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道金色的光芒飛去,那是一支羽箭,其上散發着驚人的能量的波動,強大的羽箭在空中形成的氣浪長達百米長,硬生生的擊穿了逃竄的金烏。

一道金色的光芒飛去,那是一支羽箭,其上散發着驚人的能量的波動,強大的羽箭在空中形成的氣浪長達百米長,硬生生的擊穿了逃竄的金烏。

這是風嘯天曾經大戰戰神宮的蕭意得到的一柄大弓,只是弓箭一直放在空間戒指中,他也沒有用上,沒想到今天居然用上了,風嘯天化作一道驚虹而去,直追擊傷的金烏。

一米大小的金烏仰天咆哮,渾身熾盛的太陽真火熊熊的燃燒,這是名副其實的至陽之火,可惜這頭金烏並沒有將它練成真正的太陽神焰,否則就是神靈來了也要退避三尺。

接着風嘯天紫金色的拳頭爆發出碗口大的能量光柱,宛如一顆璀璨的彗星墜落而去,碰的一聲直接撞在了金烏的身上,頓時金烏的身軀爆裂開來,豔紅色混雜着金色的血液灑落下去。

風嘯天右手伸出,在空中形成一個巨大的真氣手掌將所有掉落的血液抓在手中,滔天的魔焰從掌心中熊熊燃燒,頃刻間所有的血肉全數的化成灰燼,只留下一件乾坤袋留在手中,接着風嘯天來到森林的上空掃視了茂密的林內,兩道漆黑色的魔焰墜入將金烏太子的兩個手下的屍體全部焚燬。

做完這些事情之後,他才拉着雪姬嫣然朝着東方飛速而去,風嘯天的速度非常的快,直接在空中留下一道筆直的光線。

“你爲什要逃啊?”被抱在懷中的少女探出絕世的玉容疑惑的問道,他想要掙脫眼前的男子,奈何自己的傷勢還沒有恢復,只能這樣。

“咱們這次殺了金烏族的太子,要是金烏族有什麼強大的存在這旁邊,那可就出大事了,到時候我們想走都走不了了”風嘯天聞言回答道,因爲在他斬殺金烏太子的瞬間,他清晰的感應到一股強大的神識從那邊掃過,只是那道神識有些隔得比較遠,並沒有出現,所以自己趁這機會趕快逃跑。

“是你殺了金烏太子,又不是我,你可別把這件事情和我牽扯在一起”少女撅起櫻桃小嘴生氣的說道,他本來這次出來就受了大罪,先前被這臭傢伙調戲,後來又來了個金烏太子,她是在是非常的惱火。

“將我放下去,我能夠自己走”少女清脆的聲音響起,宛如百靈鳥一樣的好聽,根本就聽不出他是在生氣。

風嘯天無語,看着懷中的少女雙手直接鬆開,頓時少女從百丈高的空中呈拋物線狀墜下,她在墜落的同時口中喊道,“臭男人,我還沒有準備好那”

不過少女的本領的確非常的強大,能夠修煉到這樣的境界,哪個會差,少女的身子宛如一隻蹁躚的落葉,輕輕的從百丈的高空中墜落下來,雙腳穩穩地墜落在地上。

同時墜落下來的還有風嘯天,他看着眼前的少女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兩位老爺子說了要讓自己好好的保護好這丫頭,若是出了什麼事情,自己可就完蛋了,本來想借此機會好好**一下這丫頭,可是人家是大小姐,不來這一套,霸氣的狠。

自己無奈只能緊緊跟在她的身後三米遠,同時,風嘯天的神識煉化從金烏太子手中奪來的乾坤袋,不過片刻全數被煉化,當風嘯天將袋子打開的剎那間,前邊的小公主也感應到了,朝着他這邊看了一眼,便沒再白他,走到前方的溪邊的一塊巨石上盤膝而坐,運功療傷。

風嘯天看了她一眼還真是古怪的丫頭,無奈的笑了笑,專心的搜索的乾坤袋內的寶物,這裏邊的寶物非常的多,各種奇珍異物多不勝數,這應該是金烏太子的所有身價,他用神識在裏邊不僅找到了之前的那張古樸的綠琴,還找到一些奇特的金屬。

