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道狙擊槍聲響起,在黑暗中爆發出來的火光十分的明顯,可以說玩家們都看到了,而此刻在遊戲戰士的方陣中,一名遊戲戰士的腦袋當場就炸開了,身體都被帶動的向前撲去。

一道狙擊槍聲響起,在黑暗中爆發出來的火光十分的明顯,可以說玩家們都看到了,而此刻在遊戲戰士的方陣中,一名遊戲戰士的腦袋當場就炸開了,身體都被帶動的向前撲去。

「敵襲!有狙擊手,是剛剛那個隊伍。」遊戲戰士隊長馬上反應了過來,一聲怒吼下就換上狙擊槍向著剛剛看到的火光位置開了一槍。

狙擊槍都沒怎麼瞄準,可以說就是那麼大概的打過去,而在遊戲戰士團隊中,那些原本防備著張碩團隊的遊戲戰士們也紛紛換上了狙擊槍,然後集體朝著那處出現火光的位置開槍了。

砰砰砰!!!

狙擊槍的槍聲不斷從遊戲戰士的方陣中出現,雖然說狙擊槍在面對那伙數量龐大的玩家隊伍時沒能發揮出作用,因為不在制高點上,但這般對付遠處在制高點上的狙擊手,還是有不小作用的。

此刻張碩已經是退出了剛剛的位置,還沒來到樓道位置,一道道狙擊槍聲響起,同時張碩剛剛所在位置上都被打中了不少位置,不少狙擊子彈都鑲嵌在了牆壁上,甚至一些都打在了張碩剛剛所在的位置而掀起了一些水泥碎片。

「這些傢伙,太暴力了。」張碩搖了搖頭,對這些狙擊手們的攻擊不屑一顧。

如果自己還在原來的位置,那麼估計真的可能會被反殺,可自己都離開了那個位置,這樣的攻擊有效嗎?

此刻在其他樓房位置上的方重山等人,對張碩的判斷是真的信服不已,張碩說會有狙擊槍反殺回來,還真的有狙擊槍反殺回來了。

看張碩的一槍,不知道有沒有幹掉對方的一個人,但可以肯定,對方的反殺中有不少狙擊槍都打回來了。

「頭兒應該是打中了,那傢伙的槍法簡直好得不得了,通過遊戲戰士開火時帶出的火光,想來應該是能夠把握住目標的位置了。」方重山心中想道。

此時方重山也是看著那些在攻擊玩家大陣營一方的搶手們都在不斷開火著,而通過開火產生的火光,方重山也鎖定在了一名遊戲戰士的身上。

砰!!

一道狙擊槍聲響起,槍聲非常的堅決,一槍下去當場就將一名遊戲戰士打死了,從他剛剛不斷釋放的火光突然消失就能夠判斷得出,這名遊戲戰士被幹掉了,哪怕沒被幹掉那也得重傷了。

不過從任務進度上可以知道,這是真的被幹掉了,而得手的方重山想都不想的就開始轉移陣地。

當槍聲響起的一刻,此時在遊戲戰士陣營中,那些想要狙殺張碩的狙擊手們,雖然不知道有沒有幹掉張碩,但在狙擊子彈充足的情況下,他們就沒停過,現在另外一個方向傳來狙擊,他們自然立即調轉方向打過去。

「好險。」

方重山剛剛轉移酶多遠,可以說連收拾都沒收拾,扛著槍就快速的逃離,結果還沒跑多遠反擊就過來了,還打的那麼的激烈。

其他位置上張彪等人也都有些抹冷汗,在看到張碩與方重山都出手后,他們也在心中對比著,他們能打到目標嗎?而在開搶后還能跑得掉嗎?

不過看到張碩與方重山兩人都玩得這麼嗨,他們自然也是有些被感染了,所以也都很快找到了極佳的位置,然後開始準備狙擊。

「該死的。」

此刻遊戲戰士隊長已經知道張碩小隊的想法了,這是想要通過遠程來狙擊他們,雖然說這樣的狙擊在擊殺上不會有太多的數量,但勝在安全。

而在這樣的消耗下,哪怕己方人數多也支撐不了太久,只要被狙殺到一定人數,那麼對面那群玩家隊伍就能夠壓制上來了。

砰砰砰!!

