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道明亮的光束突然直直的照射著兩個人。

一道明亮的光束突然直直的照射著兩個人。

「好了,好了,他們發現我們了……我們得救了。」蘇紫萱輕聲的說道。

孫曉璇抬頭看了看頭頂明亮的射燈,她能活下去了?

好像很開心!

「報告!再次發現兩名生還者,經過確認……是蘇隊以及一名身份不明的女孩!」有人過來彙報。

警局局長長長的鬆了口氣。

這個丫頭……還真的是有兩下子,居然真的能活下來!

他急忙跑到船舷的位置,看著遠處的直升機!

人救上來了。

蘇紫萱看著面前的局長大人,她一個標準的立正敬禮。

「好!」

局長上下打量這個姑娘,不斷地點頭。

孫曉璇的身體狀況不是太好,船上的醫生開始對她進行緊急救治,一個醫生來到蘇紫萱的旁邊。

「蘇隊,我要對你的身體進行一個簡單的檢查。」他說道。

蘇紫萱點點頭。

「好好配合醫生,岸上的人已經全部被抓住了,放心。」局長拍了拍蘇紫萱的肩膀。

這個姑娘在他的眼裡那就是一個硬漢,到目前為止他沒見過蘇紫萱遇到危險認慫的時候,唯一的一次還是那個奇葩顧問給她驅蟲的時候。

醫生在為蘇紫萱檢查身體,蘇紫萱的眼睛一直看到船外面。

「還有沒有生還者?」她問一旁的醫生。

「還有一個男人……」醫生說道。

「男人? 婚內燃情:總裁老公抱緊我 他叫什麼?」蘇紫萱一喜,急忙拉著醫生問道。

「哎……不要動!叫什麼我不知道,不過我知道他是那艘遊艇的船長。」醫生回答。

蘇紫萱愣了一下,居然是那個傢伙?

難道樂天真的死了……

醫生的檢查很快,他檢查了蘇紫萱的心跳和血壓,又給她檢查了一下有沒有脫水症的發生,身體四肢有無異常,肺內有無嗆水的情況。

「好了,蘇隊你的身體沒有任何問題,休息一下就可以恢復了。」他收拾好自己的工具對蘇紫萱說道。

「謝謝。」蘇紫萱說道。

醫生離開,有女警為蘇紫萱找來了乾的衣服,可是蘇紫萱卻一動不動,她獃獃的坐在甲板的一側。

局長過來了,他看了看蘇紫萱。

「你的顧問呢?」他問。

蘇紫萱沒說話,她腦子裡空空的,好像什麼東西都消失了一樣。

「他是不是和你一起在船上?」局長敏銳的發現了問題。

蘇紫萱點點頭。

「他……死了?」局長皺眉。

「我不知道。」

蘇紫萱說這幾個字的時候,感覺身體虛弱的都快沒氣了。

局長看著她,什麼也沒說,他沉默的站在蘇紫萱的一旁看著外面風平浪靜的大海。

最後的搜索已經結束,一共找到了二十一具屍體,十二男九女,海警軍艦已經開始返航了。

蘇紫萱最終還是換了衣服,她的眼睛看著這二十一塊白布!

裡面沒有樂天。

樂天去哪了?難道他沒死?

蘇紫萱的心裡彷彿還有那麼一絲希望。

天亮了,太陽也出來了,昨晚的那一場狂風暴雨彷彿從來沒出現過一般,甲板上的屍體昨晚還在盡情的揮霍人生,現在他們估計孟婆湯都喝完了。

「回去休息一下吧,放你一個周的假期,案子都放一放。」局長看著蘇紫萱說道。

「不!我答應了孫曉璇,我要幫她親手抓住害她的男友!」蘇紫萱看著局長。

局長嘆了口氣,點了點頭。

再次來到那個私人碼頭,蘇紫萱和孫曉璇上了岸。

「看到這些傢伙了嗎?他們就是害你的始作俑者,放心吧,他們不會有好下場的。」蘇紫萱拉著孫曉璇的手。

孫曉璇點點頭。

「你的男友在什麼地方你知道嗎?」蘇紫萱問。

「我知道他的別墅在哪裡。」孫曉璇回答。

蘇紫萱喊來了幾個警察,兩輛警車快速的離開了這裡,孫曉璇的男友必須在第一時間抓住,時間長了他很有可能察覺到異常,畢竟他能把孫曉璇賣到這裡,說明他和這裡的老闆一定是熟悉的。