“這是,居然是一塊神金!”風嘯天有些驚訝,他將那塊拳頭大小的神金拿在手中仔細的打量,神金是何等珍貴的東西,這些都是煉器的曠世寶物,哪怕是聖人大帝這等強大的存在都不一定能夠得到,這種東西里邊蘊含着最本質的天地神則,煉製的寶物都是世間最強大的。

沒想到自己居然又得到了一塊,不說鬼王戰刀,這柄戰刀外表看是幽冥玄鐵鑄造,其實裏邊蘊含着大量的神金,這些神金被稱作黑金,傳說神金共有七種,每種的都蘊含不同的神則,而眼前的這這塊明顯是一塊紅色的神金。

希望大家收藏一下,謝謝,今天第三章! 乾坤袋內除了那塊紅色的神金之外,還有許多靈藥寶貝,其中有三住靈藥非常的罕見,一種乃是羅漢果,這種果實雖然沒有達到聖藥的那種能量,但是可以淬鍊肉身,讓修煉者的肉身便的強大無敵。

另外兩種分別是蘭菱花,這種花開的有些血紅,只是長得有些像蘭菱果一樣,所以叫這名字,這是一種非常奇特的靈藥,可是煉製一些丹藥,讓人的修爲便的更加強大,具有固本培元的作用,另一種靈藥風嘯天就不認識了,不過它能夠清晰的感受出從靈藥上散發出強大的靈氣,所以他猜測這株靈藥也是不簡單。

乾坤袋內除了那件古琴之外,還有十幾件大能者武器,都是大能者裏邊的上等品,不過這些東西在風嘯天的眼中就是一堆垃圾,他現在光憑肉身的強大,便可毀掉這些大能者寶物,另外他還在裏邊找到了一些傳送符,這些東西都是非常有用處的,日後與人家交戰,打不過人家隨時可以逃跑,不過這不符合自己的風格。

然後他繼續尋找,乾坤袋內的空間非常的打,裏邊約有空間數十里,同樣這裏邊的寶物也是非常的龐大,最後他找了他在一些亂堆的東西里邊找到了一塊青銅片,這塊青銅片非常的不起眼,本來他還想這笨鳥怎麼把這樣不值錢的東西放在這裏,可是當他神識侵入之後,才發現這可不是一般的寶物,這裏邊記載了戰天七步,這讓自己激動萬分。

如今自己很快就要進入大能者境界,以前的神風之術雖然在身法上非常的強,可是這只不過是基礎篇,真正的精華篇在爺爺那裏,這可是一門蓋世的祕術,有機會一定向爺爺討來,現在有了這戰天七步,自己的身法就可以更加的完善,戰天七步,步步驚天,一步比一步強大,一步比一步強勢。

風嘯天快速的將它修煉的法門引入腦海中,戰天七步的練法有些不同,所以風嘯天並沒有急着修煉,他繼續尋找乾坤袋內的寶物,整座乾坤袋完全成了淘寶的好地方,最後他將所有的東西全都翻了底朝天,再也沒有入自己法眼的東西,不過所幸這滿滿的一袋子靈藥還是非常的多。

接下來,風嘯天右手張開,一座金色的小塔滴溜溜的出現在手掌中,小塔一出現,頓時天地間風雲變幻,各種神則交織,霞光萬丈照破這片森林,讓遠處修煉的少女都驚奇的睜開了眼,不過瞬間又閉上了眼睛。

風嘯天動用大帝戰衣的威壓纔將這東西死死地壓住,不過這寶物在風嘯天的手掌中不停地顫動,好像隨時將要破空而去。

“嗡~~~嗡~”

金色的霞光飛舞,各種法則涌現,形成一隻金色的金烏從塔內飛出,顯化出一道英俊的身影,這道身影長得非常的修長,金色的長袍籠罩着他的身軀,他的出現頓時然這片天地顫抖,這是一位聖人,真正的聖人。

男子金袍飛舞,周身彩色的霞光飛舞,炫耀燦爛,如夢幻一般,剎那間風華絕代,讓人都有一種想跪下膜拜的衝動,不過這道虛影這是一閃而過,瞬間有化爲了虛無,整個過程不過剎那間。

但就這剎那間讓風嘯天感受到好像過了一萬年之久,這是雪姬嫣然邁着輕盈的腳步走了過來,來到風嘯天的面前,此時的她宛如仙女降世,沒得讓人難以呼吸,他的周身各種彩霞飛舞,環繞在她的身旁。

那種美超脫塵世的美,一身潔白的衣裙包裹着那凹凸的身姿讓人不敢生出半點遐想,烏黑的秀髮光滑柔順,她一步步凌空走來,來到風嘯天面前輕輕的說了一句話,宛如天籟之音,動聽難以抗拒。

“我長得美嗎?”