此刻也不知道是不是張彪幾個人約定好了一般,差不多是同時開槍了,全部都朝著遊戲戰士方陣攻擊過去。

一下子差不多2秒內開了5槍,每一槍都十分準確的將一名遊戲戰士擊殺,可以說戰果相當的不錯,而同時也讓遊戲戰士一方的狙擊手們都一下子不知道該往哪個地方攻擊了。

「該死的,立即轉移。」

此刻遊戲戰士隊長已經看明白了,他們已經被前後夾擊了,張碩小隊的人數不多,所以他們只能遠距離進行狙殺,而現在他們面臨的情況就是要麼被拖到死,要麼就是離開。

至於衝過去火拚?那絕對是不可能的,那50多人的玩家隊伍也不是吃素的,衝上去火拚簡直就是在送菜,前方的這條道路上絕對鋪滿他們所有人的屍體。

遊戲戰士隊長一下命令,當即是讓剩下的遊戲戰士們馬上開始進行了撤退。 遊戲戰士們對戰鬥很專業,也不會貪生怕死,但在一定情況下,他們都是不會去做無畏的死亡的,所以在明知道處境不好的情況下,自然也就不會硬抗了。

而此刻張碩已經找到了另一個狙擊點,看著那些遊戲戰士們的火力正在逐步減少,同時火力也變得更加兇猛,讓張碩微微皺眉。

「他們這是在撤退了?」

在看著那些不斷開火的遊戲戰士們不顧消耗,同時連接成一條線,此刻張碩已經隱隱看出了些什麼。

「呵呵,撤退?怎麼都得留下一些人。」張碩沒有辦法對那玩家的大部隊發出什麼信號,但對那些斷後的遊戲戰士,他還是一樣要狙殺的。

一槍過去,又是一名遊戲戰士被幹掉,留下來斷後的,可以說都是已經將生死置之度外了,對於能夠保護隊友們撤退,這些遊戲戰士可以說是盡職盡責。

而方重山的速度也很快,在張碩一槍後轉移陣地時,他也通過遊戲戰士的反擊看出了這些遊戲戰士在撤退。

這樣的情況下,方重山一樣是想不出什麼好辦法來,他一個人一把狙擊槍明顯是不可能阻止遊戲戰士撤退的,所以他也只能如同張碩一般對那些斷後的遊戲戰士發起攻擊。

又是一槍狙擊,這些斷後的遊戲戰士中又有一人被幹掉,而被幹掉后自然就出現了一個火力斷開的缺口。

玩家陣營內,此時玩家隊長也看出情況有些不對勁了,開始的時候,遊戲戰士一方的火力突然猛了不少,完全是不要命的在攻擊,連進入掩體掩護都不做了。

這樣的情況下,雖然玩家們也有狙擊掉一兩個遊戲戰士,但還沒發覺什麼,現在又有一兩個被狙擊掉,讓這些遊戲戰士們的火力很明顯的減弱了不少。

「不好,他們在撤退,這些是留下來斷後的。」玩家隊長馬上反應過來了,這樣的情況下,玩家們自然不想讓這支大部隊給撤走了。

好不容易才遇上了這麼一支遊戲大部隊,而且還是在消耗了這麼多彈藥之後,若是不能將他們給拿下,那麼這些彈藥都白消耗了?