在一棟別墅內,一個年輕的男人滿臉驚詫的看著孫曉璇。

「王八蛋!你為什麼害我!」

孫曉璇滿臉淚水的質問。

「你……你……你怎麼出來的?」男人彷彿有點不可思議。

他轉身想跑,可是幾個警察已經撲上來死死地按住了他。

「你涉嫌詐騙以及拐賣婦女,等著坐牢吧……」蘇紫萱冷冷的說道。

男人掙扎的看著蘇紫萱。

「不用看我,遊艇俱樂部裡面的全部人我都抓了!我懷疑……你不止騙了曉璇一個姑娘,那條船上的姑娘不可能都是自願的!」蘇紫萱看著他。

這個男人面色煞白……

「帶回去!」蘇紫萱哼了一聲。

人帶走了,孫曉璇痛哭流涕……

「都過去了,曉璇……不要忘了你答應過樂天的事情,以後的生活你還是要靠自己,我先回去了。」蘇紫萱看著孫曉璇。

孫曉璇吸了口氣,見識過生命脆弱的她早已經沒有了輕生之心,她堅定地點點頭。

蘇紫萱獨自返回了自己的家,這裡是她自己花錢買下來的小戶型。

不過這裡她很少回來,一般情況下她都是住宿舍的。

無力的躺在床上,蘇紫萱獃獃的看著天花板。

樂天死了?

認識這個傢伙的時間雖然不長,但是自己彷彿已經習慣這個傢伙在自己身邊嘮嘮叨叨的日子,以後自己是不是沒有能欺負的男人了?

蘇紫萱突然想起了什麼,她起身打開了旁邊的抽屜,在裡面有兩張奇怪的紙條。

這是兩張協議!

蘇紫萱看著上面歪歪扭扭的字跡,眼淚突然出來了。

邪王寵妻:萌妃逃婚無效 「哈哈……傻妞!你知道嗎?你這輩子註定是我的女人,你逃不掉的!」

蘇紫萱清楚地記得這個傢伙落海之前說的最後一句話,那個傢伙真的想追求自己嗎?可是自己是一個女漢子呀!

女漢子也能有男人會喜歡嗎?

她有些疲憊,重新的爬上床,沉沉的睡去。

在夢裡,依稀那個傢伙又活了……這傢伙癩皮狗一樣的趴在自己身邊,伸著手想抱自己。

蘇紫萱突然睜開眼。

「嗨……傻妞。」

眼前是那張欠揍的臉,臉上掛著欠揍的笑容…… 蘇紫萱突然瞪大了眼睛,自己這是出現錯覺了嗎?

她眨了眨眼,突然對著面前這張臉打了一拳!

「卧槽……」

樂天直接被打蒙了,這女人就不能用點溫柔的方式來確定他是人是鬼嗎?