“|美,就像仙女一樣!”風嘯天呆呆的迴應道,雙眼呆呆的看着眼前的女子,心中沒有絲毫的遐想。

“那你能把手中的小塔送給我嗎?”少女再次開口,聲音更加的動聽,在風嘯天聽來,這簡直就是天籟,無法超越的好聽。

“可以”風嘯天一口答應了,他將手中的金色的小塔朝着眼前的少女遞過去的同時,丹田深處黑色的石碑中一股清涼的氣息涌出,頓時讓他清晰了。他看着眼前的一幕,回想着剛纔發生的事情,心中驚駭不已。

緊握着小塔的手中慢慢的伸過去,一隻玉手剛要碰到金色的小塔的同時,風嘯天眼中閃爍,猛地暴起,右手緊緊地抓住少女的玉手,左手快速的探出,身子朝前撲去,少女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猛地被風嘯天撲倒在地上。

“臭男人,你給我放開!”少女被死死地壓在身下拼命的掙扎,可是他怎麼掙扎都無法擺脫身子上面的風嘯天,頓時一股男人的陽剛之氣襲來,讓他全身都變的酥**麻的,他感到越來越無力,本來還想動用體內的能量,可是現在上面的男子死死地壓着她。


“惡女,居然敢用魅術誘惑我,看來今天本少爺得把你上了,你才知道本大少的厲害”風嘯天惡狠狠地說道,他其實就是將計就計,嚇嚇眼前的女子。

這一說可把眼前的女子嚇壞了,她面色有些驚慌失措,再也沒有之前的鎮定,口中說道,“臭男人,我不敢了還不行!”

同樣她那美麗的雙眼中流露出一絲狡黠,正好被風嘯天捕捉到了,看着眼前的少女,風嘯天和她相處的這段日子發現,這就是一個外表像天使,內心是惡魔的小惡魔,要是將她放了自己說不定,接下來會有什麼事情發生。


“小丫頭,你以爲本少爺是跟你鬧着玩的,正好本少爺長這麼大還沒嚐嚐女人是什麼味道,看你長得也不賴,就從了爺吧”吧字剛說完,少女體內一股強大的能量爆發,宛如洶涌的洪水衝起,同時少女的周身各種美麗的霞光飛舞,強大的氣勢讓在上邊的風嘯天心中驚駭不已,隱隱將要震飛。 強大的能量爆發,滾滾殺意沖天。就在這時,雪姬嫣然不在嬌泣,不再緊張,他好像頃刻間變了一個人,澎湃的殺意如潮水倒卷而起,形成一股無形的氣流,將他周圍十丈內的一切全部毀滅。

亂樹紛飛,枯葉飄落,大地一層層土浪洶涌而起,將它環繞在中間,遠處的風嘯天看後喉嚨間禁不住嚥了一口唾沫,心中暗道,“這妞發飆起來戰鬥力簡直暴漲,太他孃的恐怖了。”

可是一切都容不得他多想,一道道璀璨的光芒從那片旋轉的土浪中衝出,宛如一柄柄鋒利的戰矛,光芒寒芒迸發,攝人心神,斬殺向林間的少年。

“我說惡女,怎麼說都是你施展的魅術,這可不管我的事啊!”風嘯天苦澀的搖了搖頭說道,望着衝來的數十柄光芒,五指張開吞吐各種光芒形成五道璀璨的光劍,接着他又輕輕的轉動,五道光劍由手掌心迸發而出,旋轉起來宛如一個風火輪。

“砰~~砰~~砰~~~”

清脆的撞擊聲響起,飛來的所有光芒全都被絞碎,化作漫天的光雨朝着四周散落,各種光芒散落在四周將周圍的一切東西全都割裂,無論是堅硬的岩石還是高大的樹木,盡數被打成篩子。

“你這淫賊,臭流氓··· 封天妖尊 ,在別人的眼中,他是名副其實的天之驕女,受萬人追捧敬仰。

可是今天被對面這傢伙一再調戲,他實在是忍無可忍,然而對面的風嘯天也好不到哪裏,他心中叫苦連連,要不是姑奶奶你施展什麼魅術,我怎麼會變得如此。

接下來,兩人展開了激烈的大戰,這場戰鬥打得的確非常的嚇人,少女將自己的所有寶物全部施展出來,希望能夠將風嘯天活活的堆死,沒想到風嘯天宛如金剛鑄造的琉璃金身,不說刀槍不入,反正少女的所有寶物都沒法破開他的防禦。