再者這些玩家中也有人被幹掉,剩下的玩家可以說是將火氣給打出來了,特別是最近他們過的這些日子苦不堪言,與他們平日里過的養尊處優的日子相比太憋屈了,這火氣一爆發出來,自然是讓他們變得更加的暴躁,想要將這些遊戲戰士都吃掉才能發泄掉他們的怒火。

而這樣的情況,自然是讓張碩等人看到,在玩家陣營一方,突然猛的就爆發出了強大的火力來,就算透過狙擊槍瞄準鏡,他們都看到了玩家們的瘋狂。

「這些都是瘋子吧。」

張碩等人再度狙擊了幾個斷後的遊戲戰士后馬上就撤退了,此刻玩家大部隊應該已經發現了這些遊戲戰士們在撤退,一旦進入追擊中,那麼他們想要玩狙擊就不行了。

在這裡,高樓大廈確實給他們供應了足夠的狙擊點,但同樣的如果敵人在移動中,那麼這些高樓大廈就成為了他們的阻礙。

張碩等人很快就聚集在了一塊,看著那些玩家大部隊去追殺遊戲戰士后,他們也向著其他方向進行轉移。

「頭兒,我們不去加入他們嗎?那玩家大部隊里這麼多人,就算遇上了遊戲戰士大部隊我們也不用擔心了。」張彪對著張碩說道。

這次遇上的這隻遊戲戰士大部隊,可以說讓不少玩家們心中都感到緊迫,一般的小隊伍遇上這樣的大部隊,基本上是被滅之外沒有其他可能了,能夠逃掉一兩個都算幸運的。

可就算能夠逃掉又如何?遊戲戰士的隊伍只會越來越大,到時一旦讓整個廢墟城市內的遊戲戰士們組織在了一塊,2萬遊戲戰士同時出動下,就算這廢墟城市再龐大,那總有被掃蕩乾淨的時候。

而這個情況,也是玩家大部隊的玩家隊長會沒有阻止這些玩家們去追殺遊戲戰士大部隊的原因,任何一個聚集起來的遊戲戰士隊伍,都要在他們沒有成長到參天大樹的時候消滅掉,不給他們任何成長的機會。

「先不說我們之前獨吞了10個物資包里的重要物品,就說我們的情況,要加入進去成為炮灰怎麼辦?我還沒搞清楚他們為什麼會聯合在一塊,但對於其他人的指揮,我是不放心的。」張碩搖頭說道。

先是在物資包上坑了對方一把,估計讓那些玩家大部隊的心裡已經有了隔膜,再則這麼大的一支隊伍,他們的補給怎麼辦?雖然說人多好辦事,但人多的情況下需要的更多,一旦找不到充足的物資包,那麼這樣的隊伍很容易出事。

像這次這種一口氣就能夠弄到10個物資包的情況是極少出現的,而且就算是10個物資包,對於一個有著數量龐大的隊伍來說一樣是不夠分的。

張彪也是點點頭,人多確實有人多的好處,但同樣的人多的情況下,一樣有人多的麻煩,如果團隊中因為找不到吃的,那麼絕對會讓團隊出現問題。

而同樣的,張碩的指揮能力以及戰鬥能力都這般出色,自然很難相信其他人,萬一被人當成炮灰了怎麼辦?

別看玩家隊長一副帶著大隊伍的樣子,將心比心作為隊員的話,也是怕被當成炮灰的,如果不是張碩有著好幾次卓越的指揮能力,讓他們都能收割到不少遊戲戰士,那麼張彪也不可能完全相信張碩了,但就算是這樣,他們也都有防備張碩將他們當炮灰的想法。

「好了,先找個地方吃上一頓,然後好好的休息一下吧,這才第二天,這裡的情況就已經變得有些緊迫了,我們得加快腳步儘快完成任務了。」張碩對著眾人說道。

這才一天的功夫,遊戲戰士的隊伍就出現了百人數目的情況,就算是玩家隊伍也有50人的隊伍出現,而這只是在整個廢墟城市的一角而已,其他地方又如何呢?所以張碩的話讓每個人心頭都很凝重。 一夜無事,在擺脫了大戰後,張碩等人就找了個地方休息,因為有足夠的飯盒,所以大家都吃的很盡興。

至於留下餘糧這樣的事情,張碩等人是沒有做的,首先他們要戰鬥就要消耗不小的體力,其次留下餘糧的話,不說多上那麼一丁點兒的負擔,就說被人幹掉了怎麼辦?被人拿走了豈不是便宜別人?所以還是吃下肚子才好。

