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兢兢業業的帶著路,憋了許久終於說出話來。

一路兢兢業業的帶著路,憋了許久終於說出話來。

雖說感覺不到任何的殺氣,但那種令人窒息的味道反而更讓他心中七上八下,倍是不安。

林風望向前方,神色平靜中卻帶著一股若有若無的氣息制壓,那是一片相當大面積的領域範圍,但縱觀這片領地卻甚是蕭條,生機湮無,並沒有商會那種車水馬龍,絡繹不絕的場面。

「似乎,他說的是真的。」林風眼眸微炯。

對光頭青年的話已然信足八成,耳聽為虛,眼見為實。

眼下這頗是『荒涼』,門可羅雀的商會大門,便可窺一而知百,猜測到發生了什麼。

秦氏商會,真的出事了。

「希望千千沒事。」林風心中輕忖,隨著光頭青年踏落在地面,前方正是商會大門,掛著巨大的牌匾卻蒙上一層灰塵,透過大門完全可以看見其中若隱若現的房屋,然……

卻沒半個人影!

光頭青年有些忐忑不安的望著林風,雖是有點懼怕,但心中仍記掛著林風應承的10星晶報酬。但見林風站立在原地,沉思望著秦氏商會不語,也不敢打擾,只得靜靜等待。

「呼!~」輕吁一口氣,林風平復情緒。

輕嘆一聲,自己也沒想到秦氏商會竟會變成如此光景。

感應到光頭青年的存在,林風心中輕明,正待取出10星晶報酬,倏然間卻是一怔,目光粼粼的望向前方。沒一會兒,嗖!嗖!嗖!幾道破空的人影竟從商會中疾馳而出。

殺意粼粼!

最前方的,是一個手執長劍的青年,低著頭滿身血污,一手緊按著胸口,鮮血早已染紅衣裳。而在青年身後,足有十餘個武者散發著漫天殺氣,正疾速追殺而來,怒喝聲連連。

「嗯?」林風望著那青年,血污遮住的容貌漸顯清晰。

而此時青年似乎也感覺到前方有人,疾馳中虛弱的抬起頭,瞬時和林風四目相對。

兩人的表情,在瞬間呆愕。

是他?!

…(未完待續。。) 紀夏!

藍色的雙瞳中帶著分血光,更有著無比堅定

林風怎麼也沒想到,再見紀夏會是在這種情況之下,雖然已有許多年未見,但武者容貌甚少會改變。尤其是自己與紀夏深識已久,絕非泛泛之交,在綠煙城、雁翎府他幾乎是陪伴著自己的成長。

怎會不認得!

當年雁翎府一別,師傅紀晉、二師兄祝零及季修前往大焱洲,而千千和紀夏來到黃鶴洲……

「放心,林兄弟,我待千千如親妹妹般。」紀夏微笑道,「這一別,短則一年半載,長則五六七年,你自己也要好好保重,別讓師妹擔心,有機會來『黃鶴洲』秦氏商會。」

當日別離時的那一幕,依然清晰印刻在自己腦海之中。

而眼下再見紀夏,竟會如此這般!

林風有點發怔。

但這時,紀夏卻已是狂喝:「快走,林風!」幾乎是用盡全力的咆哮,紀夏猛的回頭,眼中閃過一分決絕之色,左手上那唯一的一把劍帶著濃烈星光瞬時飛出。

「嘩!~」光芒璀璨,霎時——

蓬!!!寶劍劇烈炸鳴,在敵群響起一片哀嚎,但更多的卻是憤怒的大吼之聲。

「混蛋!」

「媽的,別想跑!」

「去死,小兔崽子!!」

……


光芒四射的寶劍粉碎,然卻僅僅只是阻絕敵方一剎那時機,對真正的強者來說,紀夏此等攻擊根本不足為患,甚至……紀夏這一停一頓,反使得自己逃跑慢了一拍,而這一拍將是致命的。

「噝!」「噝!~」兩道粗如嬰兒手臂的蔓藤。倏地從地面竄出。

紀夏完全來不及反應,雙腿已被捆住,閃動的綠色光芒有著分妖異氣息,那蔓藤更是不斷往上延伸,帶著尖銳倒刺,深深扎入紀夏體內。將本就殘爛的星甲完全破碎!

「啊!!」痛苦哀嚎聲響起,紀夏面紅耳赤,緊咬牙關,渾身星力爆發而出,卻僅僅只是阻擋住蔓藤的蔓延。

而就在這短短時間內,前方追擊武者已然而至,一個個凶神惡煞,身上都帶著血漬,似乎剛經歷一場大戰。卻不知這血是誰的。但有一樣可以肯定,那便是這十餘個武者,氣息仍然很強大!

最多,也不過受了點輕傷。

「完了。」紀夏的心沉落到谷底,眼中露出深深內疚。

卻沒想到會連累林風,他很清楚這些人的手段,寧殺錯決不放過,林風定難逃一死。而此時光頭青年面色亦是難看極致。眼見這十餘個武者瞬息即至,他雖為星域級。卻僅僅只是剛踏入,根本不是對手。

逃!光頭青年第一個反應就是這個,雖然可惜那10星晶,但小命更要緊。


然就在他拔腿準備落跑的剎那,倏地——

「啪!~」身旁的黑衣青年瞬時間消失,動作之快讓的他連半點移動軌跡都沒看到!光頭青年頓時愣在原地。而此時紀夏也是呆住,因為他見到了一片黑影,擋在他的身前。

如此的熟悉。

林風!