豪門禁愛:總裁厚顏無恥 ,風嘯天頓時頭大,這姑奶奶簡直就是無敵的存在,什麼軟磨硬泡的招式都施展出來了,像這樣的女子風嘯天還是頭一次見,真是天下間無奇不有。

“我說姑奶奶,大小姐啊···我都想你道歉了,你還要怎麼着?”風嘯天面色有些難看的討好着少女,看着少女哭泣的模樣,心中也是過意不去,畢竟自己把人家摸了又親了,要不去了人家,不行,這有對不起雨萱。

同時風嘯天慢慢的走了過去,剛到少女的身旁,忽然心神一震悸動,頓時感到一股強烈的危險,他只看見雪姬嫣然朝他嫣然的一笑。

“去死吧!臭男人!”

她的話剛剛說完,頓時以他爲中心十丈內的空間不停地破碎,中間形成一個黑洞,一股可怕的吞噬之力突然出現,這股能量讓自己根本無處閃躲。

風嘯天一看不妙,面色大變,他趕忙伸手抓着中間的少女,頓時這股吞噬之力變得更加的強盛,一丈大小的黑洞裏數道璀璨的光芒閃爍,接着一朵刺目的光芒一閃,一顆如太陽一樣燦爛的光芒爆炸開了。

“轟!”

空間宛如玻璃一樣全部的破碎開來,原本數十丈大小的漆黑色的亂流,就像湖面破碎的冰塊,朝着四周咔咔的全部破裂開來,中央那股恐怖的能量波動形成波動快速的破滅周圍的一切。


這是要同歸於盡的戰鬥,現在風嘯天真實的知道,對面這女子絕對的恐怖,絕對列入危險系列的傢伙,不服不行,這樣的對手別說自己,就算是金烏太子能夠得成,到最後也不死也得掉層皮。

看着中心處的少女,快要被黑洞無情的毀滅,心中有些不忍,畢竟是自己惹出的禍,他咬了咬牙,一把抓住那隻溫潤的胳膊,猛地一用力拽了出來,接着藉助黑洞中央爆發的那股能量衝擊波,快速的向外射去。

可是吞噬黑洞中有股無形的吸力,讓自己的速度根本施展不出來,眼看着背後的那股狂暴的能量將要衝擊而來,風嘯天看了一眼身旁的少女剛要罵她,正好看見她哭泣的雙眼變得有些通紅,於心不忍,心中泛起一陣苦澀,道“今生我欠你的,今生一起還給你吧!”

說完將少女摟在懷中,體內的大帝戰衣浮現出來緊緊地抱住兩人,同時體內所有的能量不要命的爆涌開來,全力的催動大帝戰衣。

頃刻間,金色的光芒流轉,大帝戰衣嗡嗡的顫鳴,接着爆發出璀璨的光芒,將兩人死死地包裹住,無盡的能量形成厚厚的防禦鎧甲將兩人全都包裹住。

“轟!”

黑洞的中央一股宛如太陽一般璀璨的能量爆發開來,這股能量非常的狂暴,空間大片大片的破碎,咔咔咔的聲音響起,這一切來得太突然,自己根本無法提前防禦,他真切的感受到死亡正在不停地逼近,體內的能量正在快速的流逝。


回想自己的這一生,假如不曾相遇,我還是我,偶爾做些夢,然後開始日復一日的修煉,就這樣也許會在將來的某一天隕落,也許運氣好,登上人生的巔峯,得到成仙。自曾我遇到了你,我的這一生髮生了巨大的轉動,命運的齒輪開始轉動,時針和分針再次緊緊地擁抱在一起。

熾盛的光芒奪人心神,可怕的能量形成強大的衝擊波,風嘯天只感覺自己的背後有種灼熱的痛疼,他狠狠地堅持住,可是懷中的少女表情是那樣的難受,身上的大帝戰衣自行的脫落穿在少女的身上。

就在這時,背後鑽心的疼痛讓他難以忍受,他全力催動自己的能量修復着背後的損傷,但是這些能量對於他來說宛如杯水車龍,根本無法救濟,可怕的吞噬風暴無情的破壞着他的身體,體內的至尊骨隱隱的都要崩裂。