而在吃飽喝足后,張碩等人美美的休息了一晚,直到天亮的時候,那架飛行而過的飛機才讓眾人醒了過來。

「大家趕緊洗漱一下,然後準備尋找物資了。」張碩對著眾人說道。

一晚上的休息,讓眾人的精氣神都恢復得非常的好,而且昨晚的夜宵還吃得很滿足,雖然說一覺醒來感覺肚子里的存貨都已經消化掉了,但至少還沒有到飢餓的狀態。

眾人簡單的收拾了起來,在這樣的環境里自然是沒有那麼多繁瑣的事情要處理的了,所以眾人都是簡單的洗了把臉,隨便漱了漱口,接著就已經開始行動了。

張碩等人都很專業性的將所在的小樓先搜索了一下,然後在將周圍的樓房也都搜索了一下,而今天一大早就讓眾人得了好運。

「沒有想到居然這麼快就發現了一個物資包,這運氣也太好了。」徐麗麗一臉高興的說道。

物資包的位置離眾人並不算遠,也就是在隔壁樓里,如果沒有搜索的話,那麼可能就會錯過,但對於眾人將所有地方都進行搜索的情況下,這個物資包自然就躲不掉了。

「繼續搜索。」張碩等人很快就將物資包給分了,然後開始繼續探索了起來。

一個物資包哪裡能夠滿足眾人的需求?子彈什麼的算是可以,槍械也可以換一換,但飯盒與手雷絕對是不夠用的。

張碩等人開始沿著一個方向搜索了起來,其他方向即便是漏掉了那也是沒有辦法了,只有7人的小隊搜索一棟樓房看起來很快,但要將一個區域給搜索起來,問題還是非常大的。

當張碩等人搜索了一兩個小時,太陽剛剛升到一定高度的時候,突然方重山就從一棟樓上對著眾人招呼了起來。

方重山這是有大發現了,從他臉上的表情就能看到,這絕對是一個大發現,不然的話也不會這般激動了。

張碩想都不想的就直接沖了上去,來到了方重山的身邊,然後順著方重山的指引看了過去,而那處方向上,相隔好幾棟樓正好是一個小廣場,這個小廣場上堆積了一堆物資包。

「我去,有30個物資包吧。」看著那堆積成小山一樣的物資包,這讓張碩自然是被引動了。

張彪等人也過來了,同樣是看到了這些物資包呼吸急促,他們的小隊人數不多,30個物資包足夠他們好幾頓飯了,再加上其中的手雷,就算埋伏一支大隊伍都可以了。

「等等,你們看那邊,好像有幾個隊伍過來了。」張碩拿著狙擊槍的瞄準鏡觀察著,突然就發現了情況。

這個廣場的周圍樓房都比較低矮,所以只要站在高處,那麼要發現這裡的情況還是很容易的,而現在這個情況,明顯已經有不少人發現了。

「特么的多元宇宙掌控者絕對是有控制的吧,不然不可能有這麼多物資包堆積在一塊,還能引來這麼多人,他這是想要將人都引到一塊來進行廝殺了。」張碩說道。

一大堆的物資包堆積在一塊,自然是能夠吸引來大量的玩家以及大量的遊戲戰士,而大量的遊戲戰士出現,那麼就會自動組隊然後狙殺玩家。

玩家們的話,如果是已經組好的大隊伍還好,可如果是多出的好幾支隊伍,那麼就有可能相互忌憚而不可能完全發揮出力量來,因為誰都不想成為其他人的炮灰。

而此刻看著那個方向上的動靜,過來的隊伍不少,人數也不少,簡直就是要發起數百人的大戰了。

昨晚的大戰與現在即將發生的大戰相比,那真的就是小兒科了,所以此刻就算是張碩都不知道會發展成什麼樣。

而其他人看到這個情況,一樣是有些被震動了,他們7個人只能算是小打小鬧,埋伏一支10來20人甚至30人的遊戲戰士隊伍,怕已經是到了極限了,如果繼續增加的話,以著他們的人數還真的是有些不夠看了。