紀夏腦袋才剛是反應過來,眼前那十餘個敵人驚人殺氣磅礴,轟然而至。 桃運小神農 ,狂喝怒喊聲此起彼伏。但瞬間,他見到林風似乎動了,只是緩緩的抬起右手,動作很慢,但卻彷彿有著無盡玄妙。

一抬手,一投足,都好似如天般高大。

「轟!」一片火焰冉起,遮掩住所有視線,那是讓他完全看不清的火紅色光芒,如一團火焰,又好似萬般火焰籠罩,林風僅僅只是抬起手,手中的火焰便已出現。

烀!~~

這片火光,讓一切都是停止。

時間,靜止在那一剎那,在光頭青年和紀夏駭然的眼神中,火光眨眼即逝,而他們的耳中卻已沒有了任何聲音。隨著鮮紅色的火焰消失無影,前方一片虛無,空空如也。

人呢?

紀夏和光頭青年的腦海中,同時浮現出這個念頭。

剛才還是威風八面,殺氣磅礴的十餘個武者,如今卻好似煙塵般完全消失,連半點存在的痕迹都沒有。震驚,駭然,紀夏和光頭青年直感背脊骨一陣冰冷,冷的發顫,身上直起雞皮疙瘩。

死了!


就這麼死了?!

光頭青年眼珠子都快瞪了出來,雙腿有些發顫;紀夏此時已是反應過來,因為身上再沒有痛楚,妖異的綠色蔓藤消失無影,意味著釋放這星技的武者,已然死的透透徹徹。

怎麼可能?!

紀夏腦袋一片紊亂,有點回不過神來。

追殺他的那十餘個武者可都是商會精英,更有兩個星域級強者!他用盡全力,幾乎是九死一生之局,在眾兄弟掩護中拼著受重傷,才勉強逃了出來。

但現在……

這些強大的武者,竟在瞬間屍骨無存!?

「沒事了。」林風回過頭。

望著紀夏的模樣,心中隱隱作痛,感覺非常不妙。

照理說,以紀夏和千千的關係斷然不可能會遭遇到如此情況,而最重要的是,這是在秦氏商會之中!心中有著無盡疑問,林風輕抿嘴唇,但暫且擱下這個問號,手中光澤閃動,一顆玲瓏剔透的果實頓時飛出。

「接著,紀兄。」林風目光爍爍。

自己看的出來,紀夏已是強弩之末,不止身體受了重傷,魂的傷勢也不輕。

好在他實力並不算強,僅僅只是星主級,故而這顆『皇啖果』應該足夠修復他的傷勢。

「地階星果?」光頭青年瞪大眼睛。

「這是……」紀夏虛弱的伸手接過,望著這顆形狀有些怪異的果實,瞬間失聲,「皇啖果!」

「我,我的天,10000星晶。」光頭青年雙腿一軟。差點沒跪下。

「這,這……」紀夏有點發懵,卻是這實在有點太過貴重。

林風正色道,「速速服食,紀兄,你的傷勢不能拖。」經歷過無數次生死之戰。在鬼門關自己走了不知多少次,很清楚,身體的傷勢尚在其次,但魂的傷勢拖一分便重一分,必須嚴正以待。

「噢。」紀夏此時也早已沒了主意。

在光頭青年張大著嘴巴,駭然的神情注視中,一口吞下那價值10000星晶的皇啖果,咕嚕咽下。

「不會?」光頭青年嘴角在抽搐,這10000星晶就這麼吞了?

林風目光爍然。淡然而立。

這『皇啖果』對自己沒什麼用處,但對星主級武者來說卻是不可多得的寶貝,算得上半個『回魂果』作用。不止如此,它還能修補身體傷勢,造血活肌,唯一的缺點便是能量太少,對星域級武者來說用處不大。

嘩!~光芒閃亮,紀夏蒼白的臉色瞬時泛紅。

虛弱的眼瞳亦是綻綻發亮。大幅度消耗的魂之力量被補充,精神為之一振。

物有所值。

「林風你……」聲音恢復正常。紀夏連是抬起頭望向林風,眼中充滿無盡疑惑。

「我的事日後再說。」林風隨即打斷,眼中有著微微焦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你怎麼會在秦氏商會被人追殺。還有千千,千千沒出什麼事?」

千千?

光頭青年微微一怔。

「對不起,林風。」紀夏聲音有些沉重,痛苦的握緊雙拳,「我答應你的事沒做到。師妹,師妹她……被人抓走了!」

蓬!宛如一顆重磅炸彈爆裂。

聽到這震駭的消息,林風只覺世界彷彿塌了下來,一切都變的灰寂。

腳步踉蹌的退後兩步,啪!林風瞬時握緊雙拳,神色在霎時間劇烈變化,帶著一分濃郁的暴戾氣息,眼中精光疾射,濃郁的殺意止不住散發而出,霎時令的紀夏心之一寒,而光頭青年更跌坐在地上。

恐怖!

宛如魔神般的恐怖。

光頭青年已然快嚇破了膽,他從未見過如此可怕的氣勢,舉手投足間彷彿能毀滅一切。

何等的實力!

「你先不要自責。」林風緊抿著嘴唇,眼中厲光沉然,一字一句道,「整件事如何,從頭到尾詳細道來。」衝動只會誤事,越是危難情況下,越要冷靜,這一點林風很清楚。

情緒的爆發很正常,但自己清楚,這件事怪不得紀夏。

因為以他的實力尚不足以保護千千,再者,保護千千並非紀夏的責任。

而是自己的責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