風嘯天最後的轉身,將懷中的少女推了出去,在推出的那一刻他可見少女清醒了過來,看見她眼角兩行清晰的淚水,看見她在呼喊····接着一切陷入黑暗。

各位對着希望收藏一下,今天還是保證五章,這是第一章,謝謝啦! 無盡的黑暗永遠沒有盡頭,風嘯天不知自己身在何處,他只感覺身邊有個女子在爲自己訴聲長泣,他使勁的想睜開雙眸,可發現怎麼也睜不開,他的意識有些朦朧,模糊不清。

“師傅,你在哪裏,我這是怎麼了?”風嘯天的本源神識在無盡的黑暗中行走,他感覺不到一絲能量的波動,這裏沒有日月星辰,沒有花草樹木,和最初他進入石碑中一樣。

“臭小子,你還知道我?”突然,黑暗中一團巨大的光芒出現在他的面前,正是石碑之靈,也是風嘯天的師傅,他來飛到他的身旁,圍繞着他不停地旋轉。

“師傅,我怎麼又進入這裏,我只記得大爆炸之後···就陷入黑暗中”風嘯天輕輕的搖了搖頭喃喃的說道。

“臭小子,告訴你一件很好的消息,就是你還沒死,另外再告訴你一件不好的事情,就是你現在身軀殘破,體內很多的骨頭破碎,就連至尊骨都斷了好幾根”石碑之靈面色難看的說道。

他的話讓旁邊的風嘯天連連的苦笑不已,他也不想這樣,只是不這樣,他又怎麼能夠···一切都是命啊!

“那師傅,那惡女還好吧!”風嘯天小心的問道,他知道這個老頭現在可是非常的生氣,自己居然拼死爲了一個女的差點要了性命。

“沒死,有你的大帝戰衣護體,只是受了點輕傷,現在他已經將你帶回你爺爺那裏了”石碑之靈捋了捋自己的鬍子,氣呼呼的說道。

聽到惡女沒事就好,風嘯天懸着的心終於停了下來,他長長的舒了一口氣,一臉的無辜,看的石碑之靈牙根都有些癢癢,他的這個師傅脾氣古怪,教人的方法更是古怪,什麼寧可錯殺千萬,不可放過一人,什麼寧可我負天下人,也願天下人負我·····

這些東西根本就和自己不符,風嘯天只是表面上虛心的求教,暗地裏誰管你這些什麼帝王之術,小爺乃是快樂的逍遙居士,生於這天,死於這地,生來不帶走什麼,死去問心無愧,什麼求仙問道,只是我這璀璨的人生道路上順便玩玩的。這就是我們的風大少的思想,這樣被他這位跟隨人皇征戰的師傅知道他的這種思想,那不揍死他。

雖然說風嘯天有一顆追求強者的心,但是說不定哪一天就會隕落,修煉一途不好說,今天你可以要風得風,明天弄不好來了一個強者直接將你滅殺,所以他看的非常的開,什麼帝王聖人,你不惹我,我也不去惹你,你若惹毛了我,小爺即使是一隻不起眼的螻蟻,也要咬你一口。

其實這纔是修煉的最根本,修煉一途本來就是和天鬥,其樂無窮:和地鬥,其樂無窮,和人鬥,更是其樂無窮,總之,大千世界就是樂在其中,強者之路需慢慢來,時在生死之間磨練,時在煙花之地快活,纔不枉此時逍遙快活。

想明白了這一切之後,風嘯天也就沒太在意什麼,只是表面上謹遵師傅的教誨,但偶爾和老頭頂上幾句嘴,氣得老傢伙破口大罵,不孝徒弟。

“本大仙這一生命怎麼這麼苦啊!先前沒能跟隨人皇,現在教了個徒弟···哎···老天爺,你一個雷劈死我算了,讓我這樣活着還有什麼意思?”石碑之靈仰天悲乎,聽得旁邊的風嘯天渾身顫抖,嘴角不停地抽搐。

沒辦法,誰讓咱攤上這麼一個師傅,一日爲師終身爲父,這點孝心他還是能夠明白的,雖然老人家有些迂腐,希望自己能夠學***之術,在這亂世中成就無上的帝業,可是自己還是裝模作樣的認真聆聽教誨。