可此刻估計要有數百人的大戰要開啟,到時他們這麼7個人絕對是塞牙縫,而就算是從遠處狙擊怕都困難。

現在可是白天又不是晚上,昨晚的時候,他們還能利用夜色作為掩護,至少能夠做到偷襲而全身而退。

可是現在呢?怕只要敢狙擊,估計不到一秒就會被人發現,到時分出一兩個人手出來就能包抄過來了。

「走這邊,我們到這棟樓上去看看。」張碩指了一個方向說道。

在張碩所指的大樓位置,那裡是最容易進行狙殺的地方,這是一棟高樓大廈,與一些大型企業的辦公樓一般,可以說是這附近最高的一棟大樓了,雖然距離小廣場有一定較遠的距離,但對於狙擊槍的使用來說並沒有什麼影響。

而最主要的一點,從外面看雖然無法看清裡面的情況,但張碩相信裡面的環境絕對很複雜,很適合進行埋伏,估計比巷戰都要難搞,這樣的地方也非常適合單兵作戰,至少是將對方的優勢給打沒了。

「好,咱們去那邊。」方重山也明白了張碩的意思。

在這棟樓上進行狙擊小廣場上出現的敵人絕對是沒有問題了,而如果敵人殺過來的話,那麼他們也能利用這棟樓里的環境進行作戰,將對方的人數給消減掉。

這棟幾十層樓高的空間里,就算對方組成大隊伍一層層的上來,但一些狹小的空間里,一枚手雷發揮出來的威力絕對是杠杠的,此刻眾人身上有著昨晚獲得的10個物資包得到的近百枚手雷,完全不擔心干不過敵人。 張碩等人快速的向著那棟大樓潛行過去,而此刻在小廣場周圍,那些靠近小廣場的隊伍終於是發現周圍也有隊伍在靠近過來了。

他們來的方向開始還是有些距離的,但隨著不斷靠近下,距離漸漸的就拉近了,這樣的情況自然是讓他們相遇到了一塊,然後就自然而然的開火了。

玩家比遊戲戰士有理性,但有理性也沒有一點用,遊戲戰士被多元宇宙掌控者製造出來后,他們的任務就只有一個,那就是擊殺玩家,將所有的玩家都擊殺。

噠噠噠!!

雙方的火力都很猛,在一開始的接觸下,當即是炸裂開了,遊戲戰士一方簡直就是不要命的攻擊,雖然其中傷亡了不少,但同樣的也讓玩家們被壓制下來了,以著遊戲戰士這般不要命的情況,玩家們根本別想進一步,甚至都被打得後退。

這樣的情況,自然是讓玩家們很憋屈,而遊戲戰士一方的悍不畏死,也讓張碩等人看到了,剛剛攀登上這棟大樓30層左右,張碩等人就用狙擊槍的瞄準鏡觀察了,畢竟那邊開火的動靜實在是太大了。

「這些傢伙好像變聰明了啊。」張碩說道。

在看到了這些遊戲戰士居然懂得拚命,然後給其他的同伴爭取機會,這樣的情況簡直就是有些強了。

那隊被分出來處理物資包的遊戲戰士們已經衝到了廣場上,已經有一名遊戲戰士攀登上物資包頂端,準備將最上面的那個物資包給丟下去,讓下方的同伴接住了。

而這一刻,張碩開槍了,這個時候,張碩自然不能看著遊戲戰士們將物資包都弄走,畢竟物資包中可是有著大量的手雷彈,就算得不到物資包,那麼也不能讓這些遊戲戰士給獲得了,一旦遊戲戰士們將物資包中的手雷都拿到手,那麼對於那玩家隊伍來說絕對是災難。