「你……你還活著?」蘇紫萱驚詫的問。

一種狂喜的心情瞬間涌了上來,力氣也突然回來了,蘇紫萱居然一下跳到了樂天的身上,將樂天仰面壓在身下。

樂天看著這個一臉笑意的女人,他也笑嘻嘻的。

「你這個傻妞,居然連門都不關?也不怕被人偷走了?」

「啊……你還活著,太好了!太好了!」蘇紫萱有種想哭的衝動,她拚命的壓制著自己的這種感覺。

「嘿嘿!意外吧?」樂天笑呵呵的看著她。

蘇紫萱點點頭,她趴在樂天的身上,仔細地打量著這個傢伙。

身上的衣服明顯是一直穿在身上被體溫烘乾的,頭髮上還帶著白色的鹽結晶,估計這個傢伙上岸之後就來找自己了。

她的心裡有點小小的感動,這傢伙一定是知道自己擔心他。

「你是怎麼活下來的?你是怎麼上岸的?為什麼海警船沒有找到你?那麼遠的距離你不可能游泳上岸的……你到底是怎麼回來的?」蘇紫萱看著樂天,連續的發問。

「唔……其實我就在海警船的船尾,只是沒有人發現我,我扒住了船尾的一個檔桿,就這麼上了岸。」樂天說道。、

蘇紫萱恍然大悟,海警船是一艘二線軍艦,私人碼頭是無法停靠的,他們幾個人都是海警專門派了一艘小型快艇將他們送回來的。

這個傢伙一定是在別的碼頭上岸了。

樂天突然伸手攬住了蘇紫萱的腰肢。

「好累,讓我抱著睡一會。」他笑呵呵的說道。

蘇紫萱突然有點渾身僵硬,雖然昨晚在船上兩個人該做的不該做的幾乎都做了,可現在是在自己的家裡,兩個人這麼曖昧的趴在一起,感覺好奇怪的。

難道自己真的要談戀愛了?

蘇紫萱吸了口氣,她急急忙忙的從樂天的身上爬下來。

「不要睡!你都臟死了……先去洗澡。」她將樂天拉起來。

樂天被強行推進了浴室!

蘇紫萱靠在一旁的牆上,還好……還好樂天沒死,自己的心裡終於能鬆一口氣了,看起來以後自己被這個傢伙騷擾的日子還會繼續。

水快速的流過身體,樂天看了看自己。

自己能活下來也挺奇迹的,他落海之後就迷失了方向,浪頭太大了,根本就不是人力可以抗衡的東西。

身上的兩個瓶子倒是成了樂天不小的助力,不過他的運氣還是不錯的,海警船正好從樂天的方向經過,他無巧不巧的就掛在了上面。

說起來蘇紫萱的霉運體質還是差點讓她送了命,按理說海警的出警速度已經非常的快了,應該會在一個極短的時間就發現她們,可是她們就是無巧不巧的飄出去了極遠……

蘇紫萱的家樂天知道在哪,他估計這女人一定會在這裡,就自己摸了過來,本來想給她一個驚喜,沒想到迎接自己的卻是一個拳頭。

仔細的洗了洗,樂天從浴室里走了出來。

沒有衣服,只有一個浴巾,他就將這個東西圍在腰上。

「你去睡一會吧,我給你把衣服洗洗,等你醒了就能穿了。」蘇紫萱看了一眼樂天。

樂天點點頭。

他躺在蘇紫萱的床上,有點驚嚇的感覺,這個女人居然給自己洗衣服?他非常懷疑自己的衣服會不會在蘇紫萱恐怖的力量下四分五裂?

等樂天再次睜開眼的時候,一股飯菜的香味飄到了他的鼻孔里,他馬上爬了起來。

體力已經恢復了,身體也沒有什麼問題,一切OK。

「你醒啦?洗手吃飯。」蘇紫萱說道。

樂天驚詫的看著她,身上帶著圍裙的蘇紫萱居然有著一種難得的女性柔美。

蘇紫萱奇怪的看了看樂天,她伸手輕輕挽了一下耳邊掉落的一絲秀髮,樂天眨了眨眼,這個女人……原來真的是個女人啊!

吃著蘇紫萱做的飯,樂天本來是懷著吃藥的心態下口的,可是預期的難吃並沒有到來,反而是爽口的小菜讓樂天食慾大開。

「你居然會做飯洗衣服?千萬不要讓別人知道啊,會嚇到別人的。」他嘟囔著說道。

「你會不會說話啊?我也是個女人好不好,一樣能伺候好男人的。」蘇紫萱翻了個白眼。

樂天活著,她的心情非常好,所以才會興緻大發親自下廚做幾個菜。

「是嗎?」樂天看了看蘇紫萱。

「當然啦,我十歲的時候就跟著媽媽學做菜呢,我會的東西還多著呢。」蘇紫萱哼了一聲。

「辛苦了,多吃點菜。」樂天夾了一筷子青菜放在蘇紫萱的碗里。

蘇紫萱看著這傢伙不斷地往自己的嘴巴里塞著肉,又看了看自己面前的青菜,好一會她才嘆了口氣,將青菜塞進自己的口中。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