“師傅,你老跟隨人皇,我能拜你爲師,那是我的造化,小子願意學習老師的帝王之術,他日成就無上帝業,能夠正道成爲真正的大帝,號令天下,指點江山,揮斥方遒,斬殺域外強者,再造無上的輝煌”

“啪”一聲,石碑之靈直接幻化出一柄巨大的尺子狠狠地抽着風嘯天的頭。


“師傅,你老幹嘛打我”風嘯天摸了摸頭,眨了眨大眼睛無辜的問道。

“打你,是讓你謹遵教訓,下次不要再出現這樣的事情,打你,是讓你記住,你是未來的至尊,身懷至尊骨並不是每個人都能有的,所以你有希望成就至尊統領天下爭霸四方·····”石碑之靈就跟唸經似得,嘴裏不停地叨咕。

許久之後,石碑之靈長長的嘆了口氣,雙目微閉沉思了許久緩緩地睜開眼睛盯着風嘯天看了一會說道,其實你做的事情也不是不對,以後自己多注意些就行,在不久的將來,我感應一股可怕的風暴將要來襲。

風嘯天微微的一怔,看着那道蒼老的背影,心中也是一種難言的滋味,他剛要開口說些什麼,可是老者擺了擺手說道,你走吧!回去好好修煉。

風嘯天長長的舒了一口氣,望着那道消失的身影,轉身間一個吞噬漩渦將他吞噬了進去,再次出現他感覺自己的靈魂迴歸身軀,無盡的疼痛襲來,鑽心的疼讓他感到前所未有的難受,他將自己的靈魂滿布全身,發現在的身軀非常的糟糕。

不過幸好的是自己現在在浴池中,池子中放滿了各種濃郁的靈藥,自己的身體正在不停地吸收這些靈藥中的能量,快速的修復着自己破損的身軀,體內的至尊骨都斷了好幾根,可見之前的那次大爆炸是多麼的恐怖,這也就是自己,換做平常的修士,絕對會炸的屍骨無存。

接下來,風嘯天運轉自己的祕術,混元一氣訣快速的轉動,吸收着池子裏無窮的靈藥,他的身軀開始散發着淡淡光芒,慢慢的各種能量開始散發出強盛的光芒,霞光萬道,自己的體內隆隆巨響,就像一個天然的火爐一般,斷裂的骨頭開始慢慢的癒合,不過這個過程非常的緩慢,因爲這次傷的的確有些嚴重。

同樣自己也想借這次機會從新祭煉自己的肉身,中間有幾次老爺子風戰天和他的奶奶進來過,看着風嘯天的傷勢慢慢的修復也都放下了心。

各位讀者希望收藏一下,今天還是保證五章,這是第二章,謝謝啊! 池子中金色的光芒飛舞,彩色的能量被吸入體內快速的煉化成最本源的能量,風嘯天的肉身慢慢的修復,此時閃爍着淡淡的光芒,整個人就像一尊琉璃鑄造,顯得有些寶相**。

體內的至尊骨也得以重新生長起來,再次煥然一新,上邊紫金色的神紋流轉着璀璨的光芒,這些光芒照亮了他的肉身,將其映射的耀眼奪目,光彩照人。

轟隆隆

他的體內正在發生着驚人的脫變,再次重生後的肉身相比以前更加的強大,他能夠清晰的感覺到體內的能量宛如一條巨龍,尤其是背後的大龍骨變得更加的熾盛奪目,周身各種奇異的符文飛舞,背後的異象升起,整個人盤坐在星河的中央,就像一尊星河大帝一般。

“碰~~碰”

雙眸猛地睜開,從裏邊爆發出兩道寒芒,宛如兩柄利劍直接將前方的石壁穿透,池子中靈藥液體變得沸騰,就像煮沸的開水一樣,所有的能量液體開始圍繞着風嘯天旋轉起來,他渾身的皮膚全都張開,盡情的吞噬着這些能量液體,不一會所有的能量吸起來。

所有的能量液體環繞在他的周圍形成一個大蛋狀的能量球,風嘯天被包裹在裏邊,他這是利用逆天奪命之術,重新破繭重生。

時間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巨大的蛋形能量球開始劇烈的顫抖,所有的能量再次活躍了起來,同時天空中還伴隨着各種霞光飛舞環繞,異象再次升起,整片池子中星河倒追,快速的旋轉,當所有的能量全被吸收後,露出了那道身影。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