視了人羣一圈,說道。

所有人裏面傲霜修爲最高,是妖修四級;召聖主要爲妖修,但是也修煉了許多聖修功法,級別1級;語嫣爲聖修1級;顏蓉爲練氣八層;宣蓉爲練氣5層;凌兒、小蓮、寒夢、徐虎、李震、陳天六人只有練氣3層而已。

這樣的陣容在普通人類世界中也許是了不起的存在,但是放在四界,那便是螞蟻般的弱小,說不定哪個大咖一發飆,就灰飛煙滅了。

“不用怕,打不過就跑,沒什麼丟人的”,召聖嘻嘻哈哈的說道。

傲霜搖搖頭,說道:“好,我們去什麼日本海,正好試試七彩魔劍的威力”。

大家一起上了召聖的飛碟,向東方飛去。有了飛碟,地球真的變成地球村,不多時便已經到了日本海。

因爲時差原因,日本正是早上9點的時間,爲了避免在人羣中引起不必要的恐慌,召聖一夥在北海道附近的一座小山落地。

召聖等人遊蕩在城市郊區的馬路上,對於日本,召聖不得不佩服他們的環境保護意識,整潔的街道,碧藍的天空,空氣十分純淨,雖然不能和聖靈幻境以及妖仙地府那樣靈氣充裕,起碼非常適應人類生存。

“這鳥不拉屎的地方,連個人影都沒有,上哪裏去找海妖啊”,徐虎大大咧咧的說道。

“我看我們這麼在路上走也不是個辦法,猴年馬月才能進城,原始人都知道使用交通工具了,我去弄輛車來”,李震說完,就大步向前走去,想去路邊弄輛車。

“哎哎~,這裏是日本,可不是在你的一畝三分地上,回來”,召聖說道:“讓顏蓉和宣蓉去,他們是日本人,知道怎麼處理”。

顏蓉和宣蓉笑了笑離開,召聖一夥人便在路旁坐下等待,不多時有三輛裝甲車路過,又陸陸續續無數軍車通過。

“看來真的有海怪,日本海上自衛隊都出動了,看來我們不會白來”,召聖笑道。

“這麼多蒼蠅在,我們怎麼放開戰鬥啊”,傲霜冷冷的說道。

“沒有什麼不好的,起碼省的我們自己去辛苦找海妖了,直接跟着自衛隊看熱鬧好了,如果日本自衛隊把海妖幹掉了,我們就不用出手了,如果海妖把日本自衛隊幹掉了,我們再動手也不遲,到時候不也清淨了嗎?”,召聖笑道。

不多時,顏蓉和宣蓉開着一輛大巴回來。

“走了,進城玩玩去,聽說北海道可是有名的旅遊聖地市,我們別浪費掉這大好機會”,召聖向車上跑去,其他人員也一擁而上。

一路走來,北海道的風光還真是叫人瞠目結舌,只能用一個五顏六色形容了,簡直是一個色彩的世界,確實美翻了,但是召聖內心深處卻沒有把風景放在第一位,因爲他早有自己的打算。

汽車直直開進札幌市,這是北海道最大的城市,不僅以爲如此,這裏也是北血盟的總部所在地。

“你和北血盟的人有聯繫嗎?”召聖問顏蓉道。

“沒有聯繫,因爲我是和妹妹直接進入東血盟,所以北血盟並無聯繫”,顏蓉一邊開車一邊說等到。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