一道強勁的狙擊槍聲響起,那名剛剛要將物資包堆最上方的物資包弄下去的時候,腦袋當場就如同西瓜一樣炸開了。

而這些遊戲戰士們都想不到這裡居然還會有埋伏,這樣的情況讓他們都有些始料不及,而此刻方重山也開始狙擊了,在這裡的只有張碩與方重山兩人,其他人都不知道跑什麼地方去了,不過這也是張碩安排他們去做其他的事情去了。

此刻張碩與方重山兩人聯手攻擊,打得那些遊戲戰士有些措手不及,一些沒能找到掩體的根本躲不了,而物資包堆馬上就被他們給推翻了,直接躲在了物資包堆後面,不過那麼一點位置,也只能躲上幾個人而已。

「老方,這些物資看來是弄不到了,你知道手雷的位置在哪裡吧?」張碩對著方重山說道。

「OK,我知道該怎麼做了。」方重山對著張碩回答道。

這些物資包的情況,已經被遊戲戰士給佔據,現在他們兩個雖然打死了幾個遊戲戰士,但並不代表遊戲戰士真的拿他們一點辦法都沒有,遊戲戰士們在尋找到掩體后,自然也會用狙擊槍反擊。

砰砰!!

張碩與方重山兩人放棄了對遊戲戰士的狙殺,開始攻擊物資包,通過這兩天開啟物資包的情況來看,他們都知道手雷的位置在什麼地方,至於能不能引爆,那麼就看運氣了。

不過張碩的運氣還是不錯的,在遊戲戰士們有些反應過來之後,張碩的第二槍已經擊中在了原來的位置上,正好重重的打擊在了手雷上。

轟!!

整個小廣場上頓時種出了一個小蘑菇,雖然沒有大蘑菇那般壯觀,但覆蓋了整個小廣場的範圍還是可以的,而那些子彈也被引爆而四處飛濺,形成了一個覆蓋性的流彈區域,有不少遊戲戰士與靠近小廣場的玩家都不幸中招了。

「是哪個傢伙乾的,這麼帶勁!」玩家隊伍中,不少隊長們也被這一幕驚呆了不少。

在被遊戲戰士壓制后,他們就已經有些想到物資包已經拿不到手了,這樣的情況下,毀掉是最好的情況。

不過是什麼人毀掉的,他們還不清楚,不過想來應該是某個玩家隊伍,可能是來的方向不是這一邊,再加上距離較遠,所以直接就用狙擊槍上了。

遊戲戰士們損失慘重,可以說他們幾乎將陣地都靠近在了小廣場上,以著小廣場為依託防禦著玩家們的靠近,在遊戲戰士不計代價的損失都要弄到物資包,可見他們對物資包志在必得,結果張碩引爆物資包,這下損失得是相當的慘重。

「滅了他們。」

玩家隊伍們早就被遊戲戰士們壓製得火冒三丈,此刻終於是逮住機會了,如何會不放過?不少遊戲戰士此刻都在大爆炸中受傷,甚至一些都被巨大的響聲震得有些身體失衡,能夠抵抗的遊戲戰士此刻都變得很少了。

而玩家們一反應過來,自然是這些遊戲戰士們的末日了,遊戲戰士們都沒來得及做出任何應對,當場就被幹掉了不少,這些被幹掉的遊戲戰士很多都是沒反應過來的。

張碩兩人的狙擊工作明顯已經做不下去了,剩下的遊戲戰士就算是他們想搶都搶不過那些玩家了。

「頭兒,一切都弄好了。」張彪等人都過來了,此刻他們都有些氣喘吁吁,而剛剛發生的情況他們也都看到了,想不到張碩會如此果斷。

「這棟樓的布置沒用了吧?」方重山問道。

開始的時候,張碩的計劃是在這棟樓內布置好手雷,準備等遊戲戰士攻入后,他們在無法抵抗后就從樓頂離開,然後引爆這棟樓的手雷,將這棟樓給炸掉。

這些陷阱布置,可以說都是十分巧妙的,引爆裝置都布置到了隔壁一棟比較矮的樓頂上,只要他們轉移過去,那麼就能立即引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